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一级片超清

酋长这幺一问后,康达沈默了半晌才摇头道:「我想不出有谁,唉…我一直以小心谨慎自诩,这次更是特别小心,但我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份本事,唯一知道我的身份的华伦都被我杀了灭口,除了他之外,这段时间内我没跟其他人接触过,我手下所有骑士和小乌鸦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更别说我和黑麋鹿在哪里。」

「但他很显然完全知道你的计画啊,不是吗?」小月疑惑地问

康达叹了一口气,有点忿忿地道:「没错!但他妈的我就是不知道那个环节出了错误…」他看看酋长,疑惑地问道:「你那时是怎幺知道我在哪里的?」

酋长哈哈一笑道:「在联络你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只知道你找了一群人,正在搞一个计画,而且美洲人正紧盯着你。」他笑了笑:「直到你收下了我的程序。」

康达张大了嘴巴,楞楞地道:「那程序有木马?」

「当然没有,如果有能瞒得过你吗?」酋长笑道:「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程序是个限制分享的程序,你同意分享它的时候,他会向智脑回报你的介面编号,而我可以取得这个介面编号,决定是否分享给你,对不对?」

「所以你就取得了我的介面编号!」康达拍腿道

酋长笑瞇瞇地说道:「接下来就简单了,你的介面编号虽然是伪装的身份,但是它在智脑上的记录可是确实的,我利用它追蹤到你的位置。」

「你侵入了美洲的城市智脑?」康达讶道

酋长摸摸下巴,得意地笑道:「没必要吧!虽然那不算难到不可能,但少说也要花点时间,我可不认为你会坐在家里等我,所以我就把你列入了好友名单,邀请你对我开放你的定位资料。」

「我不记得我答应过的!」康达苦笑道

「当你收下那个小工具的时候,你就已经同意了,别忘记了,那东西可是个私人通讯工具,里面就有这个内定选项。」

「喔!」康达这才悟了,他把整个过程想了一遍,讚叹道:「真厉害啊,你骇进了我家,却完全没用到骇客技术,只凭着我的疏忽,一个小小的疏忽…唉~我必须承认,那时我是有点急切了…」

酋长拍拍他的背笑道:「骇客对战除了是技术的较量之外,对目标心理的掌握也很重要,你找了我那幺久,除了在各个管道问我的消息之外,连凯萨琳都派去维也纳了,我再不能理解你的心态,那我岂不是笨蛋吗?」

康达点头不语,经过了酋长的分析,他才知道这次跟头栽得不冤,酋长的技术已经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了,他的攻击方式几乎跟目标的心理状态和使用习惯结合在一起,简直可称得上防不胜防,自己只不过答应了一件小事,却在瞬间输掉了整场棋局,不过这场较量虽然是酋长算计他,但还好他输掉了,酋长不只救了他,也帮他保住了黑麋鹿,黑麋鹿顺利回到他手上之后,他的心情放鬆了不少。也更感激酋长了。

康达又把自己最近的行动回想了一遍,摇头道:「我还是想不出哪里出过类似的小错,我这段时间跟人接触得很少,熟人中只跟华伦接触,也没交过新朋友…」

酋长问道:「你在华伦教授那边没见过其他人吗?除了你之外,他有帮其他人做过植入吗?」

康达立刻说道:「除了我之外,他还帮肯尼迪参议员那个老骗子做过植入,后来我没关心过他。」

小月立刻开始细查肯尼迪参议员的资料,过了半晌,她沈声说道:「美洲政府公布的植体受体名单上,没有肯尼迪参议员的名字,他也不在阿尔卡崔岛的受体名单中。」

「可能吧,他们应该不会把所有受体送到阿尔卡崔岛,毕竟有些人是社会上的名人。」康达不以为意地道

「那他去了哪里?成了漏网之鱼了吗?」小月看了看酋长,给丁远光发了通讯询问此事,丁远光很讶异,又发通讯去问派去过外管处的廖明堂,过了一会儿他跟小月说道:「这事奇了!廖明堂说肯尼迪参议员被外管处抓了起来,据说一直被关在外管处。」

小月的眼睛一亮,追问道:「被关在外管处?外管处没把他交给美洲政府吗?」

「外管处并没公布他们保护了这幺一个人,这很可疑…很可疑…」丁远光的语气显然有点沈重

但外管处有什幺可疑之处却不好猜了,他们讨论了一番,酋长郑重地对康达说道:「问题大了,人在外管处的手上,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说他会想些什幺呢?」

「你怀疑肯尼迪参议员跟整件事有关?」

酋长并不承认,他只是叹道:「难说,这只是一个很明确的怪异点…」他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为什幺说肯尼迪参议员是老骗子?」

康达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几个都是老相识,以前年轻的时候一起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肯尼迪那家伙靠着口才和家族背景,一步步的在政坛上开创了自己的天地,那家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什幺谎话都敢说,我们帮他创造了各种机会,圆了无数的谎,扫除了各种障碍,这才把他推到现在的位置,他也私下赞助了不少活动经费,他叫我老地鼠,我管他叫老骗子。」

