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来的刚好电视剧全集超清

丁远光和卓飞几乎把机甲维修区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一点剑气的蛛丝马迹,他们两个联手把阮虎和廖明堂里里外外地检查了十几遍,最后只好承认紫电不见了,它或许遁走了,或许还藏在剑囊里,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找不到它。

阮虎不管这两个老前辈发疯,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饿也越来越累,忍不住跟丁远光告罪去吃饭。经过了漫长的机甲训练后,时间已经很晚了,早就过了基地的用餐时间,但餐厅里仍然有一些军人在用餐,显然是刚刚从轮值岗位换班下来的。

阮虎排一阵子队领到了餐点,吃了几口太空餐之后,一股莫名怒气从他的心中升起,他跳起来沈声对监督着机器人供餐的士兵问道:「你们这里什幺时候供应天然食物?」

那个脸有伤疤的士兵显然以前在地球也不是什幺善人,冷着脸道:「基地规定,只有在週日晚餐供应天然食物!」他旁边的一个士兵也冷笑道:「你现在想吃就得掏钱买。」

阮虎一听有得卖,立刻道:「多少钱?先给我来一份!」

那士兵不答话,只是不屑地看着他,阮虎有点疑惑,忿忿地道:「怎幺?我出钱买也不行吗?」

士兵一脸讥讽地冷哼道:「只有军官才享有购买权,你连阶级都没有,有钱我也不能卖。」那些用餐的军人们都低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嘲弄的意味很明显。

不知为何,一股愤怒的暴虐升上了阮虎的胸口,他手一伸,一下就越过几米的距离揪住那士兵的脖子,对他叫道:「把天然食物拿出来,全部!」

那士兵被他掐得说不出话,他那疤脸伙伴叫道:「嘿!你把这里当什幺地方?竟敢在这里惹事?放手!啊~~」那恐吓的士兵也被阮虎一把揪住,阮虎沈声问道:「天然食物在哪里?」

那两个倒楣的士兵连气都喘不过来,其中一个机灵点的赶紧用手指向餐檯后面的一排橱柜状物体。阮虎知道那是食物恆温柜,便扔下两个倒楣鬼,跳过餐檯去开那个恆温柜,只是他没有权限,拉了几下,那恆温柜还是不肯开。

那两个晕头转向的士兵一被释放,马上逃离了餐檯高声叫道:「有人抢劫!这里是餐厅,有人抢劫天然食物!」

阮虎理都不理他们,他用力一扭,只听咖拉一声,那恆温柜的门被阮虎硬生生扭坏,他看见里面调理好的天然食物,嘴角一笑,把那些食物端出来,直接在恆温柜边吃了起来。

过了没多久,一队巡逻的执法宪兵冲进餐厅,领队的是一个生化人,他大步走过来,两个负责餐厅的士兵指着正在打劫恆温柜的阮虎控诉道:「梅尔长官,就是这个人,他攻击我们两个,还破坏餐厅的公物,抢劫天然食物!」士兵们还展示了脖子上的勒痕。

那生化人军官看了还在海吃胡塞的阮虎一眼,对他的队员下令道:「是个修练者,拘锁他!」

宪兵们端起拘锁枪,对阮虎发射,只听「嗤嗤」连响,阮虎身上顿时多了几个拘锁环,但他还是埋头大吃,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风捲残云地扫光了一盘蜗牛肉,抓起了一大块麵包三两口吞了下去。

生化人梅尔皱了皱眉头,对方似乎有恃无恐,但他还是下令道:「六级强度,击晕他!」

三个宪兵端起晕击枪出列,同时发射晕击枪,只见三道光芒「嗤」地一声命中阮虎,阮虎这才停下大吃,转头回来瞪了那些宪兵一眼,那些宪兵大为紧张,正想再次对他发射晕击枪,不料阮虎只是瞪了他们一眼,却缓缓地滑下地板,晕了过去。

梅尔又好气又好笑,他本来以为这人是个高手,没想到居然是个神经病,害他摆开拘捕重犯的架势,但他也不想节外生枝,下令道:「立即拘捕,向值日检察官回报犯罪记录。」他等宪兵把晕倒的阮虎拘捕起来抬上巡逻车后,才在队员的簇拥下,继续他的巡逻了,只留下两个被抢劫的士兵对着几乎被掏空的食物恆温柜发楞。

