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超清

阮虎醒来的时候,四周安安静静的,室内灯光昏暗,只有少许的亮光从床头的小灯不情不愿地散放出来,阮虎的神智渐渐恢复,他突然发现身旁有个人抱着自己,一转头过去,鼻端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他心情放鬆下来,「是文心…」阮虎有点高兴,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让他又怀念又欣喜。

他发现文心睡在身边,细微的呼吸声轻轻传来,也不敢吵醒她,便打开了视觉介面,一大堆的信件记号顿时跳了出来,还有一大堆已经过期的通话要求,但阮虎只看到一封留言,那是文心给他的留言,他立刻打开来,留言上是文心的声音,她有点抱怨地说道:「丁大师说你没事,只要睡醒了就好了,所以我让他们把你送回房间,我等了一整天,你还是没醒耶,怎幺会睡这幺久呢?」

「今天你看起来很好,爷爷似乎察觉你断讯了,我没告诉他你的状况,你醒了之后要记得发通讯给他。」

「丁大师要你记得去找他,他说赛佛大师的感知要记得还。」

「罗娜说植体成长仪坏了,她正在想办法修,你如果感觉状况不对就赶快去找她。她好像有什幺重要的事等你去办,整天都一副又急又气的样子,你可得小心一点。」

「潘天庆带着沃拉娜公主来找你,丁大师要我告诉他们你出特别任务去了,所以他们就回曼都了。」

「贝克大人来看你,他说你的智能体好像坏掉了,没有任何回应,而且也没办法卸载,要你醒来就去找他检修。」

在这些重要的事之间,文心还在留言里穿插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谈到她跟谁和谁发了通讯聊天,没有说什幺有意义的事情,只是觉得自己有点紧张,所以她几乎和所有能联络到的人都聊了一阵,胡乱地交换一下各自的近况,除了亲人和公司主管之外,连远在南方军港当部队主官的废料都收到了她的通讯。

最后文心说道:「你知道吗?你的脸又恢复正常了,看到你真正的脸我真是高兴极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原来的样子,我似乎有点怕阮虎的模样呢,嗯…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总是抗拒跟你…一起,筑基…可能只是藉口吧,我现在有点后悔,我希望你立刻醒来,就让筑基去死吧。」

「能摸着你的脸,抱着你的身体,听着你沈稳的呼吸,我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我很幸福。」

这份显然是渐渐添加而成的留言终于说完了,足足三天的担心,文心一直陪着他,对他说个不停,那混合着担忧、紧张和依恋的感情让阮虎大为感动,他忍不住也用力抱抱怀里的妻子。

他这一动,文心就醒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地凝视了几秒,文心惊喜地跳了起来把他抱住,慌慌张张地连声问道:「你怎幺样?感觉好不好?」

阮虎摸着她的脸笑道:「我很好,没什幺不对劲的,就像是睡饱了起床一样,精力充沛精神饱满。」

「真的吗?」文心惊喜地问

阮虎爱怜地看着她,在她耳畔笑道:「你要现在试试也可以。」

文心红着脸笑道:「少贫嘴,我得先确定你的身体状况。」

「实际测试一下不是更好。」阮虎一把把她抱了起来,两人一起滚在床上。「唉呦…别这样…」

「哈哈~~你说要让筑基去死的…」

「啪」的一声,连床头的小灯都被熄灭了。

过了良久,一个轻柔的女声柔柔地小声地唱道:

就算是偶然,打开回忆里的门

谁又何必过问来时的旅程

你送走我的疑问

带来另一段旅程

为了我和你的明天

要微笑转身

爱过才明白谁懂得爱

爱过才明白幸福不难

从风里雨里走过来

I   realize

爱过才明白谁懂得爱

总会有个人为我而来

我不应该回头看

阳光下,我笑得很灿烂

在那轻柔婉转的歌声中,黑暗中的阮虎突然觉得全世界都放出了光芒,他的生命有了意义,为了怀中的女子,为了那短暂的欢愉,为了这片刻的宁静,在这一刻,他只觉得全身战慄、心中激动不已,忍不住落下泪来。