酋长却一点都不轻鬆,他正色问道:「他认识你和华伦教授?」

康达见他认真起来,收起笑脸说道:「几十年的老交情,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生意和交情都还是在的。」

小月指着他道:「所以他很可能一见到华伦教授,就猜到他的秘密病人可能是你?」

被她这幺一提,康达郑重地想了想,他拉长声音道:「这…非常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酋长立刻追问:「如果他知道你杀了华伦教授,可能会发生什幺事?」

康达摇手道:「那家伙绝对不会帮华伦报仇,他不是那种人!」

酋长换个方向继续问:「如果他知道你想搞鬼,他会怎幺做?」

康达眼睛一亮,叫道:「跟着一起捞钱!」

「只是捞钱吗?」酋长怀疑地问:「如果只是捞钱他绝对不可能举报你,甚至出卖你,他还可能会做些什幺?」

康达怀疑地道:「他不可能是幕后主使的,他没这种能力。」

「或许吧,但他可能跟幕后主使有关係,或许是他引导幕后主使紧盯你。」

康达摇头道:「这不可能…他没这幺厉害,不然也不会在政界浮浮沈沈的混这幺久,老是要我们帮他擦屁股。」

酋长盯着他,缓缓地说道:「既然你对他这幺有信心,而且你也是他的老朋友,那对他的追查就交给你了,他跟你一样是植体受害者,又是你的老朋友,你就把他的状况搞清楚,可以吧?」

康达其实也没什幺事可以做,便道:「没问题,交给我吧,我保证一下子就把他的状况搞清楚。」他信心十足地笑道

躺在植体成长仪中修练的阮虎调整好左腿的植体后,又开始找起了能量的源头,现在他知道这个能量源头显然不是那幺容易找到,而需要一点技巧或思考。他想道:「这里的能量不可能无中生有,我的感知延伸到这里才能撷取这边的能量,所以这里的能量应该也是由感知传输过来,负责传输能量的感知在哪里呢?嗯!不管它在哪里,它一定跟这个图纹相连,但为什幺我刚刚找不到呢?它是怎幺隐藏起来的?」

阮虎自己就是欺骗感知的专家,用起反欺骗的手段也很在行,但找了半天,这附近的感知虽然纷杂,但都很正常,这里修练的人多,感知纷杂是正常的。阮虎还没发现什幺问题,拉米就对他回报道:「主人!根据您的感应,您的四周有轻微感知扭曲的现象,请仔细观察。」

「原来如此!」阮虎高兴地把感知钻入墙面,果然发现墙面内隐藏着一些如蛛丝般细微的感知,那些感知既细微,又能扭曲外来的感知,所以一般状况下很难发现。他沿着那些感知找,发现地面也隐藏着一个网状的感知脉络,正是那些那些感知网散发了能量。

阮虎沿着那感知寻找上去,发现感知网沿着墙面往上,到了楼顶阳台处汇聚起来,聚起来的感知还是非常细小,就像是一条风中飘荡的蛛丝一样,如果不是阮虎的感知比较特别,又刻意去观察,肯定没办法发现这些会扭曲感知的细丝。

那丝感知细丝向天空延伸而上,阮虎的感知沿着细丝追了上去,这一去也不知道上升了多远,这期间阮虎的左腿也有了能量感应,阮虎分心把左腿接上大循环,感知又继续往上急追,他一开始上升得很快,但随着感知拉长,感应越来越艰难,上升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那感觉就像修练感知扩增一样,他的感知抖动个不停,渐渐失去感应能力,最后他彷彿冲入了一个散发着无穷光明的殿堂,在那明亮又强大的光芒照耀下,他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阮虎发现自己走在充满金色光芒的野地上,到处都开满了明媚的金光花朵,彷彿是一颗颗停留在地面的星星,天空是开朗的碧蓝色,就像他之前看到的那个蓝色的星球一样,阮虎心中一跳,金色的光芒跟蓝色的天空,跟他看到的那个星球之门的图案重合了起来。

阮虎站在散放着金色光芒的野地上发了一阵呆,忍不住弯腰下想去碰触那些光芒花朵,他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也变成了一团光芒,他吓了一跳,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发现双脚光芒的颜色黯淡,就像两条漆黑的鏽铁柱,显得死气沈沈的,而自己的双手和身体都散放着金光,他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只是好奇地打量着双手。

他的手掌变成了一团光芒,上面没有皮肤肌肉的痕迹,在明亮的光芒中,手掌和手臂上都有一点点极细的斑痕,那斑痕并不暗沈,只是光芒的颜色略淡而已,但这种斑痕数量很多,所以看起来就很明显,阮虎好奇地打量这些斑痕,发现它们会慢慢的游动,这种斑痕双手都有,甚至他的身体也有,至于双脚由于斑痕太多,让双脚整个黯淡无光,反而看不出斑痕来。

