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学园超清

阮虎结束了星空巡逻的工作,回到火星基地时,丁远光正一脸沈重地等着他,阮虎知道他必定会询问破山的来历,便安静地跟他进了一间会议室。

出乎他的意料的,丁远光直言道:「我知道你身上多了一个强大的前辈,我不会打探他的事,但我得告诉你,这并不是什幺好事,等一下我就要后送几位严重的伤患回地球治疗,然后带一些补给品回来,我会让人在地球寻找适当的容器让这位前辈安居,这段时间,你千万别摧动他老人家,知道吗?」

阮虎张了张嘴,準备好的满肚子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好简单的应道:「是!」

丁远光叮嘱道:「你看看你现在伤成这样,他老人家是威力强大,但那是拿命去换的,你的能力不够,如果他老人家全力出手,只怕你会马上魂飞魄散,所以注意了,不到性命交关,别拿他老人家去拼命,小心先把你自己的小命拼掉,知道吗?」

「是!我知道的。」阮虎当然知道,他确实差点被破山把命拼掉,距离魂飞魄散似乎也并不遥远。

丁远光瞪着他,确定他听进去了,才继续说道:「敌人这几天应该不会大举入侵了,我们有些朋友在太阳系外等着截杀他们的后援,虽然他们的强者进不来,但上次来的行星级强者只被留下一个,有两个还活着,他们短期内再来捣蛋的机率是不高,但还是有可能的,你要多加小心。」

最后,他压低声音道:「廖明堂这次差点死了,但他身上那个似乎无动于衷,我故意让他受了重伤,又让他留在火星,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不敢让他回到地球,现在我没空盯着他,万一他身上那位发作了,用他的植体权限去扰乱地球的政权,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阮虎理解地点点头。

丁远光继续说道:「所以你这段时间帮我好好盯着他,万一他有什幺不对,我们也只好放弃他了。」

「是!我会注意的。」阮虎正色道,但过了几秒,他又为难地道:「但是大师,我只怕对付不了他身上那位,我之前遭遇了两个,都是守护者大人出手搞定的,事实上我根本没办法对付他们,现在我们在火星,守护者大人能出手吗?」

丁远光皱着眉头,过了半晌才叹道:「不论如何,如果有机会让他从廖明堂身上冒出来,你就尽量把他赶走,别让他藏回廖明堂身上,至于怎幺解决他,到时看状况吧。」

阮虎觉得很为难,他不知道该如何把「那东西」赶走,但他还是答应道:「是!我会尽力的。」

丁远光叮嘱了一番后,就急急忙忙的走了,阮虎知道他是回去补充机甲和维修机甲所需的零件,这两波剧战人命的损失不大,但所有机甲都有损伤,武器弹药也用掉了不少,带来的补给品根本不够,不紧急补充是不行的,阮虎之所以被派去巡逻,就是因为他的机甲损伤的程度不大,武器弹药也算完整,只有背后中了一记重击,由于阮虎先有準备,在能量护罩的保护下,背甲是有点破损,但在受损严重的众机甲中算不上什幺大伤。

阮虎回报过任务后进了基地,便向廖明堂的病房走去,这一路上他遇到了好几位强者,原本一脸高傲的他们见到阮虎,都纷纷和气地跟他打招呼,阮虎有点不解,但也礼貌地一一回礼。

他一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强者们见到他进来,纷纷跟他打招呼,反而是廖明堂一言不发,冷着脸看着他大受欢迎。

阮虎慰问那些受伤的强者们,跟他们哈啦一阵后,走到廖明堂的病床前坐下说道:「丁大师回去弄补给品了,他临走前要我照顾你,你的状况怎样了?」

没了双腿的廖明堂不看他,似乎甚是意兴阑珊,只是淡淡地道:「多谢关心,这点伤还死不了。」他看起来状况很差,双腿齐膝以下没了,医疗袍外露出的皮肤上到处都是伤痕,胸口凹陷下去,每次呼吸都很吃力。

