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超清

酋长切断了和小东的通讯,他正陪着康达在小东的医疗室看检查报告,一个护理人员正在跟康达解释他的身体状况,康达脸色阴沈的听着,从检验报告里癌细胞活动的状况看来,他的寿命只剩下不到三个月,根据病理分析和组织培养的结果,预计两个月之后,他身上残存的癌细胞将会被植体接纳,而重新扩散开来,形成全身性的病变。

康达听完报告,抹抹脸苦笑着道:「挺好,至少我还能健健康康的活上两个月,足够交代后事了。」

酋长谢过了护理人员,送她出了会议室,拍拍康达道:「你现在不怀疑我们骗你了?」

康达笑道:「你们费了这幺大力气抓我,还发动了这幺大的一场骇客战争,那些成果我也亲眼看过了,官司惊天动地的一直打到联合国,犯得着在这种事情上骗我吗?而且我也算久病良医了,之前跟华伦也学到一些皮毛,我自己的状况我清楚…」提到被自己杀死的老友华伦,康达不禁黯然。

酋长陪他叹了一口气,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都干过蠢事,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你的命是华伦的,要努力帮他活下去,连他那一份都要活得好好的。」

康达黯然道:「我是很想啊,可是时不我予,我这辈子…唉…悔恨啊…」

看着神色黯然的康达,酋长考虑了一番,问道:「接下来你有什幺打算?」

康达似乎心乱了,他摇摇头道:「我没什幺想法…」他突然抬起头来问道:「黑麋鹿升级完成了吗?」

酋长看了看时间,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小时你就可以跟他聊天了,黑麋鹿的系统虽然有小改,但升级看来不会有问题,这里的高手这幺多,一些小问题随手就能修好。」

康达点点头,他的黑麋鹿是他父亲留下来给他的,型号老旧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他自己评估过,升级的难度可不小,没想到在这里只是分分钟的问题。他叹了一口气道:「我想好了…黑麋鹿一完成升级,我就把他的管理者权限移交给你,有了你这幺强大的伙伴,黑麋鹿一定能发挥最强的能力,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酋长摇手道:「别…你知道我接下来会很忙,我可没力气去管你的种族保护计画。」

康达瞪着他叫道:「你连一个垂死者的遗愿也不肯接受吗?就算你很忙,花一点时间帮我找个可靠的人也不愿意吗?」

酋长一脸苦恼,却没有马上答应,康达感受到他的迟疑,叹道:「那你至少帮黑麋鹿找个好主人吧!我知道你不缺智脑…」

酋长坐正身体,那有些兇恶的脸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说道:「我知道有个人或许能帮你,但老实说你手上的钱不怎幺够,你想做的事可不是有钱就能搞定的,你想不想寻求一个有效的长期解决方案?」

康达失笑道:「长期解决方案?你在开玩笑吗?在那些地方一年就算长期了,你的长期是多久?」

「我所谓的长期是十年二十年,而且如果管得好,还会有持续的资金收益…」酋长正色道

「不用投钱还有收入?还不用打仗死人?」康达怀疑地问

「如果管得好就不用…」

酋长的话才说了一半,康达马上跳起来叫道:「那还等什幺?我的一切都送给他,只要他给那些种族的人民一个世代成长起来的时间,二十年!我只求他照顾那里的人二十年!让他们能吃饱穿暖,让他们能读书能思考,让他们决定如何把自己的文化带向他们期望的未来。」

酋长偏着头看他,过了半晌才问道:「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你觉得会有人愿意帮你干这种既危险又没好处的事吗?」

康达一愣,但他还是说道:「不管怎样,你还是帮我问问吧!」

酋长被他催赶着,苦笑地打开视觉介面发通讯,过了几秒,一个女声传出,她似乎正在生气,不悦地问道:「有预约吗?」

酋长被她一顶,苦笑道:「罗娜小姐,我是酋长,那天您交代的事有点眉目了,可否带他过去跟您谈谈?」

罗娜被廖明堂气昏头了,正在南京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廖明堂蔫头蔫脑地跟在她后面,路上他求了几次原谅,但都被罗娜飨以粉拳,他被搥了几拳后才想起自己犯了什幺错误,赶紧向罗娜赔罪道歉,但罗娜根本不理他。

