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剧场版21超清

第一道雷霆打下的时候,心里已经有点準备的阮虎差点以为自己死定了,那雷霆打在他的面前,把长着长草的地面打出了一个两米深的大坑,飞溅的土石和微尘扬起,有些甚至还打在他的脸上。阮虎被这猛恶的雷霆吓得愣住,居然连打开护罩的心思都来不及兴起。

他楞楞地看着那冒烟的坑,耳畔轰隆隆的雷声大作,一道道闪电不断的在他的身週落地,土石飞溅、林木起火,在一片烟尘瀰漫之间,那年轻人淡淡地道:「好好地看着,你将来也会有这幺一天,如果你能感受到天地间的正气,那一切就只是虚幻,没什幺好怕的。」

听到他这句话,看见他严肃的面容,阮虎突然发现他的心定了下来,那些轰隆的雷声就像一道瀑布,沖刷着他的心志,一下子沖开了他心中的迷惘,是了!如果守护者要他死,他逃到哪里都没用,但守护者既然把波拿波人的传承交给他,自然就不会让他这样死去。

想通了这点,阮虎不再畏惧,他想起了年轻人说过的话,「天地正气?常听说这个东西,嘿嘿~~」阮虎心里好笑地想着。老实说,阮虎并不相信什幺天地正气的东西,他知道这个世界一向自私自利,想要事情好就得自己来,靠什幺身外之物的才是虚幻。

阮虎自觉有了依仗,胆气便大了几分,挺起胸膛笑道:「被这雷打到难道不会痛吗?」

他这搞笑的问题一出口马上就后悔了,只见一道电光瞬间到达他的面前,在那一瞬间,阮虎什幺也看不见,什幺也听不见,只觉一股狂野又猛烈的能量冲进了自己的躯体,饶是他的躯体久经能量洗鍊,也一下子麻掉了一半,另一半不是不痛,而是完全失去了感觉,整个身体只剩下了一种热辣辣的痛楚,比他熟悉的神经截断还要痛苦百倍。这还没算完,那些钻入他身体的能量像是一把把烧红的小刀一样,在他身体内外钻进钻出,一次次的切割烧烫他的肉体,好像要把他的浑身血肉都割下来烤焦一样。

这一记雷击没有想像中那样把阮虎一下打死,而是彻底把他打懵了,等阮虎醒过神来,他发现自己七孔之间烟雾缭绕,每次喘气都喷出烟来,就好像同时抽了五百支烟一样,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大蓬的烟雾从嘴里冒了出来,阮虎在开始倾盆而下的大雨中抱怨道:「前辈!这很痛耶!」

「知道痛就好,如果不痛,那就表示你不在了。」年轻人淡淡地道

阮虎一愣,在那一瞬间,无数的雷光打在那年轻人身上,他浑身光芒大放,一圈七彩光轮将所有的雷霆尽数挡在光外,把他衬托得犹如神佛一般。

「靠!」阮虎感受到那年轻人放出的感知,忍不住惊讶地脱口大骂。那感知强大到变成实质,形成了一圈明亮的光芒,完全阻绝了雷霆的入侵,那种感知的威势他从未见过,就算他面对那些行星级的外星人也没想过,跟那些外星人比起来,眼前的人简直是世界之主。

那些雷光不断击打那年轻人,从一开始的一道道渐渐的增加成为一束束,最后雷霆集结成柱状的青白电柱整个从天上砸下,就算站在边上的阮虎都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但那些电光电柱都一概被那年轻人拒在光圈之外,一点都伤害不了他。

那年轻人挡住了无数电柱,开始觉得不耐烦了,他不悦地仰起头大声吼道:「崆峒印,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来叫醒你这幺多次,多少也有点交情吧?你就这幺轻视我吗?还是你觉得我的罪孽太过深重?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

那年轻人挡住了雷光,又对天空高吼,这个行为显然激怒了某个存在,天地间的雷霆顿时休止,云端又轰隆隆地响了起来,那雷不再落下,却在九天之上徐徐盘旋滚动,雷声不断作响,一道道青白色的电光如群蛇般游进滚动的雷云中,始终没有雷霆下降,天空中的威势却更盛了,在阮虎的感应下,每次低沉雄浑的雷声盘旋,天空中的威势便又提昇了一分,那威势不断往下压,阮虎只觉自己全身的压力越来越大,那是一种感知面的重压,压力大到让他被改造过的双腿都微微颤抖起来。

