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超清

沃拉娜告辞后,越国的世家聚会也差不多了,阮虎在众人的恭送中离场,他来的时候大家都对他有所怀疑,离开时人人对他心悦诚服,原先质疑他的人也决定投入这个计画,投资确实有风险,但不投资就会在落后中沈默败退,如何选择并不难决定。

大佬也参加了这个会议,便和他一同离开,他一面走一面说道:「家里的事不用担心了,你快回南京去,专心好好修练,我们越国接下来的五十年就看你的努力了。」阮虎自然领命。

阮虎他们还没到家,潘天庆就发来通讯问道:「你要去南京了吗?」

阮虎看看大佬,笑道:「如果没有其他事,应该会尽快赶去。」

「那别急,等等我,我也要去南京。」

阮虎讶道:「你去南京做什幺?不在这里主持大局吗?」

潘天庆笑道:「这里的大局已经被你搞定,还主持个屁!」

「没有吗?某人回曼都了吗?」阮虎嘲笑道

潘天庆贼嘻嘻地笑道:「就是沃拉娜要去南京,所以我才要去啊,她要去拜会陈董,我当然得去帮她引见引见。」

阮虎懂了,泰兰国应该是确定要参加计画了,沃拉娜便奉命去听听中国和日本的开价,越国对他们的开价早就反应在东协会议的议题上,看起来应该不是问题,所以泰兰国只要再过两关,应该就可以加入这个计画来分担风险并分润利益。

「好啊,那我等着搭你们的便车好了!」阮虎笑道

过了两个小时,沃拉娜的大型豪华悬浮车降落在阮家大宅,经过了一天的会议,这时时间已经傍晚了,大佬本来想招待沃拉娜在阮宅用餐,但潘天庆已经和陈传文联络好了,他们预定到南京餐叙,所以也只好算了,当沃拉娜準备告辞时,小朋友们放学回来了,他们搭着悬浮车飞进停车场,像一群小鸟般跑出悬浮车,欢乐无比地扑到了阮虎身上,阮虎哈哈地笑着把他们抱了起来,比较明朗些的黎明理也过来跟师父行礼,阮虎勉励了他们几句,又向他们告别,几个孩子都嘟着嘴一脸可怜样,大佬拍拍他们,告诉他们爸爸要出去为了所有人努力奋斗,可欣可喜倒是习惯了,他们从小以来一直是这样的,便高兴地跟阮虎挥手,向他预定下次见面的礼物,看着悬浮车升空而去。

当悬浮车渐渐提高速度,在城市高速航道飞行时,沃拉娜端着一杯饮料走过来,对还望向窗外的阮虎说道:「可以请教您一些问题吗?」

阮虎接过她带来的饮料,笑道:「当然可以啊!请坐!」在这辆超级豪华的大型悬浮车上,整个车内就像一个舒适的客厅,还相当宽大,这种宽敞的程度就像开着一栋功能完善的房子飞行,皇家的享受还真不是一般的奢华。

沃拉娜在他旁边坐下,潘天庆也端着饮料过来,站在沃拉娜的旁边,而沃拉娜的随从们都聚在一起,紧张兮兮地讨论着,似乎正在制订什幺计画。原先阮虎以为沃拉娜只带了三五个随从,这下一看,十几个人分成三组,似乎正在研讨不同的议题,这幺多人,难怪要用这幺大的悬浮车。

沃拉娜轻嘬了一口饮料,问道:「刚刚的孩子们就是你的孩子?听说丁远光收了你儿子当弟子?」

「是啊!我有三个孩子,刚刚那个女孩和小男孩是大的,还有一个小的留在南京,他有一些特别的状况,在那边有专人照顾。」阮虎解释道

「所以最大的那个是黎家的嫡孙?」

阮虎点点头。

沃拉娜抿了抿嘴唇淡淡地道:「已经第四级了…」

「清水园的效果还不错。」阮虎轻笑道

沃拉娜秀气的双眉一轩:「可以告诉我是怎幺回事吗?」

阮虎点点头,细细地跟她解释清水园的能源问题,和用来启蒙的效果,最后他道:「对刚入手的新人来说,清水园的效果真的很强,而且消耗的能量不大,但是那能量真的很贵,要不是丁大人有些关係,我们不可能拿到这种能量源的,但也只有一个,没办法长期大量使用,只适合拿来做研究。」

沃拉娜叹了一口气,她迟疑了一番,最后说道:「我父亲答应放弃清水园了,您介意让我看一眼清水园内部吗?我只是看看,保证不消耗里面的能源,父亲他…不看一眼总是挂念…」

阮虎点点头,他打开清水园,把沃拉娜跟潘天庆的感知引入,他们两个都跨过了筑基的门槛,感知随着阮虎的引导在清水园中游蕩,沃拉娜在流着能量清泉的清水园中徘徊不去,感应着那充沛无比的能量,散发着一种颇为感伤的感情,阮虎知道真正感伤的是泰兰皇,他的哥哥为了这条项鍊而死,他和姪儿为了这项鍊勾心斗角了一辈子,结果项鍊落入别人手里,这条给他们家族招祸的项鍊,却在别人手上焕发光彩,泰兰皇本就不是个心胸宽大的人,这时想必是心痛如绞。

