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人超清

在曼都的一所大宅中,几个侍女正在帮一个中年人穿衣着装,那中年人抛下侍女挑选的衣服,自己拿起一套休闲正装穿上,看着镜中意气昂扬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一个粗壮的光头鬍子大汉走了进来,他对中年人躬身道:「启稟主人,对目标的袭击失败,损失两架轻型平台。」

那中年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继续动作,帮自己结上领结后才问道:「为什幺没经过我的授权就动用飞行平台?」

「那人出现了,而且没有按照预定的路线搭船,反而改搭水上飞机,属下一发现就动用轻型平台,但他引爆了我们发射的飞弹,也破坏了火力平台的引擎…」他顿了顿,轻声说道:「情报有误,他显然比估计更强!」那大汉躬身道

中年人不发一语,但整个更衣室的空气似乎都沸腾了起来,所有侍女都惊叫着逃出更衣室,那中年人手一扬,「啪」的一声,打了那大汉一巴掌,他咬着牙沈声怒道:「混帐,你的情报工作怎幺做的?为什幺犯下这种错误?」

那大汉硬着头皮挨了这一记,就算他修练有成,也受了不小的内伤,他喷出一口鲜血,跪下道:「属下该死!那人…那人失蹤了很久,属下…属下以为…」

「以为他死了?」中年人怒道

「从金三角逃出来的人都说…更何况连三王都逃了…他一直没消息…所以…」大汉低头道

「那现在该怎幺办?幕僚们分析的结果怎样?」中年人沈声道

大汉分享了一份文件给他的主人,他跪着说道:「这是幕僚们的紧急分析,康加先生建议主人应该亲自参加这次的会议。」

中年人沈着脸看完了分析报告,冷哼道:「我?就凭他一个黑道份子?值得我去和他谈话吗?哼!」

这时,敲门的声音响起,有人说道:「最新的紧急情报!」

「进来!」中年人叫道

一个瘦小的人弯着腰跑了进来,他跪在地上发送了一份加密文件给中年人,中年人一收下那份加密档案,那信差就倒着退出房间。中年人慢吞吞的用自己的权限签章解密,只见密件上写着:「最速件机密情报,越国人阮虎筑基完成,被评定具有星级的潜力,越国政府因此破格允许阮家重新回到世家的行列。消息来源为越国世家会议。」

「有进入星级的潜力?」那中年人睁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恨恨地道:「只不过是越国人一厢情愿的梦想罢了!我才不相信连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进入星级!」

话虽然是这幺说,他沈着脸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去见见这个有登上星级潜力的人,他说道:「还有两个小时会议就要开始,让幕僚开始拟定对应方案,你要重新收集情报,一定要在一个小时内完成!」

「是!康加大人已经让幕僚开始作业了,我这边的人手也行动了。」

中年人点点头道:「好!告诉康加我会去参加会议,也通知下去,我今天晚上原订的行程取消。」他顿了顿,又沈声说道:「这次你给我看清楚,有机会就杀了他!」

「是!」光头大汉退了出去,只留下他的主人在更衣室生闷气。

过了不久,小飞机终于在曼都国际机场降落,由于水上飞机的浮筒卸掉了,机身在高强度的飞行中也有些损坏,胡荣要在里等待紧急维修,阮虎帮他付了紧急维修的费用,让他留在机场等候消息,如果一切顺利,阮虎还可以搭机回去。话是这幺说,其实是阮虎不想让他跑了,这人他还有大用。

阮虎出了曼都国际机场,他这次来得很急,根本没有事先通知桑昆,他搭上出租车,直接从机场杀到了双方谈判的会场。过了二十几分钟,阮虎终于到了地头,他也趁机跟桑昆汇报了自己的状况,等他下了出租车,才发现这酒店古典优雅的门面他似乎很熟,抬头一看,果然是东方文华酒店,上次他被枪王骗来当杀手就是住在这里。

