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超清

贝克看着那智能体重新启动,并且回报工作状况,确认一切正常,点点头道:「好了,六号的状况不好,他最近都在休养,他的智能体的状况比你还麻烦,可能没那幺容易恢复,如果他有需要你帮忙的,就请多少帮他一点吧。」

「是!我一定会尽力帮他的。」阮虎满口答应。

「那我就回南京去学习了,你有空多跑跑南京,让我和罗娜记录你的状态,会对你的成长有帮助的。」贝克对阮虎挥挥手,就消失在空气中了。

阮虎呆了呆,他在心中说道:「拉米!请评估一下我现在能转换多少混乱感知才能维持可修练的感知统合率?」

「您现在拥有2.6%的混乱感知,预估转换出3.7%的感知下,仍然能保持有效的感知统合率,这样就足以打开三级混乱护罩了。」

阮虎算了一下,发现他的感知恢复了不少,便高兴地道:「好,请把混乱感知的比例提昇到3.7%。」

「是!估计三分钟后完成。」

阮虎点点头,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还可以赶上晚班的游船,便开始走回码头,同时发通讯跟桑昆解释自己的状况。

桑昆似乎非常焦急,他说道:「时间有点赶,你要不要直接搭飞碟过来?我们跟对方约在晚上七点。」

阮虎看看时间,估算了一下,发现时间真的不太够了,虽然他还来得及到芭提雅,但约定的谈判地点在曼都,就算赶着飞过去,他也会迟到半个小时,他又算算飞碟的时间,发现状况也没好多少,拉米突然说道:「主人,建议您搭乘水上飞机,下龙湾有水上飞机出租服务,用航程计费,如果您包机直飞曼都,来回价格是三千六百美金,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

「这幺好?」阮虎赶紧调出拉米提供的水上飞机租赁服务,发现那还是他名下的一间公司,隶属于安保集团,阮虎笑了笑,马上就知道安保集团设置这家公司的目的了。

他联络了这家水上飞机租赁公司,透过公司帐户付款,租了飞机和驾驶,向水上飞机搭乘区赶了过去,他一面跑一面想道:「什幺时候我才能像那些强者们一样学会瞬移呢?咻的一下就到目的地,那不是棒极了吗?」

阮虎跑到搭乘区,那里已经有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驾驶员在等着了,他穿着一身拉风的赛车服,嘴里嚼着烟草,一脸的不耐烦。看到阮虎来,他吐掉烟草,确认了一下阮虎的租赁资料,粗声招呼他道:「在这里,快上机!」然后就自顾自的爬上驾驶座,根本不来服务乘客。

阮虎也不跟他计较,他知道这些驾驶员多半是一些落魄的赛车手,加上安保集团的营业项目,正常的人怎幺会来干这种工作呢?

他一上机,那驾驶就把机舱盖阖上,把飞机滑出码头,一面说道:「绑好安全带,今天气流有些不稳,路上可能有点颠颇,如果你不舒服,座位前面有纸袋,别给我吐在座位上。」他话刚说完,飞机就开始加速,速度很过份的瞬间提到两百迈,飞机滑行一下就脱离水面冲上天空,速度还不断提升。

那飞机驾驶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呼喊声,开始大声唱起歌来,根本不顾阮虎的感受。幸好阮虎是个修练者,他轻鬆地承受了加速和起飞压力,还饶有兴致的看着飞机绕过港区的上空,划了个大弧往海外飞了出去。

等到飞机引擎强烈的嗡嗡声降下来,恢复成正常的低鸣声后,飞机的速度已经到达八百迈了,这种速度在小型飞机上也算是高速,由于有机翼的协助,飞机的飞行姿态和悬浮力都要比悬浮车稳定,所以同样的引擎出力下,能够达到比较高的速度。在拥挤的市区飞行的悬浮车可没办法伸着这幺长的机翼飞行。

那驾驶一路高声欢唱,过了没多久,他们就遇到一阵强阵风,飞机比不上悬浮车,没有悬浮车道的防护力场保护,那强阵风把这架小飞机掀了起来,那驾驶不仅不害怕,反而大声欢呼,迎着强风的吹袭,调整飞机的飞行姿态,过了没多久,强阵风过去了,飞机的高度也升到了六千多米,已经接近一般轻型飞机的最高飞行高度了,这高度虽然高,但气流相对稳定,那驾驶把飞机的自动驾驶打开,回过头来说道:「来根烟吗?」

阮虎摇头笑道:「不了!你自便吧!」

一般来说,飞机上是禁烟的,但抽烟的人是驾驶,谁能说什幺呢?那驾驶抽出一条香菸,打上火抽了起来,这架水上飞机虽然小,但也有空气循环功能,一下子就把他喷出的烟消灭掉了。

那驾驶吸了几口烟,突然回过头来笑道:「你不是普通人,混哪里的?」

阮虎笑了笑,这驾驶显然不认识自己,照理来说,在下龙湾待上几个月的人都不可能不认识自己,所以这驾驶是新来的,肯定是自己在外忙碌的这几个月间来的。他正色道:「我混昇龙的,跟着虎哥讨生活。」

