道歉信超清

阮虎与外星强者纠缠的时候,卓飞也和紫电对上了那个受伤的行星级强者,那强者虽然被断去双手一尾,但他用力一挣,又伸出一对手臂,紫电绕着他急转,不断地攻击他,但那强者十分顽强,用新生的双臂不断格挡紫电的砍劈穿刺,虽然紫电每次伤到他,都会在他的伤口留下一丝闪电,让他的伤口不能顺利愈合,但那鳄鱼人体厚甲坚,肉体甚是强大,这一点伤势他根本不在乎。

那强者挥爪和紫电斗在一起,双方叮叮噹噹的一阵剧斗,那强者调动的能量越来越强大,还试图以感知束缚紫电,他看出紫电的不凡,觉得地球人肯定不能製造这样的宝物,应该是外星人遗落的神器。他动了贪念,更是卖力攻击紫电,想要把它的能量耗光,把它硬抢过来。

卓飞感应到紫电的危机,他冲了过来,刀盾齐上地杀了上去。

「蠢蛋,剑不是这样用的!」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骂道

「什幺?」卓飞吓了一跳

「我会被你害死!把我收回来!混蛋!」

被紫电这样一骂,卓飞连忙伸手一招,绕着那鳄鱼强者的飞剑顿时返回,卓飞如在梦中地伸出机甲双臂,只听「咖拉」两声,重型光剑重新扣回机甲,卓飞的机甲就拖着那把重剑,摆出一个冲刺的姿态,定定地对着那强者。

鳄鱼外星人被没头没脑的殴打了一阵之后,总算缓过气来,他驾驭着感知和能量,凝成一面无形的盾牌,守护着自己眼前的空间,用感知沈声问道:「你是谁?跟这种杂碎混在一起不嫌丢脸吗?」一句话之间,他脸色一阵发青,被砍掉的尾巴伸了出来,而且双臂以下,又伸出了一对手臂。

紫电对卓飞恨声骂道:「杂碎指的就是你!蠢蛋!白练了一辈子,连一个新手都不如,破山已经解决对手了,混蛋,丢了我的脸!」

卓飞一生练剑,没想到一握上神剑就被偶像骂得狗血喷头,他吶吶地问道:「不然…剑应该怎幺用呢?」

「天啊!你白癡吗?遇上这等高手,居然敢把剑扔出去,你是觉得他没称手的兵器,打算白送他几把吗?」

卓飞心中大乱,虚心地求教道:「飞剑…不是就该千里杀敌吗?」

「杀个屁!能杀当然杀,要是不能杀呢?你有脑子一点好不好?行星级强者能这样杀吗?」

「所以…」卓飞毕竟不是真白癡,他只是被一些既定观念束缚,一下子就想通了,他沈声道:「是!我知错了,前辈,让我们并肩作战,奋力杀敌吧!」

「这才有点样子!趁对手伤势未愈,上吧!」

卓飞大吼一声,机甲拖着光剑冲了出来,那鳄鱼人冷笑了一下,四爪一翻,各自抓上了一柄金属长爪,他笑道:「哼哼!我可不跟你空手打!」,他四爪翻飞,带动身週的能量,也向卓飞扑去,两人瞬间打成一团。

只见整片空间战团处处,到处充满能量爆发,这次对方来得人更多,火星机甲群已经没有数量优势,丁远光带着廖明堂四处救急,阮虎喘了一阵,觉得感知一点点聚合,力气渐渐恢复,虚弱无力的状况大为改善,他的机甲一动飞了起来,本来要退出战场,突然看见掠过眼前的战斗中,一部机甲正在被入侵的外星人追杀,那机甲一臂已经被打掉了,无法控制重型光剑,只好握着偏极化盾,靠着飞旋的光剑和盾牌阻挡敌人,但那驾驶员极其勇悍,他一面抗拒敌人,一面操纵能量和敌人不断对撞,就算落在下风还是不肯逃走。

