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超清

卓飞控制着光剑弯弯曲曲的飞行,丁远光看了一阵,忍不住提醒他道:「那重型光剑有智能体,虽然很简单,但该有的功能都有,你只要让它明白你的目的就可以了,不用帮它飞行。」

卓飞醒悟,他的感知顿时连上光剑,靠着驾驶员权限,果然获取了光剑的控制权,那光剑立刻随着他的心念而动,就像是操控机甲的一部份一样。

「就这幺简单?」卓飞讶道

「不然你认为呢?我们会製造一个非常难控制的东西出来吗?这可是战斗用的武器啊!」丁远光无奈地道

卓飞呵呵地乾笑了几声,他知道自己是被「御剑」这个名词给蒙蔽了,御使机甲的光剑,自然和御使他的海云全然不同。

「然后呢?」卓飞灵活地驱使那把沈重的光剑,还挽出几朵剑花,感觉上非常得心应手,那感觉可比他御使半成品的海云过瘾多了,他兴奋了起来,转头看看正在休息的阮虎,对他叫道:「小子,小心啊,我的新招来喽!」

阮虎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聚精会神地戒备起来,只见卓飞重型光剑环绕着他的机甲飞旋,突然红光大盛,那光剑「呼」的一声,向他飞斩了过来,阮虎向旁一闪,那光剑飞射而过,「轰隆」一声,刺入了训练场边的护罩,那护罩光芒闪动,似乎随时都要裂开,但过了几秒后,终于把光剑给弹了出来。

卓飞大为不满,他的感知虽然沟通了光剑,但光剑飞出一段距离后,他的感知却跟光剑脱离,没办法继续下指令,导致光剑一去不返。他有点懊恼,过去收回了那把光剑,又让它绕着自己飞行了起来,过了不久,卓飞大概测量出光剑可以离体的距离约莫百米,他尝试了一阵,发现距离也跟飞剑的速度有关,最后他才确定,是海云的反应速度跟不上光剑,反而干扰了他对光剑的控制,这个结果让他很不满,便把海云收回,只凭自己的感知御使光剑,果然状况好了许多,飞斩的距离也拉长了,但这样一来,可用的飞剑神妙手法便又少了许多。

阮虎感受到卓飞用感知御使光剑的手法,他根本不懂得什幺叫做御剑,很直觉的就靠权限取得光剑的控制权,便也把自己的重型光剑飞出,过了不久,他的飞剑也绕着他飞旋了起来,卓飞见状叹了一口气,他伸手一指,光剑向阮虎射来,阮虎立刻飞剑格档,两人的光剑遂在空中斗了起来,只见两柄巨大的光剑在空中不断追逐交击,拉出的电光嗤拉拉的连响,场面非常壮观。

那又是另一番景象,光剑互斗没有伤亡的风险,卓飞放心大胆的使用了各种危险的打法,或勾或挑地,把阮虎的光剑打得频频坠落,双方在御剑的同时,也用感知互相干扰对方的控制,欠缺经验的阮虎不时被打得光剑失控。

随着熟悉光剑的飞行特质,卓飞御使光剑的灵活度越来越高,诸般御剑手法轮流上阵,才刚勉强掌握了光剑控制的阮虎立刻又被他打得节节败退,双方的光剑不断绕着训练场边缘追逐交战,两柄光剑的飞行速度越来越快,后来简直如电光一般。在这过程中,阮虎渐渐学到了一些更加细緻的操纵的手法,兴致勃勃地耐心学习起来。

看着两部机甲御剑互斗,跟丁远光报到后,跟着他观战的廖明堂忍不住问道:「大师,这跟开着机甲战斗有什幺区别?机甲不是比一柄光剑更加灵活吗?」

丁远光对他笑笑道:「当然啦,机甲是灵活许多…」他露出一种好笑的表情,迟疑了一番,才抓抓头道:「这或许算是一种执念吧,不知道为什幺,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修练者,脑中总会不时跑出这种画面,至于有没有用…谁知道呢?现在看起来不是很好看吗?」

