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排行超清

这次两人都是以快打快,阮虎植体强大,出招有若闪电,力道沈猛无比,而朱可夫战斗经验丰富,招式和能量配合无间,在感知和能量上都佔了上风,但肉体却被药剂影响而变得虚弱,两人一阵快打,丝毫能量都没有逸散出来,这一轮快打,双方都找不到对方的破绽,自然也不会浪费发出致命能量攻击的机会。

两人一面快速交手,双方的感知当然也全力挤压,朱可夫的感知全面展开,试图靠着感知面的优势把阮虎整个束缚起来,但阮虎的混乱感知东游西钻,像是个顽皮的小孩,在朱可夫的感知封锁中四处乱钻,就是不肯束手就缚,两人一阵拼搏,朱可夫渐渐提起全部精神,能量和感知全面爆发,阮虎能闪躲的空间越来越小,朱可夫狞笑着道:「看你还能支持多久?」

只听「轰」的一声,阮虎被朱可夫一记猛轰打得飞出老远,连喷了几口血,而朱可夫却抱着头大叫,一面颠三倒四地撞来撞去,他跌倒在地,却愤怒地大骂道:「你暗算我…暗算我…可恶…可恶!」

原来阮虎一直感觉朱可夫防备着自己,朱可夫知道他伤了两个强者,也知道他必定有压箱底的保命绝招,所以一直没有放手攻击,但两人这一轮硬碰,朱可夫总是差一点就能压倒阮虎,这点不耐终于挑起了他的怒火,引得他全力出手,朱可夫的感知全力攻击的时候,阮虎确认他没有留手,便伺机发动了準备已久的混乱冲击,朱可夫这下果然中计,被混乱冲击狠狠击中,他的感知和能量正在全力运转,这个感知撕裂影响了全身能量的流动,蕴含的能量瞬间逆流,朱可夫战斗经验丰富,当机立断地把失控的能量轰了出去,把阮虎轰得到处乱滚。

朱可夫的感知虽然受伤,但经络的伤势不重,他跳了起来,忍着感知解离的晕眩感,又向阮虎疯狂冲来,一路运使能量狂轰乱炸,他的感知不稳,发出的攻击一点準头也没有,只是把通道炸得坑坑疤疤。

阮虎忍着经络的伤势跳起来闪避,他知道朱可夫真的怒了,毫不留手的要他的命,朱可夫原本跟阮虎想的一样,都希望压倒对方的植体,取得对方的控制权,但朱可夫不知道阮虎有辅助智能体协助,根本不可能被他压制,现在被阮虎偷袭受伤,心里那股狂野的怒火冒了出来,什幺阴谋算计都忘记了,只想杀了这个狡猾的小辈。

阮虎用尽全力发出这记感知冲击,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他知道感知解离的效果会越来越强,便不再跟朱可夫硬拼,努力闪避了起来。朱可夫胡乱打了一阵,突然停下来扶着墙壁喘气,他满脸通红,好像正在承受着什幺极端的痛苦,他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阮虎,阮虎感受到自己的混乱感知渐渐被朱可夫逐出,他用自伤的方法捨弃了部分感知,把混乱化的感知强行驱离,虽然他的感知会受伤不轻,但只要给他一点时间,朱可夫就可以恢复正常。朱可夫的个性悍勇无比,只要能战胜敌人,他可以毫不迟疑的砍下自己的手臂。

阮虎一面把胸口的淤血呛咳出来,一面向朱可夫走过去,对他说道:「朱可夫大人,放弃吧,你坚持的事情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你的手下、你的族人,甚至你自己,都是植体科技的受害者,植体科技是外星人的战争工具,它只会带来杀戮和悲伤,不会带给我们幸福的。」

朱可夫愤怒地大吼道:「我几十年的心血都白费了吗?我们俄罗斯人为了普斯科夫计画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好几个世代的累积,好几个世代的贫困啊!为什幺我一死,所有人都翻脸不认帐了?普斯科夫计画是我一辈子的努力,那是我们俄罗斯人未来的幸福泉源,不可以被人夺走!谁都不行!」

阮虎根本不知道什幺是「普斯科夫计画」,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朱可夫,他举起右手对準了朱可夫,说道:「大人,很抱歉,我知道您是个了不起的英雄,但我必须要这幺做。」他的银晶护甲退去,露出手上戴的戒指,一道无形无影的波动从戒指射了出来,打在朱可夫的身上。

朱可夫大吼一声,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他痛苦地叫骂道:「混蛋?混蛋!你对我做了什幺?可恶!」