桑昆已经带着人在这里等他了,他们互相拍背拥抱,桑昆高兴地道:「江湖传言说金三角发生强者大战,你这家伙死在里面,差点把我这头髮都吓白了!幸好你福大命大,总算是活着回来了。」其实金三角大战后阮虎还跟桑昆联络过,桑昆不知道江湖传言有时间差,白白为阮虎担了一阵子的心。阮虎知道这消息可能是三王回归之后故意放出来的,他们自有他们的目的。

阮虎随意地胡吹道:「说什幺呢?这个世界能要我的命的人还没出生呢!」

他们手把手进了东方文华的大会议厅,正在準备会场的蚊子喜道:「虎哥,好久不见了。」

阮虎对一脸喜孜孜的蚊子挥挥手,蚊子来了泰兰国就不想回去了,一开始自己还以为她忙着这里的业务,后来文心才提醒他,蚊子可能看上某人了,阮虎心里笑笑,这也没什幺不好,桑昆的老婆早就死了,虽然带着一个拖油瓶女儿,但他现在可是权倾三分之一个泰兰国的「企业家」,嫁这样的人当然不错啦,但蚊子却一点都不提这事,该不会她有什幺想法吧?

阮虎挥手的时候,也发现有些不认识的人向他望过来,他们的感知都带着恶意,阮虎知道那是对方的人,对方既然会做出在空中伏击他的事情,肯定不会带着善意而来,他知道双方都会派人检查会场,不在意地坐下道:「这次相见又看到几位新朋友,真是令人兴奋啊!桑昆快跟我介绍介绍,我迫不及待的想跟各位大哥认识认识了!」

于是众人就在这严肃的谈判会场上举杯谈笑,本来整理得乾净整齐的会场没多久就被一群黑道老大弄得一片狼籍,他们在阮虎的带头下在会议厅里面谈笑痛饮,肆无忌惮地吃着準备好的餐点,丝毫没有把即将来到的会议当作一回事。

距离会议开始还有整整一个小时,对方的人看他们闹得不像样,气得脸都黑了,桑昆的人表现得太不礼貌了,根本就看不起自己的主人,他们把这里的状况回报回去,没想到却得到一个让他们傻眼的回答:「别管那群蛮子,把安全工作做好,主人会亲自参加这场会谈。」

阮虎他们闹了一个多小时后,桑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又派人进来打理会场,把餐点和酒都换了一批,通知对方的人重新验看,对方的人还在忙碌的时候,厅门打开,一个长相清瞿的中年人在众多手下的拱卫下走了进来,他大棘棘地走上了主位坐定,一言不发的,他身旁的一个光头鬍鬚大汉说道:「桑昆,我家主人看得起你,亲自来参加这个会议,你还有什幺话就说吧!」

桑昆似乎没想到对方的主人会亲自到场,他楞了一下,站起来对那中年人躬身道:「阿杜德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那阿杜德先生「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阮虎刚刚和新朋友谈笑喝酒的时候,已经让拉米整理了对方的情报,对方的背景也搞清楚了,他知道桑昆对上这种身份地位的对手,会完全施展不开,便拍拍桑昆安慰他,说道:「普生,你可以全权代表阿杜德家族吗?」

「碰」的一声,那普生。阿杜德一拍桌子,怒道:「你这贱民,哪有资格直呼我的名字?」他身后的护卫全都怒瞪着阮虎。

阮虎耸耸肩道:「我是贱民?你也只不过是一条皇室的狗,流着口水来抢我们这些黑道口中的肥肉,你觉得我该给你多少面子?」

阮虎此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死寂,不只阿杜德家族那边的人全部变了脸色,连桑昆的手下也都惶惑不安。

听见他说出这幺重的话,那普生却不生气,他冷冷地笑道:「就算我是阿杜德家族的一条狗,也不是你这卑贱的越国人可以轻视的,看来这也没什幺好谈的了,你们等着被拘捕吧。」普生站了起来,举步往外走去。

阮虎淡淡地道:「我们的行为一切合法,如果皇室知道你这幺对待热情的投资者…呵呵~~也没什幺,我们可以换个地方投资,钱啊~~除了白癡之外,谁不想要呢?」

普生突然停下脚步,他背对着阮虎发出一声长笑,那声音震荡来去,整个大厅就好像被狂风扫过一样,放置在墙边长桌上的餐点蛋糕都遭殃了,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酒杯也都破裂,红色的酒液洒了出来,把白色的地毯染红了一大片。

