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日超清

阿尔卡崔岛上的秩序正在渐渐的恢复,丁远光和阮虎两个人散步着走到了岛上由旧牢狱改建成的观光饭店前,他叹了一口气对阮虎说道:「线索全断了,这人真是厉害,动员了这幺多受体,却没有留下任何记录,看来我们遇到了麻烦,对方至少有一个智脑高手,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现在唯一还可以思考的点只剩下一个,对方为什幺选在这个时间点来袭击这里。」

之前丁远光传给阮虎的感知讯息中,已经解释了美洲这边发生的状况,美洲政府内部显然已经有了叛变者,他们排斥了丁远光的介入,只把阿尔卡崔岛的状况交给他处理,但之前五角大厦的暴乱和总统枪击案都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封锁了起来,可想而知,阿尔卡崔岛的状况只是冰山暴露的一角,美洲政府的问题还在掩盖下猛烈的燃烧。

「他们不让您插手,您有什幺打算?」阮虎担心地问

「现在还不清楚幕后黑手的目的是什幺,我不相信他做了这幺大的事,却没留下半点首尾,我已经让人从智脑记录上着手去查了。」

「那这边可以算没事了吗?」阮虎对智脑一窍不通,便问起自己的任务。

「没事?哼哼!现在是没事了,但只怕所有的事才刚开始呢!」丁远光冷笑道:「好对手啊!这样的对手多久没出现过了?」他抬起头看着天空,叹道:「自从道格拉斯死了以后,就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了,这次恐怕会有点刺激吧!」

阮虎听不懂他的话,反正知道没有别的任务就好了。

过了半晌,丁远光甩甩头道:「走吧!这里没我们的事了,剩下的交给美洲政府去收拾残局吧,这次的对手非比寻常,我得做一些準备。」,他拉着阮虎向停车场走去。一个小时前,阮虎在他的授意下压垮了那几个带着权限的受体,强制取得他们上级的身份,果然毫无用处,无奈的丁远光就让美洲政府的人回来,他们带来了人力和各种补给品,重新在岛上建立防线。在丁远光的要求下,他们不再监禁受体,反而开放岛上的旅游设施给受体们使用,尽量让他们有度假的感觉。

阮虎命令所有受体留在岛上待命,同时设置了三个尉级军官,让他们收编新送来的一般受体,如果有压制不住的,就让美洲政府通知他过来处理。

处理完了岛上的事,阮虎就跟让丁远光带着瞬移离去,丁远光似乎很焦急,不断的联络他的朋友们,商量着要打开什幺「蜜罐」之类的事。

他忙他的,阮虎也忙着跟老婆联络,告诉她自己回来了,正跟着丁大师在美洲办事,本来只是报告一下,没想到阮文心忧心忡忡地跟阮虎说道:「立德,爷爷说家里遇到一些麻烦,可能要你抽空回去处理一下呢。」

「什幺麻烦?」阮虎连忙问道

阮文心叹了口气道:「一些政治问题,听说有人对你和中国这边靠太近,意见不小呢。」

阮虎也跟着叹了口气,他大概猜到是怎幺回事,国内有人在借题发挥了,八成是哪边的利益没摆平,开始祭出一些政治挂帅的帽子套到他头上,对他进行一些政治口水攻击,试图给他製造一些麻烦。像越国这样的政体,政治是头等大事,所以以前隐形人一见面就批评他的政治态度,偏偏阮虎的政治态度还真的不怎幺正确,他是个实用主义者,最看不过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但这并不表示他不懂这些手段。

和中国合作对越国来说,几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这两个相邻的国家从古代就争战不断,陆上海上的疆界也一直有争议,直到中国渐渐强大,越国被迫搁置了争议,进行有限度的交流合作,但并不表示双方都同意了现在的状态,争议一直是在的,只是没人会刻意去掀起而已。

但现在提这种争议显然没有善意,越国需要技术升级,只要能完成升级,越国在南洲半岛就稳居领导的地位,虽然不一定能压倒有美洲政府扶助的泰兰国,但走出自己的路肯定是没问题的,在这个关头有人出来说种话,如果不是泰兰国的关係,就是背后有其他国家的势力。

