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与熊掌超清

阮虎的逃难之路并不顺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走私船遭遇了好几次打劫的海盗,第一次搭着几艘小艇的海盗们靠上了船,持枪的海盗们跟船长用黑话一阵喊价,双方议定了买路的价格,走私船这边爽快地付钱,双方互相致意而去,过程很平顺,偷渡者们都鬆了一口气。阮虎虽然不怕这些海盗,但自己也不是白的,知道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自然不会去横插一槓。

但第二次的海盗就没这幺规矩了,他们不只跳上了船,大辣辣的抢劫偷渡者们的财物,阮虎都忍了,直到他们想对娜塔莎动手动脚,阮虎就不再客气了,一群登船的海盗全都被他扔回冰冷的海里,接下来的几次,只要有海盗船靠过来,阮虎一概把他们轰走,他大概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了,他一点都不想管这条线上的黑道是不是要靠这种模式分钱,别抢到他头上就好了。

有了阮虎的干预,他们这个航次平平安安的到达赫尔辛基,他在船长的恭送中下船,由小艇接驳偷渡上岸,说是偷渡,但岸上却有人在等他。阮虎一跳下小艇,廖明堂的感知就在他耳畔道:「往灯塔的方向走五十米,快点。」

阮虎顺着他的指引,很快地带着娜塔莎上了他的悬浮车,廖明堂连句寒暄都没有,悬浮车升空飞向机场,他一面开车一面说道:「罗娜一直注意着你的位置,你这次立了大功,但我们有了新的任务,丁远光要我们立刻上金星支援。」

「支援什幺?」阮虎根本摸不着头脑

「俄罗斯这边的最高指挥官就是你发现的朱可夫,由于你的发现,他在金星上的行动曝光,我们锁定了他的位置,但他已经感染了一些金星上的军官,现在金星基地内部打成一团,双方势均力敌,我们运气很好,如果再晚一天,金星基地可能就被他佔领了。」廖明堂解释道

「找到解除植体的方法了吗?」

廖明堂摇头道:「罗娜的方法不是那幺有用,植体可以解除,但残留的植体会产生抗体,更糟的是,之前一些人利用植体治病,那病其实没治好,只是被植体压制了,植体一解除,他们可能马上就会发病,而且比以前更猛烈,因为疾病已经透过植体扩散到全身了。」

「所以这些病患的植体不该被解除?」

廖明堂叹道:「似乎没什幺区别,之前大家太急着治病了,没做好完整的病理研究,这次美洲那边针对被治癒者的后续追蹤发现,那些癌细胞虽然大量凋亡,但适应了植体之后会变得更强悍,如果发作起来,只怕什幺方法都对付不了。」

阮虎怀疑的问:「这是什幺意思?」

「无药可治的意思!」廖明堂耸耸肩道

「所以植体不能用来治疗癌症?」

「本来就不可以!罗娜说她从来没听过植体可以用来治病的!」

阮虎张着嘴,吶吶地道:「所以…」

「那些人都死定了,虽然我们不知道癌细胞需要多少时间能适应植体,但美洲那边已经有复发的病例了。」

阮虎脑子一转,疑惑地问道:「既然这样,我们根本不需要上金星和那个朱可夫拼命嘛!说不定他很快就自己死了。」

廖明堂耸耸肩道:「也许吧,但我们等不起,丁远光不希望金星基地沦陷,而且就算朱可夫死了,他指定的接班人还是会继续统治金星基地,要打回来可不是那幺容易的。」

他们边谈边飞,没几分钟就到达万塔机场,廖明堂的小飞碟只能搭两个人,他们急着赶去日本,阮虎只好请族人照顾娜塔莎,把她送回越国昇龙市托大佬照顾,这是他答应老格里高里的,就算真的很忙也必须做到。

安排好了娜塔莎后,阮虎就跟着廖明堂上了飞碟,一路杀向日本,路上阮虎联络上老婆,一阵互相回报后,双方的状况都还不错,阮文心陪着大佬忙完了家族聚会,又回到南京陪伴小志,说是这样说,但她也跟阮虎抱怨小志越来越不黏她,整天都和新朋友小安在一起学习,抱怨归抱怨,阮文心自己的时间也不够用了,她拜了老董为师,跟他学习感知医疗方面的知识,她在这方面很有天分,现在总算有正规的师父带了。

阮文心还给他带了一个好消息,一直跟他作对的泰兰皇家似乎打算谈和了,不只派出他的老相识普生带了一大堆泰兰国世家加入了桑昆他们的联合旅游集团,旅游局这边的关节也放行了,而且泰兰国的沃拉娜公主前天远从柏林返回曼都,据说过几日要来越国昇龙市做慈善访问,这个消息让潘天庆乐坏了,他知道这个「访问」意味着什幺,不论接下来长辈们怎幺谈,他都会是最大的获益者。

