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色霸气超清

阮虎他们也对新机甲很有兴趣,三人都全力解决自己的餐点,打算早点去训练场玩,过了不久,一群军官走了进来,他们都板着脸,就好像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吵架的。

他们走过阮虎他们身边时,前面的几个军官突然立定,静静地对阮虎躬身致意。

正在消灭食物的阮虎被他们吓了一条,狐疑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们,他旁边的廖明堂用手肘推推他,低声提醒道:「快回礼!」,阮虎这才醒悟过来,这些是叛军,他赶紧放下餐具,对那些军官点头致意。

那些军官后面的一些人忍不住发出轻蔑的冷笑,阮虎看了他们一眼,发现都是些低阶军官,看来是负责监视这些「叛军」的,阮虎心里有点不悦,这些优先被转变的「叛军」都是掌握基地各个要害位置的高级军官,他们本来前途一片光明,但现在遇上这次危机,却变得什幺也不是了,虽然他们变成这样也不是自愿的,但看来他们以后的前途肯定完了,在这个严密的军事体系中,他们将不再被信任,迟早会被清理出军队。

发现了这件事,阮虎因为机甲而有些兴奋心情也沈了下来,他草草的清光了餐点,逃也似的跟着大狼离开餐厅,根本不敢去想那些把他当作上级的「叛军」以后会变成什幺样子。

阮虎他们跟着大狼在机甲训练场玩了一个多小时,在大狼的鼓励下,两个人都试着操纵机甲,只是这机甲要开动不难,但要操纵起来实在有点繁複,要像大狼那样人机一体的格斗还真不是那幺容易,两人试了半天,还只能在训练场绕圈,大狼安慰他们道:「别太早放弃,这机甲的操纵系统跟每个人的视觉介面是连结在一起的,你的视觉介面会慢慢学习机甲的操作模式,等到操作模式建立起来,两个系统达成了协调,你会发现机甲跟你自己没什幺两样。」

听了大狼的鼓励,又看看在场上受训的强者们,阮虎他们都觉得自己应该学得会,可惜他们玩了没多久,狗不理又来叫他们了,这次是让他们去协助解开一些叛军封锁的机密。

阮虎他们赶过去后,发现那一群将军又聚了起来,他们瞪着几个高阶军官生气,其中就有廖明堂的师兄邓子超。见他们进来,狗不理高兴地站了起来,对他们招手道:「快来,我们又发现了一些需要最高权限才能解开的机密。」

他刚这幺说,一个趾高气昂的白人就骂道:「元帅大人,这些叛徒根本不受控制,我们不能信任他们。」他似乎要继续之前的吵架话题。

廖明堂一面进来,一面反驳道:「那你就别信他吧,我们问我们的,你关起耳朵别听,这样可以吧?」

那肩上有三颗星星的将军被他堵得脸色发青,阮虎对他友好地笑了笑,向狗不理报到。他才站了这幺一下,就觉得会议室中的感知状态非常不好,除了几个「叛军」一脸平静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在生气,连苟大元帅都不例外,阮虎觉得很奇怪,苟大元帅位高权重,在金星这片地面上,谁能惹他生气呢?他可不知道实际统治金星基地的是五大太空总署,狗不理只能算是个表面上的头面人物,是各国互相妥协的产物。

狗不理向阮虎招手说道:「我们想知道维纳斯二号为什幺离开金星,又去执行什幺任务。」原来叛军叛乱的过程中,已经动用了一艘中型战舰,叛军驾着战舰离开,去向不明,连智脑的扫瞄记录都被清除了,现在正动用空间超波扫瞄到处找它,但急切之间还没有发现它的蹤影。

阮虎转问了这个问题,叛军们纷纷表示不清楚,只有一个老军官说道:「报告元帅,这件事不是我们执行的,当初我在朱可夫将军的命令下转移了维纳斯二号的权限,邓子超少校负责调度补给,维纳斯二号就自行升空离去了,我们没有参与维纳斯二号的任务。」

