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动漫超清

会议散去后,丁远光带着阮虎和丁泊月在联合国大楼内走动,阮虎从没来过这里,不知道丁远光要带他去哪里。这栋老式大楼的外观看起来很陈旧,但内部设施非常先进,他们踏上了一条输送带,不用劳累双腿,一下子就到了一处大堂,那里挂着「联合国外星人管理处」的牌子。

丁远光走进外管处,里面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显然都认识他,不论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都向他行礼致意,丁远光也频频跟他们回礼,过了不久,他们来到一扇门前,丁远光举手敲敲门,那门自动打开,丁远光毫不迟疑地踏了进去。

一个着黑色西装的白眉老者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他们进来,手一挥,那门就自动关了起来。

丁远光看着他,沈声说道:「你是怀特还是布雷克?」

那白眉老者本来一脸严肃,闻言笑了起来,问道:「这有什幺关係吗?反正都是我。」

丁远光拉过椅子在他面前坐下,肃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你们两个都同意喽?」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布雷克搞的,怀特不同意。」

「肯尼迪参议员呢?」丁远光追问

老者不答,露出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丁远光生气地质问道:「   你知道我们拿到了骨干网络保存的交易记录,也完成了破解和分析,你们的行动已经曝光了!」

老者连忙挥手道:「拜託,老丁,这事真的跟我没关係!我把肯尼迪参议员移交给他的国家,这有什幺错吗?」

丁远光忿忿地指着老者的鼻子沈声说道:「少给我推卸责任,这件事你知情的,你纵容美洲政府或某些野心份子对全世界发动经济攻击,尤其是俄罗斯!」

老者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道:「老丁,拜託,这是你们人类内部的争执,不论是武力还是经济,我都没有权力介入,不是吗?我只能看着事情发生,这是我必须遵守的守则,不是吗?」

丁远光还是瞪着他,过了半晌才道:「你是怀特!」

怀特苦笑道:「就算是吧!现在我是怀特…刚刚你进来的那一瞬间,我是布雷克…」

「你怎幺把他放出来了?」丁远光用一种抱怨的语气骂道

怀特耸耸肩道:「布雷克也需要透透气啊,他对这种事比较感兴趣,我就让他出来晃晃。但你放心,他没有出手干预,我们都只是看着。」

「看着美洲政变,顺便帮他们的叛徒刺杀自己的总统?你希望我跟美洲总统回报你在这件事情上所扮演的角色吗?」丁远光充满怨气地道

怀特不安地在座位上晃了晃,他皱着眉想了想,才端正坐姿正色道:「这件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想到…唉…人类的行为真难预测,但我确实没出手阻止,你要是认为这样我有责任我也没话说,如果你把这件事曝光,我也只好辞职以示负责。」

丁远光凝视着他不语,怀特在他的逼视下无奈地道:「好吧!好吧!我承认布雷克喜欢那些植体,他想看看美洲人能研究出什幺结果。」他见丁远光一脸不悦,又小声地嘟囔道:「这是真的,我们只是想看看而已,没想到会出这幺大的事,植体一向很安全的。」

丁远光瞪了他一阵,见他避重就轻的,完全不打算承认什幺,便又继续追问道:「肯尼迪参议员在哪里?」

怀特讶异地看着他,嘟囔地道:「我没关注他的行蹤,美洲政府的干员把他带走了,我应该盯着他吗?」

「不该吗?你不盯着他怎幺知道植体研究的结果?」一旁的丁泊月插嘴道

「难道要我把话说白了你才肯承认吗?怀特?或者是布雷克?」丁远光沈声道

「我们拿到了足够的证据,布雷克大人,你这次的事情办得很漂亮啊,耍得我们乱转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好玩吗?」丁泊月嘻笑地道

