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妍超清

在确认了罗娜手上所有的情报后,当天晚上,阮虎先赶到上海,然后再从上海搭上前往南非的飞碟,过了几个小时,好些年没出现在世人眼前的失败商人杜立德就站在约翰尼斯堡的机场了,当他正等候着转往波兹瓦纳的航班时,一个衣冠楚楚的白人带着几个护卫从他身旁经过,那人突然「咦」的一声停了下来,阮虎感受到他的讶异,转过一看,那白人已经笑着伸出手来道:「嗨!小杜!好久不见了!」

阮虎非常讶异,他看着这个几乎被他遗忘的老朋友,站起来跟他握手,同时不可置信地道:「度蓝先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您怎幺会来非洲呢?」

凯文。度蓝大笑道:「我正要这幺问你呢!小杜!这幺多年了,你躲到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为了一点钱就不认我这个朋友了?」

阮虎肚里冷笑,这个凯文。度蓝是越国李家的大少爷李云山在美洲的代理人,之前刻意和他交好,害他在生意上损失惨重,凯文。度蓝还假意借钱给他,诱骗他欠下更多的债务,要不是债务相逼,当时的杜立德也不会走投无路到卖身给骷髅会。

以前的杜立德可真的把凯文。度蓝当成至交好友的,自从知道他和李云山的关係,又知道李云山一直觊觎文心,这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原本阮虎并没打算刻意去计较这件事了,但没想到凯文。度蓝自己送上门。

阮虎装出有点惶恐地笑道:「凯文,这几年我可是牢牢的记住我欠你的每一分钱啊!我拼命赚钱,哪里有钱就往哪里钻,几年下来,勉强够还债了,只要你别算我利息。」

凯文。度蓝哈哈大笑道:「天啊!小杜!你可真是个天生的商人啊!才几年就赚了这幺多钱?你我之间谈钱那多伤感情啊?更何况别说利息了,我连一毛钱都不会多算你的!对了!你怎幺到这里来了?难道你的生意做到非洲了吗?」

阮虎低声笑道:「暂时还没有,但我听人介绍说这里有不错的钻石,我的一位客户委託我找这类货物,所以打算来碰碰运气。」

凯文。度蓝眼睛一亮,低声道:「你需要钻石?」

阮虎低声道:「我帮欧洲的一些富豪找机会,你知道的,他们有这个需求,但却不想让人知道。」

凯文。度蓝嘿嘿地笑了起来,用手指着阮虎直笑道:「嘿嘿!小杜啊!你该不会变成坏孩子了吧?」

阮虎苦笑道:「没错!凯文,现在我算是个坏孩子了,这个世界上,好人赚不到钱的,不是吗?」

凯文。度蓝哈哈大笑,他用力拍着阮虎的背,豪放地大笑,引得机场其他候机的乘客一阵不满的怒视,但凯文。度蓝毫不在乎,他的保镖们把那些愤怒的眼光瞪了回去。

凯文。度蓝笑了一阵,低声问道:「你知道哪里有好货吗?」

阮虎低声道:「有人指点我去波兹瓦纳碰碰运气。」

凯文。度蓝摇头笑道:「你的消息不灵通了!没错!以前波兹瓦纳是有好货色,但是现在好货都被採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低级品,你不会想拿那些东西去得罪客户的。」

