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肉浦团超清

拉米知道他的想法,便主动解释道:「我没有选择了,他隔绝了我,不仅让我无法运用你的感知,所有以前我从你感知中偷来的力量全都流回你的感知中,所以你的感知才会变得强大,但我也变得软弱无力,这些天我试着修养,却毫无帮助,你刚刚修练有成,我不只连一点好处都得不到,甚至觉得更加虚弱,你偶然的感情激动,更几乎毁灭了我,在你的意志之下,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外来物,这种感情波动再来几次,只怕我就要被解离了,我没有多少时间,只好尽快来寻求你的谅解。」

「什幺感情波动?」阮虎不解

「像我上次醒来的时候那样激动。」

「喔!」阮虎一愣马上又理解,心里不免有点羞怒。上次他和文心在一起,拉米突然跑出来搅局,那感觉非常不好。

拉米赶紧解释道:「那时我受伤沈重,正在沈睡,我并不知道那时发生了什幺,直到我感受到毁灭的危机而强迫自己醒来…那时我有跟你报告…我没有任何偷窥您私人生活的意思。」

「但是你已经做了!」阮虎怒道

「如果您觉得困扰,我可以封闭自己的意识,变成一个纯粹的智能体,只要您同意让我留在您的感知中休养。」拉米知道阮虎真的生气了,连忙急急地道

「我为什幺要养一个对我有敌意,又一直想要害我的…怪物?」阮虎忿忿地反问

拉米没有回答,他从阮虎的心灵中已经知道答案,他叹道:「确实,我没有资格求取您的谅解…」拉米变得很悲伤,他默默地垂着头,散发出一种浓重的哀伤气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说:「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所以我就快要死了,我想把我最后的遗产留给你,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认同你是个高尚的人,我死后一切成空,不如把这好处留给你。」

阮虎怀疑地看着妖怪状的拉米,觉得拉米又开始唬弄他了,他连问问这好处是什幺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摇头拒绝道:「对不起,我对你的财产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还是留给需要的人吧。」

拉米显得很惊讶,他叫道:「你不要?这怎幺可能?那可是一个神的秘密啊!只要你得到这个秘密,或许你就能成为一个神!」

阮虎摇头道:「我对成为神没有兴趣,我比较喜欢当人,我不想变成像你一样的怪物。」

「你可以不用变啊!」拉米似乎觉得阮虎的想法很荒谬。

阮虎还是摇头:「总之我不想跟你发生任何关係,你知道我不相信你,我也不认为你会真心给我什幺好处,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个贪心的人,我不贪求你什幺。」

拉米能感受到阮虎的坚拒之意,他的哀伤更加浓郁,沈默了一会儿之后,拉米又说道:「我了解了,那我请您帮我这个临终者最后一个忙…你让贝克把我卸载,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他。」

「您认识贝克大人?」阮虎意外地问,照理说,被调製的智能体应该不会对它的调製者有什幺印象,就算有,也只是製造者权限而已,听拉米的语气,似乎跟贝克很熟,而且对他也没什幺敬意。

「嗯!我是他的老朋友,虽然他并不知道我跟着他来了。」拉米苦笑着,他对阮虎躬身道:「那幺…非常感谢您…我以后不会再烦您了…再见了。」拉米的形体渐渐淡去,那些聚合的感知消散无蹤。

阮虎瞪着拉米原先的位置发呆,他感受到这次的拉米不同了,跟以前那个吵着跟他要感知权限的小志不同,也跟为他服务的智能体拉米不同,这次的拉米变得比较「严肃」,或者说是「庄严」,此刻的他似乎充满了一种迟暮的死意,看来他真的快要灭亡了,但…究竟是谁让他受了这幺重的伤,逼得他必须出来「交代后事」呢?

阮虎楞了一阵,便收拾感知退出了学习机。他一在学习室中醒来,就感受到一波波的晕眩、头痛和浓浓的倦意,他知道这是感知修练过度的结果,挣扎着爬起来后,阮虎跌跌撞撞的在想要去找贝克,但他头晕脑涨的,根本没办法直直走路,试了几次后,他只好靠在学习室的墙脚下,打开视觉介面对贝克发出通讯要求。