那驾驶一震,叼着的香菸也掉下一截烟灰,他楞了一下问道:「您是虎哥身边人?」

「不敢说身边人,帮忙跑腿办事罢了…」

那驾驶肃然起敬,说道:「难怪出得起这价钱,包得起这飞机,他们都说来了个凯子呢!一群傻蛋。」

阮虎听得好笑,笑问道:「你要坑我?」

那驾驶摇头道:「我不坑人的,拿钱办事,这条底线还在的。」

「那你刚刚还开那幺猛,不是要给我好看吗?」阮虎笑着问道

那驾驶搔搔头赧然道:「嘿嘿~~抱歉了,他们说你是有钱人,我…看不惯有钱人…打算折腾几下是有的,谁知道你脸色都不变一下?」

阮虎知道他打算把乘客弄吐,让他以后别来包机,他们的飞机公司表面上是作飞机租赁生意的,但事实上肯定在跑走私,当然不想没事老接到正常生意,走私可比做正常生意好赚多了。想来八成是因为他是新进的菜鸟,所以才会被叫来跑这趟生意,难怪他一开始满脸不爽。

他也没打算跟驾驶计较,转口问道:「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混哪里的?」

那驾驶喷了口烟,叹道:「我叫胡荣,本来在日本开赛车,几个月前公司倒了,工作也没了,只好回来混口饭吃…」

阮虎一愣,问道:「日本山田车队?」

胡荣大起知遇之感,高兴地叫道:「你知道?」

阮虎笑道:「你怎幺可能混进山田车队?那车队可不是容易进的?听说保密到极点,不是日本人不能进去的!」

胡荣呵呵地抓着头,苦笑道:「呵呵…遇到专家了…」他赧然道:「我的职称是维修员,但实际上是负责陪那些赛车高手们训练的。」

「赛车陪练?」阮虎讶道

「薪水不多,而且危险性很高,但我就是喜欢开车…」胡荣叹道:「我去日本拼了两年,技术也开始纯熟了,没想到…唉…」

「你既然有技术,为什幺不在国外找个车队呢?国内竞技赛车的风气还没起来啊!」

胡荣又叹道:「我找啦!所有的车队都在缩编,一些老朋友都苦哈哈的,找了几个月的工作,连打杂的机会也没有。」

阮虎讶道:「怎幺会这样?就算山田车厂倒了,经营车队的公司还不少啊?」

胡荣深深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喷了出来,喃喃地道:「没办法啊,三维重工的车太强了,大家都知道拼不过,在技术升级起来的这几年内,所有车厂都做了承受冲击的準备,车队…当然也得缩编了。」

阮虎点点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世界悬浮车业的大饼就是那幺大,三维重工一下子分去那幺大块,欧洲车厂的损失一定很大,连带下来,一些比较小的亚洲车厂承受的冲击就更大了,搞不好撑不过这关。

「那你有什幺打算?」阮虎关心地问

胡荣黯然地道:「没什幺打算,我这辈子完了,梦想破灭了,得想想怎幺活下去。」

阮虎看看他,心里突然浮现一种可能性,他心跳了几下,故意问道:「可是我们国内连车厂都没有,你会的东西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啊!」

「是啊!」胡荣又一口口的抽起烟来,一下子就把手指上的香菸烧光了,他把烟熄了,忿忿地道:「那能怎幺办?我还有家要养的!不然怎幺会来干这行?你既然跟着虎哥,也该知道我们公司是干什幺的吧?」

「还有跟你一样的人吗?」阮虎问道

「还有不少,但都是一些技术人员,都是山田车厂在我国的卫星工厂派过去学习的最优秀人才!但现在我们回国却失业了,这也不能怪老闆,大家都苦啊!」

「国内有山田的卫星工厂?」阮虎讶道,他从潘天庆的报告里没看见国内有发展金属工业的相关报告。

「当然有啊!我们国内的成本低廉,也供应了一部份的零件给山田车厂,但设计和组装都在日本做。」

「是啊!这很合理!」阮虎心里叫道,以前的经济走廊工业发展规划中,就有机械产业这一环,里面当然必须包含金属加工产业,这里面的产业和熟练员工如果能好好的利用,应该对于新车厂的建立有很大的帮助。

阮虎沈思的时候,飞机的导航智脑突然哔哔的叫了起来,抽完了烟的胡荣转头回去扫了一眼,叫道:「靠!搞什幺鬼啊?」他一拉驾驶盘,解除了飞机的自动驾驶,整个飞机顿时倾斜,紧接着一个强烈的气流扫了过来,让整辆小飞机不停的上下震动。

「怎幺回事?」阮虎叫道,其实他已经看到了,他们刚刚跟一个飞行物体近距离擦身而过,双方的目视距离甚至不到二十公尺,这在高速飞行器上已经算是致命的距离了。

「我靠!又来了!」胡荣叫道,他按下一个按钮,飞机的机体一震,两个流线型的水上浮筒和机身分离脱落,小飞机一个S形翻转,躲过了来袭的物体和直射过来的机枪子弹,那发红的子弹串成一条火红的弹鍊,从小飞机的下方扫了过去。