阮虎一脸忧色地道:「那怎幺办呢?如果在正规市场上採购,我可就没什幺利润了。」

凯文拍拍他道:「放心!有我呢!老哥哥会照顾你,就跟以前一样!」

阮虎连忙摆出以前的谦卑模样:「全靠你了!凯文大哥。」

凯文一脸得意,挥手笑道:「我能帮你一些忙,不过你自己也要有些条件才行啊!」

阮虎一脸讶异地问:「喔?有您的帮忙还需要条件吗?」

凯文。度蓝笑道:「当然需要,那里的人很不友善,他们不太喜欢陌生人,但幸好你遇见了我,我在那边有些关係。」

阮虎高兴地道:「真的吗?凯文大哥,你认识那边的人?」

凯文故做神秘地道:「正确地说,我认识那边的矿主,我最近帮他採购了一批好货色,他需要的好货色!」

阮虎不解地皱起眉头。

凯文做出了一个「枪」的手势。

阮虎大讶道:「他们需要那个?这种货物可不容易搞啊!」

「当然不容易搞,而且他们只要上好的制式装备!越多越好!」凯文肯定地道

阮虎一脸为难地摸摸下巴。

凯文知道他为难,小声地道:「如果没有门路什幺都免谈,那边的矿都被挖得差不多了,现在发现的是个新矿区,在深山里面,周围只有几个小部落,愚昧又落伍,这消息还没多少人知道,我是其中之一,嘿嘿!」

阮虎小意地问:「价格怎幺算?」

「只接受以物易物!」凯文挥手道:「如果你有适当的货源,价格可以压到市价的两成。」

「好!好!」阮虎两眼金光,但他马上懊恼起来,忿忿地道:「我现在手边没货,得回欧洲去準备。」

凯文似乎知道他会遇到麻烦,笑道:「来来回回多麻烦?我帮你调货,不过价格可不便宜,比市价高两成,要不要?」

「当然要!」阮虎大为振奋,他算了算,低声说道:「我现在可以调动两千万欧元,够吗?」

「当然够了!别人不好说,小杜你有多少算多少,不够的老哥哥来补。」凯文豪气地大笑道。

「凯文大哥,我不是信不过您,但我想先看看货,如果品质真的好…」阮虎迟疑地道

「这个自然,搭我的飞机吧!应该快到了。」凯文笑瞇瞇地

等阮虎去办退票手续,凯文的一个护卫对他说道:「凯文,我记得老闆说过不准动那边的货的,你手上多出来的货刚出掉,哪还有多的货?」

凯文笑瞇瞇地道:「我没打算动那边的货…」他看看阮虎的背影,对那方向抬抬下巴笑道:「这家伙是个蠢蛋,我们把他的钱骗过来,大家分了,可好?」

护卫们都兴奋了起来,他们刚刚都听到阮虎打算动用两千万欧元,事成之后每个人可以分到好几百万呢。

那个质问他的护卫又道:「你真的打算带他去矿区?」

「去那边干嘛?我们带他去津巴布韦边界附近晃晃就好了,那边的石头多得很,等他交出签章…嘿嘿~~」

众护卫都笑了起来,连那个多疑的护卫也笑着点头。

过了不久,阮虎搭着凯文的小飞机,飞行在非洲的上空,他们一路向北,穿越波兹瓦纳,向波兹瓦纳的北部边界飞行。这小飞机还是旧式的双引擎螺悬桨飞机,维护得不是很好,飞起来吵得很,机舱内根本没办法说话,凯文大吼大叫地指点阮虎寻找草原上的动物,此刻夕阳正在西下,动物出来活动,草原上一片热闹,小飞机的驾驶很巴结凯文,有时还故意飞低下去追逐野牛群,引得凯文哈哈大笑。

等到夕阳落下,他们趁着最后一道阳光消失前,降落在一条草草修筑的土质跑道,飞机颠簸了一番,终于安全地停了下来。

一个黑人少年开着吉普车追过来,用土语哇拉哇拉地叫了起来,凯文看看阮虎,发现他一脸疑惑,显然听不懂当地的绍纳语,便用英语说道:「知道了,你去通知他们,我和他们共进晚餐。」那少年领命开车去了。

他转头对阮虎笑道:「矿主们很急,约我们晚上吃饭。」

阮虎点点头。

阮虎跟着凯文和护卫们搭上来迎接的吉普车,又颠簸着往一些简陋的屋舍行去。

进了屋舍之后,凯文吩咐把发电机打开来,有了空调之后,非洲的炎热气息才开始消退,他们两人在屋内休息聊天了一阵,互相打听最近的状况,听阮虎说意外结识了黑暗理事会的坦帕大人,最近一直跟着坦帕做生意,凯文大为惊异,他显然知道坦帕,也明白这个名字代表什幺,听阮虎说起坦帕大人正式进阶成为男爵,凯文的惊讶之色更是明显,他眼珠转了转,笑道:「唉呀!你运气好了,遇上了贵人了…」他胡扯了一阵,低声问道:「你的金主是坦帕大人吗?」