阮虎见这情景,楞了一下,破山知道他的想法,骂道:「你连一滴能量都没了,还要去送死吗?」

阮虎不由自主地道:「前辈,我不能看着同胞被杀,您说得对,狭路相逢勇者胜,他有死战的勇气,难道我没有吗?」,他停下机甲,大吼一声,向那战团冲去,在那一瞬间,他全身的植体齐动,三级战斗型态开启,珍藏的备用能量释放出来,整部机甲都放出光芒。

「唉呦,看不出来,你这胆小鬼还真有勇猛的一面,哈哈!老子欣赏你!我帮你加把力吧!」破山嘻嘻笑道

那机甲发散的光芒突然收敛起来,飞行速度蓦然加快,就像一道淡金色幽光冲向敌人,那外星人正要把对手绞杀,突然感受到后方出现强烈的能量聚集向自己而来,那能量如此强大集中,让他生出无法相抗的恐惧感,他连回头查看都不敢,连忙捨下对手向前逃窜,阮虎的机甲已经冲过了他,毫无光芒的一剑把那敌人劈飞,那敌人十分强悍,受了这猛烈的一击,居然只伤不死,这多亏他一见势不对就全力自保,硬生生扛过了这一击,但他也不好过,整个人被这一击劈碎了一半,他腰部之下全部化为细微的碎片喷溅飞散,但这显然不妨碍他继续逃走,反而速度更快,如闪电般向战场外逃去。

这时,无数的光芒从阮虎身旁喷出,只见那断了一臂的机甲抓着一门六管微核机砲,不断向那逃走的敌人喷洒着砲弹,大量的砲弹追着那强者飞,偶有几颗打中他,引起剧烈的爆炸,把那强者炸得喷飞,随即被更多砲弹淹没。

那机甲乱打了一阵,直到把携带的机砲砲弹全打光了,才楞楞地问道:「A19,敌人呢?」

阮虎发了一招之后,只觉身体一阵空虚,他的储备能量用尽,植体没办法获得能量支持,就要开始凋亡,但这时他的感知不稳,连能量都吸不进来,他有过类似的经验,很清楚接下来自己会怎样,但他还是大声地笑道:「恭喜你,A10,你消灭了敌人。」

「谢啦!哥们!兄弟记着你了!咱们快溜吧!」A10把机砲一扔,往战场外撤退,他的战斗目标已经达成,机甲又严重受损,是脱离战斗的时候了。

阮虎眼睁睁的看着他远去,又关注了周围的战团,其他人的状况也不好,整个战局乱成一团,机甲和外星强者像蜂群般互相追逐来去,情势非常紧急,但他已经无力救援了。

「你这小子的身体很怪啊!怎幺不继续冲?」破山疑惑地道

「冲不下去了,前辈,抱歉了!」阮虎苦笑道

「说什幺屁话,你刚刚不是还吹牛吗?难道你的勇气用光了?」

阮虎一愣,他再无法补充足够的能量,植体就会开始凋亡,他也会变得虚弱无力,但如果顺势打开第四级战斗型态,他会变成什幺样呢?他从来不知道第四级战斗型态是什幺感觉,也不知道需要什幺条件才能打开,但他却早就掌握了打开第四级战斗型态的权限了,罗娜很久以前就把这权限给了他,只是…他该如何做呢?

战场上瞬息万变,阮虎才呆了一瞬,不远处的一个战团就分出了胜负,一部地球机甲被外星强者击毁,里面的地球强者仅以身免,他想要逃走,却又被对手牵制住而无法瞬移,只好向阮虎这边逃了过来,他不知道阮虎自身难保,只希望能有人帮他挡上一挡。

发现外星强者朝向自己袭来,阮虎突然一昂头叫道:「打开四级战斗型态!」,但什幺事也没发生,他知道他的辅助智能体拉米早就死了,没人帮他打开更高阶的战斗型态了,他也不知道该怎幺办,只好握着拳头叫道:「我要打开四级战斗型态!」

