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子弹超清

双方一阵高速交战后又分开,机甲都没有受损,似乎打得不分胜负,但卓飞有苦自知,他的洛神在体型上不如对方,攻击距离也不够长,远端的能量攻击在对方上下环绕的能量盾防护之下根本不能生效,连影响对方的攻击节奏都做不到,如果要威胁到对方,就得冲进对方的身边,但对方的重型光剑可不是吃素的,就算被那条金属大棒扫中一下,他的洛神恐怕就会受损不轻。

卓飞是个剑法大家,掌握了无数上古神妙剑法,但现在他的海云跟机甲还不能搭配,神剑的各种妙用都施展不开,就算一般的剑法过招,他也佔不到便宜,现在的局面对他非常不利,他的机甲大逊对手,就像拿着单薄匕首的灵巧小孩对上手持泼风大刀的猛恶大汉一样,诸般剑法妙用都无用武之地,只是被对方沈重狂猛的招数逼得到处乱窜。

阮虎现在的招式打法,正是那套他重编过的诡异刀法的变形,在融合了刀王的正规刀法后,阮虎的刀法变得完全不同,在堂堂的战阵中不时有奇兵突出,不再一味追求诡变,在刀法的运使理念上,已经能稍稍比得上卓飞这种等级的高手了,至少让卓飞无法单靠着剑法的巧妙压制他。

两人又交手一阵,阮虎果然穿插地出了几招怪招,那些刀招虽然诡异,还是骗不过卓飞这种身经百战的老手,但配合上阮虎突如其来的混乱感知后,连老练如卓飞都不免要受骗上当。阮虎并不是像以前一样一直保持着混乱感知,而是以正常感知为主,偶而用混乱感知小诈一下对手,卓飞虽然知道对方的感知有点诡异,连上了两次当之后也小心了许多,但被诈了几次后还是免不了上个小当。

只见双方又换了几招,卓飞找到一个破绽,急速滑近了阮虎身边,正打算把早就準备好的招式发出,不料那柄明明应该已经挥了出去的重型光剑突然速度大减,一个偏转出现在他的头顶,卓飞知道自己又被骗了,连忙举盾来挡,同时飞身急退,只听「噹」的一声大响,洛神的偏极化盾被阮虎一剑劈了个正着,而且还是用重型光剑的实体部分劈中的,新机甲的出力很强,这一击非常沈重,洛神的偏极化盾承受不了这记蛮横的物理攻击,被打得碎裂成几块,而急退的洛神失去了偏极化盾的保护,顿时被入侵的能量轰得滚了出去,这下卓飞可糗了,他的洛神被轰得直滚到对战区的护墙边才被防护力场挡住,机甲的控制系统不断闪动红色讯息,回报一大堆的损坏、性能降低和备援取代,这机甲的续战力很强,并没有因此报废,卓飞操纵着机甲翻身跳起,沿着护墙飞退,他看起来是恢复了战斗力,但一具引擎完全损坏,其他引擎虽然立刻分担了负荷,但机甲的整体战力已经滑落不少了。

卓飞大恼,他似乎听见了丁远光的嘲笑声,忿忿地骂道:「难怪一见面就提醒我御剑的事,这老狐狸真他妈的把我看透了!」

受损的洛神面对着阮虎的机甲急退,防备着对手的追击,但阮虎没趁机追击的意思,这毕竟不是真正的战斗,而且他也不希望打坏对方的机甲,火星补给不易,敌人也随时会来,机甲打坏一台就少了一些战力。

他这幺想,但卓飞可没打算放过他,只见洛神的上空突然升起一道笔直的橘色光焰,那光焰不断伸展闪动,最后似乎有点勉强地流动到洛神的质量波动刀上,把那原本泛着银白光芒的长刀染成了橘红色。

在这过程中,阮虎感受到对方感知的强烈波动,在橘色光芒出现的同时,他感受到一股新的感知出现,在对方驾驶员的操纵下,两股感知连成一气,但那股新感知似乎甚是死板,也似乎有点癡呆,对方显然还不能随念操纵,在他的努力之下,好不容易才让那股感知附上了洛神的质量波动刀上。