所有阿杜德家族的人都变了脸色,几个修为不足的人撑不下去了,他们喷着血软倒,但阮虎一方的人都安然无事,他们莫名其妙的看着普生狂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当然也不知道阮虎张开混乱护罩,吸收了这一波波来袭的能量攻击。

普生哈哈地狂笑了一阵,一波波地加大能量,但阮虎一脸安然,甚至还端起酒杯和桑昆对饮了一口,就好像完全没听到那刺耳又蕴含能量的笑声一样。

普生笑了一阵,觉得无趣了,便停下笑声,转身瞪着阮虎,他过了一会儿才问道:「怎幺?看不起我吗?怎幺不反击?」

阮虎端着酒杯淡淡地道:「让你出出气也是好的,我弄爆了你两部火力平台,不少钱吧?」他晃了晃酒杯,又笑道:「来喝酒吧,去去火气,心平气和的谈谈,如何?」

普生试了试阮虎,发现他不防不挡的硬生生接下自己的音波攻击,他能挡下不稀奇,但既能护住手下,又让自己察觉不到他做了什幺,这感觉可诡异得很,在他的感知中,阮虎周围似乎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下,什幺都感觉不到,发出去的音波一去不回,连反射的回波都没有,他这一辈从来没遇到这幺诡异的状况。

普生毕竟是大家族出来的人,他虽然丢了面子,但并没有失去理性,对方的状况不明,他不会贸然结下仇恨,况且越国对阮虎的评价如此高,更值得他小心提防。他想了想,走回他的座位,坐下道:「说吧!你有什幺提议。」

阮虎敲了敲酒杯,发出叮叮的声音,笑道:「我们从来都不反对和朋友一起赚钱!但你似乎一开始就不打算和我们做朋友,我想你之前应该认为我们不够格,现在呢?」

普生沈着脸道:「够不够格还不知道,别以为凭你这几招就可以在我泰兰国横行!」

阮虎正色道:「我并不想在泰兰国横行,这个美丽的国家有这幺多的旅游资源,不整合起来好好利用,这不是太可惜了吗?我是想跟大家一起发财,这难道碍着了贵国政府,难道碍着了尊敬的皇室吗?有我们几家联手,贵国的失业人口也可以少些,社会秩序也提升不少,外汇源源不绝流进来,这是多大的好事啊?做这幺多好事,大家还能一起发财,这有什幺好阻拦的呢?」

阮虎此话一出,桑昆旁边的老大们都眉飞色舞的,原本低着头的自卑模样一扫而空,情绪也被鼓动了起来,连普生这边的人的敌意都缓和不少,普生冷笑道:「果然能言善辩,黑的都被你说成白的了,你诱惑了我们泰兰国的人,用一点小小的利益,驱使他们当你的马前卒,佔据我们的地盘,让他们来帮你赚钱,你自己什幺代价也没付出,只凭着一个空空的大饼,就想欺骗这些没见过世面的蠢人…」

「我们没出任何代价吗?」阮虎打断他,笑着回头看看这些新认识的老大,发现他们都是一脸笑意,当然啦,老大们拿到的好处是不能说的,更不可能向跟皇家有关的人说。

普生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他也不脸红,继续说道:「但你们玩得太过火了,这些蠢蛋要上当受骗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你们不该来诱惑我们地盘上的人,曼都周围是我们阿杜德家族的地盘,你们的势力要退出曼都周边的城市。」

他这是狮子大开口,曼都周边是泰兰国的精华区,这附近更是旅游胜地,阮虎他们如果不做这边的生意,泰兰国的旅游路线就串不起来,更何况桑昆的根基就在芭提雅,那里也可以算是曼都周边城市,他是不可能放弃芭提雅的。

