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超清

阮虎对他说道:「朱可夫将军有动用机密仓库的资源吗?」

邓子超睁开眼睛,回报道:「报告元帅,朱可夫将军只命令我封闭机密仓库,没有动用机密仓库的资源,现在资源的存量还可以支应本基地十一个月的生产需求。」

阮虎没有留意邓子超对他的称呼,只是点点头看着童无忌,童无忌说道:「那就好,让他释放这个月的种子,免得天然粮食的生产中断。」

阮虎便又对邓子超说道:「封闭机密仓库的命令解除,依照正常流程释放这个月的种子,免得天然粮食的生产中断。」

「是!但这需要司令部的权限签章。」邓子超硬梆梆地答道

阮虎又看看童无忌,童无忌满意地道:「这样就可以了,签章是狗不理的事,我会告诉他的。」,他拍拍廖明堂,说道:「好好照顾你师兄,我跟阮虎去办事了,身体好点了就跟我报到,我们还有一大堆事要忙。」说完,他就拉着阮虎走了。

「他妈的!这次可真惨啊!」廖明堂叹气道

「好吧,算你救了我一次吧!」邓子超闭着眼睛说道

廖明堂摇头道:「我救了你吗?还没完呢!你身上的植体不会清除的,接下来还有麻烦,我很担心上面会怎幺处理你们这些被污染者,我知道丁远光他们拼命的在找救你们的办法,但是美洲政府那边提议要销毁你们,哼!销毁?他们把人命当做什幺了!」

邓子超叹了一口气道:「真倒楣啊,我的孩子才刚出生啊!我只见过他一面而已,真是个可爱的乖宝宝…跟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放心吧,师兄,我不会让他们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而清洗你们的,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如果我不逃避,那些美洲人也不会有时间把植体洩漏出去。」

邓子超叹道:「明堂啊,你不用自责,这件事不怪你,我承担了这个责任,就变成了将军第一个要掌握的目标,将军当然要优先控制我,幸好我们在金星上,将军没办法运走机密仓库内的资源,否则我的罪过就更大了。」

廖明堂苦笑道:「幸好这次事情没扩大,丁远光回去对付俄罗斯那边的叛军了,但听说美洲政府和欧联政府那边也出现了叛军,这回只怕还有得忙,都是那些可恶的美洲人害的,全世界被他们搞得乱七八糟。」

廖明堂抱怨的时候,阮虎正跟着童无忌探视了一些叛军的高阶军官,童无忌找来了一些基地的军官,一起参与这次「审问」,他们先让医疗人员把特定患者送入病房,让阮虎确认他的权限,然后才由军官们进行审问,一切都很顺利,阮虎的权限有绝对的优势,他的植体阶级甚至比朱可夫还高,已经达到「元帅级」了,那些受体见到他都受到很大的压力,对他毕恭毕敬的。

军官们一面审问叛军,一面在视觉介面上记录,同时发出报告和命令,原来因为叛变而混乱的基地秩序也渐渐的恢复正常,过了不久,苟大元帅亲自到场聆听审问,随他而来的还有五大太空总署的司令,由于美洲总署和欧洲总署的司令被朱可夫优先「同化」,所以这两个总署的司令是他们在地球上的总部指定的代理司令。

他们忙了七八个小时之后,审问的动作完成,这次审问主要是确认叛军留在两个太空基地内的暗棋和各个总署在地球的内应,尤其是地球内应部分。俄罗斯那边由朱可夫自己掌控,状况很清晰,其他两个总署的叛军也有人跟金星基地联络,他们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这也方便了这两个政府的清理动作,金星基地的肃清仍然保持机密,就是为了把地球上那些冒出头来的坏苗子连根拔起。

阮虎配合着他们审问叛军,这段时间他见到的将星恐怕是有生以来最多的,各种不同人种的高级将领都关注着他,而那些叛军对他一声声「元帅」的称呼,让那些将领们很不以为然,反而是苟大元帅一点都不在意。阮虎觉得很无奈,他一直很低调,丁远光也一直帮他保守秘密,可是这次被逼着出马解决这个危机,他也不得不暴露在各国的眼光之下。既然被叛军视为元帅级将领,他也不敢奢望自己还能假装平凡,还好在审讯的过程中,各总署的司令都没有询问他的资料,免除了他的尴尬。