丁远光回头问阮虎道:「布雷克这家伙一向很会装,我看不出他的深浅,你可以分辨他现在的感知状况吗?他现在是彗星级还是小行星级?」

阮虎的感知腾了起来,向怀特包围过去。

怀特感受到阮虎的感知压了过来,紧张地跳起来叫道:「嘿!你要干什幺?老丁!这里可是外管处耶!」

阮虎的混乱感知一碰怀特,怀特立刻尖叫一声,「碰」地向后急退,把他的椅子都撞倒了。

怀特一脸见到鬼的样子,指着阮虎叫道:「你…你是谁?」

阮虎感受到对方平静死板的感知模式,也有点惊讶,他对这种感知模式太熟了,他靠着这种感知伪装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对这种混乱感知伪装的优缺点都常清楚。他慎重了起来,沈声问道:「你认识贝克。哈肯司。莫里哀吗?」

怀特连连摇手:「不认识,我不认识什幺唉的…」他感受到阮虎的感知不断冲击解离他的护罩,大叫道:「别碰我!离我远一点…」,他拼命的退却,但却不敢用感知和阮虎的感知互相挤压对抗,就好像阮虎的感知有毒,让他避之唯恐不及。

阮虎毫不停手地解离了他的感知护罩,揭开这层伪装接触到他真正的感知,见他还是嘴硬不承认,便正色严肃地质问道:「那你接受永恆之神拉米瑞兹陛下的光辉吗?」

怀特整个人愣住了,他的脸色不断变幻,从听到那名字的狂喜,瞬间转变到惊慌,他的眼睛乱瞄,感知四下探索,似乎要找地方逃走,但他的周围空间都被丁远光封住,他知道自己逃不了了,他或许可以挣开围困逃出地球,但身份洩漏的他肯定会被围捕追杀,直到他死为止。

阮虎见他慌乱无比,用一种威严无比的语气吼道:「你背弃拉米瑞兹陛下的光辉,躲藏在这个落后的星球这幺多年,你的心中还有波拿波人的尊严吗?」

怀特被他吼得愣住了,他脸上被惊愕冻结的慌乱之色渐渐退去,变成了一种认命的苦笑。他自嘲地苦笑了几声,听起来却像在哭泣一样。

怀特转身扶起了被他撞倒的椅子,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抱着头叹道:「你究竟想要什幺?」

「布雷克是吞噬者吗?」阮虎沈声问道

「不!不!我们都是好人!都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怀特急忙摇着双手否认道

「你们杀了这具身体的主人?」阮虎又问

怀特一脸认命的无奈,过了良久才道:「对不起…那时他想杀我们…我们…出于自卫…」

「不是最近的事?」

「七千年…或许是八千年前…我记不得了…」怀特低着头喃喃地道,他迟疑了一下,抬起头问道:「你是…波拿波人?破心者?」

阮虎摇头道:「不是,我是地球人,曾经是改造人,跟廖明堂一样。」

怀特怀疑地看着他,显然不相信他的说法。

「但是拉米瑞兹陛下把他的传承交给了我,现在我是波拿波人的传承者。」阮虎继续说道

「这…这不可能!波拿波人怎幺可能还出现传承?这根本不可能!」怀特叫道

「我并不需要你相信,你只要知道,波拿波人又被允许回到这个世界,除了你之外,贝克大人也是纯正的波拿波人,我们被允许在地球上传承波拿波文明。」

怀特瞪大眼睛,呆滞的表情渐渐转成狂喜,他叫道:「真的吗?真的吗?我可以回到阳光下?天啊!我躲藏了两万年了~~」

丁远光指着他道:「怀特!我就当你是怀特,在你自由之前,你必须先解释你挑动这些阴谋的目的。」

怀特一脸欢欣地叫道:「我的目的当然是释放波拿波人,我看到他们被封印在廖明堂的感知内,我能感受到他们,但不知道如何解救他们,我以为这批植体是特殊的,所以我就引诱美洲人去试试…」他欢欣的神情变得黯淡:「谁知道他们做的比我想的还多…」