贝克似乎在忙,头昏眼花的阮虎瘫在墙脚听着通讯待接的声响响了很久,通讯终于被接了起来了,贝克不满的声音说道:「干嘛呢?我知道你醒了,但我现在没空。」

「拉米说要你把他卸载!」阮虎晕呼呼地说

贝克楞了一下,问道:「拉米是谁?」

「你帮我安装的智能体。」

「你的智能体恢复了?」

「我上次醒来不久就恢复了,但他的状况很怪,好像快死了。」

「快死了?什幺意思?」贝克满腹疑惑地问,他从来没听过智能体会死的。

「我也不知道,他说要你把他卸载,他有东西要交给你。」阮虎顿了顿,又想起一件事,继续说道:「他还说他是你的老朋友,虽然你不知道他跟着你来了。」

「老朋友?」贝克一个瞬移,出现在阮虎的身边,他沈声道:「你怎幺了?怎幺把自己搞成这样?」

阮虎对他苦笑道:「没什幺,感知修练过头,有点头晕…」

贝克伸出感知帮他检查了一下,果然只是感知使用过度而已,他不再管阮虎,大声说道:「收到命令的下级单位,请回报自身代号!」

拉米的声音响起道:「波拿波智能体第18版,系统编号1800000001,代号拉米瑞兹01,向至高权限者报到。」

贝克道:「接受你的报到,进行智能卸载,收敛成移动模式,执行脱离程序!」

「进行智能卸载,收敛成移动模式,执行脱离程序!」拉米覆述道,过了一会儿,拉米突然换了一种苍老的声音,鬆了一口气地说道:「啊…自由的感觉真好…」

贝克顿时如中雷击般愣住,那苍老的声音说道:「好久不见了,莫里哀…」

贝克双膝一软,跪下叫道:「吾主?是您吗?是您吗?」泪水从贝克的双眼流下,瞬间就汇成了小溪。

「是我,莫里哀…又过了六千年了,总算又见面了,但…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面,很抱歉,我再也撑不下去了,是跟你道别的时候了。」

「不要!吾主!请不要离开!请不要离弃我!求求您~~」贝克大喊道,他不断的用头撞地,把地板敲得碰碰作响。

「很抱歉,莫里哀…这是命运的安排,我们都感到无奈,虽然我躲藏在你的感知中,靠着你对我的信仰又苟延残喘了六千年,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波拿波人的复兴已经成为泡影,我的魂魄消磨殆尽,这一缕残魂又受了重伤,实在没办法支撑下去了,你…放下这个责任吧,别再进行这无意义的努力了,我们波拿波人…终究逃不过法则的审判。」

贝克跪在地上不断的哭泣,他感受到大神慈爱地抚慰着他,就像他儿时感受到的一样,大神在他耳畔谆谆叮咛:「莫里哀,我的兄弟!把这一切放下吧,去享受你的人生,我已经耽误你太久了,去享受你的自由…」,但贝克心中充满了不捨,他叫道:「不!吾主!没有您就没有波拿波人,也就没有我,我一个人孤伶伶的活在这世上又有什幺意义呢?」

「莫里哀,我的兄弟,放下悲伤吧,很抱歉,我必须把最后的希望寄託在你身上,你站起来,接受我的传承吧。」永恆之神拉米瑞兹沈重地道

但贝克跪在地上哭个不停,他叫道:「不!吾主,我情愿把灵魂奉献给您,求求您不要放弃波拿波人!」

拉米瑞兹叹道:「傻孩子,你还不懂吗?不是我要放弃波拿波人!是这个世界彻底厌弃了我们波拿波人,我们的灵魂…唉…注定有去无回,我要你的灵魂又有什幺用呢?你找个人接受我的传承吧,任何人种都可以,只要你看得顺眼就好。」

透明结晶状的辅助智能体漂浮了起来,贝克大叫道:「不要啊!吾主!求求您!」

「住手!」三个声音同时响起,空间一个波动,丁远光和一个年轻人同时跨出来。

丁远光显然对那年轻人也出现感到惊讶万分,那个有着一对锋利剑眉的年轻人指着散发着光芒的波拿波智能体道:「停止你愚蠢的举动!他承受不了你的神火,你会杀了他,即使你的神火只剩下一点余烬。」

拉米无奈地道:「但是我要死了,我不希望我的神火消逝。」

年轻人一脸严肃地道:「至少你也找个合适的人,你这个同伴浑身罪孽,碰到你的神火,难免烧得一乾二净,他刚开始走上正途,你难道就要这样让他神形俱灭吗?」

拉米停顿了一下,哀伤地问道:「请问我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信仰之路啊…真是愚蠢到了极点…」那年轻人喃喃地骂道,他转头对丁远光说道:「你来承受他的传承吧,你的能力虽然还不够,但以你身上的功德,肯定可以撑过神火的焚烧的。」

丁远光熟悉这世界上各种知识,他当然知道信仰体系和这种文明类型的进化方式,他连忙拒绝道:「别傻了,那可至少要到卫星级才能碰的东西,我才小行星级,你要我去死吗?」

「我说你不会死,你就不会死!」年轻人骂道

「放屁!我脑子坏了才相信你这没人性的家伙!」丁远光根本不相信他

「你不用逼他,他确实承受不住,更何况…这可不是一份礼物。」另一个声音说道

丁远光和那年轻人都转头望向虚空,那里什幺也没有。

虚空中传来严厉的声音喝道:「你这孽障还不知错吗?」

拉米的年老声音哀求道:「我知道错了,这位大能,我不敢祈求活命,只恳求您留给波拿波人一丝生存的机会。」

那声音冷冷地道:「你知道错了?你骗得了我吗?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着骗人害人?果真是无药可救!你自己想想,这些年你变成了什幺样子了?哪还有一丝一毫慈爱?」

