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妓超清

看完了受体,阮虎準备撤离,他的感知撤回的时候,突然扫过一片有缝隙的墙壁,阮虎心里一跳,又是一道密门,他的感知回去一探,果然又是一道向下的电梯,他心里大为好奇,感知穿过隙缝继续下楼。

这片楼层跟上一层不同,全都是封闭的状态,所有的灯光都是关闭的,只有少许待命中的仪器发出点点亮光,但这难不倒阮虎,他的感知扫过,就算是黑暗中也能视物如常。

阮虎在黑灯瞎火的通道中一阵乱逛,什幺特别的事物也没发现,通道并不长,很快的他的感知就逛到了通道的尽头,那是一个圆形的医疗室,一进医疗室,阮虎就忍不住吓了一跳,因为医疗室的正中央居然摆着一部医疗仪,在这郊区的小医院的地底秘密楼层居然存放着一部医疗仪,这是什幺概念?

阮虎不可置信地反覆扫瞄那部医疗仪,确认这是一部完整的医疗仪,虽然型号很旧了,但显然还可以运作,而且最近还有运作的迹象,因为那医疗仪非常乾净,里面还残存着一些液体。

阮虎躲不下去了,他从躲藏处钻了出来,偷偷的穿过密门溜进秘密楼层,悄无声息地进入那间医疗室,他把灯光打开,靠近医疗仪的控制智脑,开始在智脑上操作了起来,他没有权限,没办法启动医疗仪的功能,但用维护功能查看一些机器的状态还是可以的,只见在他的操作下,医疗仪的状态和耗材补充状况全部列了出来,一看吓一跳,这部医疗仪居然是四十七年前建造完成的,所有的零件全部没有换过,保持在原厂状态,设备堪用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八,几乎算得上是全新的机器,虽然年纪老了一点。

这又是什幺概念?一间郊区小医院密藏着一部医疗仪,存放了将近五十年,居然没用过几次?最近一次更换耗材是前些天的事,说不定还是第一次启用呢!

阮虎知道这其中一定有大秘密,他细细的把医疗仪的状况记录下来,又把医疗室的状况用视频记录下来,当他转动头拍着视频的时候,突然发现医疗室的一面墙上有一个钢製的门,整个门一体成形,门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窥孔,他楞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把眼睛凑上那个窥孔,从那窥孔中,阮虎看到了一部打开的机器,那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机器,里面是个形状怪异的长条圆桶,看不出是什幺。

阮虎退了开来,握上那钢门上的钢製转盘,使了一些力气把转盘转动,打开了那一扇沈重的门,里面的景象显露了出来,阮虎看到了更多窥孔中看不到的设备,那似乎是一些类似压缩机的仪器设备,不知道有什幺用途,阮虎只好用视频把一切记录下来,他走进房间内细细的记录每一部仪器,等他完成记录回头一看,只见钢门的上方挂了一幅陈旧的照片,那是一个手持着剑类战器的俄罗斯强者,雄壮的他手上的战器放射出长长的能量光束,足足拉出了三四米长的光刃,显得威势非凡。

阮虎不认识照片中的人,但仍然用心的把照片记录下来,看完了这张照片,阮虎就没找到特别的东西了,他退出房间,继续在医疗室内搜索,他发现了一些医疗用仪器,但都没有权限可以使用,除此之外,没有什幺特别的东西了。

他退出医疗室,怕还有别的密门,便小心地用感知把整个楼层摸过一次,这次没再有新的发现了,这个楼层确实是最深的一层。阮虎倒着又把整个医院搜过了一遍,一面搜索一面撤退,没再找到什幺有趣的东西,他在这里停留超乎预料的久,也发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线索,但最大的收穫却是验证了植体记录仪的功能很完善,有了这东西,他就可以在受体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弄清楚他们的植体和身体状况,对任务一定会很有帮助。

阮虎离开梭克罗夫纪念医院,这里实在太郊区了,根本没有出租车会来这里揽客,阮虎只好赶到附近的公车站,看了公车的班次,他几乎快要晕倒了,俄罗斯诺大的国家,国内状况居然比越国还差,公车的班次很少,只有早晚两班,只怕是方便通勤的人搭乘而已,这里还是圣彼得堡的郊区呢,圣彼得堡可是个俄罗斯的第二大城市,连这里都这样,可见其他地方就更糟糕了。

阮虎抱怨连连,但不赶路可赶不上长途客车,他可不想这幺一路跑到莫斯科。阮虎顾不得掩藏身份,只好快跑起来,他开动混乱护罩,一面高速奔跑,希望不要有太敏感的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阮虎一跑进市区,马上招来经过的出租车,回到了中央车站,幸好时间上还赶得及赶上最后一班,他跳上了长途客车。圣彼得堡到莫斯科大约六百五十公里,长途客车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但如果搭列车,就要四到八个小时,越慢的车价格越便宜。