阮文心见他不答,又小声地道:「前一阵子各地的族人回归,似乎给了某些人很大的压力,他们没想到我们阮家开枝散叶之后实力反而更雄厚了,据说有人很担心呢。」

「担心什幺?我们这不是奉行黎总书记的指示吗?」阮虎忿忿地道

「没人想到反应会这幺热烈啊,连爷爷都吓了一跳。」阮文心小声地道

阮虎叹道:「我们的族人被赶出去数百年,在世界各地流浪,各有各的发展也是很正常的。」他去过俄罗斯,知道那里的族人靠什幺过活,他们渴望有自己的根,好让自己的后代不用再行走在黑暗之道。

「是这样没错,但有人说如果放任这样的势力聚起来,站上了世家的地位,只怕越国没有任何一个世家可以抗衡。」阮文心无奈地道

阮虎估量了一番,叹道:「这个顾虑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事实上我们阮家以前也是越国的一流世家,难免会引起疑虑,所以爷爷想跟你商量一下,看怎幺解决这个问题。」

阮虎点点头:「我知道了,如果丁大师这边没事了,我会赶回去一趟的。」

跟老婆通完话之后,阮虎没有感到快乐,反而感受到一股山雨欲来的压力,他跟丁远光报告了这件事,并且请求告退回昇龙市处理这件事,丁远光笑道:「越国的池塘太小,困不住你这条潜龙了,怎样?你有什幺打算?」

听他这幺半褒半讽,阮虎有些无奈,他苦笑道:「潜龙我可不敢当,这件事我现在也没什幺主意,想先回去跟师父商量。」

丁远光倒真的没有讥讽他的意思,笑道:「你现在的能力虽然还不足以登上星级,但在越国已经没有对手了,他们畏惧你也是难免的,这种畏惧和提防很难消除,而且非常麻烦,他们会在任何方面跟你唱反调,甚至联合起来对付你,我们丁家面对这种状况的经验可丰富得很啊。」

阮虎眼睛一亮,连忙躬身道:「请大师指点。」

丁远光拍拍他笑道:「我这阵子请你帮了不少忙,本就该有所回报。」

阮虎连忙说道:「这不一样的,大师让我做的都是为了举世大众的好事,我求大师的只是私事,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丁远光脸色转严肃,慎重地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但也不完全对,我们每个人的格局,应该随着我们的能力而变化,以你的能力,早就应该照顾更大的範围了,而像我这样的人,全世界的事都算我避无可避的『私事』,连引导你们几个成长起来都算,这不是狂妄,而是我的责任。」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你的私事,就是整个南洲半岛的事,不只是你一家一族,任何人侵犯了你南洲半岛的利益,你都应该去阻止他们,你说是不是这样?」

阮虎一听,顿时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他高兴地道:「我懂了,谢谢大师开导。」

丁远光知道他真的懂了,笑着点点头道:「你也别急着走,欧洲那边的事差不多搞定了,小月正在赶回来接我们,等一下我让她绕个路送你回去。」

阮虎瞪着丁远光,只听他笑道:「你低调是没用的,既然有人怕了你,你不妨让他们怕得吃不下睡不着,他们或许会认真想想该怎幺跟你和平共处。你的身份不同了,以后也该建立起自己的威严,你表现得太和善,总有人会不把你的话当作一回事,背着你偷鸡摸狗,甚至试着爬到你头上,这对你的责任来说可不见得是好事。」

「是!」阮虎低头受教。

所以在两个小时后,阮虎搭乘着九韶一号回到昇龙市的时候,整个昇龙市简直翻腾了,街道上挤满了人,每个人都敬畏地抬头看着天空中悬浮着的宇宙战舰,他们或许不太关心宇宙的事,但对这种传说中可以飞越星际的航舰还是很仰慕的,这难得一见的景象可不是天天都有,视频和亲眼所见完全不能比的。

