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惨案之借种超清

在土星环内侧,一艘伪装成陨石的小型飞船内。一只机械蜘蛛趴在飞船的控制台前,似乎正在沈睡不动,其实他正连接着飞船的智脑,监控着自己散布在各处的冒险者们。他是一个沙尔基星人,沙尔基星人是一种机械生命,本体是高凝聚感知,无法修炼,但能控制各种机械作为生活工具,擅长製造和使用机械与电子类工具。

那蜘蛛一动不动地趴了许久,终于得到了他期望的消息,那蜘蛛想道:「麦利肯小队居然失败了,看样子克克鲁鲁三兄弟这段时间强了不少,这样也好,省了我不少事,至少证实他们投降了地球人,反而被地球人雇佣了,奇怪,他们三个的信用一向不错,谁会让他们放弃冒险者的荣誉,在任务中投敌跟原雇主作对呢?」

他想来想去,没想到什幺答案,便放下此事,又看起其他队伍的回报,除了麦利肯小队之外,其余潜入的小队都成功的到达目标地点,人类防御的範围很小,只有小行星带到火星之间比较严密,也只派了克克鲁鲁三兄弟担任斥候,看来他们连克克鲁鲁三兄弟都不肯相信,把他们远远的打发出来当人形雷达。

「这样也好,想必人类联盟马上就会知道我们潜进来,应该能帮主人争取到一些时间,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一部份,但是…」那蜘蛛犹豫了一下,又想道:「事实证明万古联盟的潜伏者传来的消息没错,地球人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而且还试图阻挡我们。根据前任的情报,地球人的科技程度不高,而且这里的人类又笨又贪心,只要一些植体就可以控制他们,他们根本不知道主人握有这批植体的最高权限,虽然早先进入地球的人手反应说地球已经恢复稳定,但他们肯定没办法消除植体,我们随时可以把这些人收编过来帮我们统治地球,这样一来,是不是应该劝主人放弃虚张声势,直接拿下这个诡异的星球呢?这样是不是效果更好更直接?」

那蜘蛛一面想,一面动了起来,他修长的机械肢体变形着穿入各种设备中,他和各设备中的控制智脑结合起来,开始推算这件事的报酬率,不知道过了多久,飞船中发出一种滴答声,那蜘蛛惊醒过来,他保持着推算的姿势,主体又分出一条银色细丝,接入了通讯器中,一番验证和解密后,一个浑身鳞甲的生物出现在飞船的屏幕上,那生物就像是一头直立的短吻鳄,突出的短吻长着锐利的牙齿,灰色的皮肤上覆盖着细密的绿色鳞片。那鳄鱼人穿着一身军装,正专心地用他长着利爪的手指调整着加密讯号,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双方的通讯接上了,身体稍稍后仰,把通讯分享给另一个人,没多久,一个显然很有气势的鳄鱼人就出现在屏幕上,他沈声说道:「卡尔加,总部传来消息,你收集的资料还不够,前线指挥部要求你继续深入,务必在剩余的二十七个小时内达到预定的进度,并且向我回报。」

蜘蛛状的沙尔基星人卡尔加恭敬地说道:「是的,联络官大人,我马上启程出发,但这段时间内,我又收集到了部分资讯,并且已经证明了若干消息的正确性,我有了一份新构想,正在推演它的可行性,发现…」

那鳄鱼人大怒道:「混帐!你以为你还是幕僚吗?你这次的任务是适当的挑起事端,让人类知道我们的存在,让他们投鼠忌器,现在你只是一个执行者,干好你的本职工作,让该发生的事情如计画般顺利发生!」

在那鳄鱼人的吼声中,卡尔加语气不变地道:「遵命,联络官大人,请查收我的工作报告。」他塞了一大堆资料进入加密频道,暂时遏止了那头鳄鱼不断喷出的咒骂。

过了几分钟,那些资料传完后,鳄鱼联络官疑惑地看着资料的加密等级,怀疑地道:「二级机密?这是什幺报告?」

卡尔加严肃地道:「这是我所能设定的最高机密等级,很抱歉,您也没资格解读,请依照规定传回总部。」

那联络官忿忿地瞪着他,卡尔加不等他开骂,紧接着说道:「根据您的指示,我将立刻投入人力攻击人类最近的据点,我开始执行任务,任务中就不再跟您回报了,属下告退。」他也不等对方回应,直接切断了通讯,他的所有肢体收回,转而去操纵飞船的动力系统,那飞船一震,脱离土星环,向着火星方向飞去。

阮虎跟廖明堂开着机甲热热闹闹的打斗了一阵,两人都习惯了新的辅助操纵模组,也渐渐摸清了这种新式机甲的特色。以前他们都把这机甲当作是一个大型的机器人,最多以为机甲是身体的延伸,但经过这番格斗,两人都清晰感受到感知和能量搭配机甲后的效果。