阮虎只觉得自己站在一片辽阔的陆地上,黑暗的天空都是点点的星光,那些低垂的星光似乎一举手就能摘到,但阮虎却没想去碰他们,因为那些星星在不断地游动着,那轨迹似乎循着一定的规律,又似乎只是像流萤般乱飞。

阮虎呆呆地站了一阵,突然觉得心中有一股意念升起,他举起手,手中突然生出一柄简简单单的青铜短剑,那剑不过尺来长,简直像把匕首,但阮虎却不以为意,他举起短剑,从上而下地画出了一道痕迹,就像把天地都切成两半一样,然后匕首横切,又似乎把世界从中均分,他挺着匕首一刺,整个空间似乎被他顶了出去,面前的世界向远方退去,他又返手往背后一撩,他的背后裂出一道斜斜的刀痕,火焰从每个他划开的地方烧了出来,一个声音说道:「这个世界限制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限制自己,你没有勇气看破这一切,我帮你烧了这层薄纱,当你没有能力的时候,它保护着你,但你现在应该破茧而出,该是走出来的时候了。」

阮虎似乎不懂那声音说了什幺,他手持那柄短剑,自顾自的东划一下西刺一刀,似乎正在演示着什幺刀法剑法,但又似乎只是随手乱划,没有任何章法可言。

那声音又响起道:「你似乎学了不少,但这些招式限制了你,招式只是肉体的运动方式,如果你没有了肉体,你的招式会变成什幺样子呢?」

这问题一问,阮虎突然消失,只剩下一柄短剑在空中胡乱游动,那声音笑道:「这幺大的动作有必要吗?」

那短剑一滞,突然往内缩了一些,又开始游动起来,它游动几下,似乎觉得动作还是太大,又继续向内缩了进来,不过几下,那短剑停在空中旋转,但这样一来,却什幺意义也没有了。

那声音又道:「你只会限制自己吗?这世界如此辽阔,就像你的心一样,你的心有多自由,这个世界就有多辽阔,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何必拘泥于一个座标?」

那短剑突然停止转动,在那短剑之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细小人影,那是阮虎的虚影,他正揹着手站在那尺来长的短剑上,就像一只站在柳叶上的蚂蚁。那虚幻的阮虎伸手一指,叫道:「去!到天空的尽头!」那短剑就向前射了出去。

那短剑划出一道弧线,往天空升了上去,变成了一点晶亮的星芒,加入天上游动的群星之中,阮虎只觉得自己在天上乱飞,正着飞、倒着飞、爱怎幺飞就怎幺飞,他的前方有时会出现其他武器,有刀、剑、钩、矛、枪、棍、鎚,甚至还有玉质的牌、如意、环、珠、圭等等,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都在天空乱飞,有时遇上了阮虎还会和他们叮叮噹噹地过上两招,就像老朋友打招呼似的,大部分的时候大家各飞各的,连招呼也不打。

直到阮虎飞进了一片空旷的天空,那里没有半件物品,但阮虎直觉觉得自己应该要去那里,就像有什幺人在招呼自己前去一样,果然,阮虎在那里发现了一把黑黝黝的小斧,那柄小斧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它独自静静地停在虚空中,动也不动的,阮虎仔细地打量它,发现那小斧似有若无,他知道那斧就在那里,但却又似乎没办法确定,那感觉有点虚幻,彷彿如同一道影子。

阮虎忍不住停下来观看,但他一停下来,就觉得神魂受到挤压,似乎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拉扯着他,要把他拉向那柄小斧,阮虎勉强对抗那股拉力,开始绕着那柄小斧旋转飞行。

阮虎绕着那斧飞了几圈,那小斧发出一股意念道:「紫电?有事吗?」

阮虎感受到那个指点他的声音说道:「是我!我奉剑大人的命令回来提醒您该重新挑选载体了,我带了一个似乎堪用的载体,请看看是否合适。」

阮虎突然感觉那小斧的意念变得沈重如山,过了一会儿那股沈滞的感觉退去,小斧说道:「他的体质不错,也承受得了我,但他的感知不适合我,他的感知很独特…而且他的血脉…很特殊…」小斧沈默了一下,又道:「你把他带去给破山看看,或许他们有缘。」

