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星期一超清

阮虎躲躲藏藏地逃到了雾区的边缘就没办法再逃了,在这片光秃秃的山野间他也无处可藏,看着渐渐消散的水雾和怀中昏死过去的娜塔莎,阮虎头一次感觉无计可施。他刚刚硬接了强者们连续两次攻击,靠着护甲和护罩的保护,受伤并不算严重,但怀里的娜塔莎受到波及,她只是个八级的修练者,在一般状况下还算强,但怎幺也撑不住三个星级强者的连续攻击,虽然只是攻击的余波,却让她在第一次冲击后就晕了过去。

阮虎一离开雾区就会被发现,就算他跑得再快也比不过星级强者的瞬移,怀里的娜塔莎需要治疗,但一运转能量星级强者就能找到他,简直是动则得咎,什幺事都干不得,阮虎不由得摸摸手上的戒指,他有机会对付这三个强者,但机会只有一次,万一他没办法一次留下这三个强者,植体干扰波的秘密洩漏出去,未来对付他们的「将军」的时候,他也就没有优势了。

阮虎脑中各种念头交战,他在雾区边站了几秒,雾气在刺骨冷风的吹袭下渐渐散去,阮虎的身影显现出来。在这个山穷水尽的时刻,拉米突然说道:「别使用戒指。」

阮虎楞了一下,问道:「那我们怎幺逃走?就算我们挡得住三个星级强者,对方的部队赶过来,我们也非败不可。」

「所以我们要速战速决,用混乱领域,等一下你这样做…」拉米给了阮虎一些建议。阮虎没什幺选择了,他叹了一口气,把娜塔莎放在地上,拉下她头上的狐狸皮帽,盖住她娇媚的容颜。

「不跑了?」堵在他正前方的强者图格涅夫狞笑道。阮虎和卡斯帕罗夫交手的时候,所有的强者都知道他肯定跑不了多远,最多只能躲在雾里,所以也不急着变换位置,三人很有默契地守住了这团雾气,只是提高警觉静静地等待雾气散去,果然,耐心是有回报的,小老鼠自己出现了。

阮虎不答,他静静地开启了三级战斗型态,身体浮上了空中,三个星级强者现出惊容,这个对手超乎意料之外的坚韧,他们互望一眼,纷纷提高警戒。在他们的注视中,阮虎低吼一声,全身散发出银色光芒,整个人的背部和手脚关节处都长出银光闪闪的长刺,连头上都冒出了三支长角。

「我操,这什幺怪物啊?」一直沈默的奇科夫忍不住骂道

「一定是美洲雷神计画研究出来的变态!」图格涅夫骂道

「小心,他看起来像外星人,那些角肯定有特殊用途…」卡斯帕罗夫谨慎地道

阮虎才几个呼吸间就完成了变形,全身变得银光闪闪,看起来完全不地球人,而像一头可怕的外星怪物。他冷冷地看着卡斯帕罗夫,把卡斯帕罗夫看得心里发毛。卡斯帕罗夫的实力已经接近彗星级了,他常驻在外管处多年,见识过各种外星人,像眼前的家伙长得如此残暴剽悍的还真是少见,外星人可不是没智慧的野兽,全身上下都是最优化的进化结果,长得越奇怪就表示功能越特殊,他完全不敢掉以轻心。

阮虎刻意显露自己的幽族型态,就是为了吓住敌人,让他们搞不清楚他的状况,见他们果然流露怯意,便冷冷地一笑,向最强的卡斯帕罗夫急冲而去,只见两人身形急闪,瞬间就交换了数击,但这次两人的能量都完美的收敛着,没有把握发出致命一击就完全不洩漏能量,两人碰碰碰的近身肉搏,就像两个武术高手过招一样,但双方都知道这比用能量互轰还要危险,只要稍有疏忽就可能被炸得尸骨无存。

阮虎的筋骨强化可不是假的,他的攻击频率非常高,远远超过一般正常强者的攻击速度,卡斯帕罗夫虽然厉害,但也渐渐被逼得手忙脚乱,两人互斗不过片刻,卡斯帕罗夫就不得不靠爆发能量来闪避敌人的连续快击,奇科夫和图格涅夫见他落入下风,赶紧瞬移到阮虎的行进方向,试图对他发动能量攻击,但这正好合了阮虎的心意,他刻意压制卡斯帕罗夫,就是为了吸引两人来救援,他感受到两个强者瞬移的空间波动,突然对着卡斯帕罗夫一声大吼,只听「呜哇~~」的一声狂吼,卡斯帕罗夫顿时如受重击,像颗石头一样从空中翻身跌落。

阮虎乱吼的同时,拉米帮他发动了感知攻击,他头上的三只银角爆发出感知波纹,那些波纹以三枝角为波源,不断的向外散放感知波动,那波动激发了他背后的尖刺和手脚的银刺,让它们也各自散放出感知波动,那些波动互相激荡,以头上的银角波动为主波,整个空间顿时形成了一个奇异又混杂的感知波场,那感知波场所笼罩的感知都失去特性,连阮虎自己的混乱感知也不例外。

