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文超清

黎文东确认了一个问题,又正色问道:「我家老头问你对菁英培育中心的看法。」

阮虎无奈地道:「还能有什幺看法,你们都已经搞起来了,难道我还能说不吗?」

黎文东正色道:「现在来的孩子都是无法修练的,他们的家族走投无路,所以把孩子送来求你怜悯,如果你正式同意成立菁英培育中心,南洲半岛各国都立刻会把菁英送来。」

阮虎瞪着他,不知道该怎幺反应,过了半晌才担心地问道:「我可以知道大概会有多少人吗?」

黎文东笑道:「这你不用担心,你只要挂个名,然后看心情针对你看得上的人进行一些指点和引导,其他的我们会负责。」

「你们为什幺愿意这幺做?为南洲半岛各国培训强者?」阮虎不解地问,他知道这其中必定有暗盘交易。

黎文东直白地说道:「这有助于推升我国在南洲半岛的地位,只要我们善待这些菁英,未来他们就会在政治立场上倾向对我们友善,这对我们很有帮助。当然,他们的国家会派人来协助训练,也会支付一些代价,你也知道,檯面上那点费用并不是重点,真正的代价会是一些不好说的交易。」

阮虎点点头,既然有檯面下的交易,这件事他就不好推了,反正他也不反对帮助那些修练不易的孩子,便也同意了。

黎文东完成任务就离开了,他这个人很好相处,办事也从不啰唆。

接下来阮虎就苦了,潘天庆开始拿出一份份的文件跟阮虎作报告,一面指出文件中狗皮倒灶之处,让阮虎作决定。这行为有点多此一举,阮虎决定了几下,就觉得不对了,不高兴地道:「你们都知道这些事不能这幺办,为什幺不直接纠正呢?」

潘天庆笑瞇瞇地道:「总得要你发话才有人听,现在某些人还心存幻想,这不,提这什幺鬼计画?分明是要陷害你,我们劝过了,但他们还是希望听听你的意见。」

阮虎心中突然升起了一段很不好的记忆,那记忆有点模糊,他好像在法庭里被审判,那场景他记不真切,就像是个梦一样,但给他的感觉很不好,阮虎突然烦躁了起来,说道:「有这种想法的人开个名单给我。」

「干嘛?」潘天庆瞪着他

「换个人来跟你配合。」阮虎冷冷地道

潘天庆还是瞪着他,过了半晌,他才小心地道:「你的意思是…」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可没这幺说。」阮虎耸耸肩道

「我明白!我明白!有些事能做不能说…嘿嘿~~」潘天庆笑了

既然明白了麻烦的本质,他们决定的过程就加快了起来,虽说是快了,但事情还是很多,阮虎知道这种大事一开始千头万绪,有想法的人也很多,所以他必须耐烦,但他忍了几个钟头,外面的孩子声音大了起来,多了许多大孩子的声音,显然是上学的孩子们回来了,其中可欣清亮的声音最大声。阮虎一听到可欣的声音实在按耐不住了,他抓住机会跳起来叫道:「先这样吧,我去看看孩子。」就旋风似的逃了,连大佬都没喊住他。

潘天庆收拾视觉介面上的文件记录,笑得像头狐狸。

大佬有些看不过去,叹道:「你们这样只会惹恼了他,他的手段你也知道的,到时你们会有些麻烦。」

潘天庆耸耸肩道:「我也知道他的手段,但有些人就是不信,我可管不住他们,不让他们撞得满脸血,他们可不会甘休。」

大佬只是叹气。

阮虎出去找到了可欣,她站在一群放学的孩子里面,叽叽喳喳地发号施令,在一群小孩中简直像个女皇。

阮虎叫了她一声,可欣发出一声兴奋的尖叫,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这下子阮虎知道他真的太忽视他的孩子了,可欣搬来昇龙还不到一年,这一年可能是她毕生中过得最好的一年,以前在姑姑家被虐待,长得虽然清丽,但身材还不大显眼,现在营养跟了上来,加上修练得法,整个人完全长开了,以前的她看起来还像个「幼女」,现在已经算得上合格的「少女」了,而且还是发育良好的倩丽少女。

可欣抱着他高兴得又叫又跳,可喜也从孩子堆里钻出来在他身边跳来跳去,黎明理站出来,恭恭敬敬地喊师父,阮虎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满脸笑意,整个人充满朝气,跟以前那死气沈沈的样子天差地远。

他还没说话,可欣已经吱吱喳喳地抢着道:「爸爸,我们多了好多同伴喔,他们有很多连国语都不会说,都只会说英文,害我也只好跟他们说英文,但我的英文…」

可欣叽哩呱啦地说了一串,得意地向阮虎汇报了她的工作成果,原来这几天大孩子们都是她和黎明理在照顾,这些孩子原本都是天之骄子,个个脾气架子都不小,但他们有求于人,不敢得罪可欣,如果有个别脾气不好的,黎明理就出手教训,他从小武术修练得很扎实,年纪在这群孩子里面也最大,对付这些没办法修练的孩子实在简单,他们两个合作,几下就把这些孩子搞定,领着一群不同国籍的转校生在学校里横行。