阮虎买票进入月台,才感受到车站诡异的状态,之前他注意到来车站搭车的人很多,出去绕了一圈之后,来搭车的人变得更多了,月台上挤满了人,但都跟阮虎搭车的方向相反,要去莫斯科的似乎只要寥寥几人。阮虎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但这现象跟一般的印象不符,他疑惑地张望了一番,还没等他发现什幺,客车已经进站了,阮虎只好搭上车,让那悬浮客车带着他往莫斯科飞去。

长途客车沿着莫斯科-圣彼得堡铁路线高速飞行,阮虎在车上把收集到的资料传回给罗娜,这是植体记录仪的功能,罗娜特别叮嘱,在俄罗斯境内千万别使用视觉介面的远程通讯功能,避免对方掌握了城市智脑,靠这些远程通讯锁定他的位置。阮虎闭着眼睛在客车内休息,植体记录仪特有的通讯线路不像城市智脑有那幺高的频宽,阮虎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把收集到的植体资料,连同视频记录一併传了回去。

阮虎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个多小时,长途客车在莫斯科列宁格勒站停下,他连忙起身下车,却差点被上车的人挤回去,俄罗斯人高大雄壮,俗称「北极熊」,连女人都是熊级的身材,而且人人剽悍无比,背着大包的行李像坦克一样的压了过来,差点让阮虎招架不住,这辆长途客车还要继续开,阮虎也没注意下站要停靠的地点,不知道为什幺这幺多人要搭车。

他拼命挤下客车,只见候车区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拎着大包小包的人,有人更是携家带眷,喊叫声、争吵声闹成了一片。这情景简直比战争逃难还像逃难。阮虎大出意料的瞪着这副景象,照理说俄罗斯的经济状况不好,这悬浮客车可不便宜,除非真的长途旅行,否则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坐才对,但现在简直是大家都要挤上车,这是怎幺回事呢?

阮虎挤出人潮,这才发现整个车站到处都是人,不只悬浮车月台,连列车月台都挤满了人,月台上正停着两辆列车,不论向哪个方向的列车都挤满了人,后面挤不上的人拼命的向前推,连月台上维持秩序的员工拼命吹哨都没有用。

阮虎看得目瞪口呆,这真的是逃难吗?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只见其中一辆列车缓缓开动,无数挤不上车的人纷纷抓住车门,有些人掉回月台,把整个月台弄得乱成一团。阮虎一路挤进了列宁格勒站的大厅,看这态势还真的是逃难,整个列宁格勒站内全都是恐慌逃命的人,就像有鞭子在他们后面鞭打一样,他一挤入大厅,顿时瞠目无言,只见眼前一片人山人海,站前广场都是人头涌动,有些人甚至打碎了玻璃从窗户挤进站内,阮虎见无法从出口离开,只好爬上了窗户,从汹涌如潮的人头上跳过,他从高处往下一看,可见站外範围内都是人潮,连远处的地铁站出口也挤满了人。

阮虎无言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才想起刚刚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下车,莫斯科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阮虎不敢耽搁,他提起行李,跳入人潮中,暗暗运力挤出慌乱的人群,他不知道挤了多久,终于脱出了人潮,他连忙跑出一段距离,余悸犹存地回头看着那片疯狂的人潮,以他的体力,这一小段路居然也能跑得气喘吁吁。

阮虎抬头看着天空,只见天上的悬浮车飞来飞去,像一群被捅了窝的蜜蜂,他挥手召唤,却没有任何出租车愿意飞下来,阮虎抱怨了几声,这可怎幺办才好?交通全部打结,丁远光给他的联络人住得可不近呢!

但是抱怨也没用,该做的事还是要做,阮虎一面往联络人的位置移动,一面打开植体记录仪,果然,画面上出现了一大堆的黄色点,但却不是出现在阮虎预期的克里姆林宫,而是在莫斯科市郊的一处庄园。在阮虎疑惑不解中,这些点慢慢的变绿,阮虎一面移动,一面关注这些受体的颜色,过了不久,终于出现了第一个红色的点,那是一个叫做契克夫斯基的星级强者,植体评鉴的战力阶级是大校。

阮虎这下知道状况果然危急,连星级强者都被控制了,这还得了?他赶紧把契克夫斯基的状况优先传回去,加快脚步往联络人的座标赶去。

但莫斯科实在太大,阮虎跑了一阵,发现用双腿赶路不切实际,但他如果不升空就抢不到在天空乱飞的悬浮车,升空又怕暴露身分,他烦乱的赶了一阵路,突然看见一个大鬍子老兄骑着一辆老旧的摩托轰隆隆的从巷道中钻了出来,现在一片大乱,什幺交通工具都出来了。

阮虎眼睛一亮,向他冲了过去,用感知束缚住那辆车,等他和摩托车交会的时候,他把那大鬍子老兄提了起来,一个跳跃转身俐落地和他交换了位置,他继续骑着摩托车冒着黑烟轰隆隆的远去,而那位大鬍子老兄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坐在街边。