卡斯帕罗夫被他这一吼当面击中,全身的感知突然失控崩溃,原本运行体内的能量乱窜,能量护罩也瞬间爆炸崩解,他惨叫一声,整个人被爆发的能量炸得血肉纷飞,只听「轰」的一声,他整个人像块大石头般硬生生的砸进地面,只见他狂喷鲜血,不知道摔断多少骨头。

而试图瞬移攻击阮虎的奇科夫和图格涅夫也不能倖免,奇科夫还好,他顺利完成瞬移,但马上被混乱领域笼罩,全身感知和能量大乱,他狼狈不堪地摔落在一颗松树上,被那松树一挂才弹落到地面,虽然摔得灰头土脸,但受伤并不太重。

同样发动瞬移的图格涅夫就惨了,阮虎的混乱领域张开的时候,图格涅夫正好在瞬移中,他靠感知结成的能量结瞬间就被混乱领域湮灭,图格涅夫瞬移进行到一半却没办法完成,被卡在空间夹缝中进退不得,图格涅夫的感知失控,根本没办法操纵能量挣脱,他只能拼命的惨叫挣扎,最后空间自行弥合,空间能量一个爆发,在漫天血雾中把图格涅夫喷了出来,被空间能量抛出来的图格涅夫只剩下一半,他的左半部身体全都被空间裂缝整齐地切断碾碎,破碎的血肉喷得到处都是,失去意识的他重重地摔落在山地间,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

等奇科夫手忙脚乱的重新控制了身上的感知后,阮虎已经不知去向了,奇科夫吓坏了,他根本不敢继续追击阮虎,只是跑过去把摔晕了的卡斯帕罗夫挖出来救治,等他联络了人过来救援,卡斯帕罗夫的伤势也稳定下来,他呆呆地站在重伤濒死的图格涅夫前方,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

四个多小时后,阮虎带着还虚弱的娜塔莎开着老葛里高里帮他弄到的悬浮车,随着逃难人潮回到了圣彼得堡,向帮他偷渡进来的族人求助。听说阮虎被三个星级强者追杀,老葛里高里根本不敢让他带着娜塔莎回家,一个劲的叫他躲得越远越好,这次娜塔莎受伤很重,双耳的耳膜都震破了,暂时变成一个聋子,他深怕娜塔莎曝光,不敢让她在莫斯科就医治疗,便让阮虎带着她一起离开,跟着阮虎偷渡到越国,阮虎那边有医疗仪,而且至少核弹不会扔到越国去。

阮虎开车逃走的时候,向罗娜回报的这次潜入窃听的所得,丁远光马上下令他尽快到赫尔辛基的万塔机场跟廖明堂会合,廖明堂会开着飞碟在那边等他。

阮虎这次战斗受损不小,他硬接了星级强者的两次攻击,经络的伤势不轻,但真正的损伤是使用混乱领域时的感知解离,这是他第二次使用混乱领域,混乱领域的威力比上次大多了,效果也更强大,但他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他的混乱护罩根本挡不住自己的混乱领域,把他自己的混乱感知也给解离了不少,幸好他懂得如何取回自己的无特性感知,难受一阵之后,慢慢把自己的无特性感知吸回,转换成正常感知。

等他把感知稳定下来,他经络的伤势也差不多复原了,连侵入的能量也都平息下来,阮虎之前和泰兰国地震级强者蓬功的战斗也经历了类似的状况,他那时还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后来跟六号廖明堂死斗,同样的状况又发生了,阮虎几乎确定自己的经络有变态的承受力和恢复力,这次的状况更明显,三个星级强者造成的伤势就这幺自癒了,真是不可思议。

娜塔莎的状况可没他这幺好,她的经络的伤势不轻,现在连能量循环都没办法恢复,幸亏她的运气还不错,阮虎爆发混乱领域的时候她正昏迷着,全身感知收缩,没有受到混乱领域的影响,现在她只是有些苍白虚弱,安静地裹在厚重皮裘里,像是个精緻的洋娃娃,不说话根本没人知道她已经聋了。

阮虎见到娜塔莎的样子有点讶异,娜塔莎的感知几乎没有受损,也就是说,混乱领域可能解离不了缩回身体内部的感知,所以下次自己再使用混乱领域的时候,可以试试先把包含混乱感知在内的所有感知收回,看看还会不会有感知解离的状况,要不然每次使用混乱领域还没打败敌人就先自损三千,这可不是什幺好事吧。

没有人知道阮虎击败了三个星级强者的事,娜塔莎一开战就晕了,阮虎自己当然不会宣扬,只是跟葛里高里说被三个强者追杀,而奇科夫他们以为自己遇上了变态外星人,巴不得把那外星人说得无法力敌,而他们也确实吃了大亏,现在俄罗斯国内正在紧张中,根本不敢公布遭遇疑似外星人的不明强者,免得其他国家知道他们有两个星级强者受了重伤,在这种互相对峙威吓的紧张时刻,这个消息恐怕会让他们的士气瞬间崩溃。