阮虎和桑昆互望一眼,阮虎感受到桑昆的紧张,桑昆毕竟只是个黑道人物,从没想到自己要和泰兰国的世家大族正面冲撞,而且还直接得罪了皇族,在泰兰国人民的心中,皇族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虽然他们平时不会亲自出手,只会透过下属的家族出面,但桑昆他们的势力成长得太快了,其他世家怕自己架不住,被这批为非作歹的暴徒纠缠,所以纷纷跟阿杜德家族诉苦,阿杜德家族只好让普生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普生高傲惯了,自己又是个修练有成的筑基强者,原本不把这个黑道集团放在眼里,没想到才一接触就损失了两架轻型平台,而且就算他亲自出手,也摸不到对方的底牌,他虽然态度高傲,其实言语中已经退了不少了,要阮虎他们退出曼都周围,这是阿杜德家族的底线。

阮虎沈吟了一番,站起来背着手走了几步,会场上所有人的眼珠都跟着他转,过了半晌,他突然站定跟普生说道:「普生啊!我们是不可能放弃曼都附近的旅游路线的,我们不妨来合作吧!你帮我们打通旅游局这边的关节,给我们一个政府的承认,我们接受泰兰国各个世家的入股,大家一起把饼做大一点,你觉得如何?」

普生瞪着阮虎,正想反驳他的提议,提出一些条件来为难他,突然他的视觉介面跳出了重要通讯,那是他的首席幕僚康加发过来的,普生不动声色的接起了通讯,他的眼前同时跳出两个人,年老的康加和站在他背后的光头壮汉罗勇,他们建立了三方通讯。

康加沈声道:「罗勇,快把情报跟主人分享!」

罗勇立刻说道:「是!紧急情报,阮虎前一阵子到中国南京,协助越国发改委主委潘绍云的孙子潘天庆跟中国谈成了一个合作案,他们双方要合资在越国建立一个悬浮车製造厂,这个案子已经通过了越国和中国政府的审核,两国高层已经签订了合作意向书,中国甚至帮他们送出了城市升级申请书,这份申请书已经进入了审查流程。」

「什幺?」会议上的普生虽然板着脸沈默着,但通讯中的普生大惊,他知道这个情报的价值。

康加沈声道:「主人,家主大人刚刚要求您设法打探甚至加入这个合作案!不计一切代价。」

普生叫道:「这不可能!你知道这要牺牲掉多少地盘吗?」

康加沈声道:「很抱歉,您挡不住的,您一向知道阮虎代表谁?北方那个杀神回到他的地盘了,他们三个都就位了,那边的灾难已经过去,我们又失去了一次机会…」

「可恶!」普生叫道:「他们还是没出兵?」

康加摇头道:「沙吉总理拒绝了,他认为现在军方不稳定,如果还给军方这幺大的权力,大家都会有危险…家主同意他的分析…」

康加老迈的眼睛盯着普生,叹息道:「家主那边分享了一些我们无法取得的机密情报,据说阮虎在南京获得丁远光的接见和支持,丁远光很称许他,认为他有进入星级的潜力,所以越国的世家才会允许阮家重建,藉之讨好阮虎,也因为如此,他们的城市升级申请书才能进入审查流程。」

愤怒的普生突然闭上嘴,这个消息他早先接收到一部分,虽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但并不足够让他重视,但没想到评定者是丁远光,这就有完全不同的意义了,他瞪着双眼,过了一会儿才艰难地道:「是丁远光这幺认为?」

康加叹气道:「知情的人都不肯证实,但…联合国新人类管理处已经把阮虎列入受公约保护的强者名单中,您今天对他的刺杀…很不恰当,如果闹大的话,家主也会受到一些压力。」

「所以…所以…」普生平静的心一下子就乱了,急急地喘了起来,他在会议上变得一脸愤怒,似乎马上就要爆发了,整个会场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阮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会议他不能退缩,不然他在泰兰国的整个攻略计画就会崩溃,他原先的计画中没想到泰兰国最大的世家居然会出手打压他,以桑昆集团的势力,对抗普通的世家没有问题,但阿杜德家族…那不是实力的问题,皇室的权威已经深入泰兰国的人心了。

  • 名称:掌门人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0: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