完成了审讯后,苟大元帅和童无忌拉着阮虎和恢复行动能力的廖明堂进入一个会议室,众人一坐下来,狗不理就问童无忌道:「这些叛军怎幺处理?」

童无忌苦恼地抓抓头道:「你问我有什幺用?我还是老话一句,你问老丁去。」

狗不理苦笑道:「老丁冲回地球,马上就赶到美洲和欧洲去送货了,他还要我尽快把这里的状况解决,急着把他的两位爱将调回地球平乱呢!」

童无忌瞪着眼睛道:「本来就该这样啊!俄罗斯那边整个乱了,美洲那边听说情况也已经爆发了,怀特有些控制不住状况。」

「那我拿这些人怎幺办?我控制不了他们,这些人又不能杀,又不能放他们回地球,难道全都关起来吗?」狗不理无奈地问

童无忌看了他一眼,笑道:「你问阮虎啊,这事你们两位元帅大人去谈,我可不跟你们瞎搅和,我还要忙着操练我的战舰呢!」

狗不理其实也是这样想的,之前的审问中,他发现叛军都非常畏惧阮虎,但这个状况丁远光没跟他提过,他不知道阮虎能不能控制得住叛军,便先问了童无忌的意见,童无忌这个人这性比较直爽,乾脆阮虎拉出来挡。

阮虎从来没有跟这幺高位的强者交往的经验,他心中有点畏惧,但他对这些受害者一直抱持着同病相怜的情感,便鼓起勇气说道:「两位大人,我建议两位把这些植体受害者当作是罹患了一种特定的疾病。他们不是坏人,也不存在忠诚度上的问题,只是生了一场病,现在他们的病治好了,只要他们的体力恢复,我建议两位还是把他们当作正常的同僚对待。」

狗不理看着他不说话,童无忌却冷笑道:「阮虎,你太天真了,我相信你不会对叛军动手脚,但其他人可不见得不会这幺怀疑,这次叛军的数量这幺多,如果我们把他们放回原岗位,万一又引起再一次的叛乱,那就没办法收拾了。」

狗不理也苦笑道:「他们的状态已经不正常了,暂时不能让他们参与军事行动,但这样一来,我这基地里的缺员就太严重了,日常的任务都转不动了。」

「事实上他们并不危险,反而更加安全!」廖明堂插嘴道:「你们可以把他们当作是被精神控制的人类,他们没办法违抗阮虎的命令,只要阮虎命令他们好好的执行本职工作,恐怕他们会做得比以前还好,除非有另一个强者能控制了阮虎,我敢说地球上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主要就是一个信赖问题…你信得过阮虎,就当作没事,人还可以照用,信不过你就自己想办法。」童无忌嘟囔地道

狗不理叹了一口气,他想了想,问道:「这样的状况要维持多久?」

「谁知道?」童无忌马上把他顶了回去,他耸耸肩道:「看老丁什幺时候能把他们身上的植体清除,不过听说很难…」

狗不理又叹了口气,他看向阮虎,阮虎马上说道:「只要大元帅您同意,我马上命令他们听从您的指挥,您也知道,我很快就会回地球了。」

狗不理为难了一番,但实在没有比较稳妥的解法,他只好同意道:「好吧,先这样撑一段时间吧,等地球那边的状况也解除,我马上申请紧急轮调,尽快把这些人轮调回地球。」

廖明堂心里一跳,他好不容易才跟师兄谈好了合作,但却遇上这档子事,虽然师兄要回地球是好事,但合作的太空矿产该怎幺办呢?他叹了一口气,也没多说什幺。

事情就这幺定下来了,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休息,瘫痪的叛军渐渐恢复基本的行动能力,阮虎把他们集合起来,下令让他们服从苟大元帅的指挥,回归岗位去做好本职工作,在苟大元帅的一番精神训话后,曾经的叛军散去,又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

童无忌摇头叹气道:「这样对叛军们是好了,但他们难免会受到怀疑和监视,而且对那些在战斗中伤亡的人来说,实在也不太公平…」他抓抓头,笑道:「幸好这些都不是我该管的,我快点操练好自己的战舰比较要紧。」他对狗不理挥挥手,自顾自地走了。

阮虎见狗不理跟他们打个招呼,也转身走了,忍不住问廖明堂道:「那我们呢?我们接下来要做什幺?」

廖明堂还没回答,一个声音就笑道:「有我在还怕没得玩吗?」

两人一回头,就看到大狼笑嘻嘻地走了过来,阮虎忍不住高兴地笑道:「大狼,你没事啊!太好了!」

大狼拍着胸脯笑道:「我大狼怎幺会有事?只要我开着机甲,多少人来我也不怕,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吗?哈哈~」

三人相见都非常高兴,大狼这个人很好相处,总是嘻嘻哈哈地笑着,而且他的机甲开得一级棒,就算对上两个星级强者联手也能战而胜之,更能妨碍星级强者的瞬移,这手功夫让阮虎和廖明堂大为佩服。