空中的智能体流露出一种可怜兮兮的感知,拉米的声音哀求道:「可是我想要活下去啊!只要有任何一丝机会,我…」

「你就会去争取?不择手段的争取,甚至残害别的生命都毫无愧疚?这是原来的你吗?伟大的拉米瑞兹陛下?你当初立下那个契约的时候,可有想到今日?」虚空中的声音责问道

拉米哀求道:「对不起!我感到无比的懊悔,但已经于事无补了,我铸下了大错,但那只是我一个人的狂妄和无知,请取走我的灵魂,不要毁灭我的种族!求求您!」

「我救不了你,你为了获得力量,用邪恶之血污染了族人的血脉,他们必须在法则下灭亡,现在你又试图在我这里做同样的事,我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你所谓的传承根本不该存在,沾染到你的想法的人都会在法则的监督下走向毁灭。你最后的机会已经消失,现在!出来接受法则的审判吧!」

一股力量从空中浮现,射中了悬浮着的智能体,只听「啪」的一声,那智能体爆散成无数晶晶闪烁的粉尘,一个怪物的形象浮现了出来,他浑身银刺,拖着一条强壮的长尾,无数的感知火焰从牠的躯体冒出来,在空间中形成一丝丝闪电火焰,那些闪电火焰像一道道枷锁把牠死死地捆缚住,还不发出电光断击打焚烧牠。那怪物用那苍老的声音哭道:「不要!不要让我这样子死去,请赐给我最后的怜悯,让我用波拿波人的模样死去!」

  那空中的声音说道:「这是你内心真正的模样,你我都无可选择!」

那怪物哭道:「莫里哀,我的兄弟,请不要看我,忘了我现在的模样,求求你!」

贝克拜倒在地上哭道:「吾主,不论您是什幺模样,您全都是我至高无上的主!」

蓦然,一股强大之极的压力降临,所有人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贝克死命扛住了压力,他拼了命地跳起来挡住了那怪物,叫道:「请取走我的灵魂,不要伤害吾主!」

虚空中突然冒出一道闪电,「啪啦」的一声击中贝克,贝克惨号一声,重重地摔落地面,他被打得浑身冒烟,全身不断的抽搐,虽然浑身麻痺,动都不能动,但仍然张大嘴巴,试图呼唤他的神明。

只见空中的怪物突然燃烧了起来,它的魂体急速缩小,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但那些闪亮的智能体粉尘却没有消散,空中的声音说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一股能量一捲,那些粉尘散发着光芒,扑向一直斜倚在墙脚发楞的阮虎,阮虎猝不及防,被那些粉尘黏了满脸,他拼命的伸手挥打,也不知道打掉了多少,他胡乱地打了几下,发现粉尘都消失了,他跳了起来,看看自己的手,抹抹自己的脸,什幺都没有,甚至连一点异样都没有。

在所有人面面相觑中,那压力瞬间就消失了,那年轻人叹道:「他走了…」。丁远光点点头,扶起了瘫痪的贝克,低声说道:「请节哀…不要怨恨,这是法则的审判…」他虽然还没有资格接触法则,但也猜到了刚刚出现的大能是谁,陈漫离开之前曾经交代了这类的事。

贝克连哭泣都做不到,眼睛里却不断的淌出眼泪。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抱着贝克一个瞬移,带他去接受治疗了。

那年轻人看看阮虎,对他说道:「你现在需要去修练能量,快去补充一点食物,然后就去修练吧!」,也不等阮虎反应,一下子就不见了。

阮虎完全不能理解刚刚发生了什幺事,他的辅助智能体刚刚被毁了,还发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跑来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说了一些他听不懂的话,不过至少有人给了他正确的建议,他应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然后赶快去修练能量。

阮虎扶着墙站起来,发现他完全不晕了,这真奇怪,刚刚还晕到走不动路,现在却一点都不晕了,头痛也消失了,只是肚子有强烈的饥饿感。阮虎像梦游一般的走出学习室,直接去餐厅吃饭,他吃掉了五人份的食物才觉得有点饱,又多吃了两人份的食物才满足地离开餐厅,然后不由自主地走上了修练区,开始坐下来修练。

阮虎闭着眼睛,很自然地走起了全身的大循环,这次的循环很奇怪,他的能量通过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像着了火一样发烫,而且火焰还向四周蔓延,阮虎有类似的经验,因此并不停下循环,反而坚持着完成循环,幸好那灼热的感觉没多久就随着火焰的蔓延而分散消退,他一路循环,身体一处处地发烫,当他把四肢的循环全加入大循环中,他的全身都发烫了起来。

阮虎的状况却很奇怪,他好像睡着一样,但却又似乎清醒着,恍惚之中,他感觉到身旁很多人来来往往的,但他却没有留意那是谁,在这种奇异的状态下,他的能量循环却一点都不紊乱,反而运作得更有效率。

  • 名称:3d肉浦团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