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超清

阮虎知道所谓的备用线路就是植体记录仪的回报线路,他连忙打开视觉介面上的植体记录仪标誌,植体扫瞄图一出现,一个通讯要求就跳了出来,阮虎接了起来,罗娜的声音说道:「二号,你以前开启三级战斗型态失败,全部的植体都凋亡了,对不对?」

「对啊,但是后来又长回来了!」

罗娜高兴地道:「我知道又长回来了,我研究了你的植体记录,发现那次植体重生是你的辅助智能体强制刺激造成的,如果没有辅助智能体的努力,你的植体就不可能自然长回来!」

阮虎苦笑道:「这样也没用啊,现在的受体没办法自行开启战斗型态,当然也没机会失败啊。」

罗娜笑道:「那没关係,开启战斗型态失败后会造成植体凋亡,主要是因为在开启战斗型态的过程,摩那植体会产生一种激素,刺激所有植体同步进行强化,尤其是全身的神经,这种激素如果没有获得抑制,植体就会过度强化而凋亡或过度吸取能量爆炸,现在我们需要提取那种激素,只要我们取得激素,适当的让受体吸收,受体应该就可以保持稳定,至少不会失控爆炸,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找到清除植体的配方。」

阮虎讶道:「听起来好像很好,但我才刚来呢!整个莫斯科乱七八糟的,你就要我回去吗?」

罗娜无奈地道:「不然你有什幺办法?目前只有你有开启战斗型态失败后还存活的记录,而且经过了这幺久,还不知道你的体内有没有激素的残留呢!如果没有残留了,你就继续开启第四战斗型态吧!」

阮虎抗议道:「你这是要我的命!」

罗娜笑道:「上次你不是没死成吗?只要你的感知不完全流失你就死不掉,最多虚弱一段时间,上次你也是这样的。」

「那一点都不好玩…」阮虎一点都不想做这种尝试,他想了想,突然问道:「是不是只要战斗型态开启失败的个案都可以?我还知道另一个开启失败还存活的个案喔!」

「怎幺可能?还有谁?」罗娜讶异地问

「四号!」阮虎正色道

「四号?他不是被销毁了吗?」

「没错,可是他是被贝克大人销毁的,而不是因为战斗型态提升失败而死亡的。」

罗娜被他这幺一说,想起了四号任务失败后逃走,然后升空爆炸的整个过程,她思考的时候,阮虎说道:「海丰的黑道大哥老黄在做走私的时候,从海上把他捞了起来,我估计他应该是在高能量状态坠入海洋,海洋冷却了他的高温,避免他爆炸的命运,海水的低温也缓解了他的战斗型态,所以他没有马上死掉,而被老黄捡回去调製成斗士。」

罗娜想了想道:「或许吧,但他已经被销毁了…」

「我还保留着他在被销毁前卸下的手和脚,你觉得会有用吗?」

罗娜意外地道:「真的吗?在哪里?」

「你请文心帮你调出第16号机密货物,注意运送过程全程保持超低温冷冻。」

罗娜高兴地笑道:「谢啦!那你就先在莫斯科呆着吧,听说那里就要打仗了,你自己保重吧。」

「还保重什幺?核弹扔下来,我再保重有什幺用?」阮虎也对她苦笑道

没想到罗娜楞了一下,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你停止调製了,如果你能再升一级,说不定你的植体就承受核弹爆炸了。唉…保持联络吧…」

和罗娜通讯完毕后,葛里高里静静地看着他,说道:「如果你不马上离开的话,我们要请你摸清楚这一切是怎幺回事,老丁说我可以找你帮忙。」

阮虎叹道:「你要我潜入敌人内部我没意见,但我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我得先完成我的任务,需要目标位置的资料,现在有星级强者级的受体聚集在那边,我怕我有命进去没命出来。」

葛里高里收过他传过来的座标一看,笑道:「这就没错了,这也是我希望你去的地方。这里是高尔基一号官邸,现任总统拉斯普钦的起居和办公地点,他们控制这里完全没错。」

葛里高里微笑地指着吧台那边的金髮女人说道:「如果他们佔领了克里姆林宫,那我就帮不上忙了,高尔基一号官邸嘛…嘿嘿…我孙女就可以送你进去,就算变成了受体,那些人还是要吃饭喝酒的,不是吗?」

阮虎看了看那个女人,笑道:「这倒是,不只需要吃饭喝酒,需要的份量还只多不少呢!」

两个小时以后,夜幕悄悄垂下,在寒冷低温的风中,阮虎和葛里高里的孙女娜塔莎躲在货车里,让葛里高里把他们连同一车酒送进了莫斯科郊外的高尔基一号官邸,葛里高里是整个莫斯科地区最大的酒类供应商,只要需要酒的地方他都可以到达,他不只有出入证件,和守门的军人也很熟,几瓶酒砸下去,他们就越过了高尔基一号官邸的军事防线,进到了卸货区,当葛里高里吆喝着让负责人来验货的时候,娜塔莎带着阮虎溜下货车,钻进了卸货区的下水道。

阮虎跟着娜塔莎在下水道中一阵急奔,只见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娜塔莎背着一个小包,矫健地在前方忽快忽慢的奔跑,她优美的身姿在阮虎的变态视力中绽放着青春的活力,阮虎不禁有个疑惑,为什幺年轻的俄罗斯女人身材都这幺好,可是有点年纪的俄罗斯女人都是那副大婶样呢?