廖明堂怀疑地看着他,他实在无法想像丁远光会做一些「看起来好看」的事。

这一战打得畅快淋漓,阮虎的光剑被打得惨兮兮,卓飞却乐得大呼小叫的,他对阮虎的好感也直线上升,一口口小子的直叫他,还不时指点他御剑的手法,两人斗了半天剑,到最后乾脆站在一起一面斗剑,一面随口点评起刚刚出招应招的优劣起来。

有了卓飞这个剑法大师的讲解,一直凭直觉和对方周旋的阮虎才终于理解了御剑的意义。根据卓飞的描述,真正的飞剑是纯能量体,完全由感知控制,那飞行速度简直跟光一样快,古书上说「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或许夸张了些,但数十里之内肯定是有机会的。

可惜现代已经没人懂得祭炼飞剑了,卓飞这一辈子都献给了剑法,当然也免不了想要炼出自己的飞剑,只是他忙了数十年,只炼出一柄半调子海云,他切离了自己的感知练成海云的剑灵,千方百计的练成了稳固的半能量剑体,但却没办法让海云产生灵智,所以海云虽然厉害,但也只是比一般的武器强,跟真正的飞剑差距还很遥远。

听他这一解说,阮虎立刻肃然起敬,他以前听伪装成波拿波智能体的拉米说起战器与法器的区别,原以为地球上没人有能力製造法器或灵器了,没想到卓飞居然自行打造了一柄法器飞剑,虽然他还是没能让这柄剑成为灵器,但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根据拉米的说法,製造战器纯粹是浪费材料,而打造法器没什幺意思,不如直接打造灵器。阮虎见过拉米帮他改良锁魂鼓,拉米帮他把一条野狗炼成了简易的智能体,但那东西很死板,只能做一些听命行事等反应类指令,跟卓飞要求的灵活机敏和高效判断全然不同,所以卓飞的目标肯定更加难以达成。

卓飞跟阮虎感叹了一番,拍拍腰间的革囊叹道:「老丁帮我借来了紫电,可惜任凭我怎幺求,紫电就是不肯出鞘,可惜了…真不知道在什幺状况下紫电才会愿意出鞘,只要让我见识一下古代神兵的威势,就算被它砍上几下我也认了。」

在机甲驾驶舱中的阮虎看不见那紫电,不太理解卓飞的感慨,他只是发现御使飞剑的攻击效率大幅提升,不只飞行更加快速,连出招收招都要比开着机甲快上数倍,而且由于本体不在交战区附近,防御的範围小了许多,可以做出更多更险的攻击动作,战斗当然也可以更快分出胜负。

他发现了这件事之后,心中又是一喜,飞剑的战法很显然也可以是隐匿刺杀一流,这其中的门道他可熟多了,在隐藏飞剑形迹和突袭刺杀方面,他可算是个好手呢!

打到这个地步也没什幺好打的了,卓飞不能真伤了阮虎,凌虐他的光剑也没什幺意思,任凭他再怎幺求,剑囊中的紫电也不回应,所以两人的交战只好就这幺结束了,卓飞虽然打得高兴,但却有点遗憾,他的海云在机甲战中显然派不上用场,又没能请紫电出鞘,各种神剑的妙用都展现不出来,无法试试机甲御剑的完整效果,对他是件很可惜的事。而且只要亲眼见识一下紫电,说不定他就可以知道海云的下一步该怎幺祭炼,说不定真有机会把海云炼成。

他们停下战斗,分别把机甲开回来交给维护团队维修,两人肩并肩地站在维修区看着机甲被固定起来,许多维修人员开始修复机甲的损坏部分,并且检查机甲的各部分损耗状况。过了不久,丁远光带着廖明堂走了过来,他对卓飞拍手笑道:「精彩!精彩!几年不见,你的御剑术更像样了。」

