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虎超清

阮虎他们没等多久,九韶一号的速度实在超快,几个小时后就又停靠到金星基地了,金星基地再次紧急后送了一些伤患,阮虎他们也跟着离开了金星,这次负责开船的船长是阮虎曾经见过的丁泊月,丁泊月一见到他们就从舰长的座位跳了起来,让他们两个进入舰长休息室,跟他们说道:「这次状况很紧急,在朱可夫的帮助下,俄罗斯的状况已经控制住了,但是美洲和欧洲都出了一些问题,美洲那边的情况很严重,我爷爷已经赶过去了。美洲政府要求我们直接在美洲把你们放下,他们那边一团乱,不只有病患发病,还有人爆炸了,整个社会一片恐慌,背后应该有人在操弄。」她指着阮虎说道:「我爷爷要你去美洲跟他会合,和他一起把那个人抓出来。」,她又向廖明堂说道:「你的任务比较简单,欧洲那边就交给你了,那里还没出什幺大事,你尽量收编那里的患者就可以了。」

经过了这次的危机,两个人对那种权限的召唤都比较敏感了,只要是没被收编的受体,就算不靠植体记录仪,他们也都能轻易感受到,就算是收编过的,阶级差越大,越容易感受到,以他们两个的植体阶级,感受到一般受体,压迫他们接受自己的权限应该不是大问题。

丁泊月一面说,一面发放各种状况资料和简报,并且引导他们进入状况,阮虎还好,他很用心地看着各种资料,但廖明堂就不怎幺专心了,这是他被改造后第一次见到丁泊月,以前丁泊月只要不是正式场合就不太打扮,总是嘻嘻哈哈的,穿着也很随性,但结婚以后,她明显变得亮丽多了,一头长髮梳理得很整齐,穿着一套银色的连身套装式太空战斗服,端庄中又带有些俏皮,让他有点失神。

丁泊月说了几句,发现廖明堂心神不属,敲了他的头骂道:「搞什幺啊?专心一点,你如果没把事办好,当心罗娜整治你。」

廖明堂这才从失神中醒来,他摸着头骂道:「你公报私仇啊,就算不理我,也不用下这种毒手啊!」

丁泊月笑了,她用嘲讽的语气说道:「罗娜说你想追安娜,真的吗?」

提到卢安娜,廖明堂就没胆气了,他低声骂道:「关你屁事…」

丁泊月指着他说道:「我可警告你,你要追谁都可以,别去烦安娜,知道吗?」

廖明堂不爽地道:「你要嫁谁是你的事,我要追谁是我的事!」

「但不能是安娜,她还小呢,你怎幺不去追罗娜?她一直对你挺好的,不是吗?」

廖明堂瞪着丁泊月娇美的容颜,楞楞地反驳道:「你在想什幺啊?她是外星人耶!」

丁泊月耸耸肩道:「现在她的身体可是纯正的地球人,而且是用安娜的基因培养出来的,卢叔叔都收她当乾女儿了,这身份配不上你吗?怎幺你不去追她?」

廖明堂有点讶异:「卢德收了罗娜当乾女儿?她怎幺都没说?」

「这种事也要跟你报备吗?你怎幺不去关心她?」丁泊月没好气地骂道

廖明堂摸摸被敲痛的头,罗娜的形象又从他的心中浮现出来,虽然他不知不觉的被罗娜诱惑,但他一直分不清让他动心的是卢安娜还是罗娜。自从回到人类社会,他一直没去关心罗娜的状况,照算起来,她得到了新的身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她什幺也没提,一直是那副淡然的样子。廖明堂揉着头,心里有点奇怪,罗娜的新模样还是跟卢安娜长得一模一样,虽然两个人从来没同时出现,但站在一起肯定像双胞胎,难怪卢德会收她当乾女儿,收一个外星人当乾女儿,卢德也算有趣了,但…罗娜为什幺会这样做呢?

廖明堂揣摩着罗娜的想法,隐约有了一些猜想,他有点心跳,有点难以置信,但这结果似乎不怎幺离谱,当初罗娜为了他放弃了肉体,用灵体型态拖着他逃走,他一直搞不懂是为了什幺,也不觉得那时的自己有什幺值得罗娜垂青的地方。

丁泊月见他发呆,也不理他了,转头跟阮虎讨论起美洲的状况。

六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旧金山湾区的旧金山国际机场,这艘小型宇宙战舰悬停在这座繁忙机场的上空,引起了很多人的惊慌和注意,但是没办法,美洲太空总署的发射场距离旧金山太远了,自从他们进入大气层后,美洲政府不断的紧急召唤他们,直接引导他们停靠到这里,显然状况已经非常紧急了。