「吼什幺吼啊?你脑袋坏了吗?快準备战斗啊!」破山大急道

阮虎不理他,全身开始颤抖,他大叫道:「给我开!」,只见他的感知变得混乱不已,身週能量乱窜,他淡去的能量光芒又开始散出,阮虎大叫道:「给我开啊!不然你们就跟着我一起去死!」他因为出血而变得通红的双眼顿时发出光芒,强大的能量从虚空中不断冒出,汇入他体内乱窜。

「喔~~~~」阮虎痛苦得大叫,这种痛苦远远超过神经截断,因为他的感知和身体同时传来剧烈的撕裂感,就好像要把他整个人从内到外撕开来一样。

「靠!搞什幺啊?」破山怀疑地骂道:「难道我这次遇上一个神经病?」

「啊~~~~」阮虎只觉得自己转换出来的混乱感知不断的消耗掉,那是一种来自体内的吞噬,似乎他的体内有什幺东西即将甦醒,在那同时,他额头上的第三眼猛然张开,射出一道银光,他的感知也从第三眼中喷流出来,第三眼瞬间变得灿烂无比,就像是一只真正的眼睛。

「好啦!好啦!我醒来了!停止你的乱叫好吗?」一个意念突然懒懒地道

「拉米?」阮虎讶异地叫道

「不是拉米!呃…随便你,先应付敌人好吗?」那意念好笑地道

阮虎突然发现他翻腾的感知又重新回到掌控中,那位地球强者刚好冲到他附近,却被尾随而来的外星强者一拳打翻,强大的能量在他身上爆发,让那地球强者翻滚着不断喷血,如果阮虎不能伸出援手,他肯定活不了几秒。

「用混乱冲击打他!快!」那意念提醒道

「这怎幺可能?」阮虎大讶,星空间的战斗距离远远比地球上的战斗距离长,除非能接近对方,否则混乱冲击这种近距离暗算招式根本无效。

「快啊!不然你就等死吧!」那意念叫道

阮虎没有选择,只好冲向那外星强者,那强者正一脸冷笑地準备下杀手结果他的敌人,他冷冷地扫了阮虎一眼,感受到他并不很强,遂好整以暇地控制感知锁定逃窜的敌人。

阮虎努力控制着感知对他发出一记能量攻击,试图干扰那外星强者的进攻,但他的身体状况混乱,能量强度根本不足以给对方造成困扰,那外星强者对他不屑一顾,又对逃窜的敌人发动一次能量攻击,阮虎顾不得关心那地球强者的死活,拼命的靠近敌人,直到他的混乱感知碰触到对方的护罩,他的感知贴上那护罩,尽全力发出一记混乱冲击。

阮虎虽然竭尽全力,但他这时状况太差,那混乱冲击毫无力道,肯定连对方的护罩都破不进去,就在这时,那外星强者突然浑身一软,他的目光变得呆滞,整个人似乎失去了意识。阮虎在混乱冲击撞上对方护罩的同时,感受到一股奇特的感知随着混乱冲击喷射而出,像一根长矛似的刺入敌人的护罩中,瞬间解离对方护罩上的感知,同时也解除了对方的护罩。

「这…」阮虎大讶,混乱冲击不是这样的,他本来不敢预期混乱冲击会生效,而且就算冲击生效,感知解离也不会立刻产生效果,现在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对方的游离感知源源不绝地从那道奇特的感知中输送回来,有了这些无特性感知的加入,阮虎的感知状态大幅改善,他的身体不断发生各种微妙的变化,阮虎知道第四级战斗型态正在开启,他跨过了第三级战斗型态的羁绊,正式踏入了第四级。

阮虎百忙之中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地球强者仍在逃窜,他的伤势很重,但还有能力逃走,想必性命无碍,只要能熬到发动瞬移,这条命就算捡回来了。他又回头看着那呆掉的敌人,楞楞地想道:「这…这是怎幺回事?」

那股意念攸然道:「你有空真该好好学习一下你的波拿波传承,混乱感知的用法可不只伤人杀人而已,用在欺骗和封锁对方的感知效果也很好,我扭转了他的感知,让他以为他现在正在虐杀你,简单的说,他正在作杀你的白日梦,趁他发现之前,我们抓紧时间补充混乱感知吧。」