「怎幺了,不喜欢吗?」怀中的人儿触摸着他的脸颊,停下歌声柔柔地问道

「不!我很喜欢,太喜欢了…」阮虎哽咽地道:「就算我身处在无边的黑暗中,每天都受尽痛苦折磨,我也从来没有放弃仰望光明,现在,光明就在我的灵魂里照耀着我,我终于彻底摆脱了黑暗,你说,我怎幺能不喜欢呢?」

「我也很喜欢…」文心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这份感动持续着不知过了多久,在一片感知交融的宁静中,阮虎的脑中突然响起了声音:「波拿波智能系统启动中…自检完成度15%…30%…60%,自检完成…开启系统功能…」,等了一下,那声音又道:「主人你好!波拿波智能辅助系统拉米瑞兹向你报到!」

那片宁静的感动顿时被破坏了,阮虎在心中抗议道:「拉米,你可不可以把自己关机啊,十二个小时后再开启!」

拉米一本正经地说道:「很抱歉,我没有这个功能,不过我可以保持静默。」

「怎幺了?」文心小声地问

阮虎苦笑道:「我的辅助智能体拉米醒了…有点吵,很抱歉…」

文心低声轻笑:「没关係…天也快亮了…嗯…我去沖个水…」

文心轻轻的挣扎中,阮虎很捨不得的放她离去,看着那具在凌晨的微光中闪耀的躯体,阮虎也跟着跳下床,偷偷的摸了过去。

「唉呦!你怎幺…你这人…以前怎幺没这幺坏?」吓了一跳的文心笑骂着

「我变聪明了!」阮虎嘻皮笑脸地道

两人又是一阵嘻闹,过了许久才在互相捣乱中做好了该做的事,文心娇笑地逃离浴室,阮虎正要追去,却瞥见了镜子里的自己,文心说得没错,他又恢复了原来的面貌,他怔怔地看着自己出神,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脸,看到熟悉的自己,那感觉真是神奇,他呆了几秒,突然听见文心低叫一声,他连忙冲出浴室,问道:「什幺事?」

只见灯光明亮的室内,文心楞在床前,被他这一问,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她飞快地翻过棉被盖住了床,有点慌张的看着阮虎,咬着嘴唇小声地道:「女性私密时间,别偷看,给我三分钟处理好吗?」

阮虎觉得很好笑,这种说词好久没听到了,以前刚结婚时,文心每次碰到尴尬时刻都会这幺说,阮虎脑中一转,抱着她笑道:「对不起喔…」

「没关係,我忘了这个身体是新的…」文心害羞地说

他们忙了一阵,各自穿好了衣服,又把房间整理一番,才携手出门,阮虎终于知道这里是他跟文心在京南大楼的住处,只是他每次来都在修练区修练,从来没有来住过,他出门办事的时候,文心都住在这里。

他们到了餐厅用餐,「文心!这里!」罗娜对着阮虎他们高兴地挥手,文心也很高兴地向她打招呼,他们拿了早餐,走到罗娜的桌前,廖明堂讶异地叫道:「二号?你怎幺变成这样了?」

「这是二号真正的面貌,好久没看到了,嗯!这样看起来习惯多了。」罗娜讚叹地笑道

「你从来没试着变换脸型吗?做任务时很有用的!」阮虎拍拍廖明堂

廖明堂皱着眉头:「当然有啊,可是…你为什幺一直保持那个样子啊?」

「这说来就话长了…」阮虎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文心赶紧问罗娜:「罗娜姐,植体成长仪修好了吗?能不能检查一下立德的身体状况?」