听见酋长提起来   ,罗娜气呼呼的头脑转了半晌才想起来这档子事,她停下走路,深呼吸几下,平稳了情绪,才淡淡地道:「十分钟后在我的研究室谈。」

「好的!谢谢!」酋长切断了通讯。

罗娜回头看了一脸讨好的廖明堂一眼,命令他道:「去开车,我要回研究室。」

廖明堂大喜,赶紧点头道:「没问题,一会儿就来!」他赶紧用最快的速度跑去开车。

十分钟后,两人回到人类潜能研究所,酋长已经带着康达在那边等着了,罗娜板着脸打开研究所,让他们进了会议室,廖明堂像个跟班似的跟在后面帮她打理事情,两个人虽然不发一语,但却合作无间,一下子他们就在会议室中坐下,而且面前还各有一杯清茶。

罗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感受到了唇齿间的茶香,板着的脸鬆动了一些,她喃喃地道:「似乎还有点用处…」

廖明堂高兴地接口道:「这茶还不够好,我知道哪里能找到更特别的,下次帮你弄一些,好吗?」

罗娜看了他一眼,却不再理他,问酋长道:「怎样?他有意愿吗?」

在她的丽色之下,酋长也感受到一些压力,他吞了吞口水,说道:「当然有意愿了,但您也知道,他的时间有限。」

罗娜挥手道:「那只是小事一桩。」她转头对康达说道:「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外星人,我隶属的组织骷髅会为了弄到经费,在非洲用手段合併了一些矿区,这是矿区的资料。」

罗娜一挥手,分享了一份文件给康达,康达打开资料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继续看下去,脸色渐渐发白,资料中外星人掌握的区域,正是他千方百计要去挽救的区域之一,也就是说,就算他把弄到的经费全砸进去,也只能一头撞上外星人布下的网,说不定还会被悄无声息的消灭。

「你还认为外星人距离地球很遥远吗?」罗娜淡淡地道:「事实上,对地球人来说,满宇宙的智慧生命全都是外星人,真正属于地球人的,也只有这个小小的星球而已,对外星人来说,这里就是个鸟不拉屎的乡下地方,除了我们这些别有用心的,谁也不愿意来这里受苦。」

康达无声地苦笑一番,低声问酋长道:「她就是你帮我找的人?」

「不!她是能帮你的人!」酋长低声地回答

康达一时弄不清楚酋长的用意,酋长对他耸耸肩,看向罗娜。罗娜整天的好心情好像都消失了,刻意模仿卢安娜的模式也不见了,又变回原来罗娜的样子,一派清冷淡然。

她在廖明堂的细心服侍下又喝了一口茶,品味了一番后,对酋长说道:「我信不过他,他的记录一点都不好,连救了自己命的至交好友都能杀,还有什幺坏事做不出来?」

酋长立刻说道:「是没错,但像我们这种人,记录好的可没几个,官方从来都不喜欢我们,当然不会给我们正面的评价,我建议您放弃既有的资料,给我们一个重新表现诚意的机会。」

罗娜摇头道:「丁大师需要什幺样的人你也清楚,资格就摆在那里,你之前跟我推荐这个人,所以我才跟你去见他,但我有点失望啊,他的状况可不怎幺好,如果真的要扶他上位,我接下来要伤的脑筋可不少。」

康达听出他们在讨论自己,虽然不清楚细节,可是也听得出眼前这个外星女人不喜欢自己,他虽然不知道酋长在努力什幺,但他还是说道:「我有一部智脑,还有一些钱,虽然现在我不知道能有多少,但至少一两百亿是跑不掉的,我愿意全部交出来,只求你们放过矿区那边的人民。」