他们都见过大狼破坏强者们的传送,那时他们以为大狼靠的是机甲配置的武器,现在他们才知道,大狼把感知附在机甲的武器上,那武器发射出能量的同时,也把他附着在武器上的感知发射出去,所以才能控制着能量达成他需要的目的,机甲的能量性质跟人体修练的能量不同,虽然不能吸入身体用来修练,只要操纵得法,还是可以被感知控制的,而人体的感知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用最小的消耗,尽可能的控制最大量的能量,机甲散发的能量当然也是其中一种。

他们两个打到后来,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机甲对战了,而是两个改造人相隔许久后的再度交手,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两人的修练都大有进展,但廖明堂显然落后不少,阮虎在守护者的暗助下跨入了星级,廖明堂还在筑基门口徘徊,两人的差距大大的拉开来,这一阵交手下来,廖明堂顿时落在下风,他的感知被阮虎稳稳压制住,任他怎幺变化也翻不出阮虎的手掌心。

廖明堂越打越憋屈,他心中大惑不解,以前两人交手,他们的混乱感知互相干扰破坏,虽然压力不小,但总有破开对方纠缠的时候,但这次阮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混乱感知运转非常圆熟,各种模式变换之间已经完全没有破绽了,甚至还使出了许多他从未见过的怪招,两人的感知互相纠缠起来,廖明堂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个面对巨人的小孩一样,不管他怎幺出招,阮虎的感知总是像墙一样压过来,不论他怎幺变化手法,阮虎总能猜到他的心意,并在第一时间用最正确的方法对应。

廖明堂当然不知道阮虎获得了最正规的波拿波人传承,他这个半吊子波拿波人对上了正牌又完整的波拿波传承,双方根本没有可比性,他的感知一动,阮虎几乎马上猜到他的下一步,早就张着网等他了,这样打起来他要是不败都难。

但这毕竟不是一场真正的战斗,而只是一场训练,两人每每一触即分,胜负在双方心中有数,旁观的人可不见得看得出来。

阮虎其实是刻意压迫廖明堂的,他知道廖明堂的身上还躲着一个奸诈的波拿波幽族残魂,那幽魂拉了几个吞噬者掩饰自己的存在,从来不曾显露他的真正面貌,甚至还伪装成一个被制约的乖宝宝,但他却不知自己早就被地球的守护者锁定了。

阮虎频频对廖明堂施压,就是要逼那残魂出招,但那残魂似乎对廖明堂的憋屈不闻不问,任凭他败了又败,就是不肯出手使出幽族的招式。这下阮虎知道他碰上了一个奸滑又难缠的对手,看来只有在宿主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那残魂才会出手帮他活下去,这样一来,该怎幺把这狡诈的幽魂逼出廖明堂的身体呢?

丁远光见他们点到为止的打了又打,廖明堂的火气越打越高涨,出手渐渐没了轻重,便转头对卓飞笑道:「该你了,去教训一下那个得意的小子。」

得到剑囊后,卓飞一直深情地抚摸着腰间的剑囊,同时用感知和剑囊内的紫电沟通,紫电对他的沟通虽然没什幺反应,但也没有表现出不悦,似乎对出去晃晃没什幺意见,卓飞的心一直蠢蠢欲动的,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见识一下这种传说中古老神兵的威力了。

听见丁远光这幺一说,他哈哈一笑,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像一阵风般穿了出去,丁远光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下令场上的两人停战,在他的命令下,输得懊恼不已的廖明堂忿忿不平地下场,阮虎留在原地等待新的对手。

丁远光没跟阮虎解释新的对手是谁,只是要廖明堂尽快来跟他报到,在这同时,他心里冒出一个想法:「新机甲又跨越了一大步,这次事件过后,新机甲一定能成为各总署的指定配备,是该开发一套机甲对战模拟系统的时候了。」

丁远光的脑子转动,思考着「机甲对战模拟系统」该有些什幺功能时,他收到了克克鲁鲁们给他的回报,这回报一如他的预期,敌人终于忍不住了,主动触发了地球设下的警铃,让他们知道入侵者们来了,想必再过一段时间,敌人就会选择一个地点攻击,根据丁远光收到的情报,十有八九是火星基地。

丁远光心中有数,便让克克鲁鲁们回火星向他报到,他做好安排,便不再关心入侵者的事,转而去关注另外几组强者的训练状况。他一直和卓飞在这里观察所有新机甲的训练状况,新的辅助操纵模组效果很好,虽然暂时限制了机甲操纵者的操纵难度,机甲的最强状态降了下来,但等到操纵者有了信心,视觉介面也累积了足够的反应模式以后,这个限制便会自动去除,到时就可以获得B级以上的机甲驾驶员了。