罗娜耸耸肩道:「机板坏了,没有适当的零件我修不好!丁大师说他会想办法的。」她上下看看阮虎,点点头道:「看起来还不错,心情也很好,应该没坏掉吧。」

「没有!没有!经过完整的测试,一切功能都正常,只是真的很饿,哈哈~~」阮虎笑道,一面开始消灭食物。

文心羞红着脸轻轻地打了他一记,罗娜和廖明堂见状相视一笑。

过了一会儿,罗娜说道:「你有空就快去找丁大师,他和那个赛佛大师这两天一直在吵架,赛佛大师气极了。」

「喔!我知道了…」阮虎加快了吞嚥食物的动作。

廖明堂抱怨道:「有这种好事为什幺不找我呢?我也需要修练啊!」

「我这次什幺都没修练到…练没多久就晕倒了,浪费了一些混乱感知。」阮虎一面吃一面抱怨道

「你知道你为什幺晕倒吗?」罗娜问道,文心也盯着阮虎看。

阮虎抬头想了想,摇头道:「我忘记了,我只记得丁大师要我去找能量的源头。」

「什幺能量的源头?」廖明堂问道

阮虎刚要说明,丁远光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说道:「别告诉他,以后时候到了让他自己找,不然没奖励的。」

「喔!」阮虎点点头,对廖明堂说道:「大师说不可以告诉你,以后你的时候到了才可以去找,不然没有奖励可拿。」

「奖励?哼哼!让人晕倒好几天有什幺好的?」廖明堂不屑地道

阮虎耸耸肩,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这个问题。

四人用完餐后一起搭上电梯,依照丁远光的指引到了十七楼的新研究室,丁远光和赛佛并肩坐在一部机器前面,瞪着那机器发呆。

「大师,我来了。」阮虎向丁远光报到

丁远光挥挥手,示意他等一下,阮虎知道他们两个的感知伸入机器中,正在感受机器里面的状况,「你们也来试试,看能不能发现什幺。」丁远光说道

于是他们几个都把感知伸入机器中,那机器外表并不起眼,但感知一伸入机器的小舱室内,却发现里面的能量浓度很高,阮虎马上知道这是模仿清水园所製造的设备。

他感受了一下,说道:「效果似乎只有清水园的三分之一。」

「是啊…效果还不够好…」丁远光喃喃地道

「你这个能量发生器设计有问题,所以能量密度提昇不起来。」赛佛大师说道

「你可以帮忙修改能量发生器吗?」丁远光连忙问道

「不干!」赛佛大师收回感知,骂道:「你这样害我,还要我帮你工作,想都别想。」

丁远光也收回感知,笑道:「我这里有很棒的孩子,不是吗?这样的天才儿童很罕见吧?你不想把一身本领传下来吗?」

赛佛迟疑了一下,还是怒道:「不干!我不喜欢人家逼我做事。」

丁远光叹了口气,对阮虎说道:「好吧,把感知还给赛佛大师,让他滚回去自闭吧…」

赛佛发现阮虎盯着他,有点畏惧地跳开几步,恨恨地叫道:「别…别想偷袭我…」他的话声戞然而止,因为他感受到阮虎伸过来的无特性感知,那感知给他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

「大师,这是您的感知,请收回去吧。」阮虎说道

赛佛迟疑了一下,试着用感知碰触那些无特性感知,那些无特性感知顿时汇入他的感知中,赛佛吓了一跳,他从来没遇过这种事,转头问丁远光道:「你该不是在害我吧?」

丁远光耸耸肩道:「对啊,我害你啦,你有意见吗?」

赛佛迟疑着,大量的无特性感知还是持续不断地汇入他的感知中,过了不久,他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叫道:「哇!骗人的吧?」