那个白人将军骂道:「骗鬼吗?一艘战舰消失得无影无蹤?连谁开走了它都不知道?维纳斯二号可不是几个人就能开走的!」

阮虎不理他,转头问邓子超:「你负责补给维纳斯二号?用了什幺补给品?」

邓子超答道:「报告元帅,维纳斯二号只补给了百分之六十的能量,我调用一般仓库的燃料棒完成了这次补给。」

那白人将军又怒道:「这如何能信?上面的人不用吃喝吗?维纳斯二号正在年度维修,上连一条麵包都没有,连一发砲弹都没有,它是出去逛街购物吗?」

狗不理叹了一口气道:「泰勒司令官,我知道你很急,维纳斯二号是美洲政府的财产,这点大家都清楚,它失蹤了我们每个人都很急,但这些证词跟仓库的资料吻合,维纳斯二号确实只领用了百分之六十的燃料棒,而且我们正在清理伤亡的人员,目前看来,人员数量大致吻合,失蹤的人员可能不到六人,您说得没错,就算这六人都上了维纳斯二号,他们也不可能把维纳斯二号开走,但维纳斯二号失蹤了是事实…」

泰勒将军瞪着狗不理,狗不理挥手把目前的失蹤人员名单传给他,泰勒看了看那个名单,确定这些人就算加起来也开不走维纳斯二号,他忿忿地骂道:「这他妈的到底是怎幺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狗不理的手举了起来,表示他正在接收资料,所有人都望向他,过了半晌,狗不理抬起头来说道:「发现疑似维纳斯二号的船舰,火星基地正在确认,但对方完全不回应所有的通讯,如果超波扫瞄的结果正确的话,维纳斯二号正穿过土星轨道,用全速航离太阳系。」

泰勒将军脸色大变,他问道:「谁开走了它?」

狗不理摇头,他叹道:「火星基地询问是否派战舰追蹤,我拒绝了,只让他们加强防务。」

泰勒一脸讶异地看着他,过了几秒才问道:「你认为是外星奸细偷走了维纳斯二号?」

狗不理苦笑道:「你能找到更合理的解释吗?况且以维纳斯二号的性能,火星上的战舰根本追不上它,你有什幺建议吗?」

泰勒知道地球上还有船舰有机会追上维纳斯二号,他挣扎了一番,终于说道:「可不可以…请丁远光大人派船追蹤?」

狗不理摇头道:「我已经问过丁大人了,他告诉我上次的空间探测只做到木星,目前的空间跳跃最远也只能到达木星,所以他的船也追不上。」

泰勒一脸失望,沈思了一番后只好说道:「我必须向地球总部报告。」,狗不理早料到他会这幺说,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泰勒瞪着视觉介面跟地球发起通讯的时候,狗不理解散了那些被召唤来的「叛军」,才回头对阮虎说道:「你的权限没有问题,他们告诉我们的讯息是一致的,虽然状况真的很可疑,但我们必须跟朱可夫确认,才能知道真正的状况,可惜他现在昏迷了。」

「朱可夫将军…」阮虎急忙问

狗不理对他使了一个眼色,淡淡地道:「他的癌症大发作,我看他撑不过去…」

阮虎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只好配合地道:「我们现在可以帮什幺忙吗?」

「丁大人的战舰已经在路上了,我这边的状况已经获得控制,你们两个必须回地球帮忙,虽然我很希望你们能有一个人留下来,但美洲和欧洲都要求派人过去协助,你们可能要分头办事了,不过听说他们那边的状况比较单纯,叛军的军阶也不高,应该不会有什幺危险性。」狗不理看看时间,继续说道:「你们準备準备吧,大概两个小时后就要出发了。」

阮虎他们等着回地球的时候,康达已经搭着飞碟飞到了南京,他站在入境大厅打开了酋长提供的程序,马上就有一个年轻的女人接起通讯说道:「您好!坐牛大人,我是酋长的秘书玛利亚,酋长还在忙呢,您来得真快!」那女人显然很年轻,笑嘻嘻地道,一口欧洲口音的英语,听起来似乎是南欧人。

康达有点疑惑,他们这种人怎幺可能会用「秘书」呢?一般都只是和智脑作伴而已,多一个人就多一份麻烦。但他还是礼貌地道:「没关係,我可以等。」

玛利亚笑嘻嘻地道:「怎幺可能让您等呢?酋长要我好好招待您呢!我看到您了,我在您左边,看到我了吗?」

康达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美丽的女人对他挥手走了过来,她约莫二十岁左右,看起来还是一副少女的活泼清纯模样,苗条的身躯配上一身银色的紧身衣服,黑色的高跟鞋配上精緻的小羊皮外套,加上柔顺飞扬的长髮,整个人就像是走在伸展台上的模特一样,她那曲线玲珑的身材吸引了无数的眼光,秀丽的颈项上一条银色的十字项鍊随着她的脚步甩呀甩,把康达的眼光都吸到了她的胸口。

玛利亚在他眼前站定,笑靥如花地笑道:「酋长让我来接你,他可能还要…」她看了看时间:「大概一个小时才能出来,呵呵…请跟我来吧…」

康达有点失神,他不由自主地跟着玛利亚走动,他一面走一面问道:「酋长这段时间有什幺案子吗?我看他似乎很忙的样子。」

玛利亚噗嗤一笑道:「忙什幺?补课喽!他之前太懒了,老闆命令他不把课补完不准他上班呢!」

康达觉得好笑,不知道谁有这本事给酋长「补课」,听起来这课程似乎非补不可,不然连酋长这样的人都没上班的资格,他心里越来越好奇,到底什幺工作这幺艰难呢?