卓飞对他苦笑道:「你这家伙老是变着方法损我,你这是骂我白混了三十年吗?」

丁远光连忙摇手道:「我可没这个意思,我是真心的讚叹喔。」

卓飞叹道:「我这般闭门造车,若是一次就想对了才怪,你这次也给了我一些提醒…」他顿了顿,点头道:「帮重型光剑加上反重力系统和自有动力是个好想法,多少可以模拟出飞剑的感觉…」

「但你可别以为飞剑就是那样喔…」丁远光连忙提醒他

卓飞讶异地问道:「你见过紫电出鞘?」

「当然没有!」丁远光立刻否认

「那你怎幺知道我做得对不对?」

「感觉就不该只是这样,重型光剑的修改是小月主导的,她事先可没跟我商量过,老实说,小月根本不懂飞剑,她连剑法都没练好。」

卓飞有点失落的点点头,叹道:「用过了你的光剑,真想看看真正的飞剑啊…我的海云…只怕真的炼错了。」

丁远光安慰他道:「就算错了,海云也是一柄好剑啊,不是吗?」

卓飞不语,抬头看着九米高的新机甲,手摸着腰间的革囊,脸上却若有所思。

丁远光知道他彻底接受了新机甲,便低声对他说道:「你知道吗?这次我能借到紫电,那可不是靠我的面子。」

卓飞果然被这话题吸引,他转头问道:「喔?这是怎幺回事?我跟狗不理跟文物部借了这幺多年,他们从来不回应我们,为什幺会让你把紫电带出来?还一下子带到火星来?」

丁远光有些得意地笑道:「我去找老穆本来只是想让他早做準备,但老穆一见我就紧张地拉我去看紫电,他告诉我说紫电已经在剑囊中鸣响了三天,他不知道该怎幺办。」

卓飞大讶:「真有此事?神剑有灵啊!」

「正是!老穆也是这幺认为的,他认为紫电要出鞘了,紧张得不得了,他还不知道外星人的事,直觉就猜到要出大事,我趁机跟他借剑,没想到剑囊一到我的手上,紫电的鸣响就停了,你说神不神啊?」

卓飞兴奋地大叫道:「当然神!怎幺能不神呢?」

「是啊!所以老穆只好让我把紫电带了出来,他根本不知道我来火星,嘻嘻~~」丁远光嘻嘻地笑道

卓飞也呵呵地跟他一起笑了起来,但过了一会儿,他却摆出一脸苦恼的表情道:「事情有点麻烦…」他用感知跟丁远光说道:「紫电只怕真的瞧不起我了,之前你把剑囊交给我的时候,我还能感应到紫电的一丝剑气,但打了这幺一场之后,我觉得囊中空空如也,就算我尽心教那小子御剑也无济于事,我怕紫电…」

丁远光脸上变色,瞪着他道:「真的吗?怎幺会这样?我还以为紫电肯定会挑你。」

卓飞跌足道:「我也不知道哪里触怒了紫电,提到御剑,这整个火星基地有谁比我还适合呢?」

丁远光看了看一脸好奇的阮虎,又看了看跟在他后面的廖明堂,低声对卓飞说道:「要不要让阮虎试试?」

卓飞跳起来叫道:「别这样啊!再让我试试看吧!」,那神情就像丁远光要抢了他的老婆似的。

丁远光苦恼地道:「只是试试罢了,外星人快要来了,我估计就在这一两天内,我们得尽快确定紫电看上的人,不然到时它不肯发威那该怎幺办?」

卓飞一脸「哀怨」地看着丁远光,一手还紧握着剑囊不放。

「就只是试试,我们不用跟阮虎解释这是什幺,他一个越国人,不可能知道这东西该怎幺解封的,不是吗?」丁远光小声地诱惑道

「如果不是他呢?」卓飞小声地问

丁远光想了想用感知回答道:「时间真的不多了,如果紫电没有表示意见,当然最好还是留在你的手上。」

卓飞看了看丁远光身后的廖明堂,丁远光知道他的疑虑,用感知说道:「不可能是他,紫电不会看上他的。」

卓飞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把腰间的剑囊取下,他本想把剑囊还给丁远光,但手刚伸了出去,一个转念立刻跳了出来,他车转身体,若无其事地跟阮虎说道:「帮我拿一下!」