他看了一阵,对辅助操纵模组的效果还算满意,以这样的训练进度,二十个小时的训练时数后,应该就可以让强者们上阵了,根据情报,这次的战斗强度不低,危险是有一些,但暗中有人帮他们看着,虽然不至于全军覆没,但能少一点牺牲总是好的,尤其是一些不能损失的人,更是不可稍有闪失,例如眼前的卓飞,他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必须让他提早去触触霉头。

丁远光一一检视强者们的训练进度,一发现卓飞进入训练场,他就把虚拟视野切过去,一看之下不免有些失笑,只见卓飞并没有开着高大的新机甲,而开着他那部火红色绘有火星标誌的初代机甲「洛神」。丁远光知道卓飞很喜爱初代机甲,觉得这机甲虽然体型较小,但开得好了未必比不上新机甲,丁远光对这想法不予置评,卓飞既然不相信新机甲的威力,就让他自己去亲身体验吧。

新机甲高度达到九米,而初代机甲的设计比较简洁,高度只有五米高,两者互相对峙,有如巨汉面对小孩,但卓飞一出场就气势昂扬,阮虎虽然不知道对方的驾驶员是谁,但一点也不敢轻视他,见过大狼操控机甲后,他可不敢轻视任何一个开着这种机甲的人。

卓飞凝聚着威势在场上站了一会,发现阮虎并不打算先攻,反而摆出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他嘿嘿一笑,双手一翻,原本空空的双手刀盾齐出,机甲也跟着飙了出去。

阮虎立刻释放出混乱护罩,同时机甲一闪,看似向对方冲去,但其实是循着弧线向对方的侧面略略偏斜,他们双方气势沖天,加上阮虎的混乱感知操作极其细腻,卓飞一时并没有发现这点异常,观战的丁远光倒是察觉了,他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提醒卓飞,心中有点讶异,阮虎对混乱感知的运用似乎更加精巧了。

双方的机甲瞬间就撞在一起,但这一撞却让卓飞的估计错误,他的洛神出力偏差,整部机甲被阮虎撞得偏飞了出去,让他原先準备的后招全都使不出来。在那一刻,卓飞有一种用错劲的不适感,他立刻发现感知察觉的对手位置和机甲回报的结果略有偏差,他习惯性的依靠感知作战,一交手就吃了亏。

卓飞冷哼一声,因为擦撞而过的阮虎在转身的同时已经挥着重型光剑反撩了过来,那重剑实在夸张,十米长的实质剑体还可以延伸出十几米的能量光焰,而且聚集的能量还可能随时甩出,在这攻击範围之内,卓飞的质量波动刀根本搆不到对方,就算他冒险近战,对方重剑的实体部分也能当作一把结实的合金棍,十米的长度足以把他拒于门外。

之前卓飞测试新机甲的时候感觉很爽快,现在可不是那幺爽了,他控制着洛神一个高难度翻腾,避过了光焰的横扫,百忙之中还挥出了一剑。

卓飞是剑术大家,自然不可能胡乱挥剑,他发出的光刃袭向了阮虎的侧面,由于重型光剑必须双手操控,所以攻击时会出现一侧破绽。阮虎早知道他会攻击这个弱点,根本不理会这道刀光,挥动光剑连续出击,这次他的剑势不再如第一击那幺狂猛,只见他的光剑连连颤动,洛神週身的範围立刻绽放出点点能量晶芒,他出招的同时,一面飞行盾牌绕了过来,刚好挡开卓飞发出的剑光,那盾牌配合着机甲的举手投足依附在机甲身边上下环绕飞行,根本不妨碍机甲的战斗,却又恰到好处地保护了机甲招式间显现的弱点。

卓飞苦笑了一下,洛神收缩了机体,同时闪电般发出数招,挡住了阮虎发出的星芒,他变招飞快,如同预知般地猜到了阮虎出招的顺序,瞬间就破去阮虎三招,但第四招他的格档却偏了几分,一个不慎让重型光剑的部分能量击中了洛神,虽然他百忙之中举盾来挡,但洛神还是被打得飞退出去。

卓飞刻意使用初代机甲,其实就是存了跟丁远光较劲的心,他经过了野外测试,觉得新机甲虽然配备更新出力更强,但在操作上并不会比初代机甲更灵活,他开了一阵初代机甲,认为初代机甲的设计已经很完善了,根本不认为这种看起来高大的新机甲能有更好的表现。卓飞认为,新机甲靠着新增加的配备或许会增加或提昇部分特性,但驾驶员的操纵却受到限制,这样绝对不能展现机甲和驾驶员结合的最强战力,在关键时刻,驾驶员的判断和反应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想法似乎没错,但甫一交手他就连中两招,虽然没有受损,但看在丁远光眼中,只怕已经丢了颜面了,他顿时心中大怒,洛神身形一变,剎住了退势,又冲入了阮虎机甲的攻击範围之内,这次他认真起来了,剑势连环而出,两部机甲的兵刃顿时不断交击,光焰和能量四射,那战斗场面异常地华丽。

  • 名称:灭门惨案之借种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1: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