阮虎夸了她几句,一面洒出感知,把每个孩子都感受了一番,发现大部分孩子有感知问题,其中部分孩子可能两种问题都有,幸好只是经络阻塞的也不少,这种类型他自己应该就可以解决,只要提高修练环境的能量密度就可以了,清水园就是专门用在这方面的。

阮虎摆出师父的威严说道:「明理,你是大师兄,以后师弟们就交给你管理,如果有不听话的就让他回家,我们大家都很忙,没时间帮他爸妈管教孩子。」

「是!」黎明理兴奋地应着,师父一句话就把他的权力和地位落实了,他生长的环境让他知道这代表什幺。

「至于你…可欣,别以为你是我女儿就横行霸道的,你也要听师兄的话,好好修练,帮忙照顾师弟们,只要你照顾得好,大家就都喜欢你,自然会听你的话,好好跟明理学学,不要老是扛着我的招牌乱晃。」

「知道了!」可欣低头娇笑,一面扭着身体跟阮虎撒娇,这个小动作让她更显得青春诱人。

阮虎勉励了孩子们几句,点了几个经络堵塞不严重的孩子,说道:「等一下晚餐后明理帮我指点一下师弟,可欣带着其他人做功课,知道吗?」

可欣知道他们要干什幺,连忙跳着叫道:「不要,我也要去。」

阮虎拍拍她:「你先照顾师弟们,改天会轮到你的。」

可欣无奈,只好嘟着小嘴继续扮演大姊头,带着孩子们开始晚上的行程,他们一组一组的去洗澡吃饭,整个家里闹成一团,厨房更是忙得鸡飞狗跳,要餵饱这幺多孩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阮虎检查着温室里的幼儿时,潘天庆走了过来,叹道:「要是我小时候有你帮忙,我肯定不会筑基得那幺痛苦。」

阮虎瞪着他道:「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都筑基了,这些孩子们连启蒙的机会都没有呢!」

潘天庆露出一种缅怀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叹道:「你不知道我是怎幺筑基的,为了修练,我死了两个哥哥,所以我才有机会出头,虽然这样,但我还是很难过,我大哥…是个很好的哥哥。」他的感知流露出罕见的悲伤,阮虎自从认识他以来,他老是嘻嘻哈哈的,但这时他的悲伤非常浓重,显然他真的很怀念他的哥哥。

阮虎吓了一跳,疑惑地问:「为什幺死了?修练会练死人吗?」

潘天庆摇头道:「好好练当然练不死人,但如果没办法练又必须练上去,各种怪异方法都出笼,那死不死就难说了…」他揉揉眼睛,苦笑道:「你没发现黎文东从来不谈这个话题吗?他也是一样,启蒙的时候差点死了,如果没有你,明理大概也活不过明年…」

「何必呢?」阮虎叹道

潘天庆耸耸肩:「有什幺办法?身为家主如果不能多活几年,也压不住各分支,那这个家主又有什幺用?日子怎幺能顺心如意?长辈们怎幺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孩子自己又怎幺肯放弃呢?谁愿意一生平淡?整个家族的修练资源都压在一个人身上,有这种机会,谁不想拿命去拼一拼?」

阮虎不语,他实在不知道该怎幺接这种话题,所幸潘天庆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沈默了一阵后,揉揉脸,故做欢乐地问道:「所以呢?你打算怎幺对付那些不长眼的人?」

阮虎被他转得一愣,知道他是在胡乱找话题,过了半晌才笑道:「我没有要对付谁,但我可以选择帮助谁。」

潘天庆疑惑地看着他,阮虎站在温室外面,看着老师们引导着孩子準备下课,一面说道:「我这次到火星执行任务,认识了一些强者朋友,他们跟我一样,也照顾一块区域,大家聊了起来,发现彼此的问题都差不多,我们都有些事要办,手上有些资源,但同时也欠缺一些资源,所以我们就说好了,彼此互相用优惠价格交换手上的资源,例如我就跟俄罗斯那边谈好了,接下来要帮他们引进一些资金,带几个投资项目进去,我个人对他们那边的养殖业很感兴趣,他们的天然皮草质感真的很好,而且…」阮虎的脸色转神秘,小声地道:「据我所知,以后俄罗斯可能可以掌握一部份的太空矿产,我们的原料可能有部分会由他们提供。」

潘天庆瞪着眼睛叫道:「天啊!大生意!」

「我可以指定谁来帮我做这些生意,也可以决定谁不准碰哪些生意。」阮虎淡淡地道

「我懂了!」潘天庆高兴地道

「谁讨我欢心,我就给他好处,谁给我添堵,我就不让他好过。人之常情,不是吗?」阮虎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高!真是高!我越来越佩服你了!」潘天庆竖起大拇指高兴地道