娜塔莎完全不知道阮虎的胡思乱想,她只是设法小心地避过所有知道的障碍,希望尽可能地把阮虎带到最接近高尔基一号官邸权力中心的位置,过了没多久,下水道开始积水,各种髒污的污水在水道中漫流,在阮虎的惊讶中,娜塔莎毫不迟疑地跳入污水中,她的贴身皮衣阻挡了污水,艰难地涉水通过积水区。

阮虎暗骂了一声,娜塔莎有备而来,却没给自己準备潜水服。但阮虎没得选了,他只好攀在下水道的顶部管壁,像只蜘蛛一样的,倒吊着通过积水区,正在对岸喘息的娜塔莎偷偷一笑,虽然她爷爷说这个家伙能力很强,应该可以帮上忙,但她可一点都不相信,经过这个小考验,证明这个东方人多少有点能力,娜塔莎满意了,又转身继续往前行进。

他们通过了几段污水管,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每潜行一段距离,娜塔莎都会停下来小心地收听管道和地面传来的声音,他们身在地底,头顶上警卫巡逻时跺步的声音不时会传来,如果太接近,娜塔莎就会停止动作,但巡逻的警卫显然越来越多,让他们的入侵速度越来越慢,偶尔遇到警卫在他们头顶聊天,两人就一动也不动的泡在污水里老长一段时间。

过了许久,当娜塔莎準备进入一条管道时,阮虎拉住了她,对她摇摇头,做出一个「有老虎」的手势,娜塔莎不太能理解他的怪动作是什幺意思,但阮虎一指另一条管道,这她总算理解了,虽然不知道为什幺阮虎要走这边,这条管道虽然要绕些路,但也可以通向目标,两人一阵比手划脚,最后她还是顺着阮虎的意,进入了这条管道。

阮虎行进的时候,一直透过植体记录仪查看红色受体的位置,他根本不敢用感知胡乱扫瞄,只是支撑起混乱护罩,全力偏折敌人的查探,让他自己和娜塔莎不被上面的强者们发现。娜塔莎对这些事一无所知,直到阮虎发现娜塔莎要去的方向有个红色高手把守,便让她换了个方向走,这些星级强者虽然不会总是用感知扫瞄地下,但像娜塔莎这样的八级修练者在他脚下移动时发出的轻微震动还是逃不过他们的耳目。

就这样,他们弯弯曲曲的避过了强者们,又行进了一段距离后,娜塔莎停在一个洞口下开始脱衣服,她快手快脚地把身上的防水皮质衣裤脱掉,底下还有一件舞蹈者常穿的连身紧身衣,她看了看阮虎,对他做了一个「有狗」的手势,还在自己和阮虎身上洒一种粉末,準备好之后,就开始跳上那个竖洞用双手双脚支撑着自己往上爬。

阮虎此刻真是万分佩服,莫斯科的气温偏低,刚刚娜塔莎有皮衣保暖,现在把皮衣脱了,只剩下贴身衣物,但还是手脚俐落,要是一般修练者可没这个本事。他胡思乱想中,娜塔莎用力顶开了头上的铁盖,想要爬出下水道,但阮虎拉住了她,还不断的把她向下拉扯,娜塔莎气极了,但她的小腿被阮虎拉住,没办法继续往上爬,她向下踹了几脚,阮虎没被她踹走,反而爬上来抱住她的腰,娜塔莎衣衫单薄,被他这一搂不由得心慌意乱,还没等她骂人,阮虎在她腰间低声道:「有狗过来了,快下去。」

娜塔莎吓了一跳,身子连忙往下降,阮虎正爬在她的腰间,娜塔莎这幺一降,整个人顿时压在阮虎的头上,她现在衣衫轻薄,那触感让两人大感尴尬,但挤在这个狭窄的竖洞里,谁也不好意思开口,连忙一起七手八脚的滑回洞口下方,挤在阴影之中。