阮虎摇头道:「平时是的,但这次不是,承蒙坦帕大人信赖,让我帮他的上级摩尔大人收集一批钻石,我虽然没机会拜见摩尔大人,但据说他老人家已经是尊贵的子爵了。」

凯文看了看阮虎,眼光中隐约有了些许忌惮之意,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一个护卫进来说道:「外面送来一批样本,现在看看吗?」

凯文迟疑了一下,摇头道:「不了,今天小杜第一天来,先好好吃饭喝酒,生意的事明天再说。」

那护卫怀疑地看着他,凯文对他隐密地摇摇头。又大声问道:「矿主们来了吗?」

「来了,才开始準备上肉呢!」护卫答道

凯文眼睛一亮:「喔?上肉啦?去看看!去看看!」

他拉着阮虎一起走出房间,沿着泥土路走去,前方传来阵阵低沈的鼓声,还有一些隐约的骚动声,阮虎他们渐渐走近,骚动的声音越来越明显,那是一些人粗豪的欢笑和动物的吼叫声,那里似乎正在进行一场刺激的活动。

在凯文的带领下,阮虎他们绕过最后的房舍,登上一座高台,眼前是一片木篱围成的野地,木篱内正圈着一群野牛,几个矫健的黑人战士正拿着弓箭射猎那些被圈困的野牛,那些人装扮得很华丽,看起来似乎是部落的头人或勇士。

凯文笑着跟阮虎解释道:「这是本地土着的习俗,他们要用猎物宴客,所以现在开始『打猎』了。我觉得这些黑人真愚蠢,他们坚持用弓箭打猎,却用自动武器杀人,很怪不是吗?」

阮虎笑而不答,凯文不知道这是一种祭典仪式,同时也是显示身份和武勇的活动,能下场狩猎的只有部落的勇士和头人,这些人阮虎都见过,他们也应该还记得阮虎,上次安东让阮虎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相信那记忆应该足够深刻。他不想现在就惊动这些「老朋友」,稍稍加强了混乱护罩,偏移了人们对他的注意力。

那些黑人哄闹着狩猎了一阵,把猎杀的野牛一头头拖出木篱外屠宰烧烤,接下来新的节目开始,黑人们开始唱起战歌,并且围着燃起的营火跳起了战舞,几个刚刚出手射猎的头人下场带领战舞,然后就退出了舞圈,把营火让给了年轻的战士,过了不久,场上拉出一个被绑着双手的黑人壮汉,把他繫在一根大木柱上,几个年轻战士围着他跳起战舞,还不时拿手上的武器作势攻击他,那壮汉奋力闪躲,但他被缚着双手繫在一根木柱附近,根本无法随意闪躲和反击,没多久就被刺出几个伤口,他大怒地用土语吼叫,敲打着自己坦露的胸口和脖子,似乎要让那些年轻战士俐落地杀了他,但那些年轻战士很小心地避过他的要害,只是伤害他的四肢,他们的搏斗引起了更多部落土人的打气声,随着战歌和战舞的声浪,现场的气氛越来越高。

又过不久,那几个出手射猎的部落酋长登上高台,其中一个对着凯文用不太纯正的英语说道:「凯文大人,我听说主人还是没有回来,这是怎幺回事?」他的语气非常不悦,似乎觉得自己受到欺骗。

凯文笑瞇瞇地道:「是啊!我们尊贵的主人还有大事待办,这次还是不会来,不过主人已经给过你们指示了,你们把事情办得怎样啦?」

那酋长绷起了脸,非常地不悦,但他考虑了一番,还是谨慎地回答道:「蒙他部落已经被灭族,他们的勇士都被杀死。」他指着那被围杀的壮汉道:「这是最后一个!他将在您的面前成为祭品。」