「是!」阮虎驾驭的短剑突然对小斧上下晃动,就像是朝拜它一样,然后划出一道弧光离去。

阮虎发现他不能任意驾驭短剑了,便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去找破山!」那声音回答

阮虎猜测破山可能是也是一个在空中飞舞的物件,但却猜不出那是什幺,只好问道:「刚刚那斧头是谁?」

「那是盘古斧大人!」

「那你就是丁远光大人他们在寻找的紫电喽?」

「嗯!」紫电只是嗯了一声当作回答

「这里是哪里?」阮虎好奇地问

「你不用多问,这不是你能理解的。」紫电沈声道

阮虎乖乖的闭嘴,过了半晌,他又忍不住问道:「卓飞大人似乎很希望跟您合作,您怎幺不理他呢?」

「我负有任务,如果能完成任务,或许我会有闲情陪他玩玩。」紫电淡淡地道

「喔…」阮虎似乎理解了:「您的任务跟我有关吗?」

「没有,我只是看你顺眼,带你来碰碰运气。」

「碰碰运气?」阮虎有点疑惑

他们努力地飞了一段时间,终于脱离了那小斧的範围,重新回到那些乱飞的物品中,紫电在物品中曲曲折折的前进,这过程中阮虎不断的撩拨它说话,但紫电不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要他多多思考观察,阮虎不知道自己该「思考观察」些什幺,只好瞪大眼睛到处乱看。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们又飞到了一个物件稀疏的地方,一柄紫金色的大鎚悬浮在那片区域的中心,在空间中轻轻的飘动。

紫电停下叫道:「破山,大人要我带一个载体来看你。」

「我不想出去。」破山沈闷的感知轰隆隆地传来。

「大人说或许你们有缘!」

破山迟疑了一下,阮虎感受到一道沈重无比的感知扫过自己,那感知不屑地道:「这个家伙不适合我,他是个爱佔便宜的家伙,很少主动面对挑战,我希望我的伙伴是一个勇猛无畏的强者。」

「我也是个勇敢的人,我也曾经直面强敌!」阮虎大声抗议

破山嘲笑地问:「几次?根据你的记忆,似乎只有那幺一次,你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救几个你觉得值得救的人…但是…我知道你也是因为恐惧,你怕他发现你,想要杀他灭口,不是吗?胆怯者?」

阮虎知道破山说的是他和安东在金三角的那次死战,那确实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战斗,他几乎放弃了一切,连命都不要了,还强行开启第三战斗型态失败,最后靠着肉体的强度硬生生拖死了安东,如果不是那时还叫做小志的拉米出手,只怕鹿死谁手还未知呢。

阮虎大叫道:「我不是胆怯,是人都会爱惜生命的,我认为勇敢并非无所畏惧,而是在恐惧的同时还敢直面内心的恐惧,并奋起向恐惧挑战!我已经证明我能做到!」

「喔~~~」破山拖长了声音,用讽刺的语调说道:「说得真好听,可以请你睁大眼睛看看我身上的字吗?」

被破山一提醒,阮虎这才注意破山粗大的柄上有着一圈扭来扭去的怪字,阮虎凝神看了半天,只猜出那可能是一种古老的象形文字,却一点都看不明白。紫电的感知偷偷的提醒他道:「用感知去感受!」

阮虎被他一提醒,伸出感知在破山身上一触,他的感知一扭,突然出现在一个坐满了人的大堂里,他的身前坐满了闹烘烘的人,每个人都伸手指着他窃窃私语,各种恶意的情绪挤满了空间。阮虎楞了一下,发现自己似乎坐在一个法庭上,身上还环绕着几圈拘锁光环,庭上的法官正敲着法槌叫道:「肃静!肃静!」

那法官等法庭略略安静下来,大声地说道:「被告阮虎被控残暴的虐杀了十九个人,只因为他们相互勾结,试图对悬浮车道的招标案进行围标…」他顿了顿,对阮虎身前的一个律师模样的人说道:「被告律师,你的代理人坚持的事属于刑事範围,他可以检举,但不能执法,更不能动用私刑致人于死,所以你的抗议驳回。」

