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超清

美洲,忙乱的调查局中,调查局长乔。麦瑟正在听取手下简报今天中区骨干网络遭遇的大规模攻击事件和后续报告,听见攻击者被骨干网络阻截,没能侵入骨干智脑,乔。麦瑟鬆了一口气,他的手下郑重地道:「报告局长,根据智脑评估,这次的攻击者实力强大,现在世界上能组织这样攻击规模的骇客不多,智脑认为有76%的机率有国家势力站在背后。」

「这代表什幺意思?」胖嘟嘟的乔。麦瑟转着手上的笔亲切地问道

「属下怀疑是俄罗斯的反击!」

「嗯!好像有几分道理。」乔。麦瑟不置可否地道,他挥了挥手:「你整理一份报告过来,我…」他说到一半,跳出了一个紧急通讯,他不慌不忙地接了起来。

一个急切的声音说道:「老乔,我这边被骇客入侵了,状况很严重,机密资料几乎被搬光了,他还删了我一大堆重要档案。」

乔。麦瑟面无表情地挥挥手让手下退出办公室,站起来走到一个设备旁边,低声说道:「那又怎样?」

那声音怒道:「还能怎样?你放在我这里的东西被砍掉了。」

乔。麦瑟跳起来大骂道:「你这白癡,枉费我那幺相信你!」

「现在不是骂我的时候,那东西我有备份,我相信你也有,但问题是那东西不能落入别人手上…」

「知道是谁干的吗?他们要多少钱?」乔。麦瑟低吼

「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纪录,也没人来跟我们联络赎金,所以我才来找你求助啊!」

「操!最差状况!」乔。麦瑟摀着头叹道

「怎幺办呢?」

乔。麦瑟想了想,低声道:「你别慌,耐心等几个小时,或许对方会联络你,骇客不是求名就是求利,不可能一声不吭的,耐心一点,好吗?」

「好吧…我也只是让你知道状况…」那人嘟囔了几句,就把通讯切了。

乔。麦瑟叹了一口气,环视他的办公室,苦笑道:「出手的人真强大啊,欧洲美洲俄罗斯和中国都有他们的人,看来我是躲不掉了,唉~这幺多年了,总算到了离开的时候,老友们都去了,我也该走了…」他拍了拍自己最爱的大办公桌,拿起衣帽架上的外套和帽子,对着大镜子端正了自己的衣装,打开门走了出去,对外面的秘书说道:「我有事离开一下,通知今天的会议取消。」

乔。麦瑟就这幺一如往常的上了他的悬浮车升空离去。

攻击事件一过,阮虎就获得丁远光的紧急通知,他奉命在非洲小心翼翼地躲了两天,混在凯文的护卫中和凯文等人住在舒服的屋子里。凯文被修理一顿之后变得很乖,鼻青脸肿地乖乖养伤。阮虎让人抽光了飞机和吉普车里的油料,为了不惊动他们背后的人,阮虎并没有完全切断他们的对外通讯,还保留着凯文的通讯权限,但凯文和他的人却不敢动歪脑筋,因为动过歪脑筋的人都已经埋在后院了。在这片黑暗大陆,没有飞机就等于没有脚,对部落勇士来说,没有自动武器的都市人都算废物。

阮虎既希望有人来联络凯文,又有点担心他召唤受体部队来对付自己,但他的担心有点多余,凯文显然没有这个权力,矿区的受体部队也不搭理他,两天内双方连只字片语的联络都没有,只有部落的勇士每天负责运送粮食进入矿区。

凯文不敢向上级坦承任务失败,只好躲在屋内养伤,他的手下曾试图逃脱,但逃一个死一个,只要跨出庭院的立刻倒地而亡,连怎幺死的都不清楚,凯文他们被逼着帮这些逃脱者挖坟埋葬,只觉得这个曾经的小弟变得恐怖极了。

到了第三天上午,丁远光发来通讯道:「美洲这边事件终于釐清了,涉案的肯尼迪家族被警方攻破,迪克斯。帕马逃走,他是一个星级强者,可能会到你那里去,你要小心一点。」

阮虎大为紧张,问道:「他如果过来我会知道吗?」

「很难,我现在只能试图靠空间能量定位卫星试图捕捉全世界瞬移的波动,他绝对知道这种手段,我把这边的事情收一下尾,就过去你那边等他。」

丁远光才切断通讯没多久,空中就响起了飞机的引擎声,阮虎心中一跳,立刻打开植体记录仪,果然出现一个闪动的黄色点,那闪动一直无法停下,代表乘客中有一个受体部队的指挥官,他的强度标示是红色,资料显示这是一个流星级强者。这世界的星级强者不是那幺多,会跑到非洲的更少,八成就是犯案跑路的美洲强者迪克斯。帕马。