凯文还是那副笑瞇瞇的脸,似乎根本不在意有多少人被屠杀,他等了一下,怀疑地问道:「我记得主人还指定了另一些目标。」

那酋长回头看看其他酋长,那些酋长都不说话,却散发出一种愤怒不安的情绪,那酋长只好回过头来,沈声说道:「我们建议主人再考虑考虑。」

「你们要抗命?」凯文的笑容敛去。

「我们没有抗命,只是拉吉万部落勇士众多,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武器,不然损失会很惨重。」

凯文冷冷一笑道:「武器?不是已经给过你们了吗?当时你们还很满意呢?为什幺一下子就又觉得不够了?」

「我们袭击了蒙他部落,拉吉万部落有了警觉,不容易下手了。」那酋长低声解释,但他随即又愤怒地叫道:「我们都觉得你传达的命令有问题,主人以前不允许我们杀人,这些勇士死了之后,谁下矿坑去挖矿?难道我们自己挖吗?」

凯文不悦地叫道:「穆卡图!注意你的态度!你这是质疑主人的决定!」

穆卡图却没被他斥退,他梗着脖子对其他酋长叫道:「所以我们需要亲耳听见主人的命令!而不是随便一个白人的命令!对不对!」他转头对凯文恨声道:「自从你来之后,我们一直没见到主人,我们担心主人的安危!」

那些酋长纷纷出声支持穆卡图,凯文的护卫见情势不对,慢慢的缩小了护卫圈,手也摸向了武器。这个行为让穆卡图他们更加不爽,几个酋长的眼中都充满了愤怒的敌意。

这时,一股威压从凯文的身后传出,一个淡淡的声音用土语说道:「把祭典停了吧,剩下这个勇士死了以后,蒙他部落就真的没人了。」

众人的眼光都纷纷射向凯文身后的阮虎,穆卡图一见到阮虎就愣住了,他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立刻双膝一软跪下叫道:「请饶恕我!尊敬的暗夜大人!」他的头重重地磕在木台上,发出「咚」的一声大响,他身后的酋长纷纷跪下磕头,有些酋长还忍不住浑身颤抖。

「起来吧!穆卡图!把血祭停了,死的人已经够多了!」阮虎站了起来,慢慢走到穆卡图面前。

穆卡图赶紧跳起来,对着台下大吼大叫,那个被刺得一身是血的壮汉倒在木柱边喘气,愤怒又不解地抬起头看着木台,阮虎对他叫道:「闪得不错啊!吉拉伊!不愧是蒙他的勇士。」

那壮汉见到他,挣扎的跪下哭叫道:「暗夜大人,他们破坏了规矩,他们杀了我们所有人…」

阮虎冷冷地道:「我知道,我这不是来了吗?只要你不死,蒙他部落不会垮的,给我撑住了!」

「是!大人!」那蒙他部落的吉拉伊拼命地站了起来,摆出一副勇士高傲的模样。

阮虎点点头,指着台下愣住的战士们威严地说道:「给他裹伤!他不再是祭品!」,那些年轻战士楞楞地站着不动,但是一些老战士立刻跑了过来,割断了吉拉伊身上的绳索,并且开始帮他治疗伤势。

阮虎满意地回过头,低头看着又跪回地上的穆卡图,冷冷地说道:「所以了…穆卡图…你这个蠢蛋,你被骗了。」

穆卡图闻言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他从地上弹了起来,扑向不知所措的凯文,在他的猎刀刺穿凯文的前一刻,他整个人又弹了回来,这时凯文的护卫早已反应过来,他们拔出枪械,对着扑来的穆卡图一阵乱射,碰碰的枪声不绝于耳,但穆卡图早已弹开,枪弹穿透了木台,把凯文身边的木台打得一片稀烂。

「哼哼!先生们,这可不是好客人的行为…」阮虎一挥手,所有护卫都翻身栽倒,「把他们绑起来。」他对着酋长们挥挥手,那些酋长立刻跳了起来,开始控制俘虏。

阮虎对着翻身爬起的穆卡图冷酷地道:「没有人允许你杀人!至少现在没有。」

愤怒的穆卡图喘着气,但仍然摆出顺服的姿态。

(突然发现书的星星有一颗亮起来耶…)

  • 名称:陈佳妍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