阮虎的律师耸耸肩,似乎不打算继续抗辩。

「所以…」那法官拉长了语调,法庭的私语声顿时消失,所有人都看着他,那法官享受了一下这种众所瞩目的感觉之后,大声说道:「我在此宣判,被告阮虎有罪!」整个法庭轰地一声,传出各种讚叹和抗议的声浪,那法官不理混乱,继续大声道:「基于被告对于社会的贡献与犯案的动机,本庭宣判被告六百四十九年徒刑,并褫夺公权。」,最后法官敲敲法槌,表示宣判结束。

阮虎目瞪口呆,他的心中五味杂陈,根本来不及细思,他沖口而出地喊道:「不公平,他们违法乱纪,我早就检举了,你们根本不处理!」

法官根本不理会他,自顾自地退庭,控方律师轻声冷笑道:「你的检举案还在继续审理,法庭自会对犯法的人有公正的审判。」

阮虎自然知道审判的结果会是什幺,那些违法的人都死光了,他们自然被判有罪,但其他违法的人呢?这个法官根本是在袒护他们,他们设下这个陷阱,目的只是要除掉自己,好方便他们攫取所有的利益。

一些法警上来拉扯阮虎,阮虎心中乱成一片,他看到正在离场的群众中,有他认识的许多人,他的师父阮大佬、文心、文音,他们一脸哀戚,而他的朋友黎文东和潘天庆只是失望叹息,却有更多的人欢欣鼓舞,他们互相庆贺,彷彿已经掌握了一切。

阮虎知道他从一开始就站在越国和整个南洲半岛所有世家的对立面,也是站在所有南洲半岛的既得利益者的对立面,他所有推动的东西和他所坚持的事情,都无法避免地会和这些人冲突,这些人掌握了社会的一切资源,自然包括法律在内。

「所以…你会怎幺面对呢?」那个沈厚的声音说道

阮虎回头,只见一个满脸鬍鬚的雄壮大汉高踞在法官的座位上讥嘲地看着他,那大汉笑道:「难道你以为只有在战场上才需要勇气吗?」

阮虎知道他就是破山,他站定脚步,对抗着那些拉扯他的法警,转头问道:「破山大人,我在您身上看到几个字,上面写着:『其道远险狭,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您真的认为处理这种事情只需要勇气吗?」

破山摇头晃脑地道:「没错!我一向认为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有什幺不对吗?」

阮虎在那些法警不断的推拉下,仍然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矗立不动,他笑道:「所以我该杀了所有反对我的人?把这个世界变成由我决定的独裁世界,让所有人听我的号令行事,对吗?」

「至少不能让那些小人为所欲为,谁反对我,我就灭谁!哈哈~~」破山大笑起来

「所以您始终只能如此…」阮虎叹道:「这个世界也始终不能如你所想的运转…可惜啊…如果您能多点智慧和包容,说不定您就会变得不同。」

破山停下大笑,冷冷地道:「智慧和包容?那是什幺东西?我可以破碎一切,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挡得住我!」

「包括亲情和爱情吗?」阮虎转头看向文心,淡淡地说道:「所以我不能让这一切发生,我和文心不应该在这里…」他的手一挥,眼前所有的景象和人物全都远去,他站在一条河边,凝视着眼前奔流的大河,他的左手一伸,握住了一只小手,文心出现在他身旁,两人相视一笑,同时举步在河边散步起来。

破山出现在他的后面,对着他的背影怒道:「你不用逃避,我知道你害怕极了,你怕你有一天会忍不住屠杀人民,因为他们会为了利益疯狂,会为了利益而出卖一切,包括自己的灵魂!」

阮虎头也不回地笑道:「是啊!我承认我怕极了,所以我会努力的避免让他们受到诱惑,而且…」阮虎抬起手来对破山挥挥道:「我比你聪明,就算真的发生这种事,我还是会了结那十九个人,只不过…他们肯定会意外丧命,一切都跟我无关。」

阮虎边走边嘟囔地道:「比起上法庭受审,我比较喜欢跟文心在一起。」

「吼!奸诈小人!狡猾骗子!」破山在他身后怒吼,但阮虎却不再理他了,牵着手的两人越走越远。

  • 名称:爱来的刚好电视剧全集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