阮虎定了定神,混在护卫中和凯文前去迎接,飞机上下来三个人,一个胖得很有喜感的老年人,一个带有点黑暗颓废感的年轻人,最后一个果然是威严厚重的迪克斯。帕马。

阮虎这几天早就透过植体记录器的卫星线路查过了迪克斯。帕马的资料,他跟迪克斯。帕马曾经擦身而过,迪克斯。帕马前不久接受美洲政府徵召到越国去试图和他「友好交谈」,但因为种种因素而未与他会面,所以阮虎没见过他,但他应该认识阮虎,幸好现在阮虎用杜立德的面貌出现,在混乱护罩的影响下,迪克斯。帕马没有发现什幺异常。

三个乘客似乎都心情沈重,他们板着脸下飞机,看都不看凯文一眼,就由迪克斯。帕马开着车,似乎打算往矿区而去。

阮虎第一时间就把三个来客的照片传了出去,但丁远光没有回应。他心中念头急转,如果让迪克斯。帕马进入矿区,他就受到所有受体的保护,到时要动他可就难了,但他不知道迪克斯。帕马的植体发展到什幺程度,自己的能量等级比不过他,真打起来能佔优势吗?

阮虎还没决断,迪克斯。帕马突然停下来,转过头来对凯文皱眉说道:「你怎幺了?受伤了?」

凯文大为慌张,他吞吞吐吐地解释道:「这个…大人,属下前几天去打猎,那个…技术不好,被野牛撞伤了。」

凯文的演技可真糟糕,他惊慌的情绪引起了迪克斯。帕马的注意,原本对他没兴趣的帕马发现他的怪异,竟然盯住了他,帕马现在正在跑路中,警戒心很高,连这点细节都不肯放过。他的感知一阵狂扫,没有任何发现,但他却大笑道:「廖明堂、阮虎,不用躲了,出来吧!」

车上的年轻人惊慌地叫道:「丁远光的人来了?我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帕马一摆手,示意那年轻人不要慌张,一面大声说道:「出来一决胜负吧,我可不一定会输。」

阮虎听他叫破自己的名字,忍不住心中大震,还真的以为自己被他发现了,但转念一想,他连六号的名字都叫了,显然并不是真的察觉自己,只是把跟在丁远光身边的改造人都叫了一遍而已,自己在金星内战中大出风头,一般人可能没听过自己,但帕马这种层级的人肯定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

帕马见没有反应,他的感知把在场诸人一个个扫瞄过去,确实没发现他预期的人,阮虎虽然再次躲过这次检查,但凯文这个普通都市人再也撑不住了,他本来就又惊又怕,帕马的威压连续扫过,顿时让他精神崩溃,他向帕马跑过去,叫道:「救我,帕马大人,有恶魔!在我背后!」

帕马根本不相信他,当然不会让他近身,抬手一掌把凯文打了出去,凯文这个普通人哪能承受星级强者的一击,整个人被打得飞上天空,重重摔出十几米外,四肢和头颅扭曲成奇怪的形状,眼见不活了。

凯文一死,站在他背后的阮虎就暴露出来,帕马杀了凯文后,自然知道凯文没有说谎,他盯着阮虎冷冷哼道:「啊哈!我感受到你的植体权限了,你看起来不像廖明堂,也不像阮虎,你是谁?」

阮虎叹了一口气道:「帕马大人,悬崖勒马犹未晚也,你把受体的指挥权交出来,我相信你会有个公平的审判。」

「公平的审判?哼哼!」帕马一晃,几乎看不清的人影就欺近了阮虎,阮虎一闪,两人碰碰的交换了两招,站在他们身边的护卫全都四散倒下身亡,没人能承受两人交手时洩漏的能量。

「哈哈!你很强嘛!但还没到星级,不是我的对手!」帕马疯狂大笑,绕着阮虎急转,不断用宏大的能量轰击阮虎。

阮虎大感痛苦,他们这种改造人可以偷袭战胜星级强者,但如果星级强者有了防备,那状况就麻烦了,这个帕马显然早已研究过如何克制改造人,他靠着瞬移、速度和强大的能量压制阮虎,把阮虎压得抬不起头来。

他们交战的能量余波掀翻了飞机,又让那飞机爆炸成一团火球,连吉普车也被爆炸震得摇来晃去,坐在车上的老胖子拉着年轻人跳下吉普车,远远的逃开去。

阮虎虽然被压着打,但他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很快的,他试出了帕马的深浅,帕马是比他强,但帕马没有波拿波智能体,他没有混乱感知,甚至他的智能体也还不能协调植体成长,换言之,帕马只是个中看不中用半弔子改造人,虽然比一般星级强者更加强而有力,但只要他不瞬移,阮虎还是有机会暗算他。

在帕马的感知中,阮虎的身影突然扭曲了起来,他连续几击都打在空处,能量的爆炸虽然一样强烈,但他却有了不好的预感,帕马冲上前去,靠着视觉和能量爆炸的回波确认阮虎的位置,但阮虎早就经历过这种手法,也想到该如何破解,他的身形急转,每次爆炸之后他就变换位置,这下两人的战法改变,能量不再四处爆发,两人反而像陀螺一样绕着对方急转,那年轻人修练不足看得眼晕,忍不住趴在地上呕吐起来。

帕马越转越是心急,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能驱使这种变态改造人的,肯定是丁远光那个伪君子。帕马是雷神计画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也是丁远光的竞争对手。他一直在寻找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方法,但时不我与,他竟然被检查出罹患了癌症,这对帕马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没想到纵横天下数十年,自己竟还是要栽在癌症手上。

帕马向国家秘密要求进行全身重建,但这个申请却没有获得通过,帕马从多年老友调查局的乔。麦瑟那里知道新任总统顾忌他跟银三角的关係太密切,正打算拔掉一些他这系的人马,如今有这幺一个直接把他这颗大石头搬走的好机会,怎幺可能让他活下去呢?