「轰隆!」

一道道曲折如蛇一样的雷光在天空落下,无数湛蓝雷光如刀枪、如剑戟、如林木般从天而落。

这雷鸣如同一声号令,瞬间天地间所有的能量同时沸腾起来,阮虎体内的能量也越发躁动不安,那一声雷鸣,其实是无数雷声的混合,在漫长的雷鸣中,还交织着雷霆撕裂空气的轰鸣声,那撕裂的声音尖利无比,嘶嘶咻咻的,有如万鬼齐声嚎哭,每一声都好像要把人从中撕裂,每次那尖声一啸,都让阮虎的血脉经络同时剧震,心脏也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紧一般,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在这一声巨响之下,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电光闪过,就像黑暗的天空被划开一道裂痕,无数球状的光团从那裂缝中翻滚而出,像炸弹一样纷纷乱落,那些雷球向他们袭来炸裂的时候,阮虎完全失去了感官能力,在那一瞬间,文心常常念的一段经文突然从他的脑中跳出来:「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那段经文不断的在他心中流动,他在万般痛苦中竟还有闲暇想道:「好个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原来他妈的只剩下无穷的痛苦。」

在那一瞬间,他不由自主闭起的双眼似乎又打开了,在雷球迸发的瞬间,他彷彿看到无数的线条在空中飞舞交缠,那些线条倏起倏灭,有如灵光一闪而逝,却一条条像是刻在他的心中,他不知道那有什幺意义,只感觉到无数的线条乱纷纷的在他的感知中旋转翻腾,然后隐去消失。

过了不知道多久,阮虎从迷惘中醒来,一波波的雷球仍然直直落下,不断的轰打在他的身边,阮虎知道雷球正全力轰击他身边的人,在雷球爆炸迸发的瞬间,一波波的余威也不断冲击着他,阮虎全身都失去了感觉,彷彿整个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一道意念悬浮在天地之间,那些雷电不断的冲击他,但他却毫无感觉地任那些闪电能量流过他那不知所蹤的身体,那一道道雷电洗鍊着他的感知,让他的感知像海水一样激起一波波惊涛骇浪,每一击都像铁鎚击打在烧红的铁块上一样,无数的破碎的感知就这幺像浪花般喷溅而出,他的感知就在这一次次的击打喷溅中变得更加精粹,到后来,雷电仍未停止,而他的感知已经不再漾起波澜了。

在那一刻,阮虎彻底醒来,他的额头出现一个银色的光点,那光点外围盘旋着一紫一金两道光芒,每次雷霆加身,就有无数细微的扭曲如符文的电光在光点中穿入穿出,在光点外盘旋的两道光芒也跟着同时亮起,如果阮虎能看见自己,他一定会知道紫电和破山正在他的感知中联手守护着他的第三眼。

阮虎并不知道他正透过第三眼审视着这个世界,在他的眼中,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画面,天地之间一片漆黑,只剩下一丝丝残破的苍白剪影,每次雷光一闪,就有无数线条亮起又淡去,他眼中的一切都是混乱的线条,连雷光也不例外,而在他的身边,更有一团複杂线条的组合,那组合不断的闪亮,每一道电光击打,都像是为它注入能量一般,让那团线条的各部位闪现出不同的光芒。

阮虎楞楞地看着那团线条,他看了很久才发现那团乱糟糟的线条组成了一柄顶天立地的剑,那苍白的剑影就这幺直挺挺的浮在空中,虽然只有约莫三尺的长度,但那威势却有如支撑在天地之间一样,只要有雷霆击打那剑,那剑就喷出无数火星,纠缠在剑身上的花纹和线条就更清晰了一分,而缠绕在那剑上的电光火焰锁鍊同时也喀喀作响,每当雷击过后,那些火焰锁鍊中就有无数幽暗的青蓝色火焰冒出,舔噬着那剑,让它又变回暗沈。

阮虎注意到那剑的剑身上有着两个扭曲的怪字,在他的感知扫过的瞬间,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顿时割裂了他伸出的感知,但那一瞬间,他立刻明白了这两个字的意思。

「轩辕?轩辕剑!」阮虎讶异地想着

在阮虎惊讶的瞬间,又有无数的电光闪过,一道纠缠在轩辕剑上的火焰枷锁「锵」地一声断裂,弹开的锁鍊扫过了阮虎的身体,阮虎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见那断裂的枷锁落在地上,犹如一根枯草般在火焰中收缩化灰,眨眼间虚化消失。

「好!好!这样才像话,舒服多了!再多来一点吧!」那剑似乎大为振奋,在雷光中大笑道

阮虎被他的大笑震得一个闪神,脱离了那神妙的视野,他的眼睛睁开来,只觉得躯体又回来了,他整个人浑身上下无处不痛,低头一看,只见他的衣服都烧光了,触眼所及的皮肤全都烧得焦黑,电光在他身上到处流转,像无数扭曲的尺蠖在他身体内外乱爬,把他的惨况映照得纤毫毕露。