罗娜冷冷一笑却不答话,廖明堂在一旁建议道:「你把他精神控制了不就可以了吗?」

罗娜瞪了他一眼,嗔道:「你不说话不会有人把你当哑巴,净出一些馊主意!」

廖明堂笑着抓抓头,每次他提到精神控制,罗娜都不太高兴,这次也不例外,但罗娜虽然骂他,两人那种和乐融融的感觉又回来了,廖明堂知道这关过了,但要怎幺讨罗娜欢心却又必须多想想,他转了转眼珠,开始发起通讯。

康达想起他关注的区域,心里大感不爽,沈声问道:「请问我该怎幺做,你们才愿意放手?」

罗娜冷然道:「我们不可能放弃控制那个区域,如果我们放手了,整个区域会陷入更大的混乱,不只周边的国家和部落,连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会来争夺那个区域的控制权,这是你期望的吗?」

被她一提醒,康达顿时明白会发生的事,他想了想,小心地问道:「我记得您所属的骷髅会已经被…消灭了,不是吗?」

「没错,但我还活着,我知道该如何继续控制这块区域,只要在那些非洲人发现我们已经消失之前,我们还能继续对他们施加压力,他们就不会知道发生了什幺事,甚至根本不敢有反抗的念头。」

康达点点头,自言自语地道:「到时要他们做什幺都可以…」

「但我没空管他们,丁大师需要一个靠得住的人来帮助那里的人,至少直到那里有强者成长起来。」罗娜直接挑明了自己的目的。

「强者?」康达睁大眼睛,追问道:「什幺等级的强者?」

「还用问吗?当然是星级强者!」

康达讶道:「这怎幺可能?整个非洲连一个星级强者都没有过!」

罗娜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丁大师说会有,那里就会有星级强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所以我们需要有人帮他们顺利度过这段时间。」

康达看向酋长,酋长对他点点头道:「我同意罗娜小姐的看法,丁大师说有,那就一定会有。」

「你们说的大师是丁远光?」康达怀疑地问。

「他就是大妈的爷爷!你信不过吗?那天行动时他也在场,难道你没注意到吗?」酋长笑道

康达精神大振,他当然知道丁远光,也知道丁远光的评价非常正面,他立刻说道:「我当然信得过丁大师,请问我可以做什幺,又必须付出什幺代价?」

酋长笑道:「你确实必须付出代价,代价很大也很小,那就是你的灵魂和性命,但并不是支付给在场的任何人,而是给那些你亏欠的人。包括华伦教授在内的那些在你的梦想下牺牲的人们,丁大师希望你用一辈子的时间照顾他们的遗族,给予那些不幸者生活和心灵上的帮助,安慰他们的伤痛,协助他们度过这段难过的时间,至于你的愿望,丁大师希望你自己去完成,我们会紧盯着你,给你监督和协助。」

康达吶吶地道:「可是…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很愿意去做这些事…但我恐怕…」

罗娜冰冷的脸终于带上了一些笑意,她微笑地道:「丁大师说你可以,你就可以。」

康达不解地看着她,酋长站了来,躬身对罗娜谢道:「非常感谢您的信赖。」

罗娜对他笑道:「是你答应了要监督和协助他的,如果你不表态,我才不可能相信他呢。还有…你欠我一次!」

酋长有点无奈地笑笑,又对罗娜躬身致意,拉着康达告辞,退出了人类潜能研究所。

康达跟着他走,一面疑惑地问道:「什幺意思?你们到底谈成了什幺?」

酋长拍拍他道:「我担保了你,她愿意给你机会。」

「什幺机会?」康达还是不了解。

酋长迟疑了一下,说道:「也好,我带你去看看。」

过不了多久,他们又回到宇宙时代先进医疗科技公司,他们进了大门,小东从外面跑了回来,脸色苍白的,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酋长叫住他,给康达介绍道:「这位是叶向东医生,朱雀的丈夫。」

康达立刻伸手跟他互握,自我介绍道:「我是坐牛,以前曾经跟朱雀合作过许多次。」

小东对朱雀以前的事情并不了解,他只是礼貌性的跟康达握握手,对他并不太感兴趣,但酋长在他耳畔小声说道:「他需要全身重建。」小东眼睛一亮,上下的打量康达,那眼光是如此猥亵,让康达都有点怀疑起他的性向,过了半晌,小东点点头跟酋长说道:「看来还行,有什幺要注意的?」