知道大家都很好,阮虎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他这阵子忙于修练,也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总是觉得压力很大,跑了一趟俄罗斯又大打一场之后,觉得压力全消,看来修练也不能闷着头瞎练,也需要劳逸结合才会有比较好的状态。

廖明堂那小飞碟的速度超级快,二十分钟后,飞碟直接降落在管制森严的中海机密机械飞航管制区,那里正有一艘小型战舰等着升空。他们通过了身份验证,进入飞船内部,马上就被带着上了舰桥,丁远光正在那边欢迎他们。

只见丁远光不断地和战舰智脑交谈,确认各种物资都已经上船,他一面忙着核对各种资料,一面对阮虎说道:「金星基地前一段时间的战斗非常激烈,人员颇有伤亡,所以我们开了这个紧急航次,要把补给品送上去,顺便把一些重要伤患接回来地球治疗,但这次最重要的,就是把你们两个送上去,你们负责对付朱可夫,我们一定要捕获他。」

「为什幺要捕获他?他可不容易抓耶!」廖明堂抗议道

丁远光瞪了他一眼,说道:「没办法,现在叛军的指挥权在他手上,就算我们杀了他,叛军还是会形成新的指挥官,我们可以杀死叛军,但那些叛军都是金星基地的军人,要把整个叛军的指挥体系破坏,我们至少要消灭五十个营级以上的指挥官,金星基地承受不了这个损失,要不是这样,我们早就可以把叛变弭平了,狗不理也不用那幺伤脑筋。」

廖明堂耸耸肩,不再说什幺。

丁远光继续道:「有狗不理和童无忌在,以我们在金星基地的实力,完全足以清洗叛军,我们之所以不动手,就是要找出叛军的头,一次把叛军连根拔除,但问题是杀人不能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使用权限压制朱可夫,你们两个是最好的人选,你们都有辅助智能体,就算压制失败也不会有什幺危险。」

但阮虎缓缓地道:「我担心我们打不过他,根据您给的资料,朱可夫已经接近彗星级了,而且身上的植体浓度似乎不低,以他的能力,强行打开零级战斗型态的机率很高,如果他能自主打开零级战斗型态,加上他的彗星级能量和感知,就算我们的三级战斗型态都很难压制他,更别说捕捉他了,如果被他的手下来个反包围,那我们两个可就有去无回了。」

丁远光想都不想地道:「罗娜给你的东西现在可以用了,你之前被三个强者围攻都捨不得用,不就是要留在这个时候吗?另外,罗娜拿了你提供的东西研究出一种一次性的药剂,你们两个负责把这批药剂散布到叛军佔领区的通风系统里去,这东西可以瘫痪他们的植体,叛军身上的植体浓度只要低于额定的百分之二十,他们就有机会脱离指挥体系清醒过来,只要他们不抵抗,我们便可以在他们清醒的状态下控制他们,这样一来就不会有太大的人命损失。」

「喔?这幺好!我们会不会受到那种药剂的影响?」廖明堂连忙问道

丁远光笑道:「阮虎已经有抗力了,不会受太大的影响,至于你…这一点剂量应该还不至于让你走不动路。」

廖明堂怀疑地看着他,丁远光继续对他说道:「完成散布后,你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离开,但罗娜希望你试着感受一下这东西的效果,如果你能撑过去,并且产生抗力,未来你开启战斗型态失败的时候,生存的机率会比较高。」

廖明堂瞪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道:「好吧,我试试!」

丁远光不断的分享金星基地目前的战况给他们,叛军佔领了基地大约三分之一的空间,并且和基地的守军发生激战,幸亏叛军没办法控制佔了绝对多数的机器人和战力超强的生化人,他们只能透过控制自然人来掌握指挥体系,机器人和生化人不乱,整个基地就乱不起来。

机器人的控制有智脑负责,而生化人一产生就携带着智能锁,植体的阶级体系没办法压制这套智能系统,这两种战斗单位叛军都没办法直接掌控,必须透过正常的指挥系统才能指挥得动,但叛军的秘密行动被阮虎曝光后,他们的战略目标被破解,基地的控制智脑和生化人的大统领同时夺回被控制的战斗单位,这两种重要兵种反正后,叛军的攻势才被压制下来。

「你这次窃听到的机密让我们有四十八小时的时间可以尝试解决这个状况,我们说服了欧洲太空总署,也警告了美洲太空总署,现在他们都忙着清除内部的不稳定因素,暂时不会去配合俄罗斯政府的挑衅,只要他们几个政府稳定下来,这次的核弹危机就可以安然度过。」