阮虎和阮家在圣彼得堡的族人接上头之后,他们立刻帮他安排了两个船位,现在俄罗斯人都在逃难,阮家的族人趁机发起了国难财,他们开着走私船,透过原来的走私路线和关係,大量的运送付得起钱的人偷渡出境,于是阮虎和娜塔莎便装作逃难的难民,跟着众多难民一起搭上船,在凌晨的冰寒雾气中离开圣彼得堡,往赫尔辛基而去。

康达坐在清理完成的地底机房中,确认所有的设施都已经恢复运作,他修理了几天设备,总算把机房恢复正常功能。这段时间他跑了几趟邻近的几座城市,跟各个不同的电子器材商店购买零件,完全不从网络订货,一切的行动都以隐密为优先。

他完成了修复设备的确认,记录下一些还缺少零件的待修设备,正凝神看着计画的新进展,研究着如何取得更多成果,这时黑麋鹿突然说道:「有加密通讯进入,加密线路已经完成建置,请问是否接收。」

康达楞了一下,他到了这里之后并没有通知任何人,骑士和小乌鸦只知道对分散在各地的黑麋鹿分体做回报,谁有本事直接联络到黑麋鹿的本体呢?他楞了几秒,知道这个加密通讯绝对不可能来自猎人,如果猎人能追蹤到黑麋鹿,就可以直接上门来逮他了,发什幺加密通讯呢?这个想法一出现,他就镇定地道:「接收!」

通讯一被建立,一个低沈的声音就说道:「坐牛,你找我?」

康达心中一跳,他马上问道:「酋长?」

「是我!有事吗?我最近忙,不会加入你的计画。」那声音直白地道

康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连一千亿的计画也吸引不了你?」

酋长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道:「就算再多个十倍百倍,我还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找你只是要告诉你,别拖我的人下水,他们不干这一行了,你让凯萨琳滚远一点,美洲的调查局盯上她了。」

康达并不失望,酋长这个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笑了笑,语气轻鬆地道:「谢啦!我会让凯萨琳快点回家,你呢?最近在忙些什幺?」

酋长轻笑道:「怎幺?你要用加密线路聊天吗?不怕被他们追蹤到?」

康达放鬆身体,靠上了椅背,笑道:「你的技术我信得过,这个世界上谁能破解你的加密线路?」

酋长呵呵地笑了几声,说道:「好吧,我们有十分钟的时间,以他们的警觉性,至少要十分钟后才会开始破解这条加密线路,你想聊天就开始吧!我顺便休息一下。」

康达抓住他的话尾,立刻追问道:「你很忙吗?很累的样子?」

酋长叹道:「累死了,每天被操练,几乎都要被整死了,遇到没人性的上司啊…」

康达又讶异又好笑,谁还有资格操练酋长啊?他已经是站在世界顶端的骇客了,连瑞士银行的智脑都能攻破,让他们吃了亏都不敢声张,康达笑道:「你有案子要执行吗?管理这幺严格,一定是超级大案子吧?」

酋长知道他拐着弯探听自己干些什幺,骇客们经常互相交流技术和资讯,但一般不会这样盘底,除非要拉拢对方,康达的用意很明显,但酋长实在没心力帮他,便笑道:「不是什幺大案子,也跟你我的本行无关,我最近加入了一个团队,开发网络游戏。」

「做游戏?」康达真的惊讶道无法形容,酋长居然跑去做网络游戏,他是发疯了吗?那工作又累又烦,而且还不一定赚得到钱,自己拿一千亿诱惑他,他却不为所动,他到底是为了什幺呢?康达的脑子转了转,忍不住问道:「什幺游戏?值得你亲自加入?」

「没什幺?只是以前答应过人家的事,我解散了团队,从此金盆洗手,找份正当工作罢了,嘿嘿~~」

康达根本不会相信他,便笑道:「那一定是了不起的工作,怎幺,我可以过去观摩观摩吗?」

康达本来以为酋长一定会推託,没想到他似乎很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你的技术也很好,如果能来一起工作,我们一定会有更好的成果的!」

康达一愣,但他马上问道:「行啊!我立刻过去,方便告诉我地点吗?」

「嘿嘿~~有什幺不方便的?我现在在中国南京,你到了南京机场就用这工具联络我吧。」酋长传来了一个小工具程序。

康达把程序收下,说道:「好!我在美洲,这两天内一定到!」

「行啊!我等你,见面再聊吧!」

酋长切断通讯后,黑麋鹿立刻说道:「您的计画将要启动了,金星的状况如同预期般发生,全世界的关注焦点都转过去了,这段时间您不适合出门。」

「我如果出门,对计画的执行有什幺影响?」康达不以为然地问道

「现在计画缺少统筹的人,如果放任各地的骑士带领小乌鸦执行,效率至少会降低两成。」

康达不悦地道:「两成算什幺?现在计画只完成了七成,扣掉了两成还有五成,五百亿的资金,还不够我们进行后续的计画吗?」

黑麋鹿道:「但一定还会有损耗,少了您的临场决策,只怕还要少一些。」

康达摆摆手不在意地道:「少就少,区区两三百亿,能买到跟酋长见面深谈,太值了!你马上帮我订位,我要马上出发到南京。」

「是!」黑麋鹿服从地道

  • 名称:猎杀星期一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5: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