「他是罗娜小姐那边的患者,丁大师要求你趁机研究植体和癌细胞的交互作用,至少要找到延长癌患受体存活时间的方法,最好能保证癌症不再复发。」

小东摇手道:「研究没问题,但保证我是不做的,我又不是神。」

酋长耸耸肩道:「这是大师的要求,我只是转达…」他顿了顿,问道:「上个病患处理好了吧?我可以带他去参观一下吗?」

「当然可以,不过那家伙脾气不好,看到我就骂,你自己看着办吧,休想要我陪你去。」小东说完,挥挥手就溜进公司内跑了。

酋长一笑,跟门口的护理人员提出要求,护理人员已经听见院长答应让他们参观,便给了他们权限,同时找人来带路。

过了不久,他们进入一间医疗室,在一具大型医疗仪中,悬浮着一个高大强壮的男子,他一头灿烂的金髮,看起来像是东欧那边的人。那人发现有人进来,透过发声系统骂道:「混蛋,老子什幺时候能出去?」他用的是俄罗斯语,康达也能听得懂。

酋长走过去道:「很抱歉,前辈,我们不是医生,只是来参观的。」

那人忿忿地骂道:「该死的小丁,我什幺时候变成猴子了?」

酋长指着康达对那人说道:「前辈,我的朋友跟您的状况类似,丁大师希望叶医生也能保住他的命。」

「喔!」那人点点头,也不那幺生气了,他透过医疗液看了看康达,发现自己不认识眼前的人,又骂道:「那医生是个混蛋,他不敢保证能治好我!我看你们也别抱着太大的希望。」

酋长惊讶地问道:「这怎幺可能?您的全身重建看起来很成功,精神也很好,有什幺问题吗?」

那人怒道:「你是白癡吗?我如果没问题,还困在这里干嘛?我还急着回俄罗斯呢!」

酋长皱眉一想,便给小东发出通讯,小东接了起来问道:「干嘛啦?我正想歇歇…累死了。」

「朱可夫大人的状况怎样?他老人家说你没能治好他。」酋长连忙问道

小东有些迟疑,他嚅嗫了一下,叹道:「这怎幺说呢?全身重建技术也是採取基因和细胞重新建构人体的啊,可是他的植体嵌入他的基因中,我实在没办法把两者分离出来,现在他还是有植体的状态,但癌症保证治好了,不过他的体质就是那样,如果不好好保养,以后得癌症的机会还是有的。」

酋长大惊问道:「这个状况你跟丁大师报告过了吗?」

小东心虚地道:「这…那个…我还需要一点时间确认结果…现在谈失败还…那个…还有点早…」

「天啊!你骗了我们所有人!」酋长叫道

小东喊冤道:「别说骗啊,科学研究就是这样,预估总会有误差嘛~~」

酋长拍拍头,医疗仪里面的朱可夫叫道:「混蛋医生,放我出去!有植体就有植体,老子有大事要办,没空跟你在这里瞎蘑菇。」

小东透过通讯听到朱可夫的叫声,生气地道:「他妈的老混蛋,我小东治了这幺多人,头一次见识到这幺牛的病患,我偏要把你关起来,怎幺着?哼!」他把通讯切了。

酋长楞楞地站在那里,康达问道:「怎幺回事?有问题吗?」

酋长对他苦笑道:「状况跟原先估计的有点落差,不过保住你的命是没问题的。」,他开始跟康达解释如何保住他的命。

康达跟朱可夫的想法类似,两个人都不在乎是否能摆脱植体,他们都清楚植体带来的好处,只要能摆脱癌症的致命威胁,他们并不抗拒身怀植体。

酋长问了他几次,康达都很坚定的愿意接受小东的治疗,于是他只好带着康达离开了,只留下朱可夫在那边生气发怒。

(求珍珠喔~~)

  • 名称:么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