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兄动画超清

阮虎和廖明堂跳入主滤清管道,他们钻过各种片状的滤清设备,两人都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刺,他们知道,就算有大狼挡住叛军,但叛军很快就会知道他们的意图,并且直接瞬移进主滤清管道来阻止他们的行动,叛军或许不知道他们带来了什幺,但总之不能让他们成功达成目标。

他们跑了一阵,好几波强者的感知扫了过来,但都被他们偏折扭曲,过了没多久,又有一些能量结开始形成,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狼终于破开了那扇巨大的闸门,像一阵风般冲入主滤清管道,一路撞坏无数的偏极化反辐射栅,机甲高速地挥动手上的合金剑,发出能量光刃把那些聚合中的能量结切断,那强者的瞬移屡屡被干扰,气得暴跳如雷,他的感知在空中传来一阵如雷般的愤怒吼声,一波波在通道间迴荡,但大狼恍若未闻,只是大吼着:「快快!快去完成任务!」又冲出主滤清管道继续对付其他的瞬移。

阮虎在一条通道口停了下来,在他前方的通道有一个人正在等他,那是一个高大魁梧的老人,一头一脸白色的头髮鬍鬚,简直就像一头人形的巨熊一般。阮虎知道他是谁,便对廖明堂说道:「这个座标我负责,你到下一个点去!」,廖明堂点点头,转头往另一条通道奔去。

阮虎看着那拦路的强者,他看过这个人,在那所诡异的医院地下的一张照片中,除了鬚髮偕白之外,那人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仍然气度沈凝,仍然强大无比。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对那老人躬身道:「朱可夫大人,很高兴能见到您。」

朱可夫点点头道:「我感应到你和你的同伴,忍不住过来看一眼,真了不起啊,你们如此的强大纯净,尤其是你,更有一股我不能理解的力量,谁製造了你们?」

阮虎摇头道:「我们只是悲哀的小人物,一点都不想介入你们这些伟人的博奕之中,我劝您也停手吧,情势现在对您可不怎幺妙。」

朱可夫并不生气,他轻鬆地笑道:「我知道我已经失败了,虽然不知道我的秘密是如何洩漏出去的,当他们围堵了我,生化人和机械人抗命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失败了。」他自嘲地笑了笑:「我早已经死了,个人的成功和失败有什幺关係呢?这些事我一点都不在乎,至少我帮斯拉夫民族打下了三分之一个矿区,就算我死了,这片矿区也属于我们,属于我们伟大的斯拉夫民族,你们抢不回去了。」

阮虎看着这个意志坚定的强者,叹了一口气道:「大人,我刚刚从俄罗斯离开,您知道现在您的家乡变成什幺样子吗?无数的核弹瞄準了它,所有有能力逃走的人都在设法逃走,没能力逃走的人开始趁火打劫,试图在死亡前疯狂一次,这样的混乱是你想要的吗?核弹一旦发射,您伟大的斯拉夫民族就会化为灰烬,这对您有任何意义吗?一小块矿区值得您和您的斯拉夫民族付出这幺大的代价吗?」

朱可夫耸耸肩:「没有人会发射核弹的,至于那些不忠于民族的劣等人,就让他们去自寻死路吧,革命总是流血的,经过了这次劫难之后,我斯拉夫民族就要在世界上重新兴旺起来,我们会拥有无穷的财富,我们会拥有开发辽阔雪原的技术,四十年前我们应该有的东西,现在我们一定会取回来。」他坚定万分地道

阮虎见他神色坚定,疑惑地问道:「您为何这幺有信心呢?据我所知,在这片金星基地已经有诸多强者聚集,苟大元帅、童无忌大人和丁远光大人都已经到达了,您还认为您有胜算吗?」

朱可夫笑道:「丁远光算什幺?只不过早我一步跨入小行星级而已,我的境界虽然不如他,但真打起来我可不会怕他,比起他,我反而对你更感兴趣,有人在帮你吗?我甚至可以从你身上感受到权限的压力,嗯…你的血统是如此的纯净,跟我所接受的植体根本不在同一个层级,我需要你的血脉、我需要你的植体,加入我吧,我可以让你成为我的副手,和我一起统治所有的新人类。」

「新人类?」阮虎失笑道:「大人,您难道不知道吗?植体只能带来污染,它提升不了您的基因,反而会让您无法继续修练进化,更不可能治疗您的疾病,现在您的疾病看起来似乎消失了,但它只是潜藏而已,未来它会跟植体合而为一,到时就无法消灭了。」阮虎见他不信,一脸正色地道:「据说美洲已经有重新发病的案例了,如果您对这种案例感兴趣,您可以询问丁远光大人,我也是从他那里听来的…至于您所说的新人类…请恕我直言,那只是一群没有自主意识的奴僕而已,有资格称得上新人类吗?」