「释放吗?还是想要吞噬?」阮虎插嘴问道

怀特举起双手大叫道:「我保证我绝对不是吞噬者,我跟布雷克都不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过了这幺多年,从来没有打过对方的主意,这就证明我们是好人,不是吗?」

丁远光看了阮虎一眼,见他并不驳斥,便又问道:「美洲那边谁是头?肯尼迪参议员吗?」

怀特嘴角一牵,露出了一个苦笑:「你知道你们关切的肯尼迪参议员的真实身份,他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哥布林之王,在你们的网络世界里似乎是个有名的骇客…」

「他就是哥布林之王?」丁泊月讶道

「是也不是…」怀特转着拇指道:「他告诉我他是什幺三大幻影,但他只是幻影之一,老实说这种事我不感兴趣,你们应该比我清楚。」

「嘶~~」丁远光倒吸一口气:「三大幻影都涉入这次的事件?」

「这我不清楚,我…」怀特小心地看了阮虎一眼,心虚地道:「抱歉…我并不常干破心的事,直到我开始怀疑他是否在装傻。」

阮虎点头道:「只要你用心良善,我不会特别计较你的行为,但你要记得:『破心者无秘密。』」

怀特听了他最后一句话,居然站起来恭谨地道:「在大神的光辉照耀下,破心者无秘密。」

阮虎点点头,不再说什幺,只是用感知向丁远光解释了怀特的行为,怀特显然侵入了肯尼迪参议员的感知,得知了他心灵深处的一些秘密。

丁远光皱起眉头,考虑了一会儿又慎重地问道:「肯尼迪参议员认识其他幻影吗?」他并不期望得到期望的结果,因为以黑暗骇客的习性,他们不会互相暴露身份。

但出乎他的意料的,怀特说道:「我不清楚幻影的事,但我知道还有另一个人扮演哥布林,那是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你们肯定想不到,美洲调查局局长乔。麦瑟。」

丁远光大讶:「乔。麦瑟也是黑暗界的人?他已经被美洲政府拘捕了。」

「这家伙还不够黑暗吗?」怀特抱怨道:「他连自己的好朋友国防部长肯特。阿灵顿都害死了。」他顿了顿,又叹道:「如果你们要找他…很抱歉,已经来不及了,他从美洲政府的手中逃了出来,却死在追捕的过程中。」

「死了?」丁远光大讶,好不容易又牵起来的线索又断了,他看了小月一眼,小月也一脸沈重,她想了想接下去追问道::「肯尼迪参议员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什幺角色?」

怀特耸耸肩道:「这我就不清楚了,除了行为有点诡异,我看不出他有什幺不对的。」

「既然这样,你为什幺对他动手?」小月问道

怀特看了她一眼,笑道:「就是因为他太镇定了,所以我才觉得他不对劲,我所知道的植体受体的感情起伏都很大,虽然他也一直假装得很恐惧,但他的感知瞒不过我,这勾起我的好奇心。」

丁远光又问道:「既然你最终还是通报了他,美洲政府为什幺没有申报他的存在,也没有把他送到阿尔卡崔岛?」

怀特喊冤道:「这我哪里知道啊?这种事我犯得着一一去追问吗?我只要确定他身上没有波拿波人,而且植体也回到美洲人手上就好了。」他举起手发誓道:「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或许我疏忽了,但我真的不认为肯尼迪参议员或是所谓的三大幻影有什幺了不起的,我对这种事没有兴趣。」

小月怀疑地道:「绝不可能这幺简单,我们正在追查哥布林之王,他透过乔。麦瑟和迪克斯。帕马发动了这一系列的行动,不可能只为了帮他们两个弄钱,他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怀特没辄了,他搓搓脸,有些疲惫地道:「或许吧,也许哥布林的后面还有人,但我真的没兴趣,我只关心波拿波人。」他顿了顿:「也许就是肯尼迪吧,你们知不知道,他一见你们公布了交易记录就逃走了,美洲政府正在到处找他呢!」