九韶一号并没有向越国政府申请停泊,而只是在昇龙市上空把阮虎的悬浮车弹射了出去,就继续行程,朝日本的维修基地返航,阮虎从高空落下,在所有昇龙市民的眼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弧线,直直地飞入阮家大宅。

他一从车上下来,早就得到他通知的大佬已经到了顶楼,他忧心忡忡地道:「阿虎啊,你这也太高调了吧,影响不好啊!」

阮虎得了丁远光的指点,心态已经大为不同了,他笑道:「那师父您说我们阮家要做到什幺程度,人家才会认为我们有好的影响?」

大佬被他这幺一问顿时无语,他楞了几秒才喃喃地道:「宇宙战舰耶…卖了我们越国都换不到一艘…」

阮虎拉着他进入室内,笑道:「我们越国又不需要那种东西,为什幺要拿国家去换?您也别紧张,丁大师让我搭个便船而已,反正他要把船开去日本补给,顺路而已。」

「真的顺路而已吗?」大佬狐疑地嘟囔道

阮虎耸耸肩不答,却问道:「可欣可喜还好吗?」这两个小朋友虽然可以修练了,可是这段时间阮虎不在,他们没有清水园可以用,不知道状况怎样。

「很好啊,孩子们互相照顾,处得还挺好的,每天一起上下学也一起修练,我和文音倒是轻鬆了许多。」

「喔?」阮虎一听,就知道他的便宜徒弟黎明理帮了大忙,一段时间不见这个彆扭的小子,不知道个性有没有好一点。他看看时间,小朋友们应该还在学校上学呢。

说也好笑,他今天在金星忙了一天,金星基地里可没有什幺白天黑夜的,忙了一整天后搭了几个小时的船回到美洲,太阳正高挂在天空,等他忙了几个小时,回到了越国,太阳还是挂在天空,好像这一天无限漫长似的,那感觉真是挺诡异的。

阮虎跟大佬刚坐定,正想跟他请问家族的状况,突然视觉介面闪动了起来,阮虎一看便笑着接起通讯,黎文东欣喜地说道:「刚刚果然是你!」

「是我啊,去美洲出了个任务,丁大师顺路送我回来。」阮虎发现黎文东有点不一样了,以前他的口气总是平平淡淡的,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幺好事。

「嗯!美洲那边发生的事我听说了,害我们的股汇市也狂跌,真不知道在跌什幺?远在美洲的恐怖攻击能影响到我们吗?」黎文东向他抱怨着,但口气显然一点都不在乎股市乱跌,他顿了一下,不在意地问道:「好久不见了,有空吗?等一下我过去看看你,可能顺便带些朋友过去。」

阮虎一笑,他可以猜到他一回来黎家一定有人会找他,但没想到是黎文东,不过他当然不会拒绝,黎文东跟他合作过许多次,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他笑道:「当然没问题啦!我也想跟你谈谈。」

黎文东鬆了一口气道:「我联络一些人,十五分钟内到。」

黎文东切线之后,马上又有人找阮虎,是潘天庆这小子,他看起来喜气洋洋的,阮虎一见面就问他沃拉娜的事,这家伙笑个不停就是不答,被阮虎逼不过,最后只好说道:「沃拉娜不太高兴,她嫌我态度不好,因为我不给她老爹面子,不过她跟我说,她最近都会留在曼都,要我多努力一点。」

阮虎笑道:「那你就给他老爹面子啊!」

潘天庆苦笑道:「我家老头是很想给,但那家伙属鳖的,死也不鬆口,他不出价,我们怎幺还价?我们派了几个人去曼都给他们谘询,看看他们什幺时候表态吧,不过我看他是捨不下美洲政府的那条线,据说那边很不看好我们的计画。」

「那有什幺办法呢?人家看不起我们,难道我们就不努力啦?」

两人笑谈了一阵,又有人来找阮虎,这次是阮文音和鹦鹉直接杀进了客厅,阮虎看到鹦鹉,高兴对他打招呼,鹦鹉的身体显然还没完全恢复,虽然行动自如,但还是不怎幺利索,阮文音扶着他坐下,一派温柔体贴,看他们两个浓情蜜意的,阮虎心中大大地鬆了一口气。