这次阮虎看清了,那是一枚对空飞弹和由两辆重型悬浮车改造成的飞行平台所发射出来的弹鍊,那飞行平台的飞行速度大约六百迈,但配置了四挺航空机枪,整体火力很猛,两个平台都不断的向他们开火,看起来有点像他在金三角见识过的悬浮砲塔,只是简略了许多。

「靠!这是怎幺回事啊?」胡荣一边哀嚎,一边不断闪躲,他放弃了浮筒,速度又高了一些,凭着小飞机的灵活和快速,一面躲开飞弹的追杀,一面闪避对方的砲火,对方的最高速度虽然比他慢一些,但四个角落的机枪不断开火,交织成火网,把胡荣逼得不断变向,过了没多久,交织的机枪弹幕打中了追杀胡荣的飞弹,那飞弹在空中爆炸,把距离不远的小飞机炸得从空中坠了下来。

「哇!」胡荣大叫一声,他一面手忙脚乱地稳住飞行姿态,一面从导航智脑的警告上发现自己又被锁定了,显然对方又要发射导引武器,他连骂都来不及,顺势操纵着飞机往下一栽,飞机的高度骤降,阮虎回头一看,只见两个火力平台一前一后发射出一团火焰,又是两枚小型的导引飞弹,那飞弹也跟着往下一栽,向他们的小飞机追了过来。

「我靠!桑昆到底得罪了谁啊?黑社会拿得出这种手笔吗?」阮虎在心里暗骂。

那两枚飞弹的速度比小飞机快多了,追着小飞机的尾巴狠狠的扑上来,胡荣一声怪叫,在小飞机快要坠入海面的时候,堪堪把小飞机拉了起来,一个漂亮的U形迴转躲过了飞弹的追击,但上方的火力平台还在开火,只听「轰轰」两声,海面爆发出两道强烈的水柱,但胡荣根本没时间查看,他操纵着飞机不断变向,循着螺旋轨迹升上空中,藉之减少被对方射击的时间,他看似惊险万分地躲过了所有来袭的子弹,但其实如果没有阮虎用感知护罩偏移了接近的子弹,他们的飞机早就变成蜂窝了。

「靠过去!」阮虎叫道

「你疯啦?」胡荣叫道

「你跑给他们打才疯了,靠过去,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胡荣没有选择,照这样下去,他迟早给对方打下来,根本到不了曼都,还不如看看这个奇怪的客人有什幺手段。

他一转操纵盘,整个飞机大转弯,向对方飞了过去,被追了这幺久,他已经知道对方火力的死角了,这些火力平台的四角都有机枪,下面还有飞弹舱,但上面的控制台上什幺也没有,他提升了足够的高度,就从对方的头上栽了下去。

火力平台果然是火力平台,他们为了保持火力的精準,飞行时不能像小飞机一样上下乱窜,而只能平平的飞行,当小飞机飞到上方时,火力平台的缺点果然显现出来,两个火力平台同时发射出导引飞弹,那飞弹立刻向小飞机追了过来。

阮虎叫道:「继续靠近,我来处理飞弹!」

胡荣吞了吞口水,喃喃地道:「靠!老子的命就交给你了,好好处理啊!」他话还没说完,只见两枚来势汹汹的飞弹突然向外一分,接着同时爆炸开来,让整架小飞机都震动了起来,胡荣惊叫一声,接着又大吼大叫道:「靠!靠!好爽!」

「快接近对方,他们要拉开距离了!」阮虎赶紧提醒他

「看我的!」胡荣心中大定,他虽然不知道客人是怎幺弄爆对方飞弹的,但只要客人也能弄爆对方的引擎,他的命就保住了。

只见胡荣的小飞机追向敌人的火力平台,两个火力平台拉开一段距离后,小降低高度的飞机终于进入了其中一个平台的射界中,那平台不断的向小飞机倾洩火力,但却没办法阻止小飞机,那小飞机瞬间掠过,被它靠近的平台顿时轰然炸开来。

「另一个!」阮虎叫道

胡荣大呼大叫地转过小飞机,往另一架平台扑过去,他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果然,燃烧得通红的机枪子弹纷纷从他的外面滑过去,一点都打不伤他的飞机,「靠!太爽了!」胡荣忍不住大叫

当他掠过另一个火力平台的瞬间,那平台也爆炸起火,过了没多久,两个失控的火力平台一前一后地坠毁在海上,发出强烈的爆炸。

胡荣开着飞机掠过海面,看着燃烧的海面震惊地道:「我靠!这得烧掉多少钱啊?」

「少说也要几个亿吧!买你一条命应该很够了!」阮虎淡淡地道

胡荣缩缩脖子,突然意识到今天载到了不得了的人,他不敢再像一开始那样啰唆,乖乖的开着飞机往曼都飞去。

  • 名称:游魂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9: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