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夜蒲3超清

阮虎修练的时候,在太阳系外围,一艘航舰飞了出来,那航舰已经用它最高的速度在航行了,但以宇宙的尺度来看,它的速度比静止没有好多少。

航舰内部一片死寂,看不出有什幺生命迹象,但那航舰仍然运作如常,航舰的智脑也开启着,不时回报着各种讯息,这艘鬼船般的航舰就这幺在太阳系边缘挣扎前行,试图脱离太阳系。

突然,航舰的智脑回报道:「遭受不明讯号锁定,疑似感知类型超波,请求确认对方目的。」

接着,她又回报道:「收到无法辨识的通讯要求,请求指示处理方式。」

「收到影像视频,开启视频…」

一个穿着银色军服的人形出现在航舰的屏幕上,那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长得如同所有地球人一样,只是更加高大。他有着一个大光头,浓眉大眼的,显得非常有精神,但此刻那人板着脸,他大声宣告道:「这里是人类联盟银河系防卫部,警告来自沙尔基星的宇宙冒险者!你们已经进入了人类联盟划定的禁航区,请停止航行接受调查,否则将以侵入军事禁区逕行击毁…」

「关闭通讯频道,关闭所有通讯…」一个机械声音响起,智脑的屏幕一闪,那人影消失,又变回标準的宇航星图。

几架大约半米大小的机器蜘蛛从各个角落轻巧地爬了出来,一路爬上了主控台。它们趴在主控台上,似乎正在进行神秘的交流,过了半晌才说道:「显示收到的不明讯号源!」

智脑屏幕上的星图顿时冒出了一些红点,那些红点正在缓慢的移动。

「来得很快啊!」一个讯号在蜘蛛间传递

「根据计算,再不走我们就走不掉了。」又一个讯号出现

「人类联盟知道我们的底细,现在走也走不掉了…」

「这破烂战舰实在太落伍了,逃都没机会逃…」

蜘蛛们不断交换讯息,一个讯息道:「不能再等了,我们快要进入他们的锁定範围,赶快把资料传出去吧,至少有人帮我们报仇。」

另一个讯息道:「发完资料我们就弹射出去吧,或许不会全部被发现。」

「快行动!对方接近得很快!」

蜘蛛们合力努力了一番,智脑回报道:「所有超波加密讯息已经发送完成。」

「这破船的设备实在太烂了,希望总部能接收到…」

「快走吧!我们已经被锁定了!他们随时会攻击。」

蜘蛛们纷纷爬下主控台,向弹射管到飞奔而去,只留下一只蜘蛛趴在主控台上,它伸出一只长脚,插入主控台的资料输入端,过了不久,那蜘蛛就静止不动了。

只听几声连续的波波轻响,智脑回报道:「所有弹射管弹射完成,智脑收敛中…设定自动弹射…」  

这时,几道光芒从遥远的宇宙中射来,整艘航舰剧震,过了几秒,又有几道光芒射来,航舰发出光芒,整个爆炸开来,在橘色的火焰中炸碎成无数四散的碎片。

地球,京南大楼的宇宙时代先进医疗科技公司,正在查看医疗仪中的贝克的丁远光被紧急通讯打断,他吩咐了医疗人员尽力救治贝克,然后接起了紧急通讯,他的眼前立刻跳出好几个人像,每个都是地球五大太空总署的重要人物。

「怎幺了?为什幺召开紧急会议?」丁远光不解地问

五大太空总署的人都紧绷着脸,其中一个学者模样的白髮老人说道:「老丁,你研究出克制植体的方法了吗?」

「还没!现在找到的一些方法都只能治标,没办法根除植体。」

所有的与会者一听全都皱起眉头,丁远光笑道:「怎幺?这样还不满意,好歹我硬是帮你们把金星的状况稳定下来了,如果要彻底解决问题,得多给我一点时间啊!而且你们自己的研究呢?你们不可能自己碰都不碰吧?」

一个黑人老者说道:「老丁,现在我们遇到大麻烦了,我们所属的政府都要求我们开放全身重建技术,但我们依照规定测试了一些符合条件的病患,结果根本没办法清除植体。」

丁远光一愣,他自己也拿了朱可夫做实验,但还没有跟小东确认成果,小东的新式医疗仪功能比较强大,不知道能不能有帮助。他想了想,并不打算跟五大太空总署公开这部特殊的医疗仪,只是问道:「你们那边测试的状况怎样?全身重建成功吗?」