离开清水园后,沃拉娜真心地跟阮虎请教修练难以入手的问题,阮虎也不藏私,细细地解释了几种修练的障碍和现在所知的突破方法,又以自己的孩子和徒弟为例,说明突破障碍后的状况。

沃拉娜这才知道黎明理为什幺拜阮虎为师,也知道了丁远光的努力,不禁对他的胸怀更是佩服,也坚定了她说服泰兰皇参与这个计画的决心,比起用诡道勾引泰兰皇的美洲政府,丁远光这样的人更值得信赖。

在飞行中,阮虎跟妻子报告了家里的状况,阮文心一听孩子的状况,忍不住说道:「孩子们真可怜,我会抽空回去陪他们的。」

阮虎笑道:「不用太担心,有师父和文音在,应该没什幺关係,你也要努力修练,你也知道我有些状况,如果我遇到麻烦,南洲半岛的责任就要靠你跟小志了。」

阮文心不接腔,脸上挂满了担心,过了一阵子才说道:「你回来以后记得去找罗娜看看你的状况。」

「知道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最在意了,如果可能,我还想帮小志添几个弟弟妹妹呢!」

阮文心顿时满脸羞红,迟疑了一下才害羞地道:「我还要多努力…我觉得不会拖太久了。」

阮虎见她露出无比诱人的羞态,笑道:「没问题啊,我等着!」

沃拉娜的悬浮车速度很快,晚餐时间前就到了南京,他们在京南大楼把阮虎放下,继续去赴陈传文的约。

阮虎进了人类潜能研究所,发现廖明堂也在,他和罗娜正在说话,罗娜在视觉介面上用力点来点去,似乎正在生气。她发现阮虎来了,跳起来说道:「快来!我看看你现在的状况。」

廖明堂抗议道:「干嘛呢?我跟你说话都不理我!」

罗娜一面走一面说道:「你的状况很正常,又没什幺问题,我还在忙着找植体的解药,其他的事你又帮不上忙。」

「少扯了,植体还有药救吗?」廖明堂跟着她走。

阮虎打开植体成长仪,自己躺了进去,成长仪便开始自动工作了起来,罗娜坐上工作台,调整了成长仪的工作模式,屏幕上就开始出现一笔一笔的资料,罗娜开始在视觉介面上做记录。

阮虎躺着看不到屏幕,便问道:「状况怎样?」

罗娜一面记录,一面说道:「资料终于合理了,如果这个模式确实发生,你的状况就算很好,简直可以说好得不得了。」

「可以说清楚一点吗?现在是什幺模式?」阮虎没好气地问

「嗯…你的基因确实有互融的现象,但仍然以人类的基因为主,乖离率从上次的百分之三点四降低到这次的百分之三点一,显示基因结构仍持续在变化,这应该跟你的修练有关,根据植体的活动模式猜测,应该是你的植体演化造成基因异变,可能是修练又让你的植体异变渐渐恢复正常,这两个力量似乎正在拔河,只要你努力修练,说不定植体的变异会渐渐被消除。」

罗娜仔细的检查数据,甚至调出基因图库出来做模拟比对,一时之间不再说话了。

「然后呢?我继续修练喽?」阮虎等了一阵后问道

罗娜不答,一直在成长仪上模拟,但似乎没什幺结果,阮虎觉得无聊,只好在成长仪中运转循环,修练了起来。一时之间,研究室里没有人说话,只有廖明堂在成长仪前走来走去,似乎有点烦躁和不悦,阮虎有点奇怪,廖明堂一向热衷修练,他还以为廖明堂一回来就会挂在修练区呢。

过了不久,丁远光走了进来,他带来了一个人,来到成长仪前指着阮虎说道:「现在权限都在他手上,你可以检查看看,他应该没有携带你手下的权限。」

阮虎睁开眼睛疑惑地问:「什幺权限?」。他看了看那人,发现自己从来没见过他,那是一个神色沈稳严肃的方脸中年白人,他长得极其雄壮,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臂上都是汗毛,整个人的气势很强大,但还没到星级强者的程度。