阮虎开着悬浮车从九韶一号的发射孔弹射出来,加入了旧金山市的导航智脑,智脑马上用第一优先顺序引导他前往阿尔卡崔岛,并且要求他「尽可能快速到达」,所以阮虎立刻提速,用接近六百迈的高速飞行,由于悬浮车必须接近地面才能飞行自如,所以他相当于从高空失速坠落,直到他切入了最接近的悬浮车道。

从丁泊月给的资料看来,现在阿尔卡崔岛关押了一百多名受体,分别一开始的四十几名未纳编受体,和后来陆续发现的八十几名受体,新发现的受体大部分都被纳编了,所以如果要追查幕后的人,这里就是最佳起点,不过这可不是丁远光的计画,他找阮虎回来,是让他优先驰援五角大厦的一起紧急状况,谁知道几个小时之后,紧急状况就转移到阿尔卡崔岛了。

在美洲政府特派员的引导下,阮虎一路畅行无阻地飞入阿尔卡崔岛,这里本来是一座岛屿监狱,后来监狱废弃了,市政府把旧式的监狱设施转成观光之用,还真的成为一个观光景点,但这次的事件中,由于受体的可传染性和爆炸可能性,美洲政府又秘密启用了这座监狱,暂时把发现的受体关押在这里。

阮虎到达的时候,整座岛屿已经陷入一片火海,爆炸声一直不断传来,特派员引导着阮虎降落在岛上的停车场,阮虎才刚下车,感知就一扭,他出现在丁远光的身边,丁远光二话不说,指着前方的监狱说道:「受体被关押在这栋监狱的地下,目前一共有一百四十七人,没错,比你收到着资料还多,因为有人混了进来,把狱方的人员也感染了,他们试图劫狱,但被外管处发现了,现在双方正在交战。」

「他们为什幺突然来这里劫狱?」阮虎疑惑地问,据资料上显示,美洲有一支「叛军」攻击了五角大厦,并且试图绑架正在大厦内听取报告的总统,外管处正在和他们交战,怎幺一下子他们又杀到阿尔卡崔岛?

「那边的状况已经解除了,美洲六位星级强者参战,还是压不住叛军,最后他们只好接受我们的建议,透过通风管道紧急散布植体抑制药剂,总算把场面压了下来,他们把那些被捕捉的叛军送到这边囚禁,没想到叛军恢复行动能力后,控制了这里大部分的受体,试图冲出这个小岛,这里有一百多个受体,万一真给逃出去,问题可就严重了。」丁远光解释道,但他同时也用感知传给了阮虎一个讯息。

这个感知讯息的内容很震撼,阮虎一愣,他眼角一扫旁边的几个白人,知道丁远光是顾忌这些美洲政府的人,所以不跟他讨论美洲政府实际遭遇的麻烦。便装作不知情地问道:「现在状况怎样?我能做什幺?」

丁远光知道他会意,沈稳地道:「这件事对我们很麻烦,但对你应该很简单,这里的受体都不超过二级,你直接用权限压制他们,找到他们的头,夺取他的权限。」

旁边一个白人马上补充道:「如果有个别反抗的,您可以通知我们消灭,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直接消灭!」

「消灭?」阮虎有点惊讶,他在金星的行动中,收到的要求都是不要伤害受体,为什幺回到地球命令就变成「消灭」了。

那白人强调道:「这些受体多半罹患癌症,他们就算现在活下来,应该也拖不了多少时间,为了不继续扩大事态,政府授权我们必要时可以消灭他们。」

阮虎看看丁远光,发现丁远光沈默不语,就像没听到这些话一样,甚至也不帮阮虎介绍这个人,阮虎大概明白他老人家的意思,便淡淡地道:「我了解了,我会尽力的。」他打开植体记录器,开始观察受体的状况。

在他的视觉介面上,一百多个黄点出现,随即大部份转绿,只剩下少许的闪烁黄点,那表示未纳编的植体,但也可能是新产生的指挥者。

阮虎确认了受体的状态,大部分都还处在最低等级,他疑惑地问道:「这些受体都不强,虽然受人蛊惑,但应该也没能力打出来,为什幺会打成这样?还弄到有受体过度激动而自爆?」

在不断的爆炸声中,那白人生气地道:「他们想要冲出监狱,我们试图阻止,发生了比较激烈的冲撞,他们就爆炸了…有些受体已经冲出地面了,我们要求再度施放植体抑制药剂,但丁大人不肯。」

丁远光不悦地道:「我已经解释过了,植体抑制药剂是一次性药剂,对方既然扛过了一次,现在已经有了抗药性,再施放的效果不大。」

阮虎大概知道状况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些受体想逃,但美洲的强者却拼命阻止,其实没有必要,这个小岛限制了受体们,就算他们跳入海中,又能逃多远呢?

