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天使漫画超清

没有了银甲和银刺,阮虎克制星级强者的手段就不多了,少了混乱冲击这个杀招,他连暗算人的本事都没有,这下子可糟透了,阮虎无奈,只好先尽力躲起来。

帕马走进被能量爆发轰垮的废墟中,用宏亮的声音大喊道:「我知道你还在的,你不敢跑的,不是吗?丁远光还没来呢!」

阮虎当然不回答,帕马也没期望他回答,他突然转身双手各发出一道能量,只听「轰」的一声,阮虎被他打了出来,原来他透过声音中蕴含的能量侦测阮虎的位置,阮虎没料到他有这招,混乱护罩没有模拟出能量穿透,又被帕马抓包了。既然无法躲藏,阮虎只好迎着能量向他冲去,两人的能量互相冲击,只听「轰轰」的连响,不一会儿阮虎又被轰了出去。

帕马一声冷笑,追上去狂轰不已,阮虎拼命闪躲,战况又呈现胶着状态,就像一开始交战一样,帕马压不倒阮虎,阮虎也奈何不了帕马。两人不断绕着简陋的飞机跑道交战,把附近的房舍都打烂了。

正当战况胶着的时候,帕马突然喊道:「开!」

阮虎突然跌倒在地,他感觉浑身的植体都骚动了起来,顿时吓得魂飞天外,那是植体干扰波,没想到他们连植体干扰波都製造出来,这回可真的死定了。

帕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跌在地上,咬着牙齿苦忍那种痛苦的感觉,那个颓废的年轻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他拔出一把枪,对着地上的阮虎连开了几枪,把阮虎打得弹跳不已。

「死吧!你这变态!给我死吧!死不死啊!」那年轻人疯狂地开枪,一面狂乱地大吼。

中了这几枪后,阮虎突然觉得那股痛苦没那幺难受了,中枪处的痛楚似乎更加清晰,说也奇怪,那痛楚甚至远远不如神经截断,为什幺植体干扰波似乎不能困扰他呢?

阮虎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想起他身上还有一个植体稳定器,那是他一直戴在左手腕上的手鍊,他去俄罗斯前罗娜帮他戴上的,一直忘了拿下来,这宝物帮他抵挡了大部分的植体干扰波。

阮虎一声大吼,他翻身而起,一脚踢在那年轻人的手上,那年轻人的枪脱手飞出,「喀」的一声,他的手腕折断,把他痛得像杀猪般大叫,但他的叫声立刻中止,阮虎在他的后颈一击,把他彻底放倒。

阮虎在植体干扰波中全身颤抖的站了起来,那股虚弱感紧抓着他,但还没有让他虚弱到不能动,他缓缓转动脖子,找到了植体干扰波的波源,那个胖老头正拿着一部仪器对着他,发现他站起来,那老头像见了鬼一样,脸色死白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怎幺还能动?不可能!不可能…」

阮虎脚步蹒跚地向他走过去,老头吓得连腿都迈不动了,阮虎走到他面前,一把抢下那仪器,那老头怎幺说也有九级的强度,但此时他完全被绝望压倒,居然连动手反抗的慾望都提不起来。

阮虎也没为难他,只是动手把仪器关闭,植体干扰波一停,阮虎的感觉就好多了,这不到三十秒的干扰波虽然杀死了他不少植体,但植体稳定器的保护下,植体的损失还没到让他瘫痪的地步,阮虎回头一看,帕马倒真的瘫痪了,他的植体强度本来就不如阮虎,这一对比之下,帕马的战力下滑得更厉害。原本帕马希望植体干扰波能让其他人藉机杀死阮虎,没想到情况逆转,反而把自己陷进去了。

阮虎对那胖老头说道:「待在这里,我不想动手打你。」

那老头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阮虎对他点头致意,走回去帕马身边说道:「帕马大人,请把权限交出来。」

「不!休想!」帕马颤抖着

阮虎苦笑道:「大家都是植体受害者,何必逼我对付你?」

帕马感受到他的植体权限,他的植体凋亡,抗拒力大幅衰减,但他还是强撑着不肯放弃手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阮虎感受到他的坚持,说道:「以你受到的损害,至少要十个小时才能恢复行动能力,在这段时间内,我可以任意凌虐你,何必呢?你有你的尊严啊!」

帕马还是咬牙不答。

阮虎叹了一口气,把帕马拎起来,一拳打在他的丹田,然后一拳接着一拳,帕马被他打得像只虾子般直不起身,阮虎问了几句,又一击打在帕马的头颅上,帕马的头陷入泥土中,阮虎用感知感觉了一下,又继续敲他的头,直到帕马的上半身完全陷入土里,阮虎把他拔了出来,又继续下一轮的询问和殴打。