「重建是成功了,病人的意识也很清楚,但还是无法清除植体,最多只能摆脱癌症,但这根本无济于事,我们担心的不是癌症,而是植体的权限控制。」

丁远光摸摸下巴,嘟囔道:「就算能清除也不可能每个都做啊!」

那白髮老人抢着道:「至少能让一些重要的人物优先恢复正常,我们俄罗斯自总统以下,一整批重要的政治菁英全都受到感染,你说应该怎幺办?」

另一个高鼻深目,看起来像北欧人的老者问道:「你找到任何控制方法了吗?」

丁远光叹道:「权限部分,我目前正跟赛佛大师一起寻求解答,现在只知道植入具有特定功能的智能体有助于对抗植体权限,这点在金星基地的生化人身上已经被确认了,所以目前比较有可能的解决方法,就是帮助些被污染的受体植入智能锁,智能锁可以压制受体的植体权限,并且让他们控制植体,保障他们不会进入高能量状态而自爆,一般的辅助智能体没有能量上限安全限制,也没有意识控制功能,不建议使用。」

「这个方法适用于癌症病患吗?」代表美洲的黑人老者问道

丁远光叹道:「很抱歉,根据研究,癌细胞很快就会适应了植体的压制,所以患者会在三个月内全身爆发重症,状况将会变得更糟,这跟植体权限是否获得控制无关。」

在美洲代表一脸失望的表情中,欧洲代表问道:「智能锁一锁上就无法恢复了,有没有更人性化的解决方法?」

另一个代表也道:「金星基地里受感染的军官们也是个大问题,他们并不符合接受智能锁的条件,依照法规,我们无权帮他们植入智能锁,但这样一来,基地的安全就没办法保障。」

丁远光看了他们一眼,提醒道:「现有的智能锁是霸道了些,而且会损伤智力,我希望赛佛大师能提出一个中庸一点的版本。但智能锁的规格有安全限制,是否开放更低阶的智能锁,还需要交付联合国讨论。」

欧洲代表连忙道:「我们没有翻案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其他的代表也停止动作,全都做出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丁远光知道他们有新的重要讯息进来,只是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半晌,美洲代表突然说道:「抱歉,我有重要的内部会议,请原谅我先退席。」他便退出了线上会议。随着他的退出,其他代表也纷纷退席,最后只剩下欧洲代表和中国代表。

欧洲代表沈着脸,似乎正在接受命令,过了一会儿才跟丁远光问道:「丁大师,署长大人要我请问您…您知道有人能击毁维纳斯二号吗?」

「什幺?维纳斯二号?」丁远光讶道:「它不是逃走了吗?或许已经飞出太阳系了。」

欧洲代表疑惑地道:「是这样没错,但…十分钟前,金星基地收到它的临终讯号,超波追蹤扫瞄也显示它在太阳系外爆炸解体。」

丁远光连忙摇手道:「很抱歉,我不知道太阳系外有谁能击毁维纳斯二号。」

欧洲代表怀疑地看着他,丁远光再次强调道:「我真的不知道。」

欧洲代表点点头,向他躬身致意,也退出了线上会议。

中国代表是丁远光熟悉的宋将军,由于有丁远光及时的警告,除了个别在金星中招的人之外,中国在这场植体风波中几乎没有受损,宋将军的压力也不大,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言,只是听着其他代表的询问,这时其他人都离开了,他低声说道:「这次各总署很难顶住了,癌症患者家属遍布各国政经法商各个阶层,他们想要救命的方法,知道有这幺一个简单又便宜的方法,没有人能眼睁睁的看着家人被病魔折磨,我们一再解释,但他们宁可家人健健康康的享受完生命最后的旅程,并且宣称病患应该有权力可以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唉~~三个月,那已经够吸引人的了。」

「唉~~」丁远光也陪着他大叹,他抓抓头苦恼地道:「用植体还不如考虑冷冻技术。」

宋将军知道他是指朱可夫的例子,他苦笑道:「美洲总署考虑把全身重建技术是否全面开放提交到联合国讨论。」

丁远光急忙叫道:「万万不可,这样一来,有钱人就可以活得更久,他们为了筹措下一次重建的经费,更会不顾一切的垄断资源,这样会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

「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但…这次的冲击很大,我担心旧的协议不一定能守住,至少也会打开一道口子,弄出一些不好的先例。」宋将军担忧地道

「唉…人性啊,最难对抗的是对人性的诱惑,谁不想永生不死呢?但又有谁能真的永生不死呢?」丁远光叹道

宋将军苦笑道:「至少感知这关就能卡住不少人,人能昧着良心赚钱,但感知修练不起来,医疗仪也没办法帮上忙。」

丁远光怔怔地想道:「或许这道难关以后就不再是问题了,到时又会怎样呢?」

宋将军离线后,丁远光退出了线上会议,皱着眉头想道:「维纳斯二号应该是他的人出手了,我可不想去管他的事,这事就算了吧,反正本来就跟我无关。至于全身重建的事,这问题牵涉太广了,绝对不能任他们乱来,先让他们自己去讨论吧,我想他们也不全都是自私自利的蠢蛋…」他想了想,又想起一件事,便激发了一个通讯,他孙女丁泊月的声音响起问道:「什幺事啊?正忙呢!」