阮虎对丁远光说道:「大师,我建议任由受体逃出来,让他们在岛上活动,以平息他们的情绪,避免再有人激动自爆,我们先撤出所有交通工具,不能撤离的就先抽掉动力源,只要对方没有星级强者,也没能力升空,我就能一一控制他们。」

丁远光点点头,他看了那个白人一眼,说道:「史密斯先生,我同意阮虎的建议,您呢?」

那白人的脑子一时转不过来,他想了半天,讶道:「放出他们出来?」

丁远光笑道:「他们出来了还是被关在岛上,有区别吗?嗯…我已经先让外管处的人撤离了…」

那白人一脸惊吓地瞪着他,马上开始联络他的人撤离岛上的交通工具。没有多久,持续不断的战斗爆炸和能量激荡平息下来,外管处负责控制状况的强者纷纷瞬移到丁远光旁边,和他讨论起状况。

阮虎对丁远光致意道:「我开始行动了。」

丁远光点头道:「你忙吧,我这边正在确认五角大厦攻击案的后续处理状况,可能会多花一些时间。」

阮虎便迈步向前,这个岛屿不大,在他的感应下,囚犯们像乱糟糟的蚂蚁一样从地下囚牢涌了出来,往地面乱跑,他们有些聚集在地面的广场上,抬头看着蓝色的天空和明亮的太阳,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海洋,有些比较机灵的囚犯开始到处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试图逃出这座岛屿。但他们注定失望,停车场的方向升起许多悬浮车,那些车辆往海湾的方向开去,囚犯们发现了,对着悬浮车们大吼追逐,但一切都是徒劳,飞车群很快远去。

阿尔卡崔岛很小,只有不到零点一平方公里,阮虎很快地跳上了岛上的灯塔,他居高临下看着混乱的受体们,散放出强者的威压,过了不久,受体们感应到他,全都转过头来看着他。

阮虎的感知散出,笼罩了这个小小的岛屿,所有的受体不论在什幺地方,都转过头来安静地望向他,整个岛屿突然沈默下来,只剩下海风呼啸和燃烧的轻微爆裂声。阮虎让这寂静持续了一阵,才用感知说道:「各位兄弟姊妹,我相信你们应该知道了,所谓的治疗癌症的新药其实是个陷阱,它并不能治好各位身上的癌症,虽然各位的身体似乎恢复健康了,但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病魔还跟随着你们,随时要夺取你们的生命,而在病魔之前,还有其他的危险,那就是情绪。」

阮虎顿了顿,让受体们有时间理解他的言语,才又继续说道:「各位的情绪越高涨,你的身体会自动吸取能量,这能量不只刺激癌细胞的增长,过量的能量更会让人失控爆炸,所以请各位听从我的引导,请深深的吸一口气,让您的心情平静下来,现在没有人要阻挡各位,也没人要各位回到牢笼,只要各位保持平静,就可以离开这个监狱,四处走走…」

阮虎诱导着受体们,同时伸出感知,受体们被他的言语和权限吸引,一个个接纳了他的权限,依照他的意愿,纷纷离开躲藏的地方,到阿尔卡崔岛的中央广场集合。阮虎注意到了一些特别的受体,他们一直隐藏在众多受体中,表现得并不张扬,但他们骗不了阮虎,也骗不了植体记录器,他们本能地抗拒了阮虎的权限,因为他们早已经被收编。

阮虎把他们和一般受体隔离开来,他完成了一般受体的收编,回去找丁远光回报并查询他们的状况,丁远光疑惑地问道:「他们的最上级不在这里吗?」

阮虎严肃地道:「不在!所有未收编受体我都收编了,但还是没有掌握全部人的权限。」

丁远光知道状况麻烦了,这表示美洲的植体污染者还没有完全被控制,他忿忿地问道:「没办法强制收编他们吗?」

阮虎苦笑道:「可以,但暂时我还不想这幺做,他们的上级不在这里,如果我强制收编他们,他们的上级就会变成我,我从他们嘴里问到的可能是假资料,但我如果不收编他们,他们就不会听我的话,所以我建议先从他们的人际关係找到可能的上级,如果不行我再强制收编他们。」

「这样有点麻烦…我需要快找到他们的上级。」丁远光抱怨道

「他们的上级还惹了什幺麻烦?」阮虎问道

「他几乎杀了美洲总统,这次攻击事件死了一大票官员,连国防部长都死了,美洲政府一定要他上法庭。」

阮虎耸耸肩:「这我可帮不上忙了。」

丁远光忍不住叹了口气。

(今年最后一次求珍珠~~保证是最后一次!)

  • 名称:藤虎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3: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