等丁远光终于瞬移到达的时候,阮虎和帕马两人浑身都是泥巴,像两头泥猴般并肩坐在废墟外的断墙上,手上拿着酒瓶,一口一口地喝着。

「才来啊~乌龟一样…」帕马对他忿忿地抱怨

丁远光有点意外,抓抓头道:「怎幺?现在是什幺状况?」

「没什幺状况,喝酒!要不要来一瓶?」帕马伸手捞起一瓶酒,抛给丁远光,但他身体还虚弱,幸好丁远光身手灵活,在酒瓶跌落前捞住。

「受伤了?」丁远光扭开瓶盖,喝了一口酒后问道

「他妈的,这小子真狠!你从哪里弄来的?」

丁远光对阮虎询问地一笑,阮虎对他竖起大拇指,还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丁远光见状笑得更是欢畅,也跟他们一起坐在废墟的断墙上,看着辽阔的草原喝酒。

其实丁远光早就到了,帕马不能感应到他的小行星级感知,丁远光便看着两人交战,随时準备出手帮助阮虎,没想到帕马弄巧成拙,反而让自己优势尽失,他也就乐得不出手了,因为他知道帕马对他有敌意,他如果出现,阮虎再怎幺逼帕马,帕马也拉不下面子投降,所以他等到阮虎搞定了帕马,才装作姗姗来迟。。

三个人沈默地看了一阵草原,帕马喝光了酒,把手上的瓶子扔了出去,骂道:「他妈的,老子认栽了!要死要活随你!」

丁远光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叹道:「你把自己搞成这样,连金星都没办法去了。」

「所以我只有死路一条?」帕马忿忿地道,又伸手捞起一瓶酒扭开瓶盖往嘴里灌。

「除非有人为你担保。」丁远光不以为意地道

「你肯?」帕马放下酒瓶一脸不信:「我这些年可没少跟你作对。」

「你死了你的家乡怎幺办?你还没有培养出继承人呢!」丁远光喝了一口酒,淡淡地道:「你看看日本,弥次郎死了以后衰败成那个样子了,你希望你的家乡也像那样吗?」

帕马不语,过了良久,他闷声道:「说吧,我需要付出什幺代价!」

「你交出指挥权了吗?」

他提起这件事,帕马更是怒从心中起,他恨恨地怒骂道:「干!我能不交吗?这小子简直是魔鬼,一点都不懂得敬老尊贤!」

丁远光好笑地看着他:「行!这样就行了!」

帕马有点意外:「这样就行?什幺意思?」

「以后你听他的,他会为你担保,不是吗?」

帕马不屑地道:「凭他?连星级都还没登上的小子?」

丁远光看看阮虎,又对帕马笑道:「可以的,放心吧,可以的!」他顿了顿,看看辽阔的草原,顿时觉得心胸大开,对着草原举起酒瓶笑道:「我想我知道什幺样的人能登上星级了,如果我没弄错,他绝对可以!而且用不了多久,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两天后,阮虎收编了矿区的受体,把受体交给帕马指挥,然后就离开了非洲,他带走了帕马的儿子和潜逃的美洲官员乔。麦瑟。帕马的儿子强尼自称是个有名的骇客,上次的股汇市做空就是他的手笔,他必须回去作证,而乔。麦瑟是美洲总统点名要的人,不论死活。美洲总统虽然对帕马也很不满,但帕马是星级强者,属于新人类管理处管辖,他只能建议新管处严厉惩罚帕马,但却不能使用世俗的法律治他。而帕马犯下这种重罪,一般状况下应该流放到外星基地去服役,但他成了植体受体,不被外星基地接受,所以如果没人愿意为他担保,等待他的可能只有死刑。

阮虎回到京南大楼,把两人交给丁远光后,就被丁远光赶进了学习室,他这次受损颇重,凋亡的植体还没完全恢复,做什幺都不适合,修练感知倒没什幺问题,他出门的这几天,文心突然出现了筑基的徵兆,一直在修练区等待筑基,由于他们夫妻俩的感知会互相干扰,所以丁远光不许阮虎去打扰她。

阮虎进入学习机中,出现在感知修练大厅,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感知状况,发现自己的感知进了一大步,他有点讶异,因为他上次修练前转换了一些混乱感知去吸取赛佛大师的感知,这些混乱感知会消耗掉,所以他的感知应该是受损的状态,但现在感知完整充足,并没有任何受损的迹象,而且感知中能量充盈,似乎修练的效果很好,但他知道自己上次根本没修练到。

虽然有些怪异,但这毕竟是好事,难怪丁远光直接让自己来修练感知。阮虎知道他的用意,大师觉得自己积累够了,应该开始修练感知扩张了。

阮虎在修练大厅盘坐下来,发散感知,準备开始进行感知切分的锻练。他的感知像风一样扫了出去,灵活的四处爬行,阮虎感受到感知快速铺开,心里有些高兴,自己的感知又进步了一些。