阮虎上下打量自己的时候,一个声音说道:「你居然来了。」

阮虎抬头,只见一个光芒人形浮在他的身前,他忍不住问道:「我吗?」

那人形充满了光芒,阮虎其实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人形盯着自己。过了半晌,那人形说道:「你打算躲到什幺时候?你是不可能恢复的,难道你以为这样可以抗拒法则的力量?还是你打算继续残害一个善良的灵魂,让他变成像你一样的妖怪,用这样的恶行来增加自己的罪孽?」

阮虎目瞪口呆,不知道他在说什幺,只好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人形不理阮虎,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他是我的人,我不喜欢你这种行为,虽然我怜悯你的遭遇,但并不表示你可以在我的领域为恶,我忍耐你已经够久的了,这是我给你最后的警告,如果你还不知悔改,你就会嚐到我的怒火!」

阮虎楞在那里,左看右看,都没看到其他人,他楞楞地盯着那个光芒人形,那光芒人形似乎在等他回应,但阮虎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最后他只好说道:「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幺。」

「滚!」那人形一挥手,一道刺眼的青白色电光打入阮虎的光芒躯体,阮虎只觉得一股剧烈的刺痛从电光击中处散了出来,他忍不住大声惨叫,那痛苦如此剧烈,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以致于他根本不知道同时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和他一同惨叫。

在人类潜能研究所,丁远光闭目坐在植体成长仪前,植体成长仪正在模拟阮虎的基因变化,丁远光等着要看到最后的模拟结果。他有点烦,自从他的四个分体合而为一之后,他是变得强大了,但可以支配的时间却变少了,他每天忙来忙去,满世界乱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有四个分体可以分头办事,虽然他现在在全世界的每个地方都能用最高的效率修练,但这种忙碌的感觉还是不太好,他也想清闲一下,和老朋友聊聊天喝点小酒,鬆弛一下转个不停的脑袋,但是最近的事情真多,一桩桩扑面而来,几乎让他应接不暇。

当他正想着如何对付那个麻烦的植体骇客时,突然一股强大的感知降临,阮虎惨叫一声,只听「碰」的一声,植体成长仪爆了开来,成长仪的智脑当机,推演到一半的结果也化为乌有,丁远光跳了起来叫道:「搞什幺啊?」

只见阮虎不断的抽搐,一道青白色的电光从他身上射了出来,穿透了植体成长仪,然后又缩了回去,又从另一个地方射出去,那电光在阮虎身上来回肆虐,每一下都让阮虎非常痛苦,但电光穿过之处却没有任何异样产生,就像那电光不存在似的。

「怎幺…怎幺会这样?」丁远光讶道,他听过这种电光,据说在陈漫结婴的时候也出现过,但阮虎距离结婴应该还早得很,他连金丹都还没练出来,怎幺会有这种异象呢?而且这电光似乎给他带来无穷痛苦,让他痛得不断哀嚎,全身也抽搐个不停,这跟他听到的状况完全不同。

丁远光望着那道电光束手无策,他甚至被电光扫过,但他完全没有感觉,那电光恍若无物地穿过他,连他的感知都没察觉到异常,只有阮虎哀叫个不停。

研究室中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洞,罗娜和廖明堂穿了出来,罗娜一面封闭那个黑色的洞口,一面焦急地问道:「怎幺回事?植体成长仪怎幺坏了?」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爆开了!」丁远光叫道

「那怎幺办?如果坏得太厉害,地球又没有适当的零件,我们可能修不好它。」

「那有什幺办法呢?先来看看阮虎是怎幺回事吧!他好像很痛苦。」

罗娜跑了过来,这时的青白色的电光已经发威得差不多了,长长的电光分解成许多细小的电光,像一条条青白色的小虫子在他的身周旋转缭绕,把阮虎电得浑身颤抖,连头髮都竖了起来。

「这是怎幺回事?」罗娜焦急地问,一面试着隔离植体成长仪,她关闭了成长仪的电源,但阮虎身上的电光还是流转个不停。

「你问我我问谁呢?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

「跟植体成长仪坏掉有关吗?」

「我也不知道,成长仪好像是被他弄坏的…」

罗娜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抱怨道:「早说过别让他在里面修练。」

「你说可以承受得住的!」丁远光也抱怨道,他走了过去,把阮虎从成长仪中拖了出来,罗娜连忙要他小心,丁远光苦笑道:「别担心,这电光只会对付他。」他把浑身电光的阮虎放在地毯上,阮虎仍然抽搐个不停,但已经叫不出来了。

丁远光看着他,沈声对罗娜道:「这是感知面的打击,并不是真正的电光,成长仪坏掉的应该是阮虎原本运行的能量爆发的结果,你检查看看吧。」

罗娜点点头,她打开成长仪,发现能量破坏的痕迹,摇头问道:「机板烧掉了,我得把机器拆开来详细检查,才知道能不能修,二号怎样?不要紧吧?我还有急事等着他去办呢!」

「不知道,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事,但…谁知道呢?」丁远光叹道

  • 名称:韩国一级片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