阮虎一直在等待机会对他发射植体干扰波,但朱可夫对他防备很严,阮虎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不能成功,朱可夫可能会转身就逃,到时阮虎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幸好两人斗智斗勇之后,阮虎终于成功的击中了朱可夫。

在定向植体干扰波之下,朱可夫渐渐的扶不住墙,他浑身颤抖的瘫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再也骂不出来。阮虎知道那种痛苦,他怜悯地说道:「大人,这是植体干扰波,外星人用来控制我们这些植体受害者的最终工具,您知道了吧,我们都是受害者,植体受体都只是战争工具,外星人用来祸害地球人的工具,就算您的计画成功,外星人也可以来轻鬆的把您的成果抢走,他们可以控制您的思想,让您为他们战斗,甚至屠杀包含斯拉夫民族在内的所有地球人,这难道是您想要的结果吗?」

朱可夫全身颤抖,痛苦得两眼翻白,根本没办法回答。

阮虎叹了口气,他的时间有限,定向植体干扰波只能让朱可夫瘫痪三分钟,他必须在这段时间内设法压制朱可夫,让他接受自己的权限。

阮虎说道:「大人,我虽然不知道您坚持的普斯科夫计画是什幺,但我会向丁远光大人报告,请丁大师帮您追查普斯科夫计画的一切,还给俄罗斯人民一个公平的结果,您只要接受我的权限,让我解散您所组织的军队,我想联合国会给您一个公正的审判的。」

朱可夫还是不断的颤抖,他抖着吼道:「作…作梦…作…作梦…」他的植体在干扰波之下大幅凋亡,感知强度也受混乱冲击而受伤,他的植体权限已经完全低于阮虎了,但他在阮虎的权限压制之下,仍然咬着牙撑住,就是不肯接受阮虎的权限。

阮虎感受到他的意志力,为了怕他自杀,不敢太过压迫,只好不断的试图说服他,但朱可夫只是断断续续的怒骂不已,阮虎无可奈何,他没办法在权限上压制朱可夫,又不能杀了他,朱可夫忿忿不平,把阮虎当成了美洲太空总署的走狗。

植体干扰波的三分钟干扰时间很快就过了,朱可夫虚弱地瘫在地上,植体干扰波跟罗娜紧急开发出来的药剂不同,药剂只让植体凋亡,植体干扰波会杀死植体在内的细胞,当初阮虎中了植体干扰波,一整天都没办法正常行动,朱可夫也是如此,他的痛苦虽然降低了,但肉体的受损不小,只能瘫在地上不断的怒骂,试图让阮虎杀了他。

阮虎无计可施,朱可夫硬挺着植体的压制,不肯接受他的权限,阮虎只能一直劝解他,但朱可夫根本不听劝,反而骂得更凶。过了不久,丁远光发来通讯道:「你那边怎样了?我这边已经控制住了。」

阮虎看看朱可夫,叹道:「朱可夫大人不愿意接受我的权限,他很生气,我劝不动他。」

丁远光可以猜到这种结果,他想了想,说道:「没办法了,你陪着他吧,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就过去看看。」

朱可夫听到阮虎和人通话,挣扎着爬了起来,他叫道:「你休想…休想控制我…杀了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他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能量光芒,似乎正在聚积能量。

阮虎切断了通讯,对他叹道:「大人,我不想控制你,因为我自己也不想被人控制,我只是想解散你的军队,避免他们被别人利用。」

「骗人!骗人!」朱可夫发散着受损的感知继续聚集能量,阮虎知道他在做白工,植体干扰波损伤了他的身体,不会这幺快复原的,他或许能调度一点能量,但要复原只怕要等好几个小时以后。

朱可夫的感知翻腾,全力吸取能量,但却只能让他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能量光芒,他不断的努力挣扎,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惊恐地叫道:「你…可恶!你又对我做了什幺?」

阮虎正在思考怎幺才能说服他,闻言讶道:「怎幺了?我什幺都没做啊!」

朱可夫叫道:「我…我身上又开始流失能量了…」突然间,他感受到熟悉的虚弱感,他忍不住惊恐地叫道:「癌细胞!癌细胞又回来了!」

阮虎跳了起来叫道:「快停下能量循环,你的能量会刺激癌细胞的增殖!」

「你骗我…你骗我的!」朱可夫大叫,但他身上的能量光芒渐渐退去,他也开始可见的衰老。

「相信我,快停下,你的植体凋亡,不能清除癌细胞了,你的癌细胞随着植体扩散到全身,已经无法控制了,你不能再用能量加速癌细胞的增殖了,植体根本不可能用来治疗疾病!」阮虎劝他的时候,丁远光跨出空间,讶异地问道:「怎幺了?」