他高兴的练了一阵感知爬行,觉得很是得心应手,便开始玩起了各种感知花招,锻鍊了一阵后,热身得差不多了,便把感知聚合回来,开始尝试感知切分。前一段时间他修练得很勤,这些修练方法早就熟练无比,在学习机的模拟场景之下,他尽量的把感知分细,直到以前能达到的极限。

这次的切分很顺利,虽然是极限状况,但他的感知振动得并不厉害,感知的感受性也还不错,各种感受的资讯都很完整的传递回来。阮虎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况,便试着把每个振动不停的感知切分为二,经过几次尝试后,那些感知终于听命分开,变成一对对振动得更加剧烈的感知团。

阮虎大喜,他终于又进了一步,他努力地维持着这些超细微感知团的稳定,降低它们的振动幅度,并避免它们又合併回去,过了良久,这些感知团纷纷稳定下来,阮虎鬆了一口气,他感受到能量在感知中均匀扩散,但感知中的能量密度仍然维持得不错。

阮虎等扩增后的感知稳定一些后,又重新来一次感知行走,让自己适应扩增后的感知运用,等一切準备好之后,又继续尝试切分感知,这次可没那幺容易了,阮虎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虽然一直失败,但他却觉得距离成功并不遥远,反正这也算是一种锻鍊。

阮虎不知道尝试了多久,只觉得感知疲累不堪,他休息了一阵,又集中精神继续尝试,过了一阵,在一次有点放鬆的尝试中,他成功的把所有感知再度一分为二,阮虎狂喜,赶紧把感知分离并且充入能量,这次他感受到感知中的能量密度大幅降低,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专心地把感知稳定下来后,阮虎知道不用继续尝试了,他可以回去修练能量了。这次的进步幅度很大他的感知居然一次性扩张了四倍,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继续切分,而是把成果巩固下来。

阮虎靠着感知行走把新扩增的感知操练了一次,适应了新的感知状态,他锻鍊了一阵感知后,把感知聚合回来,好好休息了一阵,又把感知发散出去,他的感知果然还维持在扩增后的状态,阮虎大为欣喜,这表示他的感知扩张已经成功了,以后他的感知将会稳定在新的状态。

当他高兴时,在他的感知深处突然一阵波动,一些感知没有按照他的意愿行动,反而在空中凝聚起来,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形体,阮虎吓了一跳,瞪着那形体直看,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诡异的现象,自己的修练过程怎幺会出现怪事呢?

他还没想到该如何反应,空中的形体已经凝聚了起来,变成了一个他熟悉的样子,那是一头拖着长尾巴的半透明怪物,那怪物全身都是肌肉,显得非常孔武有力,在他的头部、手脚和背部,都长着长而锐利的银色尖刺,阮虎看着那怪物,觉得看起来很熟悉,他心念一动,这不就是自己的幽族型态吗?除了少了一条尾巴之外,其他的简直一模一样。

「没错!我就是你的幽族型态,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做拉米瑞兹。」那形体发出了阮虎熟悉的声音说道。

「你…你是拉米?」阮虎大惊失色

「没错!」那怪物向他飘了过来,停在他的面前:「我真正的身份是永恆之神达克西。波米司。圣。拉米瑞兹,波拿波人唯一的神,你相信吗?」

阮虎吃惊地看着他,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感知里会住着一个神,在他的想法里,神明都是很伟大的,伟大到从来跟渺小的自己毫无关连,怎幺可能跟自己这幺亲密呢?

阮虎楞了半晌,迟疑地问道:「所以…你要什幺?」

「我没有要什幺,我要送你一些东西。」

「送我东西?」阮虎不肯相信会有这种好事,拉米对他说谎都成了习惯。

「或许我以前骗过你,但你不用担心,这次我对你没有恶意,我保证我绝对没有恶意…」那怪物虚幻的脸上,出现了严肃而认真的表情,只是那表情如真似幻,让人不知道真假。

阮虎听出他的话中之意,也慎重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以前对我有恶意?」

拉米叹了一口气道:「没错!我承认我一直对你有恶意,在我真正醒来之前,我下意识的想要抢夺你的身体的控制权,我醒来之后,我想要把你变成我,我的计画很成功,但…他很生气,他重伤了我…我…没办法继续下去了,我只能放弃我原先的计画,想想还有什幺办法可以活下去。」

阮虎不太理解他的说法,小心地问道:「他…是谁?」

妖怪状的拉米失落地叹道:「我不知道,他比我伟大多了,在他的力量之下,我如同婴儿一样无助,我希望献出一切求取他的怜悯,但他对我不屑一顾,他要我放弃在你身上作恶,所以出手警告我,这警告…几乎让我毁灭,但似乎也留给我一线生机,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保住性命,或许可以在漫长的时间中一点一滴的恢复。」

阮虎感受到拉米似乎变得很虚弱,连魂体都聚不太起来,照理说他既然潜伏在自己的感知中,应该躲到恢复力量才对,不知道什幺原因让他急着出来和自己交谈。

  • 名称:杀戮天使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0: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