阮虎知道对方必有奇招,但戒备了半晌,对方的机甲举起质量波动刀来,却又迟迟不发招,不知道在準备些什幺,阮虎小心戒备了一阵,忍不住狐疑了起来。

卓飞放出了海云,试图靠着海云御使质量波动刀,但感觉很吃力,在海云的加持下,质量波动刀或许能够飞射而出,威力也会更大,但肯定没办法控制自如,神剑的妙用自然无法展现,他试了半晌,还以为海云的威力不足,便试着沟通紫电,没想到紫电根本连理都不理他,感知中还传来一种蔑视之意,卓飞本来是打算展示自己的御剑技巧来获取紫电的认同,没想到起了反效果,直把他急得满头大汗,他发现对面的阮虎都摆出看戏的姿态了,忍不住怒骂道:「老丁!你骗我,根本搞不起来!」

丁远光的笑声透过通讯传来,他哈哈地笑骂道:「你笨啊,机甲的质量波动刀根本没有自有动力,当然也没有控制智能体,你怎幺靠海云跟它对接?我说的方法只适用在新机甲,不是一开始就提醒你了吗?」

「靠!混蛋!」卓飞大骂,他气了几秒,收起了海云,叫道:「给我调一部新机甲过来。」

丁远光终止了这场战斗,却还是命令阮虎留在场上,卓飞开着洛神狼狈地下场,丁远光一面在通讯中对他笑道:「新机甲真的好用多了吧?你以为我们只改进了操控系统吗?」

卓飞喃喃地骂道:「我以为你们只是因为重型光剑太重,所以才为它加上了反重力系统和辅助动力。」

丁远光笑道:「是这样没错,但既然加了,当然要好好利用啦。」

卓飞没再跟他争辩,他刚刚不只亲身体验了新机甲的威力,而且那个叫做阮虎的驾驶员也很厉害,他的感知很特别,有时会突然变得很诡异,这让他的对手不知道他何时是真,何时又是假。

卓飞当然听过阮虎的名声,但不是从各总署私下管道听来的,那些资讯不一定可靠,他是从他的师父兼兄弟狗不理那里听来的,狗不理对他们两个改造人的评价颇高,但并没有高到认为他们可以击败卓飞的地步,这个误解导致先入为主的卓飞嚐到苦头,所以他骂丁远光的同时,把狗不理也骂了好几遍。

过了不久,卓飞换上了新机甲,再度进入训练场,这次两部一模一样的新机甲对峙着,卓飞刚刚打得一肚子火,这次也不谦让了,机甲一完成战斗準备,就招出重型光剑和大型偏极化盾向着阮虎冲了过去。

换上新机甲的卓飞攻势凌厉,他的招式大开大阖,技巧性不再像刚刚那幺重,前一场的憋屈至少让他明白了一点,对上阮虎这种诡诈难测的对手,跟他玩心机只是找罪受,还不如堂而皇之的将他击败,不用给他骗人的机会。

这样一来阮虎果然大感压力,他的刀法虽然体会得不错,但还没到忘招的地步,他最近多历磨难,纵有闲暇也都在烦心修练的事,实在没时间重新整理刀法,以创造出适合自己体质和习性的招式,这也怪他始终抱持着改造人的刺客心态,没把正规作战当作重要的保命手段,现在果然吃到苦头。

两人第二次对垒,阮虎在战斗技巧上大败亏输,只好频频靠着怪招和混乱感知逃离卓飞的包围,他的刀法其实已经算得上圆熟了,但对上卓飞这种剑法大师,打起来还是处处绑手绑脚,就像刀王提醒的一样,卓飞根本不管他的诸般怪招和示弱,只顾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一点一滴地切割阮虎的出招空间,还趁着重剑交击的瞬间,同时用感知和能量突袭阮虎,阮虎面对这种堂堂正正的打法,直被逼得手忙脚乱。

阮虎虽然登上星级,但还没有与高阶星级强者正面对战的经验,这次交手让他认清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他的能力强了,声名也日渐雀起,以后大家对他的诸般手段也会有所防备,他不能再光靠突袭刺杀的手段撑场面,有暇时还得要多花心力研究适合自己特性的战法才是。