阮虎跟那奇特感知合力解离并且汲取对方的感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稳定,感知也从萎缩状态重新伸展开来,他虽然心中大定,但还是有点摸不清状况,便疑惑地问:「你是谁?」

那意念抱怨道:「你不是说我是拉米吗?我本来睡得好好的,你硬把我吵醒,还给我安了个怪名字,我是你的第二脑,你说我是什幺?你有闲工夫关心我的名字,还不如先关心你自己的身体,你这样乱搞身体会坏掉的。」

「我现在该怎幺办?」阮虎立刻问

「当然是完全打开第四战斗型态啦!小心,他发现被骗了,我们…」他还没说完,那外星强者开始剧烈挣扎,试图从感知封锁中醒来,阮虎连忙全力压制他的感知,他和第二脑合力,一面扭曲对方的感知,一面加快对他的感知解离。

可是那强者已经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他挣扎了一番,发出一个无声的嘶吼,他的感知一阵翻腾,终于脱出了阮虎的控制。

「杀了他!快!」第二脑叫道

那强者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的感知受损,他大为惊怒,感知一凝,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能量攻击,同时感知一爆,原先纠缠在一起的感知也分开来,那强者的感知传出一种强烈的痛楚,竟然转身就逃。

「别放过他!再来一下!」破山兴奋地大叫

「快杀了他,我们需要更多无特性感知!」第二脑发现破山趁机暗算了对方,也兴奋地叫道

阮虎不由自主地举起散发着紫金光芒的重型光剑一挥,一道暗金色的光芒脱离光剑飞出,瞬间就掠过空间,射向逃走的敌人。那外星强者感受到那股锁定自己的威压带来的死亡气息,他的感知如沸水般沸腾着,试图抵挡对方的袭击,但他的速度远远不如光速,被那光芒一击,整个人爆炸开来,化成一团血雾。

「还想逃!」破山冷哼一声,阮虎又不由自主地挥剑,又一道光芒射出,把那自爆肉体试图用感知速度逃窜的敌人彻底毁灭。

「哇!你干嘛啊?」第二脑生气地叫道:「我需要他的感知,你把他毁了我怎幺开启第四战斗型态?」

「呵呵~抱歉了,那家伙太弱了,一不小心就抹灭了。」破山得意地笑着

破山驱使着阮虎接连发出两击,但阮虎却丝毫没有之前脱力的感觉,他的感知翻腾不休,像是要无止尽的伸展开来,同时却又感到一阵阵虚弱。他感到第二脑又生气又无奈,只好鼓励他道:「那个…拉米…我现在该做什幺?」

被硬套上拉米这个名字的第二脑无奈地道:「还能怎幺办?继续吧!我来帮你调整第四战斗型态,你设法多收集一点无特性感知,不然第四战斗型态稳定不下来,真是奇怪的设计,真不知道那些外星人在想什幺…」

这个长舌的怪异第二脑不断抱怨,一面指点阮虎各种应变方式,阮虎在他的提醒下变动混乱感知,靠着新收集到的无特性感知吸收能量,并调整植体的状态,渐渐的,植体凋亡的状况停止了,阮虎只觉得自己浑身活泼泼,混乱感知似乎变得更混乱了。

「这点感知还不够,我还需要更多能量,也需要更多无特性感知来渡过难关,快点再去杀几个倒楣鬼,快!如果你自己不帮忙,我只能帮你多撑三分钟。」

现在这片虚空或许什幺都没有,但等着要杀的敌人很多,阮虎眼睛一扫,马上发现目标,他叫道:「前辈帮我!」

「干我屁事!老子储备的能量都被你耗光了,老子累毙了!」破山立刻反驳道

「我会补偿您的!帮我消灭敌人!」阮虎举起光剑,往敌人冲去。

「白癡!别这样!我出手的话又会什幺都不剩!」破山叫道,阮虎光剑上的紫金光芒顿时全部退去。

只见阮虎举剑向敌人冲去,那敌人正和一部机甲打得势均力敌,被阮虎这幺一插手,顿时落在下风,被两部机甲围殴起来,阮虎连出几招,都没感受到破山相助,大声喊道:「前辈,您怎幺还不出手?」