「是吗?奴僕?你真的这幺认为?」朱可夫沈着脸不置可否地道

阮虎和朱可夫交谈的时候,他们的感知早就交上手了,双方一直不断的互相试探挤压,朱可夫的感知强大无比,但阮虎的混乱感知和正常感知配合,一个偏折扰乱,一製造出破绽,另一个就出手攻击,分割撕裂朱可夫的感知,但朱可夫的战斗经验丰富,阮虎的感知困不住他,反而被他反过来夹持包围,逼得阮虎频频靠混乱感知来解围,朱可夫着着进逼,向他手上所提的箱子逼进过来。

两人边说边斗,阮虎确定自己不能在时限前通过朱可夫的封锁,便抛下提箱,把那提箱开启。

那提箱一被打开,就开始散放出白色的雾气,那些烟雾被管道中流动的空气吹得四散,只见那些烟雾乱舞,一下子就散入空中消失不见。

朱可夫的感知往箱子一扑,却被阮虎的感知硬挡了回去,这是两人感知交战以来的第一次硬碰硬,两人一阵全力推挤,朱可夫估量的阮虎的强度,觉得一时拿不下他,便沈声问道:「这是什幺东西?」

阮虎随口答道:「据说是抑制植体的药剂,它可以让受体体内的植体自我凋亡,听说只要受体体内的植体浓度低于正常状态的百分之二十,受体就可以挣脱权限控制,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可恶!」朱可夫自然知道这会有什幺效果,他连忙一拳向那箱子打去,阮虎感知一引,那箱子顿时飞上天去,这一阵晃动,那冒出箱子的烟雾反而更盛了。

「您小心别把箱子打烂了,一打烂就整个散开来,对您来说状况说不定更糟,更何况您抓住我也没用,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阮虎笑道

朱可夫果然停止和他争夺药剂,他顿了顿,突然笑道:「是啊!我急什幺呢?」他慢慢的走向阮虎,一面说道:「我只要拿到你的血液,我就什幺都有了,不是吗?我看你似乎不怕这种药剂。」

阮虎并不在乎损失一点血液,但朱可夫的目的可不是要帮他放放血而已,阮虎知道他想要取得自己的植体来取代他身上的植体,如果这样就能让朱可夫交出权限,阮虎也不吝惜这一点血,但他的血有大问题,可不能随便放出来给朱可夫拿去乱玩。

阮虎知道自己的植体和基因有互融的现象,他的基因高度疑似被植体污染了,如果朱可夫用了他的血液去製造他的受体大军,那未来造成的问题可能比这次事件还要麻烦。

朱可夫可不管他的想法,手一伸,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把战器,他轻轻一握,那战器便伸出了长长的能量刀刃,正是阮虎在照片上看到的那把战器。

阮虎不敢托大,立刻启动了三级战斗型态,同时转换出幽族型态,朱可夫瞪着他身形一闪浮空而起,一下子变得全身是刺,忍不住讚道:「哇!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你能变成这样?」

阮虎戒备地注视着他道:「变成这种妖怪模样有什幺好?我宁可当一个普通人。」

「哼哼!」朱可夫根本不信,他的眼中充满了疯狂的战意,大叫道:「就让我来会会纯正的外星人科技!」他的身形急闪,阮虎也一个闪动,两人「轰」的一声撞在一起,却没有马上分开,只见阮虎的右拳伸出粗壮的银色长刺,架住了朱可夫的战器,阮虎的左拳和他对了一拳,在朱可夫的感知锁定下,阮虎被逼得接了这一拳,朱可夫强大的能量直冲进他的经络中,就像火焰一样直烧向他的心脏,阮虎被打得喷出了一口血,但烧灼的能量却缓了许多,他的体内生出一股诡异的吸力,竟然逐渐化解朱可夫的能量。

朱可夫察觉到怪异,再度鼓起能量冲击阮虎,两人同时闷喝一声,同时爆发能量推了出去,只听「轰」一声闷响,整个通道一阵摇晃。阮虎在银晶护甲的保护下没受到什幺伤害,他趁机退后,混乱感知一展,摆脱了朱可夫的感知锁定,但朱可夫又冲了上来,感知同时也纠缠过来,阮虎不再跟他硬碰,一面闪躲摆脱他的感知,一面不断和他游斗。

但朱可夫可不是可以让他轻易躲开的角色,他发了几招发现效果不大,知道这样下去很难锁定阮虎,只见他提起战器,大喝一声,平平无奇的一刀劈了下来,这一劈集中了他强大的能量,宏大的能量就像一座山般压了下来,在感知和能量的双重锁定下,阮虎避无可避,只得硬着头皮去接,「轰」的一声大响,阮虎被这招轰得撞上了通道的金属墙面,把墙面都撞凹了一个凹陷。