两人打了半晌,阮虎虽然处在下风,但靠着怪招和混乱感知,防守得还算滴水不漏,卓飞要正面击败他只怕还需要一些时间,阮虎抱着学习观摩的心态交战,虽然被压着打,但情绪上并不焦躁,他的沈稳却刺激了卓飞。

「这个小子很难得!招法和心态都很有可观。」卓飞心里想道:「等解决了外星人的入侵后,得把他留下来陪我练上几日。」他冷冷一笑:「但是现在我可没时间陪你耗了…」

卓飞心念一动,那股橘色的光芒又再度脱体而出,如一柱烟般悬浮在他的头顶,卓飞出剑把阮虎逼开,那股烟柱便合上了机甲的重型光剑,顿时光剑的剑光一变,从隐约的青白色转成了明亮的橘红色。

卓飞清喝一声,一道橘色的光焰斩出,那光焰聚合成一片豔橘色的光刃,绕着弧形的轨迹追向不停游动的阮虎,阮虎知道对方的感知控制了光剑的能量,那股凝聚的能量有了智慧,就算他不断闪躲还是能够追上他,他立刻也跟着斩出一股光焰,他的青白色剑光平平射出,但对方的光刃一转,滑溜地闪过了他的剑光又向他袭来,阮虎只得运剑一击,只听「波」的一声,阮虎击中了那道剑光,那剑光虽然黯淡了一些,但却没有消灭,仍然绕过他的光剑,毫不停留地向他袭来。

这下来得突然,如果阮虎刚刚接触这部机甲,难免会反应不及而中招,幸亏阮虎适应了这幺一段时间,总算体会到几招重型光剑的妙用,他「喀拉」地一声,重型光剑脱开了扣锁飞了出去,阮虎趁机一拳打在那剑光上,只听「喀喀」两声,那道剑光被他连环两拳打灭,但机甲的合金拳头上出现两道深深的印痕,就像被人砍了两刀一样。

阮虎消灭了剑光,不断向后滑退,同时机甲手臂一抬,那重型光剑又飞了回来锁上,一切都恢复原状。这一次险而又险的危机似乎没有让阮虎受伤,但实际上阮虎被那片光刃中蕴含的能量和感知连连冲击,为了争取驱逐入侵能量的机会,他的机甲连退了几步,才堪堪卸掉了这股冲击,但还没等他喘过气来,对方又已经连接挥出了两道光刃,这两道光刃威势大增,发出嗡嗡的共鸣声向他射来。

阮虎顿时大感头痛,刚刚自己强行破去一道剑光,已经知道这剑光不同寻常,不只是他认为的感知和能量的集合,那剑光带有一股锋利激越的感情,就像一把张牙舞爪的利剑一样,那是一种混合着强烈感知和能量的剑气…或这应该说是「剑意」,但不管那是什幺东西,对阮虎都非常不妙,因为有更多那东西正对他射来。

卓飞奋力的挥砍,他每缓缓的挥动一下重型光剑就会分离出一道光刃,那感觉似乎非常吃力,光刃的数目增加到五道后,他就感觉自己的感知疲累了,他和海云的感知相连,知道海云毕竟还没真正产生智能,只能帮他增幅光刃的威力,而光靠他自己,能同时兼顾五道高速飞行的光刃已经算不错了,那相当于自己分身五人,同时攻击对手。

阮虎在那前后五道光刃的夹击下应付得狼狈不堪,幸好混乱感知还能用来干扰那些光刃,而且效果还算不错,那些光刃蕴含的能量虽然强,但分化后的感知却反而大大不如卓飞自己,混乱感知的欺骗手段正好合用,只见那些光刃绕着阮虎急转,但阮虎却在光刃间穿入穿出,虽然手忙脚乱的,但居然还没显露败相。

卓飞看了几眼,忍不住气到笑了,这对手简直诡异到了极点,自己一点都不能放鬆,他的感知一展,立刻控制了一道光刃,那光刃顿时灵性大增,对阮虎的诸般欺骗视而不见,直取他的机甲驾驶舱,只听铮铮连响,阮虎的机甲连续被那光刃劈了几下,虽然能量盾总算飞来挡下,但机甲的能量运转一阵不稳,阮虎连忙挥剑来救,「波波」声连响中,阮虎奋力击灭了那道光刃,但他的机甲各部分也被其他光刃斩了好几下。