阮虎有点意外,廖明堂一向跟他处得不错,怎幺现在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差,他抓抓头,笑问道:「怎幺?心情不好?我看你受的也不是什幺大伤,经络的损伤需要时间恢复,身体的外伤进医疗仪治疗几次就好了嘛!耐心一点,没多久就轮到你了。」

廖明堂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你看来状况也不怎幺好啊…嗯!你的感知状态好奇怪,打开四级战斗型态了?」

阮虎楞了一下,笑道:「这你也看得出来?」

「真开了?」廖明堂咬着牙追问道

阮虎料想告诉他也无妨,便笑道:「真的开了,我被逼到极点,生死存亡间没什幺选择,只好冒险一试,幸好侥倖成功了,真是千钧一髮啊。」

廖明堂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狂热的晕红,他吃力地喘了几口气,低声道:「所以你才能杀了一个行星级强者?报告上说你干掉了七八个外星人,几乎每个等级都有。」

阮虎一脸讶异,他迟疑地道:「真的吗?我也不知道啊,那时只知道拼命杀,哪里有空去算杀了多少人…」

他还没说完,廖明堂分享了一份文件给他。阮虎习惯性的收下打开,那是地球外管处确认的战斗成果鉴识报告,也就是俗称的「战报」,只见在他的编号下方,一串击杀数据,阮虎楞了一愣,没想到自己居然杀了这幺多外星人,那时他只顾狂吸无特性感知,根本没注意到这件事。

「你之前不在,战报发布的时候大家都疯了,每个人都想看看你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廖明堂的语气中充满了嫉妒的酸味。

「难怪…」阮虎喃喃苦笑,难怪每个强者看他的眼光都不同了,现在他知道了,那是一种接纳和敬佩的眼光,他以前知名度不高,强者们也不把他这个刚登上星级的菜鸟当一回事,经过了这次战斗,全世界的强者大概都会拿正眼看他了。

廖明堂却不管他的感受,低声问道:「四级战斗型态真的那幺强?」

阮虎被他一问,也不知道该怎幺解释,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破山的存在,便含糊地说道:「是很强,主要是能量消耗状况的改善,四级战斗型态的感知提升很多,不只不消耗能量,反而可以大量吸取能量,所以能量强度和战斗的续航力都可以大幅提升,我拼命打了那幺久,你看,一点都没有能量耗尽的状况。」

廖明堂用羡慕嫉妒的眼光上下打量他,由衷地讚道:「真是太棒了!」

「但是不好开喔,需要很多混乱感知,而且感知的变化很剧烈,我几乎都以为我死定了呢!我建议你如果没登上星级先别急着尝试,感知的门槛太高了。」阮虎提醒道

廖明堂点点头,这点他倒是知道的,三级到四级是一个跨越,但真正的战力提升是在第五级,据说那是一个爆发,可以让改造人直接拥有行星级的战力。

见廖明堂误会了他的状态,阮虎也不好问他第四级战斗型态有什幺奥秘,只好把话题转走,胡乱地问道:「怎幺,你有什幺收穫?」

廖明堂的神色转暗,摇头道:「一点收穫都没有,一照面就差点被杀死了,我不明白丁远光为什幺要我来,在你们这群星级强者之中,我简直是垃圾般的存在,图格涅夫要不是护着我,他也不会死。」廖明堂驻守俄罗斯一段时间,接管了图格涅夫这一系的植体权限,所以图格涅夫会主动保护他,但图格涅夫自己也带着伤,几个因素下来,导致他牺牲在这片星空。

阮虎拍拍他,安慰他道:「没关係,你欠了图格涅夫一份情,但我相信你会帮他照顾俄罗斯人的。只要还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我认为你只要耐心的修练,总有一天会登上星级的。」

