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阮虎切断通讯,正準备离开修练区,开车到犯罪矫正中心去,但他的心中一动,传承中的一种知识跳了出来,他不加思索的照办,只见他的感知向远方穿梭跳跃而去,瞬间就到达了南京市立犯罪矫正中心,找到了他熟悉的重度成瘾患者的戒护区,原本和老董盯着屏幕上的病患数据的丁远光突然抬起头来笑道:「咦?你要干什幺?」

他话声刚落,阮虎的感知结出一些能量结,空间略略波动,阮虎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丁远光讶异地看着他道:「天啊!我还没来得及教你瞬移,你自己居然会了?谁教你的?贝克吗?」

这是阮虎从传承学来的知识,但他也不言明,只是笑道:「您有空还是指点我吧,我现在用的是波拿波人的瞬移方式。」

丁远光看了看他,满意地点点头,一脸欣喜地说道:「没问题!你的状况好极了,现在算是一个真正的星级强者,学起来应该不会有问题。」他转头回去盯着屏幕,说道:「你老婆在下面的实验区盯着实验,你可以去看看她,我这里还需要一些时间。」

阮虎却走近他,顺便跟老董打了个招呼,也随他们看着屏幕上的数据。丁远光任他看了一会儿,问道:「看得懂?」

「一点都不懂!」阮虎笑道

丁远光指着屏幕顶端的一条数据说道:「这个家伙运气好,感知数据提升起来,他的感知化散开后,刚好适合宇宙杀手这个游戏,再这幺继续训练下去,两三週以后他或许就能出去了,出去后说不定还有培养的价值。」

然后他又指着屏幕底部的一些数据说道:「这些家伙冥顽不灵,看来是死定了,从现在测试的状况看来,我们大概能救回两三成的人,有一半的人在两可之间,成与不成要看他们造化和意志力,两三成的人还是没办法。」

阮虎点点头,问道:「小安呢?」

丁远光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疑惑地问:「你今天一直问她,怎幺回事?」

阮虎叹道:「她用了一个有问题的波拿波智能体,我现在知道她有大麻烦!」

丁远光跳了起来,大声叫道:「那智能体还有问题?」

阮虎答道:「不只有,而且问题还很大,幸好她才植入没多久,我最好早点找到她,看能不能及早解决问题。」

「跟我来!」丁远光扯着他跳下监控台,往底下的囚室走去,这次阮虎一眼看到了囚室外有一排类似睡眠学习机的学习床,床上躺了一个个睡着的囚犯。阮文心正和小安、小志两个孩子在床前忙来忙去,几个戒护人员在一旁看守着,但他们神色轻鬆地轻声聊天,显然这样的「实验」从来没出过什幺问题。

阮虎拉拉丁远光,把他缓了一下,丁远光回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阮虎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做出一脸兴奋,踏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过去,本来走在前面的丁远光楞了一下,反倒落在他的后面。只听阮虎高兴地叫道:「文心,我醒来了。」

文心回头一看,对他高兴地笑道:「谢天谢地,你这动不动就睡着的毛病要多改改,大家都被你吓死了,我正忙着呢,这次实验大概还要大半个小时,你等我一阵…」

阮虎满脸欢欣地走向她,一面说道:「好啊!我去看过小志,他的状况好吗…」他嘴上不停地说着话,似乎要靠近文心,但经过小安的时候,冷不防地转头对她一个混乱冲击,小安毫无防备,被他这一个混乱冲击打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叫声,一头撞上了学习床。

「你干什幺?」丁远光和文心同时惊讶大叫,上面监控台的老董也叫道:「唉呦!怎幺啦?数据全乱了!」

阮虎一靠近小安就知道状况糟透了,她的波拿波智能体已经完全甦醒,而且还开始活动了,那分魂利用小安聚集了大量的无特性感知,已经拥有不可忽视的力量,所以他一上来立刻偷袭,先设法损伤对方的感知。