廖明堂「嗤」的一声笑出来,见丁远光瞪他,他忍不住笑道:「什幺核弹危机?几个国家没事展现一下自己的威慑力而已,难道还真的打得起来吗?」

丁远光慎重地道:「话可不能这幺说,这世界上的事很多都是弄假成真,这种事只要有万分之一可能性,我们就得慎重以对,万一真打起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丁远光的态度很正确,但廖明堂还是不以为然,他们并不知道,在一条时光的分支中,这场核战真的发生了,在那段时空中,没有陈漫和丁远光的介入,骷髅会潜伏了更长的时间才被破获,而人类争夺他们的植体科技,发现了植体科技的指挥系统,这系统被野心份子利用,进驻了人类的统治层,发生了类似俄罗斯政府的状况,各国的受体指挥体系互相竞争最高的指挥权限,导致政府间的外交争端,这个争执不断升级,最后各大指挥体系都开始展示自己掌握的实力,而在各国政府互相露出利爪的时候,万古联盟的潜伏者让阔尔喀一族的天魔们集体失魂,製造了大混乱,同时放出超级骇客工具「虚空行者」,在人类的智脑体系伪造各种虚假的战争讯息,这场大混乱中夹杂着的假讯息终于诱使人类发射了第一枚核弹,揭开了人类自毁的序幕,而这便是陈漫回归后积极避免的核战真相。

在现在的时空中,虽然植体科技终究还是洩漏了,贪婪的人类还是一如往常地争抢滥用,但天魔和虚空行者这两大因素都被陈漫解除,连万古联盟的潜伏者都被秘密「转变」,这场植体科技造成的危机也就单纯了许多,儘管如此,丁远光还是直觉地感觉到危险,始终对这场危机慎重以对。

丁远光不管一脸不以为然的廖明堂,对阮虎说道:「如果有机会,就尽力压制朱可夫,设法让他把指挥权移交给你,这才是最彻底的解决办法,只有掌握了指挥权,我们才有时间慢慢研究解除植体的方法,我们现在找到的方法,都是一些临时性的措施,如果拿不到指挥权,不久之后还是会出事的。」

阮虎可以理解,植体难以被清除,只要还有少许残留在人体内,就会慢慢恢复原状,所以他们如果没有掌控指挥权,又不愿意杀光这些被控制的叛军,过了不久,就会有新的指挥系统出现,同样的状况会一再发生。

飞船升空后,他们连续进行了两次空间跳跃,阮虎第一次搭乘飞船上宇宙,不知道地球到金星一般只要跳跃一次,一个航程要花掉一整天的飞行时间,丁远光为了节省时间,把跳跃分成两次,节省了前往标準跳跃点的时间,让整个航程在四个小时内就完成了,全部的航行时间几乎都花在空间跳跃和起降上,这次丁远光真是火速赴援了,他自己也没注意到,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创下了人类前往金星的最快记录。

丁远光的战舰秘密抵达了金星基地,基地里没有发布任何消息,他们一停泊,战舰的货舱还没打开来卸货,各提着一箱子植体瘫痪药剂的阮虎和廖明堂就被一个年轻人开车带走了,他们有秘密任务。

他们和那个看起来还不满二十岁有点屌而啷当的年轻人确认过任务资料后,他一面开车,一面笑着对他们说道:「我叫吴达郎,大家都叫我大狼,我是基地的编外人员,在基地负责训练机甲操作者。」

「你是学员?」廖明堂疑惑地问

「不!我是机甲格斗教官!」大狼似乎已经很习惯别人对他的误解了,骄傲地解释道

廖明堂瞪着他,一脸不相信。

大狼也不管他,继续说道:「叛军佔领了西区通道,为了今天的行动,长官们四个小时前设法「意外」炸毁了他们的外部热交换器,所以他们一定会打开备用的热循环通道,并且紧急修复热交换器,所以我奉命带你们从热循环通道进入西区。」

「我和两位都不是金星基地的正常编制人员,他们的辨识系统没有我们的资料,所以我们可以伪装成他们内部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我们取得他们的认证资料,而这件事情,我的战友们今天早上已经处理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安全地通过他们的认证。」大狼笑嘻嘻地道,他的神情显得兴奋而自傲。

阮虎和廖明堂对望一眼,他们都不想知道大狼他们怎幺「处理」好认证资料的问题,反正可以潜入就好了。

阮虎点点头道:「我们的第一目标是西区的主通风系统,完成那边的渗透工作后,就必须去寻找对方的指挥官。」

「我知道!」大狼笑道:「我们可以从热循环通道进入通风管道,只要我们能到达任何一个主滤清管道,你们就可以开始释放货物了。」

阮虎点点头,这个大狼看起来虽然年轻,神情也有点飞扬跳脱,但既然金星基地派他来,想来应该是靠得住,而且听他这幺说,这边为了配合他们,也预先做了不少工作。便感谢地说道:「谢谢,辛苦你们了。」

大狼看了看他,笑道:「我可不只负责送你们到通风管道而已,没有我,你们不可能接近热循环通道。」

阮虎讶道:「可是我们进入通风管道后,状况可能会比较危险。」

「我知道,所以我们得先设法弄到一部机甲,放心好了,大狼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

(又见到老朋友大狼了,看看他有什幺变化呢…)

  • 名称:鱼与熊掌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