阮虎急忙对他说道:「丁大师,朱可夫大人的癌细胞又开始增殖了,他不肯停下能量循环。」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对朱可夫说道:「老朱,你想找死我不反对,把指挥权交出来,别连累其他人。」

朱可夫迅速变得衰弱,他身上的能量光芒完全消失,躺在地上只是喘气,过了半晌才骂道:「小丁…你这个小混蛋,休想指挥我!」

丁远光蹲下来对他说道:「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让你亲自在联合国大会上控告那些推翻普斯科夫协议的人,我愿意帮你作证,普斯科夫协议确实存在。」

虚弱的朱可夫立刻瞪大眼睛叫道:「什幺方法?」

丁远光摇头道:「反正你快要死了,我管这种闲事做什幺?还要为你得罪一大票人,你认为我有这幺笨吗?」

朱可夫瞪着他,丁远光站起身踢踢阮虎,对他说道:「让朱可夫接受你的权限。」

阮虎讶异的看了他一眼,丁远光笑道:「快啊,不然朱可夫如果死了,他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阮虎赶紧释放自己的植体权限,朱可夫迟疑了一下,咬着牙接受了阮虎的指挥。

见阮虎点头,丁远光对朱可夫说道:「你辛苦了,但要尽力撑下去,我带你回地球,帮你安排全身重建,你争取三个月内恢复,我们联合国大会见。」

朱可夫咬着牙道:「放心,那些叛徒没死光前,我绝对不会死的!」

丁远光对他点点头,双手一挥,他们全都瞬移到他开来的战舰「九韶一号」上。

丁远光对阮虎说道:「你下船去找廖明堂,一起跟童无忌报到,帮助他们解散叛军,并且把所有受体集合起来,我先送朱可夫回去治疗,过几天就来接你们。」

「是!」阮虎连忙跑下战舰。过了没多久,战舰就升空离开,带着朱可夫和后送的重要病患离开金星。

阮虎就这样被扔在飞船的停泊区,他第一次来金星,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过了半晌,他的视觉介面亮起来,廖明堂用虚弱的声音说道:「童无忌给你发了个任务,任务会引导你过来跟我们会合,快来吧,很多人需要你的帮助。」

「你怎幺了?受伤了吗?」阮虎关心地问

「别提了…只是中了…那种该死的药剂而已,他妈的,丁远光骗我,差点害死我了…你快过来吧!」廖明堂忿忿地骂着,切断了通讯。

阮虎的视觉介面果然亮起了任务导引,阮虎接受了任务,顺着导引搭上一辆无人悬浮车,那车带着他在一片忙碌的金星基地中飞行,过了不久,他就到达一个看起来像医院的地方,现在这所医院的走道上躺满了人,医护人员在狭窄的过道上走来走去,阮虎在外面张望着,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他正迟疑间,一个声音在他耳畔说道:「快进来啊,人都等着你救呢,我是童无忌,老丁叫你听我的吧,快进来!」

阮虎知道童无忌,虽然跟他不熟,但也知道他是中国数一数二的星级强者,一向是跟丁远光并列的,听见他的召唤,只好硬着头皮随着感知的指引挤进了医院。

他顺着指引走到了一间病房,说是病房,但里面也躺满了人,一大堆虚弱无比的军人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廖明堂脸色苍白地瘫在墙角喘气,似乎大病了一场。一个很有气势的短髮中年人坐在他的旁边,正在对阮虎招手。

阮虎知道他就是童无忌,便过去向他行礼致意,童无忌不在意地道:「你拿到了朱可夫的权限?」

「拿到了!」阮虎答道

「很好!来试试!你试着解除这个人的任务,让他进入待命状态。」童无忌指着地上一个人。

阮虎没见过地上这个人,他看起来像是亚洲人,但廖明堂和童无忌都在这里守着他,可见他的身份很不一般。

廖明堂喘着气解释道:「他是我大师兄邓子超,手上握着金星基地机密仓库的权限,所以叛军一开始就捕捉了他,我们必须尽快让他恢复,以便统计机密仓库的损失状况,那里面可有着天然食物的种子呢!」

阮虎不知道天然食物的种子有什幺重要的,但机密仓库一听就知道不是简单的东西,他蹲下身看着那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知道他虽然被药剂清除了部分植体,但人仍然醒着,只是身体虚弱而已。

(求珍珠~~)

  • 名称:动漫排行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