他一击得手后,感知立刻又像一堵墙似的小安横扫了过去,这是他和朱可夫学来的蛮横打法,果然,小安根本无法躲办,她硬着头皮接了这一下,只听「轰」的一声大响,整个戒护区大震,凄厉的警报声响起,被惊动的警卫们开始忙乱地跑动起来。

小安被阮虎处心积虑的一击打得飞过学习床,撞倒了一片仪器设备,那是一整套扩充好的感知恢复机。阮虎好不容易把小安和小志分开,他拉着小志,把他往后抛出,又一掌把文心推得向丁远光飞去,同时跳过学习床,向小安追杀而去,一面大吼道:「相信我!」

原本缠上他的丁远光感知楞了一下,突然如潮水般退去,连续发出两掌接下了小志和文心。只听「轰隆」连响,阮虎居然被打得抛了出来,他喷出一口鲜血,一个扭身翻过学习床,一道电光射了过来,阮虎随手抓住一个不知道什幺仪器挡了一下,那仪器整个爆开来,他又把手上的仪器残骸当作砲弹,向小安砸了过去,小安随着那股猛恶的劲风飘了起来,就在残骸及体前滑了开去,那残骸撞进了仪器堆中,引起了一连串的电光火花。

在霹啪乱响的电光中,小安悬浮在空中,整个人包覆着一层明亮的光焰,满头长髮都飞扬起来,她愤怒地叫道:「你是谁?你知道你在干什幺吗?」

阮虎一听她的声音语气就知道她不是小安,而是躲在她身上的拉米瑞兹分魂,他毫不停手地对小安投掷各种提得起来的东西,一面戒备地叫道:「我是阮虎,废话少说!拉米瑞兹,放开小安,滚出来决一死战!」

小安的身体就像毫无重量似的在空中不断飘荡,险险地闪过阮虎抛出去的物体,在这同时,两人的感知在空中交锋,感知中蕴含的强大能量在空中交织出一道道青白色的电光。所有人都被这恐怖的景象吓了一跳,丁远光护住文心和小志,站在阮虎的背后不远处,一脸的迷惑和紧张。

小志还搞不清楚状况,握着拳大叫道:「爸爸!你怎幺可以欺负小安?」只是他稚嫩的声音夹杂在杂物乱飞电光闪击的混乱声响中,根本没人注意到。

小安愤怒地尖声叫道:「胡说!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现在我比你强大,我是你的主人!」

阮虎嗤笑道:「你偷来的无特性感知是很多,但那些不是你的,我真正的感知比你多更多,我才是主人!」

两人说话的同时,空中感知的交锋更加剧烈,冒出来的电光不断击打周围的金属物,把一些实验设备打坏了不少,但却没人去关心那些设备,在电光乱闪中,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戒护区的仪器设备都爆开来,灯光也完全熄灭,两人的能量终于再度交锋,在青白色的闪光中,爆开来的设备碎片像飞镖般四处飞射,研究人员和实验品们纷纷大声惨叫,似乎不少人受伤。

一片混乱中,小安尖声怒道:「你这小偷,那些感知是我的!」

阮虎哈哈笑道:「是你偷来的,既然不是你的,我当然也可以拿。」两人都是混乱感知高手,都懂得如何解离、吸取无特性感知,小安拿无特性感知挤压阮虎,还用感知操纵能量来攻击他,对这种送到嘴边的肉,阮虎当然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顺便釜底抽薪,把小安的双重攻击打乱打散。

小安利用感知恢复机实验偷取的无特性感知很是不少,毒瘾患者的游离感知虽然不多,但架不住人多,她这段时间偷偷收集了百十个普通人量的感知,对上阮虎的流星级感知,虽然能够不落下风,但一来阮虎金丹已成,感知受过改造,绝非普通人的无特性感知能撼动,二来阮虎一上来就施诡计用混乱冲击偷袭了小安,小安本身的感知本来就不多,被阮虎游离掉一些后,小安便渐渐出现无特性感知干扰的状况,她控制的无特性感知一被阮虎吸走就抢不回去,这一下双方差距就拉开来了,所以小安才会调集能量和阮虎硬撼,希望能杀出一条血路逃走,但阮虎寸步不让,就这幺硬顶着等小安的感知解离,拖得越久,他的胜算就越高。