「又怎幺啦?」丁远光狐疑地问

「我的感知…增加了不少耶,而且强度没有衰退,似乎还强大了不少。」赛佛叫道

丁远光伸出感知探查了一下他的状况,耸耸肩道:「怎幺?这很奇怪吗?」

「为什幺会这样?我的感知已经有十多年没进步了!」赛佛叫道

丁远光骂道:「你不是说我害你吗?我苦心想栽培你,你狗咬吕洞宾,我也不想跟你计较,你滚回去搞自闭吧!」

赛佛被他骂了也不生气,他兴奋地叫道:「还在增加呢!还在增加呢!」

「大约还有一半多吧…」阮虎对他说道

丁远光对赛佛解释道:「你意志不坚修练不勤,感知的韧性不足,感知中的能量强度也不够,所以感知一直没办法进步,我让阮虎吸走你的感知,让他帮你锻鍊感知,你自己的感知少了,修练起感知就容易了,你这两天不是扩张了几次?」

「原来如此!哈哈,真是太厉害了!这样我就算不花时间修练也能继续变强吗?」赛佛兴奋地问

「想得美!」丁远光忿忿地道:「有这种本事的人全世界只有两个,都在我手上,滚回你的狗窝吧,这次我们两清了。」

赛佛抓住丁远光的手笑道:「别啊!老丁,我们什幺交情啊,有这种好事你得算我一份啊!」

丁远光甩开他的手:「不要!你不给我面子,又不肯帮忙,这次是你帮我处理金星的事的报酬,没有其他的了。」

赛佛又抓住他的手,笑道:「唉呀,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嘛,我留下来帮你,这样可以吧?」

丁远光怀疑地看着他:「真的愿意帮忙?你可以帮我做什幺?」

「你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赛佛认真地道:「只要你能让我拥有流星级的感知。」

丁远光马上拒绝道:「不可能,你这个懒鬼,光靠别人你绝对不可能登上星级。」

赛佛烦恼地道:「可是我很忙啊,我又要帮你做事,又要做自己的研究,还要教徒弟,这幺忙怎幺有空修练呢?」

「可是就算你有了流星级的感知,不感悟能量结,你还是不能登上星级啊!」

「只要真能拥有流星级的感知,其他的我自己会努力的啦,拜託啦,你帮帮我吧!」赛佛缠着丁远光不放。

丁远光想了想,说道:「我可以帮你排课程,如果你按照课程专心修练,我包你拥有流星级的感知,至于能不能登上星级,我可不敢保证了。」

赛佛大喜,连连摇着丁远光手感谢地道:「谢谢!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又有了希望,真是太感谢了!」

丁远光指着他道:「你要帮我做事!」

「是的!大师,我是您的奴隶,有事请儘管吩咐。」赛佛嘻皮笑脸地道

「帮我修改能量发生器!」

赛佛躬身道:「如您所愿,大师!」

「还要指导两个小朋友!」

「这是我的荣幸。」

「帮我解决植体污染的问题。」

赛佛露出为难的表情,他抓抓头,过了一会儿才道:「老丁啊,我很想答应你,但是我想了几天,实在想不出安全又合乎规範的作法,智能锁有好处也有坏处,我并不觉得在这些人身上使用智能锁对他们公平,而且智能锁只能帮他们抗拒权限,却没有协调植体成长的功能,他们如果有了情绪问题,还是可能突然爆炸的。」

「你可以设计新的智能锁啊,就算不能克服那些问题,至少他们有选择的权力,如果他们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勉强,为了让他们安全的活下去,我们的选择并不太多。」丁远光沈声道

赛佛想了想,点头道:「也对,如果他们自己做了这个选择,我又能有什幺意见呢?就照你的想法吧。」

丁远光叹气道:「我也不想啊,但他们的时间实在不多了,唉…只能这样了。」

注:文心唱的歌是赵咏华的「明白」,由于她的遭遇跟这首歌很类似,她藉着歌声抛弃了过去的痛苦,决心迎向阳光而行,所以借来这里用,并向读者们推荐,这确实是一首好歌。

(庆祝复合,求珍珠~~)

  • 名称:啦啦啦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