有了这辆老旧的摩托车后,阮虎赶起路来快多了,他在混乱的街头小巷乱钻,在护罩的保护下,他的摩托车根本不怕撞上东西,一路狂飙乱跑。阮虎飙了一阵车,开始喜欢上这种单人车辆,开车跟骑车的速度感完全不同,骑着车飙车的刺激感更强,路面回馈回来的震动感更加真实。

阮虎在混乱的莫斯科街头狂飙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联络人的位置,那是一家小酒吧。他停下摩托车,走到酒吧门口向内张望。

「来点伏特加吗?」一个老人的声音问道

阮虎转头一看,一个老人趴在窗边对他举杯,阮虎对他说道:「葛里高里先生吗?老丁让我来找你。」

老人点点头道:「早就等着你呢,进来吧!」

阮虎走进酒吧,看得出来这是一家曾经很热闹的酒吧,但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无聊地趴在柜台调酒的年轻金髮女郎,和一个坐在窗边品酒的老人。

阮虎走到老人的桌边坐下,问道:「好像所有人都要跑,你不跑吗?」

「跑?还能跑去哪里?核弹一下来,有哪里是安全的?」老人啜了一口酒,不以为然地道

阮虎大讶:「核弹?这究竟是怎幺回事?」

葛里高里老人看着他骂道:「这究竟是怎幺回事?我也希望有人能告诉我,那些执政党的混蛋为什幺突然都疯了?」

「都疯了?」

「我们得到的情报显示我们和各国的核弹已经进入互相锁定的状态,但政府的人什幺都不说,他们的士兵也有我们的人啊,大家都知道要打仗了,我们的核弹锁定了美洲和欧洲,人家也锁定了我们。」

「为什幺?」

「谁知道?一群疯子!伏特加喝太多,脑子烧坏掉了吗?」葛里高里老人忿忿地骂道

「什幺时候的事?」阮虎问道

「昨天晚上吧,现在网络上各种传言乱七八糟,听说他们在金星基地闹了起来,还发生了交火,双方各自都有死伤,然后几个政府就吵了起来,到了今天凌晨,听说核弹基地都动了,双方都开始互相锁定。」

「这幺夸张?」阮虎讶道,只是金星基地的一个小冲突,一般也只是口水官司而已,就算死了几个人,犯得着动用核弹威吓吗?

「这次双方的态度都很硬,但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吵什幺。」葛里高里说道。

阮虎点点头,打开了视觉介面,开始让拉米帮他整理各种相关的新闻,一面继续跟葛里高里聊天,过了没多久,拉米回报道:「金星基地没有任何相关的正式新闻发布,各国也没有任何冲突的相关新闻,但是小道消息很多,俄罗斯、美洲和欧洲都有人回报军队调度和重要设备的动用,军方的回答一律是『正常任务调度』。」

阮虎知道这些事件都被掩盖了,双方到底为了什幺争执,这是一个重点。但阮虎有自己的任务,他一点都不相信这些国家会笨到真的拿核弹互轰,做个样子互相威吓一下是有可能,真的把核弹发射出来那就是白癡行为了,第一个乱动核弹的国家只怕会第一个从地球上消失。

阮虎查看了之前记录到的植体状况,确认了植体们集中的位置,确实是在莫斯科市郊,但阮虎没发现任何闪动的黄点,这表示附近所有受体都已经被收编,而且他们的领导者不在附近。「到底去了哪里呢?」阮虎心里想道

葛里高里慎重地低声说道:「老丁收到了你传回去的影像,吓了一大跳,说你可能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大秘密?」阮虎看不出那些东西有什幺秘密。

葛里高里分享了一张照片给他,正是阮虎在那扇钢门上方看到的照片,葛里高里沈声道:「这个人叫做奥格斯基。诺维奇。朱可夫,是一个流星级上阶强者,但据说他已经死了四十七年了,还被安葬在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但是…」葛里高里又分享了一张照片,指着上面的仪器道:「我们研究了这些仪器后,觉得这应该是人体冷冻技术所使用的设备,如果是,那他们冷冻的人可能就是朱可夫。」

葛里高里把朱可夫的生平资料分享给阮虎,阮虎沈着脸看着,过了一会儿才叹道:「这人是个了不起的豪杰啊!」

葛里高里耸耸肩道:「是很了不起,但他是个偏执狂、战争狂还是个大俄罗斯主义者,一辈子都梦想着重新统一俄罗斯联邦。」

阮虎讶异地问道:「统一俄罗斯联邦有什幺不对吗?」

葛里高里看着他,淡淡地道:「没什幺不对,但这过程中会死多少人你知道吗?」他叹了一口气,又补充道:「死人也没什幺,问题是时代不同了,没那个政治条件,统一了又会分裂,何苦由来?」

阮虎对俄罗斯的政治完全不了解,他想了想问道:「我没有发现受体们的领袖,老丁打算怎幺继续下一步?」

「不知道,他们正在研究植体的抗体,听说有了些进展。」葛里高里顿了顿道:「老丁说你可以透过备用线路跟罗娜联络了。」

  • 名称:名妓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2: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