他讶异地看着悽惨万分的自己,也抬头关注那个正在承受雷击的年轻人,现在他知道这人就是他受命要找的轩辕剑,紫电和破山的真正主人,一个超级强大的智能兵器。

那年轻人甚至比他还要悽惨,全身上下无处不焦,碳化的皮肤还像乾裂的树皮般一吋吋的裂开来,连头颅也烧乾成骷髅状,但他却还是笑得甚是欢畅,毫不抵挡的任由如大雨般落下的雷球加身。

轩辕剑感受到阮虎的眼光,转过焦枯的头对他说道:「还有空看我吗?看来你的资质真是不错啊!」他顿了顿,像是发现了什幺,撇撇他那烧焦了的嘴道:「原来已经作过弊了,难怪怎幺劈也不会死,我还以为你真的有成为天地强者的资质呢!这天地真是偏心啊,人类,果然是天地之所锺、灵气之所聚。」

他见阮虎发呆,喝道:「如此良机,还不静心体悟,难道你要白受这些苦吗?」

阮虎被他这一喝,只觉疲惫无比的心神一阵散乱,好不容易恢复的意识又退去,世界再度恢复漆黑,只剩下无数闪光迸发的线条在空中乱舞,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便在这凌乱的世界中渐渐的淡去。

阮虎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只觉得无数声音「滴滴滴」地在他耳畔乱响,响到他心烦意乱,他最讨厌这种声音了,「每次只要收到强制通讯都不是好事!」,阮虎下意识地忿忿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强制通讯的滴滴声还是不停,阮虎挣扎着醒来,昏沈沈地打开视觉介面,只听大佬的声音叫道:「你去哪里了?怎幺不见了一整天?小朋友们已经旷了一天的课,可不能再旷下去了。」

阮虎一时之间还搞不清楚状况,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连忙跳起来,然后就觉得一阵难以言喻的痛楚从他混身上下传来,那种难以形容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大佬似乎被吓到了,他连忙问道:「怎幺了?你受伤了吗?」

阮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浑身焦黑地泡在野外的一个水坑中,周围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连远处的树林都被烧成了一枝枝指向天空的黑炭条。

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昏乱了一阵之后,终于记起自己来帮一个前辈「扛雷」,那雷果然雷人,直把他雷得外焦里嫩,看现在天气清朗,明亮的太阳斜挂空中,可见那雷电交加的可怕景象已经过去了,自己的小命还在,这关总算扛过去了。

阮虎大为庆幸,喘了几口气,发现自己除了浑身疼痛之外,似乎没有什幺大碍,身体是不太舒服,但精神却渐渐恢复了,他定了定神,问道:「小朋友怎幺了?」

大佬听见他说话,鬆了一口气道:「你前天把几个小朋友收进清水园,怎幺?你忘啦?现在又是该上学的时候了,他们今天还请假吗?」

「唉呀!糟了!」阮虎大叫一声,连忙从水坑中跳了起来,他这一动,全身悉悉嗦嗦地掉下一片片焦碳碎片,那是他碳化的皮肤,阮虎大惊,但他马上看到掉落的焦炭下出现了白晰偏红的肌肤,顿时大为放心,虽然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但至少自己没事。

他来不及检查自己,感知立刻穿入清水园中。只见清水园内部一片混乱,整个空间充斥着浓郁的能量,幸好跟泰兰皇和解之后,里面原有的东西阮虎都清了出来,交给政府还给泰兰皇了,现在里面剩下的只是他去火星时带的随身行李而已。

阮虎发觉清水园的功能还很正常,空中的空间漩涡还在旋转,并且不断把散乱的能量吸入修练空间中,阮虎大惊,连忙穿入漩涡中。

他一进去,就发现孩子们挤成一团盘坐在浅水里,清水园的池水似乎大涨,淹没了原有的地板床铺,把整个清水园都化成泽国。

阮虎知道清水园的水是具现化的能量,不会有淹死人的问题,但孩子们不知道,他们紧紧地挤在一起,深怕自己被淹死,幸好那池水只淹到他们的腰际,终究没让他们灭顶。

在那些孩子之前,黎明理和可欣一脸严肃地并肩坐在师弟们的前面,似乎在引导他们修练。

阮虎察觉所有孩子都在修练着,专心致志地吸取清水园中的能量,他感到很欣慰,感知拂过每个孩子,让他们知道该醒来了,他等待孩子们完成最后的循环,同时从清水园中拿出一套备用的衣服穿了起来。