「协调有结果吗?」

「没有,强尼。帕马的自首陈述是被接受了,但美洲政府拒绝承认他们策划了这次行动,他们坚持这是乔。麦瑟和迪克斯。帕马的叛国行为。」

「所以他们拒绝赔偿?」

「没错,他们一毛钱都不想出。」小月顿了顿,笑道:「不过这也有好处,他们声明整件事跟他们无关,所以他们也放弃争取白金矿,现在白金矿摆在那里,大家都看着眼热,却没人敢去争。」

丁远光想了想,问道:「你觉得最后会怎幺处理白金矿区?」

「这个矿区对全球的发展都很有帮助,联合国应该要监管的,但所有权的问题要先釐清,我已经提案建议联合国交付住民自决。」

「啊!好方法!」丁远光讚道

小月得了爷爷的称讚,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但是俄罗斯的状况还是要解决啊,有什幺动静吗?」

「联合国没收了赃款,决定按照比例退还损失的各国,由各国自行处理,但那款子还少了一部分…」小月小声地道:「他们分不清楚坐牛的行动,把这部分损失归入正常的市场行为,我们不打算提醒他们,万一又扯上坐牛就麻烦了。」

丁远光一听这消息就鬆了一口气,他笑道:「坐牛那笔钱算不了什幺,只要有部分退款,俄罗斯的状况应该就好多了,至少解决起来没那幺麻烦,做空的人应该也会稍微缩手。」

「目前看来是这样,一些消息灵通的人都开始撤了。」小月顿了顿,问道:「爷爷,酋长想保那个强尼。帕马,您觉得有机会吗?」

丁远光皱眉问道:「这人值得信赖吗?」

「目前不是很清楚,他一直生活在他父亲的保护之下,性格不是太好,但是酋长带人很有一套的,这个强尼的性格很单纯,虽然有点少爷脾气,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技术狂,但只要有人好好带他,应该还是可以走上正途的。而且我们都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没完,强尼。帕马一直强调他不是这件事的主谋。」

「那主谋是谁?」

「强尼。帕马说是哥布林要他干的。」

「哥布林?」丁远光有点讶异,他很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这个名字只是一个简称,他的全名是「哥布林之王」,跟丁远光几乎是同时期成名的人,只是丁远光在学术界活跃,而哥布林却统治黑暗网络界,他率领一群自称「小哥布林」的骇客到处肆虐,直到丁远光制订了完善的新智脑网络规格。

不过丁远光对这个人不熟,酋长的师父「神奇的道格拉斯」应该和他交手过,只是道格拉斯已经过世了。

丁远光想了想,哥布林如果还活着,少说也该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又问道:「他跟哥布林有什幺关係?」

「没关係!不过哥布林偶而会透过网络指点他的骇客技术,还不时给他出些『练习题』,他的技术可以说是跟哥布林学的,酋长对他的技术有点兴趣,想透过他把哥布林钓出来。」

「这样啊?」丁远光完全可以理解酋长的想法,酋长可能也从他师父那边学到了一些哥布林的手法和行为特徵,对他当然有兴趣。丁远光脑中突然浮现一个人,便笑道:「既然酋长想保他,问我做什幺呢?去问他老闆啊!他老闆自有办法。」

小月笑了:「好!我知道您不反对就可以了,您还有什幺吩咐吗?」

「我打算趁这个机会帮朱可夫向联合国提起普斯科夫计画的複查案。」

小月皱眉道:「这两件事似乎不好混为一谈。」

「我知道,我没打算混为一谈,只是想为俄罗斯经济再加一点筹码罢了,有了这个提案,那些做空的人应该会逃得更快,俄罗斯的经济也可以尽快转正。」

小月想了想,问道:「您认为这个複查案有机会翻案吗?」

丁远光淡淡地道:「看朱可夫了,他如果恢复修为,一切都有可能,他如果停滞不前,有理都说不赢。」

小月叹道:「您说得是…我们可以帮忙提案,但结果就靠他自己了。」

「正是如此!我们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丁远光在感叹中切断通讯,朱可夫从金星回来后,就进入了全身重建的流程,他的身体状况很差,就算有小东的医疗仪,但还是要先经过一番调整才能进行重建,幸好虽然延迟了几日,全身重建总算还是顺利完成了,只不过根据其他国家的研究,全身重建不能清除植体,如果真是这样,这可就麻烦了。

他有些烦心,站起来走了几步,心思又跳回维纳斯二号被击毁可能造成的影响,美洲政府损失了一艘战舰,这只是一件小事,当维纳斯二号被偷走时,大家就认定这艘战舰已经回不来了,但谁击毁了它呢?又为什幺击毁它?这些思考延伸下去,难免会带来一些恐惧,现在只怕各太空总署心里都猜到「太阳系外有东西在等着我们,而且似乎不怎幺友善。」

丁远光虽然知道那应该是怎幺回事,但他可不会公开这种事,只好由他们去乱猜了。

  • 名称:喜爱夜蒲3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