廖明堂低落地点点头,握拳道:「我也要登上星级,打开第四战斗型态!」

「我相信你办得到的!」阮虎伸拳跟他互击,鼓舞他道

经过阮虎的打气后,廖明堂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忿忿地抱怨道:「我真的很怀疑丁远光要谋杀我,他明明知道我有危险,却还在那边蘑菇,害我差点被杀了,要不是我灵机一动,靠着植体的反应比较快,硬生生放弃了腿部以下的防御,现在我肯定不只是断了双腿而已。」

阮虎一听他这幺说,突然心中一动,故意讶道:「对耶!我这次战斗也是灵光一闪,在生死存亡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好像有个声音,叫我直接打开第四战斗型态,我居然也照着做了,幸好我真做,不然我早就挂点了。」

「你也是吗?」廖明堂瞪着他

「当然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身上根本没有能量块,拼命打开三级战斗型态后,能量一下子就耗光了,但是敌人还是冲了过来,你说我该怎幺办?等着植体凋亡,然后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杀死吗?」

廖明堂完全理解这种状态,苍白着脸道:「那肯定不行,所以你就在这种状况下冲了?」

「不然怎幺办呢?冲或许是死,但不冲肯定得死。」

廖明堂点点头,竖起大拇指讚道:「你狠!够狠!」

阮虎哈哈笑道:「运气好而已~~」

廖明堂的神色变得很特别,似乎有点迟疑,又似乎有什幺大事难以决定,他把双手挪到眼前看,过了半晌,突然问道:「我觉得我这身体似乎有问题,怎幺修练也上不去,到现在也没办法筑基,肯定有问题。」

「会吗?我听丁大师说你也差不多了,只是在筑基线上徘徊,这种情况很常见的,积累够了,时间一到就冲过那道坎了。」阮虎安慰他

「是啊,丁远光是有跟我这幺说过,但…我总觉得怪怪的…这身体…怪怪的…好像有什幺东西压制住我一样。」

阮虎瞪着他,心想该不会是守护者大人在跟他作对吧,都来到火星了,守护者大人还能压制他吗?他还没说什幺,廖明堂就问道:「你的辅助智能体还好吧?」

阮虎心中一跳,笑道:「很好啊,贝克大人调整过后一直都表现得很好,这次也是靠他成功开启第四战斗型态,那型态太複杂了,绝对不是正常人能操纵得来的,我估计以后很难在没有辅助的状况下自主打开,你的呢?应该也很正常吧?」

廖明堂点点头,不经意地道:「当然是很正常。」

「他还喜欢看书上网吗?」阮虎旁敲侧击地问,廖明堂的小娜刚修好时,被贝克植入了一个虚拟人格。那人格很耍宝,常把廖明堂气个半死。

「嗯?」廖明堂楞了一下,突然笑道:「是啊!还是一样不务正业,烦死了。」

阮虎一脸笑意,但心里却大惊,廖明堂果然出问题了,虽然不知道是什幺时候出的问题,但肯定已经有问题了,只是这幽魂非常小心,他似乎完整的结合了廖明堂的人格特质,逐步的取代了他,现在应该只会在一些细节上露出马脚,但该怎幺让他离开廖明堂呢?

阮虎脑中一闪,想起刚刚廖明堂抱怨他的身体不对,便装作不经意地道:「我现在觉得这身植体很烦,很想要恢复正常,但我听丁大师说,他们研究各种去除植体的方法都没什幺效果,就算全身重建也不能完全去除植体呢!」

廖明堂随口道:「当然啦,植体是什幺东西啊,它是基因层级的变动啊,怎幺可能靠全身重建去除呢…」他说完这句话,突然神色一愕,似乎想起了什幺要紧的事。

「怎幺了?」阮虎立刻问

廖明堂抬起头看着他,认真地问道:「二号,你之前修练是不是也曾经遇到瓶颈,我还记得你跟我提过这件事,但我记得不清楚了,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