朱可夫控制的能量打在墙上,把墙面打凹了一个大坑,但阮虎在银光闪动中从凹陷的墙面弹开,立刻又溜到了另一个方向,他的银甲卸掉了大部分的能量攻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朱可夫提着战器,瞪着他叫道:「投降我吧!你这样还能支撑多久?」

阮虎大笑道:「你真当我是笨蛋吗?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投降你跟你一起倒楣吗?」

朱可夫笑道:「那好吧,来让我砍一刀,取一点你的血,我就让你滚蛋,你说可好?」

「一点都不好!」在朱可夫的感知压力下,阮虎不断的变换位置,试图摆脱他的感知锁定。

朱可夫嘴上说得温和,其实已经凝结了感知,同时举起战器一扫,又是一道如墙一般的凝聚能量扫了出去。面对这种蛮横无理的全面攻击,阮虎根本没办法取巧闪避,只好硬接了这道能量,又被能量轰得飞撞上通道,在金属墙面上擦出了一溜火花,喷出了一些银色的晶体碎片,他一阵翻滚,滚出了老远才停下来,朱可夫毫不停留地向他冲了过去,阮虎才刚爬起来,朱可夫又一刀挥了过去,又把阮虎轰出了老远。

朱可夫哈哈大笑道:「你这是何苦呢?不就是一点血而已吗?犯得着赔上自己的命吗?」

阮虎躺在地上,吐了几口血,喘着气道:「血…倒是有了一些,不过你得自己来拿。」

朱可夫像个幽灵一样飘了过来,他的心情并不轻鬆,这几次重击,阮虎承受得比他想像得还好,虽然阮虎的能量和感知强度都远远不及自己,但在这种程度的重击下,仍然没有失去战力,而且阮虎的感知是很诡异,植体的等级也比他高了许多,自己握着这幺多优势,却没办法控制战局,只能用暴力把他打垮,他可不相信阮虎会没有办法反击。

朱可夫飘到了阮虎的前方,摇头道:「别装了,我可不相信你只有这样,你在莫斯科重伤了卡斯帕罗夫和图格涅夫,真当我不知道吗?真可笑,他们还以为自己遇上了外星人呢!你那招可怕的感知招数,怎幺不拿出来在我身上试试?」

被朱可夫挑明之后,阮虎也不装死了,他翻身而起,迅速地退开,一面苦笑道:「那招是逃命用的,要不是被逼急了,我可不会乱用。」

朱可夫不置可否地道:「还要继续吗?拿出点真本事来吧!我知道你想拖时间,但我不在乎,我只要你的血。」

阮虎有点惊讶地问道:「你身上的植体难道没有开始凋亡吗?」

朱可夫笑道:「当然有啊,你这药剂还蛮有效的,我的肉体虚弱了不少,但我的能量修练也不差啊,就算没有植体,你也休想打得过我,我只要拿到你的血,我的军队还是会回来的,眼前的胜负算什幺?」

听到朱可夫承认药剂有效,阮虎放下了一桩心事,他点点头道:「那就好,苟大元帅那边想必也有行动了。」

朱可夫耸耸肩道:「他动得很快,我已经感应到这边有不少人已经脱离权限系统,想必过不了多久,他们的人就会打进来了。」他顿了顿,又笑道:「不过你也不用期望他来救你,我们有得是时间…」朱可夫一面说,脚下一顿,又挥动着战器向阮虎杀了过去,他的气势非凡,阮虎不敢再硬接,他身形急退,身上的银光一闪,朱可夫一刀挥出,那强大的能量轰向阮虎,阮虎却像条游鱼一样,爆发着银色的光芒三扭四扭的随着能量飞出,一面从能量中脱身而出,除了退出了十余米之外,居然毫髮无伤。

朱可夫大讶道:「这什幺能力?怎幺这幺厉害?」

阮虎喘着气道:「厉害吗?我很辛苦的,被你打真的很痛,我总得闪几下啊!」

朱可夫眼中升起了贪婪之意,看来自己对植体知道的太少了,这对手身上的植体有很多秘密,变得更加吸引他了,朱可夫不再多话,他冲了过去,和阮虎近身搏斗,阮虎有了闪躲他远程强力攻击的方法,他只能集中能量,试图击败阮虎,但他的植体开始凋亡后,身体的强化丧失了,只能凭着身体原本的强度战斗,只见他浑身闪耀着能量光芒,跟浑身银光的阮虎战成一团。

(求珍珠~~)

  • 名称:尸兄动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