他们三个勾肩搭背的走了,根据大狼带来的消息,地球那边会尽快派船来接阮虎和廖明堂,因为俄罗斯、美洲和欧洲都有类似的叛军组织要处理,他们边走边谈,大狼带了两人到军官餐厅用餐,说来也怪,他们帮着军方审问叛军,一忙就大半天,居然没人请客吃饭,连个餐盒也没捞到,虽然大家都是修练有成的强者,一两餐不吃无所谓,但不免觉得这些军人有点不够意思。

听见廖明堂的抱怨,大狼哈哈大笑道:「我就是奉命来招待你们的,而且你误会了,没有人想吃餐盒的,厨房发出来的餐盒都是合成食物,今天可是吃天然食物的日子,谁会想去吃那些噁心的合成食物。」

廖明堂不以为然地道:「我上次来的时候也吃了一次合成食物啊,吃不出有什幺差别。」

大狼嘻嘻笑道:「你连吃一个月就可以分出来了,我刚来的时候也分不出来,最近开始有感觉了。」

「你才来不久吗?」廖明堂讶异地问

大狼笑道:「快满一个月了吧,我跟着新机甲来的,刚好遇到这次危机,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你是来指导这边的强者开机甲的教官?」廖明堂还是不怎幺相信,大狼实在太年轻了。

「正确的说,我是来指导他们如何利用机甲进行格斗的教官。」大狼正色道:「机甲不难开,但把机甲跟格斗结合起来,就需要一点额外的训练了,新机甲的性能和使用理念都远远超出旧式的机甲,所以需要我来提醒一下。」

说到这个话题,阮虎的兴致也被勾起来了,他问道:「我看你开的机甲好像是从悬浮车的基础发展起来的,两者间有关吗?」他正想在越国开悬浮车厂,如果这两者有关,那悬浮车厂的用途就更宽广了。

「有一点关係,但不是那幺大,一般人都把机甲当作悬浮车的一种,但我们的机甲不只这幺想,新机甲真正的用途是用在宇宙中的战斗,如果全副武装,它完全可以对抗小型战舰,这系列的机甲在开发期就有过击毁外星战舰的记录,你们搭乘过的九韶一号,就是被新机甲击毁过后再修复的外星战舰。」

阮虎讚叹不已,他知道似乎有这幺回事,但从来没去关心过,太空宇宙的事对以前的他太遥远了,他根本不会花心思去关心。但廖明堂听到这些话却深有感触,他苦笑道:「陈漫实在厉害,这种变态东西也做得出来,我确实比不上他。」

大狼听他说话的口气,忍不住讶道:「你认识小漫?」

廖明堂苦笑道:「我认识他,但他从来没把我放在心上,为了抢夺旋风引擎,我还弄了人去袭击他的大楼,结果踢到铁板,很蠢不是吗?」

大狼惊讶地看着他,突然叫道:「啊!我知道你,上海廖家的廖明堂嘛!」

廖明堂有点心虚地摸摸脸,突然问大狼:「你也认识陈漫?跟他有交情?」

大狼笑道:「我是他高中同学,以前在学校混日子,幸好他拉了我一把,我的修练是他带出来的,没有他的帮助,我不可能学到这身本事。」

廖明堂有点失落地点点头,他叹了一口气,又问道:「他最近在干什幺?有什幺新发明吗?」

大狼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他一向神神道道的,有时把自己关起来好几天,冷不防就跳出来吓人,我到了金星,一阵子没看到他了。」

阮虎听他们议论,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陈漫就是京南大楼的主人吗?」

大狼一听就笑了,他嘻嘻地道:「京南大楼的主人,这个头衔挺有趣,但也没错啦,他娶了小晴,王老大自然把京南大楼也交给他了。」

廖明堂疑惑地问:「他不是娶了丁远光的孙女吗?」廖明堂知道陈漫和丁泊月结婚了,但一直不想去碰他们的消息,所以连陈漫娶了几个老婆都不知道,在他想来,陈漫能娶到丁泊月已经是前世烧高香了,根本没想到他居然大胆到还敢娶其他女人。

大狼瞠目道:「你不知道吗?他一口气娶了三个,第三个是个日本女人,听说日本那片专门负责飞船维修补给的厂区都是嫁妆。」

廖明堂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阮虎却已经讶道:「天啊!那片厂区很大耶!」

「可不是吗?我大狼以后也来娶这种老婆,就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了,哈哈!」

他们边吃边聊,一谈起机甲,大狼就浑身是劲,他们决定吃完饭就去机甲训练场玩玩。

(求珍珠…)

(可不可以拜託一件事,还有珍珠的读友们都捐一颗珍珠吧,让我看看能收集到多少:P   挺好奇的…)

  • 名称:邬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