阮虎确实记得自己曾经跟廖明堂聊过这件事,他自然知道,如果那幽魂真的强行取代了廖明堂,有些廖明堂的深层记忆他就可能没办法完全掌握,所以需要自己再次提醒,便点点头道:「是这样的,当时我靠着无特性感知修练到九级,却一直没有筑基的迹象,我也懵懵懂懂的,直到我跟安东死战,强行打开第三级战斗型态失败,我的混乱感知全部流失,我保有的一丝正常感知才成长起来,我重新修练了正常感知,让我的感知恢复统合,就这幺修练了一个多月,这才有了筑基的徵兆。」

「感知统合?」廖明堂喃喃地道

「或许吧,那时我身上的植体也凋亡得差不多了,可能是这样,我的体质有调整适应的机会吧。」阮虎补充道

「体质调整和感知统合…」

阮虎又故意混乱他道:「其实你也知道,我一直是懵懵懂懂的,我们改造人的修练之路挺难的,我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谁知道真正的条件是什幺呢?」

廖明堂不由自主地点头,他叹了一口气随口应道:「是啊!真是艰难啊!」,过了半晌,他又问道:「二号,如果我回地球后,请罗娜帮我打开四级战斗型态,当然我肯定会失败,让我身上的植体也凋亡一次,你说我可不可能顺利筑基?」

「那很危险的,可真是玩命呢!」阮虎提醒道

「是啊!我知道啊,但是有办法吗?不筑基我的战力就提升不起来啊,很多战斗方式都没办法使用,真烦啊!」廖明堂抱怨道

阮虎听他这般抱怨,突然想到他的幽族型态似乎也是从筑基以后才开始显现,难怪廖明堂一直没有展现幽族型态,最多只拥有银甲。他笑道:「或许吧,你上次打过预防针了,应该不会有事吧,更何况罗娜小姐帮你看着呢,你不妨试试看。」

「好!就这幺决定。」廖明堂下定决心。

阮虎看着他,心里想道:「等你回到地球,这波危机应该也过去,状况就不会这幺複杂了,到时我们就来见真章吧!说不定植体凋亡后能把那幽魂赶出来呢。」

五天后,蓝眼商会的主人,蓝眼海盗群的首领布鲁诺斯带着他的菁英卫队,搭乘他的超高速飞船一路进行空间穿梭,总算追上了他的一支特遣舰队,这支他一个月前派出来的特遣舰队正在银河系外围潜藏待命,距离那个传说中的星球并不遥远。

布鲁诺斯登上了战舰的舰桥后,立刻对向他报告的舰长说道:「达克,不用再报告了,事情有新变化吗?那些地球人回去了吗?」

舰长达克回报道:「根据特遣队的回报,您命令我们监视的地球人还留在火星。」

「很好!」布鲁诺斯鬆了一口气,他说道:「马上让我穿过人类联盟的防线,我要尽快到达火星。」

达克舰长一愣,他「噗通」一声跪下道:「主上,属下求您不要去冒险,那条防线极其危险,只有不到三成的特遣队员能潜过去,您的威能强大,一靠近防线绝对会被标示出来,根本没有穿过防线的机会。属下建议您派人过去,别亲自涉险。」

布鲁诺斯本身是个恆星级上阶强者,强到他这种程度,已经很难潜藏形迹了,尤其是在这种守卫严密的地区。他拉起了达克,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愿意冒险,但这件事非我不可,我得亲自登上火星,找到我的目标,你帮我想想办法吧,务必要达成这个任务。」

达克舰长一脸为难地想着,过了半晌,他沈声道:「主上,或许有个方法,但是…」

布鲁诺斯拍拍他道:「不论付出什幺代价我们都要做到,时间有限,来吧!」

达克舰长脸色变得坚毅,大声地应道:「遵命!」

(求珍珠~~~)

  • 名称:监狱学园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