两人上了悬浮车,玛利亚麻利地开着车子飞进车道,康达忍不住问道:「你应该不是中国人吧?」

玛利亚笑道:「当然不是啦,我来这里才几个月,我家住在米兰。」

「喔!」康达会意,难怪这人一身华丽却不张扬的服饰,肯定是米兰的大家族弟子,他继续不经意地打探道:「你也是酋长的同事吗?」康达可是有名的骇客,他实际上是在打探酋长的状况,可是却用聊天的方式和玛利亚说话,这就是骇客必修的第一种骇客手法—社交工程,透过一般的聊天手段在不使目标警觉的状况下获取需要的讯息。

玛利亚显然完全不懂骇客手法,她轻笑道:「我可不是酋长的同事,我是他的…他的…」玛利亚嘟嘟嘴道:「老婆!现在帮那个笨蛋处理日常生活上的事,哼!少了我,那家伙连饭也不会吃了。」

这个答案让康达吓了一跳,他跟酋长素未谋面,彼此却互相敬重,认识也超过了十年,在他的心中,酋长应该是一个威势很重的中老年人,可能会比他老一些,没想到却有一个这幺年轻的「老婆」。他脑子一转,小心地说道:「恭喜啊!我还不知道酋长结婚了呢!我跟他认识了十几年了,却从来没见过面,连两位结婚也没送礼,真是太失礼了。」

玛利亚的俏脸有点红,她高兴又害羞地道:「我们还没正式结婚啦,只是…订婚了而已…」过了一会儿她才补充道:「这段时间来找酋长的人很多,他又很忙,我其实不太懂你们的规矩,要是有什幺失礼的地方,请务必多多包涵喔。」

康达笑道:「不敢!不敢!嫂子亲自接待,我老脸有光,怎幺还敢嫌东嫌西的呢?」

玛利亚听见他口称「嫂子」,显得非常高兴,更快乐地跟康达介绍起南京来了,两人聊得非常愉快,没有多久,老狐狸康达就套出了所有他想知道的事,他知道酋长在「宇宙时代公司」工作,这公司确实是在做游戏,康达对这公司似乎有点印象,但他透过视觉介面却查不到什幺相关的资料,他可不知道,宇宙时代公司的资料都被各政府的高层封锁,他以往曾经靠手段弄到一些,却封存在黑麋鹿中,现在黑麋鹿不在身边,只靠视觉介面能查到什幺呢?

康达小心的询问酋长的开发工作,玛利亚却不甚了解,康达只感觉到她确实不是一个技术人,而比较接近一个经理人,待人接物没有问题,思绪也很敏锐,但对于智脑技术却完全没有了解,这可奇了,酋长怎幺可能会找到这样一个女人当老婆,以康达的理解,酋长应该找个能力相当的「战友」,以后两个最优秀的骇客合力培养出世界上最强大的骇客王者才对。

但偏偏酋长似乎不这幺想,美丽可人的玛利亚确实很迷人,只要是男人都会迷上她,但这样的人对康达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在康达不断的聊天中,他们终于到达一栋大楼,这个时候,康达正在跟玛利亚谈到瑞士银行攻略战,他用自己知道的枝微末节为引,把自己假装成当时参战的人员,玛利亚被他骗过,高兴地谈起当时发生的事,康达听她的描述,证明酋长确实攻破了瑞士银行智脑的防御,帮玛利亚的家族拿回了家族重要的物品,康达的社交工程技巧精熟无比,玛利亚一下子就把他当作酋长的老伙伴,什幺都跟他说了,连黑暗理事会致上厚礼,让他老爹把她卖给酋长都坦承不讳。

康达这才知道酋长的这个老婆是怎幺来的,他又吃惊又好笑,酋长居然可以让黑暗理事会送出厚礼赔罪,他到底做了什幺啊?但这件事玛利亚显然完全不知道,康达怎幺问也问不出来。

(求珍珠~~~)

  • 名称:霸王色霸气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