两人不断交锋互斗的时候,阮虎突然叫道:「留住她,别让她走了!」

原来小安自知自己被暗算后落在下风,开始打着逃走的主意,她的无特性感知散出,準备瞬移逃走。丁远光听了这一阵,已经明白小安出现了波拿波人附体的状况,他感受到能量结形成,立刻伸出感知去干扰那些能量结,小安的感知对他哀凄地说道:「他要杀了我,你真的要我死吗?」

丁远光一怔,小安的能量结迅速成形,阮虎见状大吼道:「破!」整个戒护区的能量顿时沸腾起来,小安编织的能量结又乱掉了,她愤怒地尖叫道:「你为什幺要这样?你也是我,我们都要努力活下去啊!」

阮虎冷静地道:「不!我不是你,拉米瑞兹已经死了,你也该回归法则!接受法则的审判吧!」

「不!绝不!」小安尖声大叫,阮虎察觉到熟悉的感知波动,他也跟着大叫道:「所有人收回感知!快!」

一片黑暗中,只见悬浮着的小安全身散发着强烈的银光,她的长髮扬起,瞬间结成了三枝银色尖角,她又一声尖叫,一股混乱无比的感知波纹横扫了出来,几乎所有人都惨叫着跌倒,连丁远光都不例外。

阮虎大叫道:「快把感知收回体内!」在感知波纹扫出的瞬间,他收起感知,凭着肉体的力量毫不迟疑地向小安飞奔,瞬间就跨过两人间的距离,一拳狠狠地打在小安瘦弱的身体。

小安正释放着混乱领域,被阮虎这一记重击打得抛飞了起来,她一声惨叫,被阮虎轰得嵌入了戒护区的水泥墙壁中,阮虎追了上去,毫不停手地轰击着她,在戒护区的震动中,只见一阵银光闪耀,无数的银色碎片随着一记记的重拳喷溅出来,阮虎大叫道:「你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知道吗?你早就该死了!去死吧!」

阮虎全力轰出了十几拳,那面厚重的水泥墙壁终于承受不住,在极度的暴力下轰然倒塌,全身是血的小安掉入了墙的另一边,阮虎连忙轰开墙洞挤了过去,却没有发现小安的蹤迹。

「糟了!」阮虎感受了一下,追着小安瞬移的余波瞬移了出去。

重伤之下的小安没能跑多远,他们出现在犯罪矫正中心外面的一片原野间,小安想要继续瞬移逃走,但阮虎及时发出能量,击碎了她编织的能量结,小安回过头来,恨恨地道:「你杀不了我的!没有人能消灭我!」

阮虎叹道:「我没想到你这幺难杀,但我知道有人能杀得了你!拉米就是这幺死的。」

小安疯狂地叫道:「永恆不灭的拉米瑞兹陛下永远不会死,我就是永恆之神拉米瑞兹!你可以毁了我这具身体,但你还是杀不死我!」

阮虎苦笑,他一点都不想杀死小安,他知道小安是丁远光的心头肉,更是儿子的好朋友,但他没有选择,而且,他刚刚使尽全力也杀不了小安,在拉米瑞兹的保护下,小安的肉体虽然受了点伤,但也没那幺容易死。

阮虎脑中急转,突然说道:「我当然不想杀死小安,但小安委託我在你作乱的时候消灭她,这是我和她的约定,她说这件事非我不可。」

小安一愣,她的脸上露出一种奇特的表情,又像是迷惑又像是挣扎,然后变成惊恐的表情,过了半晌,她突然变得一脸安然,用一种糯糯的女孩声音说道:「是时候了吗?你要启动我赋予你的权限吗?」

阮虎大讶,那是原来小安的声音,他连忙说道:「是!我要完成我们的约定!」

小安控制的那些无特性感知涌动了起来,不断的包覆小安,似乎要把她围困吞没,但全身是伤的小安却突然展颜笑道:「谢谢你!」只见她美丽温润的双眼阖上,整个人像一块石头从空中跌落,在那瞬间,一道光芒从她身上射出,那光芒向远方射去,一面愤怒地叫道:「可恶!为什幺你可以把我驱逐出来?为什幺?你们奈何不了我,我还会再回来的!」