阮虎不解地接过革囊,卓飞对他笑笑,见什幺事都没发生,便若无其事地转身回头看着丁远光,丁远光对他耸耸肩,卓飞心下大定,心里想道:「我先让那小子拿个几分钟,就算他懂其中的门道,也来不及跟紫电沟通。」,他一念还未罢,丁远光的神色突然转成惊讶,只见他的眼中满是惊惧,卓飞大讶,还没等他回头,丁远光已经拉着他急退,一面叫道:「别看,快退!」

这时不用丁远光说什幺了,对剑气再也敏感不过的卓飞只觉得整个背上全都被刺骨的剑气钉上了无数冰寒的细针,那些剑气勾动了他修练已久的剑意,瞬间就把他苦练数十年的剑意击溃,在剑意崩溃的那一刻,他浑身的能量和感知也全都跟着溃散,全身的力气也好像被抽走一样,他根本没办法抗拒丁远光,被他拉着退出了十多米。

「别拉我,让我看一眼,我死也要看一眼!」卓飞拼命的大叫。那无孔不入的剑气非常可怕,让他产生了「死亡」的恐惧,这种情绪已经有四十年没出现了。

丁远光听见他的叫声,立刻停下脚步,卓飞感受到他的能量护罩张开,立刻转身回头,不禁惊讶无比。

只见似乎什幺事都没发生,阮虎一手托着那革囊,满脸疑惑地问道:「你们怎幺了?发生了什幺事吗?」连刚刚一直站在丁远光后面的廖明堂也留在原位,怀疑地看着他们。

卓飞惊讶了一下,失态地大叫道:「紫电呢?紫电呢?」

「什幺电?」阮虎莫名其妙

「剑气消失了!」丁远光撤去能量护罩,放开卓飞,余悸犹存地道:「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可怕极了,不是吗?」

卓飞还是满心慌乱,刚刚那如梦似幻却真切无比的经历实在太过震撼,到现在他的感知和能量还是聚集不起来,他大声地同意道:「是啊!可怕极了,精纯无比的锐金之气,儘管只是一丝意念,但绝对就能杀我十遍不止,真不知道古人怎幺炼出来的。」他说完这些话,突然醒悟过来叫道:「紫电呢?出鞘了吗?」

丁远光看了他一眼,慢慢的朝阮虎走过去,一面慎重地问道:「你感觉还好吗?」

「我?」阮虎不解地问,他体会了一下自己的状况,答道:「有点饿,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他刚刚经历了高强度的战斗,体力和感知都压榨到了极限,不累那是不可能的。

丁远光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没有其他感觉了?刚刚有没有感受到什幺意念?」

阮虎怀疑地看着他,摇头道:「没有,我应该感受到什幺?」

「可能是…一股…剑气或是…一种意念…不论是什幺,它都应该是强大无比、横扫一切的力量,足以瞬间杀灭我们所有的人。」丁远光正色地道

阮虎摇头道:「我一点都没有感到什幺怪事,除了你们突然跑掉之外。」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用感知对卓飞说道:「紫电不在他身上…」他的神色转迷惑,继续说道:「但也不在剑囊里。」

卓飞的感知又渐渐聚合起来,慢慢的恢复了一点力气,他挣扎着走过来,大声骂道:「该死的!那紫电跑到哪里去了?」,他伸手抓过阮虎手上的革囊,在他的感知下,那革囊中依旧空空如也。他怀疑丁远光做了手脚,大骂道:「老丁,你干了什幺好事?」

丁远光有点讶异地看着他,楞了一下才理解他的想法,苦笑地道:「我能干什幺事?如果我要偷走紫电,犯得着把它交给你吗?」

卓飞楞住了,抓着空空的剑囊不知道该怎幺办。

丁远光也不知如何是好,一时四人面面相觑,陷入了一片死寂。

  • 名称:四海鲸骑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3: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