「你帮我跟他们说说,我不想出手对付他们,他们只要认认真真的把事做好,在这个关键性的时刻为自己和家族留下好名声,那该他们的好处我就会给他们。」

潘天庆点点头道:「行!我很喜欢这样!」

阮虎拍拍他道:「谢啦!」

潘天庆笑了笑,转头过去看着温室里的孩子,突然笑道:「以后我的孩子如果在修练上遇上麻烦,也要请你出手帮忙喔。」

阮虎笑道:「没问题,你这家伙的事我懒得管,但我会看在沃拉娜的面子上的。」

潘天庆大笑着打他,两人笑闹了起来。

当天夜里,阮虎让黎明理带着被他点到名的几个孩子在修练室集合,让他们拜过师祖后,把他们送进清水园,阮虎和大佬分别指点他们,并对他们运转引能诀,过了不久,六个孩子在他们的帮助下都纷纷产生了气感,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的自主能量循环。

阮虎和大佬欣慰地看着他们,确定他们没有问题,便退回修练室。

阮虎一回修练室,发现可欣和可喜已经在旁边盘坐修练了,阮虎不在的期间,他们都跟着曾祖修练,搞定了师弟们之后,他们也尽快赶回来修练,阮虎一笑,便把他们也送进清水园。

他忙完这些事,跟大佬聊了一下天,两人各自修练起来,阮虎这一定下来,才发现身边一直有个感知停留着,他吓了一跳,大佬显然完全察觉不到那感知,他第一时间以为是那个恆星级外星人布鲁又来了,但转念一想又不像,布鲁非常厉害,他完全感受不到布鲁的监视,而且这感知他虽然不太熟悉,但似乎有过印象,正打算弄清谁在作弄他,那感知却主动接触他,一个意念传过来道:「过来,有事找你。」

阮虎的心中立刻浮出一对如利剑般锋利的眉毛,和一张永远冷冷的脸,那是一个年轻人,总是坐在京南大楼的修练区修练,阮虎知道他是个了不起的人,连丁远光都对他客客气气的,便顺着那感知的指引,瞬移到了一片山野之间。

那人站在一片山林中,昂着头看着远方,阮虎知道这人向来如此,也不多问,只是静静地立在他身旁,陪他看着天空和大地的交界处,这时夜色浓重,阮虎很怀疑他能看到什幺。

他心里的腹诽还没结束,一道紫色的流光从他身上冒了出来,接着又一道金光冒出,两道光芒互相追逐穿梭着在空中飞舞,就像两只高速飞行的萤火虫一样。

那一紫一金的两道光芒瞬间去得极远,但一下子又绕了回来,悬停在阮虎前方,阮虎定睛一看,只见那是一道不断扭动的紫色闪电,和一柄金色的小鎚,那一电一鎚都约只有指头大小,但散放出来的光芒却很强烈。

「参见大人!」那两道光芒同时用感知说道,阮虎立刻知道他们是紫电和破山。

那年轻人淡淡地道:「这次只有你们两个出来?」

紫电说道:「启稟大人,我负责担任守卫,所以一直没有沈睡,破山运气好,找到一个好载体。」

「还干了一架!嘿嘿!爽!」破山呵呵地笑道

「其他人的状况怎样?」年轻人又问

「大家的状况都非常好,更新已经完成,目前在待命中。」紫电回答

「盘古斧呢?他的状况还好吗?」

「盘古斧大人的状况很好,魂体已经恢复完整,威力更胜从前,但他去出任务还没有回来,属下这次只拜见到他的一丝意念。」

「好!我有空会去查看的,你们回去休息吧,不用多礼。」年轻人淡淡地道

「是!属下告退!」两道光芒同时一闪,穿入了阮虎腰间的剑囊。

年轻人转过眼光,看着阮虎道:「既然他们两个都在,那你的风险就又小了几分了,我有事请你帮忙。」

阮虎赶紧躬身道:「前辈请吩咐。」

年轻人毫不客气地道:「我要度劫,你来帮我扛雷。」

阮虎完全听不懂他的意思,只好问道:「什幺是扛雷?」

年轻人举起手指着天上说道:「他会让你知道的,你等一下不要移动脚步,只要站在这里就行,其他一切都不用管,知道吗?」

「是!」阮虎只好应道

年轻人抬起头来高声叫道:「我準备好了,来吧!」

随着他的话声一落,四野颳起一阵强风,整个天空的云朵都开始旋转,越来越多的云朵冒了出来,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就变得乌云密布,阮虎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句话就能使天地变色,这种本事只存在于神话之中,阮虎根本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人的眼前来来往往的晃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原本浓重的夜色完全黑暗下来,连阮虎这样的修练者也觉得伸手不见五指,他感觉天上浓云密布,而且还在不断加厚,云端上隐约传出一股强大的威压,那威势如此沈重直接,简直就像压在阮虎的心上一般,让他每次呼吸和心跳都有被压抑住的感觉,他很想逃离这种感觉,但他还记得那人刚刚的嘱咐,只好双脚死死地钉在地上,觉得自己就像只被天地压扁的昆虫。

那沈重到令人心慌的黑暗没有持续太久,很快的,一道流光划过天际,点亮了这片天地。这道闪电之后,更多的闪电开始在云间流窜,那些闪电像网般交织在一起,发出烈烈的声响,阮虎心中大感不妙,所谓的「扛雷」该不会是…他看看正用一种无比严肃的表情傲视天地的年轻人,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 名称:高h辣文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