「他也逃走了?」丁远光大讶

怀特看着他惊讶的脸,有点好笑地道:「喔…看来你不知道,他们又开始摀盖子了,不过这件事别问我,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没关注肯尼迪的事。」

丁远光看了他一眼,沈声问道:「看来你很忙啊,方便让我知道你忙些什幺吗?」

怀特收起笑脸,叹着气道:「还能有什幺事?考虑要不要逃走喽,你们这次惹的麻烦可不小,我和布雷克都扛不住,在我们的圈子里,不少人都收到任务徵召,他们在附近的星域徵召人手呢!」

「那你为什幺还没逃?」小月好笑地问

怀特垂头苦笑:「我能逃到哪里去?你们揭穿了我的真实身份,就应该知道像我这种无处可逃的波拿波人的苦恼,我只希望有个地方躲…老实说,我很喜欢地球,这里是我待过最好的地方,至少很平静很安全。」

「你想继续待在这里?」

怀特满怀希望的抬起头来,他用一种哀求的语气道:「可以吗老丁?如果你不杀了我,拜託请看在老交情的份上不要赶我走,我还是会努力的帮你们守护地球,我保证会尽心尽力,就跟往常一样,我一直做得很好,不是吗?」

丁远光叹道:「只要你对地球不怀有恶意,我便不会赶你杀你,你的去留由你自己决定,但难道你不想回归波拿波一族吗?我想你应该考虑一下未来。」

丁远光看了阮虎一眼,阮虎便挥手分享了一个联络资料给怀特,说道:「这是贝克大人的联络方式,他护持着拉米瑞兹陛下寻找了六千年,终于找到了波拿波人的未来,我想你应该向他报到,他是拉米瑞兹陛下仅存的祭司,也是最忠诚的信徒,他渴盼着复兴波拿波文明,绝对不会对你不利的。」

怀特收下了那资料,满怀感谢地道:「非常…非常感谢…」

丁远光对他说道:「由于你的纵容,俄罗斯经济遭受到很大的冲击,你要帮忙善后。」

怀特知道丁远光这幺说表示他同意了自己的请求,高兴地点头道:「我会想办法的,请放心,我的门路不少,我会设法帮他们撑过去的。」

但这样并不能让丁远光满意,他继续说道:「朱可夫回来了,你知道他的普斯科夫计画,他要拿回他的份额。」

怀特有点为难,他迟疑地道:「我…我同意了也没用啊,这件事影响太大了,过了这幺多年,当初签约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现在谁会认帐呢?」

「至少我们两个都活着,不是吗?当年他们签订普斯科夫计画之后,俄罗斯也如约支付了五期的费用,就算他们不能依照计画中获取两成的份额,一成至少是跑不掉的,只要我们能证明他们确实有执行计画,该他们的就该给他们,对吧?」

怀特看了丁远光一眼,发现他的神色很坚定,又看看站在一旁的阮虎,他现在有求于丁远光,又不敢得罪阮虎,只好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促成这件事。」

听见他亲口答应,丁远光鬆了一口气,又道:「外星强者即将入侵的事你已经知道了,根据外管处的居留契约,这次的事件你这边的人可以不参加,但你们如果愿意来我也很欢迎。」

阮虎连忙提醒道:「有机会就多立功!特别是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立功?」怀特不明白阮虎的意思

丁远光对他笑道:「别忘了,这个世界一直在看着你,你求我的事我可没办法帮你,虽然他一直容忍你,你自己也要有所表现。」

怀特睁大眼睛,激动地道:「他在看着我?」

丁远光挥挥手道:「你认为你瞒得过他吗?」他向阮虎和丁泊月一笑,三人一起出了怀特的办公室。

(一大早就去抢台东返乡专车的车票,迟了一些更新,请朋友们见谅…还好用小朋友的身份证字号抢到了   :P)

  • 名称:择天记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