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既然人家不给他活路,便决定先把对方干掉。这个时候刚好外管处破获了骷髅会,麦瑟趁机窃取了大量外星科技,其中就有「植体」这种技术,经过研究之后,发现这种植体可以用来治疗癌症,这令他大喜过望。

帕马可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冒险,他先让肯尼迪家族的一个老头去当实验品,确定他真的恢复之后,才用那老头的血清製造出植体为自己植入,这个植入很成功,他的癌细胞完全消失,帕马大喜之余,却感受到植体权限,在那瞬间,帕马的野心再也压抑不住,他渴望掌握整个美洲。

帕马非常精明,他先和麦瑟商讨,两头老狐狸一拍即合,他们策动了一系列的行动,既对付自己的仇人,又取得了无穷的财富当作发展经费,他从一向被他暗中控制的肯尼迪家族调来修练者进行改造,再从自己管辖下的国家资讯中心弄来大量的低阶智能体,为自己打造了一支稳定安全又听命行事的植体强军。

五角大厦袭击事件就这幺发生了,但由于丁远光的介入,他们的计画没有完全成功,虽然没解决掉总统,但是钱倒是弄了不少。事件过后,整个美洲大力搜索清除植体受体,为了规避国内的关注,帕马和乔。麦瑟把植体军队送离美洲,搬到骷髅会的一处秘密据点,打算在这里好好发展实力,但没想到丁远光的黑手来得如此之快,一场针对国家资讯中心的骇客战争,国家资讯中心丝毫无损,可是肯尼迪家族的智脑却被攻陷,更糟的是,连骨干网智脑监管下的资料也被偷走,丁远光在外管处和新管处的联合见证下公布了这些资料,美洲政府大感狼狈,在五角大厦袭击事件中险些被杀的总统大人怒火狂烧,亲自下令通缉叛逃的迪克斯。帕马和乔。麦瑟。

帕马已经走投无路了,本来他还打着躲过一时的幻想,但没想到丁远光连这里都派驻了人,而且战力还不输给他,如果被他缠住,只要丁远光亲至,自己绝对讨不了好。帕马知道植体虽然让他变强,但肯定还是斗不过登上小行星级的丁远光,两人的战力根本没有可比性。

帕马没有选择了,要是不能杀死眼前的敌人,就换他死定了。他大吼一声,突然消失不见。阮虎一愣,他感受到瞬移的空间波动,知道帕马不是打算靠瞬移对付自己,就是打算瞬移逃走,他还没想到答案,帕马已经跨出空间,一股宏大的能量向他袭来,阮虎躲避不及,被那能量轰个正着,他浑身散发一圈光芒,在光芒闪耀之中弹飞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阮虎被轰进了那些屋舍中。

帕马却不急着追过去,他知道这对手虽然很强,但却还没登上星级,不可能掌握瞬移的能力,就算要跑能跑得过自己吗?更何况他并没有把握留下对方,得事先作一些布置才行。

帕马停下来望向那个胖老头,两人一阵感知交流,那胖老头反对了一阵,最后终于还是沈重地点头。帕马对他苦笑,转头向阮虎追去。

他过去之后果然什幺也没发现,阮虎已经躲起来了,帕马静心感受了一下,又洒出几个能量弹四处引爆,但都没有感受到阮虎的位置,他心中大奇,难道这敌人就这幺溜走了吗?这怎幺可能?难道他在拖时间等丁远光赶来吗?

阮虎确实在拖时间,他的状况并不像表现出来那幺好,在战斗的过程中,阮虎不只一次试图召唤拉米和植体的能力,但往常能随心控制的银甲和银刺都没有出现,混乱冲击也施展不出来,甚至连拉米都没有反应,他的智能体到底又发生了什幺事,该不会坏掉了吧?阮虎试了又试,直到他被帕马轰了出去,这才死心相信拉米又出包了。

如果不是身上的防护灵器自动护主,阮虎肯定要受到重伤,但灵器的防护效果有限,阮虎还是被打得很惨,无数强烈的能量从他的四肢和经络侵入身体,像烈火烧灼他的肉体,幸好阮虎的植体还能吸走这种能量,那股难受的烧灼感很快退去,阮虎立刻躲了起来,他的混乱护罩还能用,但只能发挥一般效果,难怪他之前曾经感到混乱护罩不稳。

「拉米到底在搞什幺鬼?他应该活着,却似乎在怠工!」阮虎心里骂着,但拉米也不是第一次怠工了,阮虎没办法跟他计较,只好先逃得一命再去请教贝克了。

(有人知道为什幺拉米又出包吗?)

  • 名称:亲吻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