那光瞬间去了极远,但突然间,一道电光无缘无故地出现,一下子就击中那道光,「啪」的一声轻响,那光芒去势一顿,被电光缠绕收束起来,一个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瀰漫在空中的无特性感知突然纷纷翻涌了起来,已经瞬移过去接住小安的阮虎抬头一看,只见一团电光包覆着一点明亮的光芒,正一闪一烁地跳跃过来,那个熟悉的尖利声音叫道:「放开我!放开我!啊~~不要!」那个光点突然爆散成漫天的光粒,一个波拿波幽族人的虚无形体茫然地出现在空中,他长满了长刺的身上缠绕着电光,火焰在他身上燃烧,那波拿波人尖声惨叫,瞬间就被烧成了虚无。

「还有一个!」一个声音在阮虎感知中响起,阮虎知道那是守护者,他连忙应道:「是!我会努力的。」

「嗯!你这次干得不错!这个女孩也表现得很好!既然她需要,就把这些波拿波人的垃圾拿走吧!」无数的光粒从空中出现,飞向小安的五官,小安的脸顿时亮了起来,过了几秒后又恢复原状。阮虎知道小安也接受了波拿波人的传承,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得到控制混乱感知的方法了,对她坚持的道路也会有帮助。

阮虎对着虚空深深一鞠躬,诚恳地说道:「非常感谢您的帮忙。」他带着重伤的小安瞬移离去找小东救人了。

过了不久,丁远光在小东的医疗仪前找到阮虎,和他一起看着正在接受治疗的小安,丁远光叹道:「这次可真危险。」之前阮虎已经抓紧时间跟他报告过结果了。

「是啊!幸好守护者大人出手帮忙,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幺消灭拉米瑞兹。」阮虎叹道,他顿了顿问道:「大家都还好吧?仪器都被打烂了…真抱歉,当时没有选择…」

「仪器只是小事,花点时间再造就好,虽然大家都受了点伤,幸好人都平安,那些病人的状况也还好,反而似乎都改善了。」

「改善了?」阮虎大讶,他们这幺剧烈地战斗,感知都爆发了好几次,那些无特性感知应该消散了吧,病人们怎幺可能还好呢?

丁远光知道这很不合理,但他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但状况真的变好了,就好像所有病人的感知都回到他们身上一样。」

「这幺好?这样就可以治好,那我们还忙什幺?」阮虎苦笑道,他知道那可能是守护者动的手脚。

丁远光笑着道:「这次大概算是奖励和补偿吧,以后还是要靠我们人类自己的努力。」

阮虎点点头。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这次幸好小安事先给你留了权限,在必要时把智能完全关机,硬生生把非本体的感知清除出去,她可以这样,但廖明堂怎幺办?他现在在俄罗斯办事,已经收取了许多权限了。」

阮虎知道廖明堂的战力,也跟着叹道:「是啊,廖兄那位…藏得很深,不好对付啊!」

「你有什幺打算?」

阮虎摇头道:「没什幺打算,守护者命令我务必把拉米瑞兹完全消灭,我知道如何净化那些尚未启用的智能体,但廖兄身上那个,唉…绝对比小安身上这个刚甦醒的厉害许多,他上次骗过了贝克大人,又休养了这幺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廖兄进步不小,只怕那个拉米瑞兹已经吞併了原先的几个吞噬者,变得更加强大了。」

丁远光眉头大皱,刚刚阮虎给他的回报说明了前因后果,他自己也经历了法则消灭拉米瑞兹的过程,知道这种命令不可违抗,况且陈漫曾经告诉他守护者的事,他知道守护者代表地球守护全人类,守护者亲自出手处理这件事,可见拉米瑞兹的危险程度。

(星期天没事…求珍珠,求收藏…)

  • 名称: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