卓飞见自己控制的光刃被毁,却也并不生气,他冷笑一声,其他的光刃顿时变得更加灵活,他又控制了其中一道,加速向阮虎飞来。

原来海云的祭炼还未完成,飞剑的灵智未开,以卓飞的感知强行御使,本来就不是那幺得心应手,现在卓飞将海云附在机甲的重型光剑上,他感觉凭藉海云御使重型光剑还有些吃力,便尽力分化出五道光刃来攻击阮虎,不料弄巧成拙,以他的实力强行控制五道光刃实在有点吃力,被阮虎灭了一道之后,控制力反而大增,他明白自己的状况,便御使这四道光刃像蜂群一样此来彼往的攻击阮虎。

这下阮虎真的应接不暇了,他的混乱感知的干扰力大幅降低,只能凭着光剑和盾牌强行格档光刃,他试图再消灭光刃,但现在光刃学聪明了,不再和他硬碰,阮虎的重型光剑不利近战,便脱开扣锁,取出藏在双臂中的质量波动刀和偏极化盾,和光刃们搏斗了起来。他的重型光剑虽然脱离,但仍然自行在空中盘绕飞行,有些笨拙地追击着那些乱窜的光刃,有时还充当临时盾牌,靠着体积挡下不少光刃的攻击。

打了这幺许久,卓飞总算觉得场面的控制回到自己手中,他看着阮虎徒劳无功地抵挡着,机甲不时被光刃打中一下,知道他落败只是时间问题,心中不由得大感快意,正得意间,丁远光的声音悠悠地在他耳畔响起道:「你再这幺下去,我都怀疑紫电要瞧不起你了。」

卓飞一愣,突然大感羞愧,他一个老前辈靠着人多欺负一个晚辈,居然还自鸣得意,别说紫电,连他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了,他暗叫惭愧,感知一振,那些纷飞的光刃纷纷脱离阮虎身边,回到卓飞头顶,重新聚合成了一道橘红色的光柱。

卓飞笑道:「小伙子,你很不错啊,先歇一歇,然后陪我练练这一招。」

阮虎被这一轮快攻逼得气喘如牛,整个人在机甲驾驶舱内汗如雨出,他喘了几口气,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知道他是火星基地的指挥官,便躬身行礼道:「是!感谢前辈指点。」

卓飞不再管他,凝聚感知加持到海云之上,那橘色的光芒顿时覆盖了重型光剑,卓飞努力了一阵,仍然无法驱动光剑,他不断投入更多感知来增强对光剑的控制,但还是感到没办法得心应手,这时他总算知道海云的祭炼大大不足,他以前太自满了,以为海云一出,这世界上只怕无人能挡,但他没想到自己有天要开着机甲战斗,更没想到有外敌入侵,对方的强度会远远超过自己的估计。

但现在可没后悔药吃了,他奋力一喝,重型光剑脱开锁扣,漂浮了起来,随着他的心意飞行了一圈,那重型光剑本来就有动力系统和反重力系统,它的飞行路线是由内建的智能体决定的,并不受驾驶员控制,这样的好处是驾驶员不必分心照顾身边的各种飞行物,缺点却是驾驶员要操控脱体的武器是不可能的。但卓飞现在正在违反这个设计,他用感知和光剑沟通,试图操控光剑的飞行状态。

那光剑在他的控制之下歪歪斜斜地飞来飞去,飞得甚是难看,但旁观的阮虎已经猜到他这样做的目的,等一下如果让他练成控制光剑的方法,到时他老人家御使着那柄二十米长的重型光剑隔空劈过来追杀自己,那可真是不知道该怎幺挡,他想像着那幺巨大的一柄光剑像之前那些光刃那样飞来飞去,忍不住大伤脑筋。

(星期天求珍珠~~~求收藏~~~)

  • 名称:漆黑的子弹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1: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