他又跟潘天庆聊了几句,潘天庆知道黎文东会来之后,也表示要来找他,阮虎当然表示没问题,潘天庆便切了通讯出门。

阮虎看着鹦鹉,关心地问道:「身体的状况怎样?」

鹦鹉耸耸肩笑道:「这次能保住命就算万幸了,不敢奢望太多。」

阮文音赶紧说道:「上回姊姊回来,有帮他做过几次治疗,有一点进步。」

阮虎对鹦鹉一笑,感知在鹦鹉身上扫过,发现他肉体的问题大致都恢复了,只是需要一些复健,但感知还是破碎的状态,便开始细细的检查他的感知状况,鹦鹉不能察觉他的感知,但可以想像他会做什幺,便解释道:「经络似乎有些问题,不过感知的问题比较麻烦。」

对这种感知碎裂的状况,阮虎也算有了经验,之前他就治过阮文心的感知破碎,状况比这还严重呢,阮虎静静地感受,过了半晌说道:「我应该可以治疗,但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等晚点看看有没有时间。」

阮文音很高兴,鹦鹉却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他沈默了一下,说道:「我本来在家里养伤,我家老头看到你回来,就让我来看看你的状况,我知道他是想让我问问你登上星级了没有。」

阮虎笑道:「还没呢!星级哪有那幺容易!」

鹦鹉笑道:「这可难说,听说丁远光那边的人都能很快修练,要嘛一下就升上去了,如果不行的很快就会被他踢出来。」

「有吗?」阮虎没注意到这种状况,这怪不了他,修练区的人来来去去的,他也没能认识几个,当然不知道人员流动的状况。

「反正他也没让你离开,对不对?」鹦鹉追问道,彷彿这个问题很重要。

阮虎耸耸肩,就在这个时候,黎文东和潘天庆一起从楼上下来,他们前后脚到了顶楼的停车场,便一起走了下来,同来的还有几个年轻人,都跟黎潘两人有说有笑的。

黎文东带着众人走过来,阮虎和阮文音招呼他们坐下,但众年轻人都恭敬地向大佬行礼致意,大佬呵呵笑道:「本来你们年轻人聊天我这老头子应该闪远一点,但我也想知道阿虎的状况,就让我留下来旁听吧。」众人都连道不敢。

于是一堆人就围着客厅的沙发坐下,阮文音招呼佣人上茶,阮虎这才发现家里的多了不少佣人,整个客厅的布置也不同了,看起来大气了许多。在众人就坐的时间中,黎文东跟阮虎一一介绍这些年轻人,他们都是越国各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代表人物,黎文东也挑明了,这就是代表支持阮家重建的家族间的一次非正式聚会,他们都关心阮虎目前的状况。

阮虎微笑地对众人说道:「正好,刚刚鹦鹉也问起了我的状况,我跟他说了,我现在还没登上星级,但是…」他拉长了语气,观察了大家的反应,发现这些年轻人都一脸专注,阮虎心中好笑,便继续说道:「丁大师认为我的进度不错,过不了多久应该有机会尝试跨入星级,而且他也要求我负起照顾南洲半岛的责任,以便保护南洲半岛广大民众的利益。」

众人一听,都露出了鬆一口气的表情,阮虎见状,小心地问道:「国内最近有什幺状况发生吗?」众年轻人都转头望向黎文东。

黎文东也不谦让,看着阮虎问道:「有人说你没办法继续修练了。」

阮虎心里有点吃惊,他身体的状况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什幺消息会传回越国呢?但他脸色不变,只是皱眉道:「谁会这幺说?」

黎文东看了看周围众人,语带保留地道:「不清楚,只是有人这幺谣传,我也追查过,没找到充分的证据,但各家族几乎都收到这个消息了。」

阮虎知道他其实找到了源头,只是没有证据而已,便耸耸肩道:「那就算了吧,也不需要解释了,信的人就信,不信的人就别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应该没有人怪我太慢更新吧?跨年很热闹喔,我都在床上跨年,不小心跨太晚了,抱歉…)

  • 名称:我的生日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