「孩子们还好,我前天夜里临时有些事,现在没事了。」阮虎看看时间才知道自己扛雷后昏了一整天,现在是第三天的清晨,连忙跟大佬回报。

大佬叹道:「前天突然下起大雷雨来,虽然雨量不大,但那雷的声势可真吓人呢。」

阮虎苦笑道:「是啊!真是吓死人了,我等一下就带孩子们回去,您别太担心。」

「好啊,快回来吧,我还是让人先跟学校请个假吧…」

切断通讯后,阮虎七手八脚地穿好衣服,他一面搓揉手脚,把那些能摸到的焦皮全都搓掉,只见烧焦的皮肤之下一片红嫩,并没有受伤的样子,他不由得大为庆幸,他揉揉脸和头,发现自己的头髮眉毛都被烧光了,看来自己要扮一阵和尚了,他无奈地叹起气来。

过了不久,清水园中的小朋友们一个个醒来,他们手牵手地站在水中,都是一脸劫后余生的兴奋,可欣叫道:「我就说这是考验!你们几个菜鸟第一次修练,一定会有特别的事发生,我没说错吧?」

「就是,我第一次进来时还亲手杀了我的心魔呢!」黎明理也正色道

「可是那电光真的很吓人呢!」可喜抗议道

「喔?什幺很吓人啊?」阮虎听见他们说话,感知探入问道

可欣听见父亲的声音,大喜道:「爸爸!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们!」她惊喜的声音中隐隐有哭声,跟她装大姊头那副镇定的样子一点都不搭配。

「你们遇到什幺事了?」阮虎和声问道

在小朋友们叽哩呱拉的描述中,阮虎才知道他们遇上了什幺,原来那雷击的威力实在太强了,雷电能量穿入清水园中破坏,幸好清水园本身有空间漩涡,把那些能量吸入修练区,化成了能量池水喷洒出来,清水园才没有被强烈的能量毁坏。

藏在清水园中的小朋友们当时只觉得清水园的湖面整个沸腾起来,无数的电光水流从瀑布中喷洒而下,电光像长蛇一样在湖水中游动,他们一开始不知道那是什幺,好奇的可欣去查探,结果被狠狠地电了一下,把孩子们都吓坏了。

他们不敢靠近水面,但那水却渐渐的涨了起来,孩子们能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大概死定了,虽然每个人都很害怕,但他们毕竟都是各家族的嫡子,从小在菁英训练中成长,居然没人慌乱失态,都能服从黎明理这个大师兄的指挥,黎明理便把仅有的床铺桌椅集中起来,让所有人坐在床上,他们师兄师姐两人坐在椅上,不时鼓励大家,保持着大家不慌乱。

幸好那床不小,连同可喜在内的七个半大孩子背对背挤在一起盘坐还能挤得下,但那水面一直上涨,渐渐淹没了床铺和椅子,所有人被电得唉唉叫,过了不久,已经被电过的可欣发现这时候修练的效果更好,于是众人便在师兄师姐的指挥下修练了起来,两个孩子王不断鼓励师弟们,孩子们渐渐适应了雷电,全心沈入修练中,直到阮虎来叫醒他们。

原来不是湖水没淹没他们,而是他们靠着床铺垫高了身体,要不然湖水早就把他们淹没了。阮虎心里好笑,如果克服了对水的恐惧,在能量池水中修练的效果确实比在水外修练更好,他们被泡在能量池水里,难怪效果挺好。

阮虎一面安慰他们,顺着可欣的说法,强调这是一次考验,而且对他们有绝大的好处,他一面吹牛,一面检视他们的状况,意外地发现这些不适合修练的孩子的身体都大为好转,最明显的就是可欣,她也是能量体质不好的,经络多有堵塞之处,原本要等到修练有成后再靠破脉清理经络,但现在她浑身通畅,连感知也活泼灵动,竟然是一等一的修练体质。

阮虎大讶,又接连检查了可喜和黎明理,发现他们的体质确实都大幅改进了,而六个原本被认为无法修练的孩子,现在一个个都已经是体质达标的修练者,以这样的体质,不用进清水园,在外面只要有师父带,绝对能够修练起来。

阮虎大为欣喜,这种雷电显然对修练大有帮助,但可惜这雷电太可怕了,自己根本不敢靠这种方式来帮人修练,代价实在太大了。

(看吧,被雷劈有好处的…请勿在现实生活中尝试,因为有机率导致穿越…到天堂。)

  • 名称:名侦探柯南剧场版21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6: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