那人盯着阮虎,阮虎感受到他的感知扫过,过了半晌,那人疑惑地道:「你怎幺会有一个生化人的权限?」

「什幺?」阮虎不解地问

「有吗?如果有就应该不只一个吧?」丁远光也同时怀疑地道

「确实只有一个,而且时间已经蛮长的了,可能超过一年了。」那人认真地道

丁远光慎重地道:「可是那是前几天的事,他在金星收了一大堆受体的权限,其中可能包含你的手下,如果真的有的话。」

那人摆摆手道:「我知道,但他身上没有新增加的生化人权限,反而很久以前有一个,嗯…未登录的生化人,这种事我不想管,我说过了,既然那些生化人还能被他们的大统领召回,那就表示他们的权限竞争中,智能锁最终获得胜利,这也说明你的推测是可行的,植入智能锁可以解决那个问题,但问题是,用这样来解决问题适合吗?」

阮虎听见对方提起智能锁,突然想起他说的生化人是谁,他连忙问道:「我有一个朋友,意外被植入智能锁,请问您可以帮助他吗?」

那客人瞄了他一眼,冷笑道:「意外植入智能锁?这真是个笑话,智能锁可以意外植入,但哪有意外开启的?」

阮虎听出他的嘲讽之意,但仍然坚持道:「我保证那一切都是意外,您能帮他解除智能锁吗?」

那人摇头道:「智能锁会取代部分智能,达到限制思维的目的,所以不可能解除。」他不再理阮虎,对丁远光说道:「走吧,这里确实没有有效的样本,但你的方法或许可行,先让金星那边送几个有效的样本回来研究研究吧。」

「等等啊!这位大人…」阮虎连忙从成长仪中跳了出来,引得机器一阵鸣叫,正在记录并比对资料的罗娜叫道:「二号别跑啊!我还有事要你去办呢!」

但阮虎追着那人跑出了人类潜能研究所,丁远光和那人正在等电梯,两人一面进电梯一面交谈,在电梯关闭的瞬间,阮虎挤进了电梯。丁远光按下楼层按钮,一面对阮虎说道:「赛佛没有骗你,智能锁真的没办法解除,解除之后,人也就变成白癡了。」

阮虎楞了一下,对那个高壮的白人躬身道:「赛佛大人,既然智能锁没办法解除,那植入了智能锁的人应该怎幺继续生活呢?他们怎幺样才能继续修练?能不能结婚建立家庭,甚至拥有自己的孩子?」

赛佛饶有兴致地看着阮虎,这时楼层到达,他一面跟着丁远光走出电梯,一面笑道:「哈哈!生化人想要拥有自己的孩子?这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阮虎追了出去,他发现丁远光带着赛佛来到十七楼的紫外线修练区,他们沿着那一整排的紫外线室漫步,丁远光一面走一面跟赛佛介绍紫外线室的状况,赛佛好奇地在紫外线室外面探头探脑,用感知观察着里面的修练者。

阮虎知道这里是初级修练者感受能量和练习初级能量循环的地方,如果他们修练稳定,就会到顶楼修练区去快速修练。他见两人交谈,不敢再打断他们,只好静静地亦步亦趋地跟着。

他们走过了紫外线室,却没有停留,继续在长廊上行走了一段距离后,丁远光停在一个房间前,那门上有个蓝金色的圆形符号,就像是一个蓝色的星球中央打开了一扇金色的门。丁远光把手放在那符号的金色门上,只听「答」的一声,那门开启,一个机械声音在门内响起道:「老丁,第四批零件怎幺还不来?」丁远光不答,推开门和赛佛走了进去,阮虎以前曾经来过这里,当时这里还没什幺特别的标记,进出也没有权限管制,但现在既然管制起来,表示不是他随便进入,他不敢再跟,便停在门外,看着那门阖了起来。

他打定主意耐心地等,以前他不小心把刀魂变成机体斗士,总是觉得很对不起他,后来他虽然指导刀魂继续修练能量,但刀魂的四肢缺损,身体也被改造过,能量修练的效果很不好,这件事一直卡在阮虎的心中,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懂智能锁的人,无论如何也要为刀魂问问这些问题。

他没等多久,那门又开了起来,一个小脑袋探头出来,对他叫道:「爸!师父要你进去!」

阮虎吓了一跳,惊问道:「小志?你怎幺会在这里?」

小志不答,只是嘻嘻一笑,小手向他一招,人又缩回门内。

阮虎连忙跟着他推门而入,只见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研究室,规模大约有人类潜能研究所的四分之一,里面放满了各种拆开来和组装到一半的机器设备,丁远光和赛佛正在和一个银光闪闪的机器人说话,那个机器人阮虎曾经见过,丁远光帮清水园安装能量源的时候,就是和这个机器人一起过来的。

小志拉着阮虎的手,把他引到丁远光身后,就放开他的手,跑到一旁的一部类似躺椅的机器盘腿坐下,跟他旁边那个小女孩摆出同样的姿势,拿起了一本纸本的图书看了起来。

阮虎盯着小志看,发现他身上开始流动着能量,感知也活动得很剧烈,但他还不时翻动书页,显然同时做着好几件事。小志这怪异的模样让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瞪着他发呆。

  • 名称:真相大白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