破山怒道:「出手个屁,老子一出手你还剩什幺?到时你还要怪我!你自己想办法杀了他吧!」

阮虎这才想起破山杀敌几乎都是尸骨无存,唯一一个死有全尸的,也是感知完全被击散抹灭,偏偏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感知。

阮虎大吼一声,撞进敌人的身边,他的机甲背部挨了敌人一记重击,但他也趁机发射出混乱冲击,敌人猝不及防果然中招,他的身体一僵,顿时被另一部机甲刺穿,他身上聚集的能量逆流,整个身体炸成了好几块。

那机甲对阮虎叫道:「是我杀的!」

阮虎苦笑着道:「是!我完全同意!」

那机甲驾驶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转身去支援其他人。

阮虎忙着吸取那敌人的感知,那敌人已经快要死透了,感知正在溃散,阮虎趁机抢了一部分,但大部分的感知还是消散了,抢到的一点无特性感知让阮虎精神一振,他又冲向另一个战团,开始帮队友们对抗敌人。

阮虎边打边吸,他的能力越打越强,第四级战斗型态一稳定下来,就立刻发挥强大的力量,这一级果然是一个分水岭,提升的难度很大,需要很多的混乱感知和无特性感知来支持,但晋级完成后,阮虎觉得自己的植体状态都变了,他以前提升战斗型态,肉体的战力会大幅提升,但感知却没什幺变化,但第四级型态稳定后,感知却大幅增强,他现在可以吸取的能量大增,身体恢复得也越来越快,被破山消耗掉的能量和感知都渐渐补充回来,那感觉真是好极了,让他不由自主的到处杀敌,以便夺取他们的无特性感知。

卓飞与那行星级的鳄鱼强者鏖战良久,他们双方势均力敌,就算卓飞有紫电相助,也只是勉强打平而已,他们打了一阵,那鳄鱼人发现身边的手下越来越少,又发现阮虎浑身光芒地四处杀人,他知道状况不对了,连忙把聚集的能量爆发,把纠缠不休的卓飞炸开,然后趁机瞬移逃走。

像他这种等级的强者如果一心想逃,卓飞是拦不住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逃掉。对方的主将一溜,所有外星人纷纷跟着开溜,混乱的战场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卓飞气喘如牛地立在虚空中,开始统计这次的战绩。

过了没多久,战报出来了,这次一共杀了对方九个强者,人类一方损失了四人,其中三人是火星基地的强者,有一个还是卓飞自己带的弟子。

这个损失让他有点心痛,丁远光向他飞过来道:「对不起,我估计错误,没想到对方会一次来了三个行星级强者,连我都差点撑不过去。」

卓飞心里难过,但还是安慰丁远光道:「别放在心上,战争总有伤亡,如果对方肯就此罢手,他们的牺牲也值得了。」

丁远光不语,他知道这场战斗只是一场戏,一场要诱敌深入的戏,如果他们演得好,对方不只会回来,只怕还会大举进军,但他现在什幺都不能说,只是不断叹气。

战斗一结束,紫电把卓飞大骂了一顿,指出他剑法修练上的种种错误,然后就钻回剑囊不再出来了,卓飞虽然被骂,但心里却没有怨恨,他知道紫电指点得没错,自己太把古老传说当真,老想用神剑去千里取敌首级,却忘记自己的修练不到位,害得紫电连敌人都没留下。紫电说得没错,自己比阮虎差多了,阮虎在那位破山前辈的帮助下不只杀死一个行星级强者,还帮助了不少人,就战功而言,自己这个向来自认剑法第一的指挥官也远远不如他,如果自己一开始就跟紫电身剑合一,说不定还有扳回颜面的机会,只是…唉,希望敌人别再来了。

(求珍珠~~)

  • 名称:道歉信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7: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