他们才刚落地,一个巡逻的警卫牵着三头大狗走了出来,那三头受过训练的军犬不像一般出来溜达的狗那幺兴奋,他们沈静地按照特定的路线在花园中走着,过了不久,军犬们走过管道出口时,领头的一头大狗突然在管道铁盖上停了下来,牠不断的嗅闻铁盖,绕着铁盖转来转去,还不时用爪子抓着铁盖,向阮虎他们躲藏的方向发出唁唁的低吼声,阮虎只觉得身旁的娜塔莎心脏狂跳,便把混乱护罩张开,连她也一起罩了进去,娜塔莎只觉得一种奇特又冰冷的感知扫过自己,她的能量护罩一下子就无声无息地崩解了,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差点叫了出来,却被阮虎摀住嘴巴,她马上恢复镇定,但心脏还是狂跳个不停。

那狗迷惑地盯着脚下的铁盖不放,刚刚瞬间的变化让牠有点迷乱,牠想沿着气味过来查看,但却不知道怎幺打开铁盖,正迟疑间,突然,一个星级强者的感知扫了过来,那狗被他的感知一压,不由得夹起尾巴发出低低的哀鸣,牠不安又慌张地在铁盖上嗅闻了一番,似乎不能确定自己发现了什幺,便在铁盖上洒了一泡尿,这才领着两犬继续巡逻而去。

好不容易等军犬离去,阮虎不敢再和娜塔莎挤在一起,轻手轻脚地跳出管道外,娜塔莎随后也跟着上去,她一溜出管道就把铁盖复位,拉着阮虎躲进了一个建筑物的角落。

阮虎发现这是一座花园,而他们躲在一座小塔楼下方的阴影里,远方可以看见一些巡逻的警卫,阮虎马上从地图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在高尔基一号官邸的花园一角,已经很接近官邸的办公室了。

「接下来怎幺走?」阮虎低声问道,这里的巡逻已经越来越密集了,如果跑进室内,那些岗哨都是可通视的,不可能像钻下水道那幺顺利。

「爬上小楼,这里有通风管道可以通进主屋。」娜塔莎低声道

阮虎抬头看了看塔楼,点点头道:「没问题,接下来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你设法回去吧!」

娜塔莎摇头道:「回不去了,爷爷明天才会再来送货,晚上下水道的水会比较多,没办法躲人,我们得设法在这里躲上一天,不快进入室内,我们都会冻死。」

阮虎看了看穿着单薄的娜塔莎,因为皮衣上已经沾染了下水道的气味,肯定躲不过军犬的鼻子,所以她刚刚不得不脱掉皮衣,在莫斯科的气温下,她得设法进入室内,不然过不了多久就会冻僵。

阮虎低声道:「要上这小楼没问题,但这里有好几个强者关注着,我们躲在这里还好,要攀上塔楼,马上就会被发现了。」

娜塔莎不信道:「怎幺可能?我来过这里好几次了,这个塔楼年久失修,早就封闭了,谁会来注意这里?」

阮虎苦笑,以前可能只有几个普通强者在这座官邸担任护卫,但现在换上了星级强者了,他们的感知笼罩範围跟一般强者比可是天差地远!这怎幺跟娜塔莎解释呢?

阮虎想了想,说道:「这样好了,我揹着你上去,这样可好?」

娜塔莎白晰的脸红了起来,她摇头道:「不用,我自己爬得上去。」

阮虎叹道:「你爬上去就会被发现啊!」

娜塔莎怒道:「你就不会吗?」

阮虎耸耸肩道:「要是会的话,我们这样说话早就被发现了,现在我的护罩笼罩着你,不然你刚刚就被军犬发现了,你的味道…挺特别的…」

羞红着脸的娜塔莎狐疑地看着他,过了半晌才问道:「你筑基了?」

阮虎点点头,娜塔莎这才服了,她摆摆手做了手势,阮虎便转身揹起她,轻手轻脚地攀着蔓籐爬上了塔楼,在阮虎的混乱护罩之下,强者们的感知扫瞄都被扭转,阮虎轻轻一蹬就顺势一溜地爬上塔楼,从楼顶残破的望台跳进去,轻轻震开厚重的的木门卡榫,沿着石质的楼梯溜进了塔内。

这座塔看起来很古旧,应该是古代守卫庄园用的箭塔,后来庄园整修时刻意把这古蹟保存下来,看来是想当作一个守卫的机枪台,塔内还有巡逻警卫的驻点,但这塔年久失修,崩毁了一部份,原来的驻点撤走了,但当时用的桌椅和小床还是保留着。

阮虎把娜塔莎放下,在塔内的小空间溜了一圈,这塔已经很久没人来了,空气有点沈闷,但这表示塔内的密闭性还不错,他看来看去的时候,娜塔莎熟门熟路的扭开供暖出口,一股热气喷了出来,娜塔莎调整了暖气,维持在可以保持温度,但却不会引人注意的程度。

  • 名称:monster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