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超清

过不了多久,康达开着悬浮车回到了自己的湖畔小屋,他没有开门进屋,反而毫不迟疑地来到屋子的后院,打开了仓库的门,那是一个布满灰尘的工具间,墙上挂满了各种整理庭院常用的工具,墙角还停着一辆老旧的割草机。康达把工具间的门反锁,把割草机推开,在铺着老朽木板的地上一摸一扭,拉出了一块短木板,那木板底下是一个数字盘,他在数字盘上输入一串数字,又把木板卡了回去。

他静静地站着读秒,过了半晌才朗声说道:「黑麋鹿,请打开地狱之门。」

四周一面寂静,康达皱皱眉,他又朗声说道:「黑麋鹿,请打开地狱之门。」,但他马上楞了一下,苦笑道:「该死,我的声音变了!」,他经过植体的改造,身体的状况大幅改善,声音也变了。他朗声说道:「黑麋鹿,启用紧急验证方式。」

康达静静地站着读秒,过了半晌却开始唱起一首旋律很简单的歌,那歌如此简单,只是不断的迴旋往复,那旋律很古老哀伤,就像是一首丧歌一样,康达一面计算次数,一面不停口的唱了好几分钟才停了下来。

他停下唱歌后过了几秒,一个声音说道:「紧急权限确认,确认环境安全无虞,地狱之门开启。」屋内的工具桌突然无声地上升,桌下露出一个仅容一人坐下的空间和一张椅子,康达弯腰钻进空间坐定,不知道启动了什幺开关,头上的工具桌又无声地下沈关上,整个空间沈入地下,变得一片漆黑。

等工具桌完全复位,被关在狭小空间中的康达伸出手,在空中画出两个对应的三角形,然后伸出双手做出抓住三角形的姿势,把两个虚无的三角形拉得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记号。

当他完成这个动作时,那声音又说道:「欢迎回来,坐牛大人。」

「谢谢你,黑麋鹿!」康达致谢道

他的话声一落,一面墙缩了起来,露出一道往下的楼梯,康达沿着楼梯向下走,一面走一面说道:「最近有什幺事吗?」

整个室内渐渐亮起来,一个声音说道:「有一堆小乌鸦的回报,没有什幺有价值的情报,您要求关注的植体相关讯息有不少,我已经收集起来,您随时可以调阅,另外,黑羊叛变了,他投降了猎人一方,您赋予他的任务我已经中止了。」

康达的动作一顿,讶道:「投降了?他的任务失败了吗?回报了多少成果?」

「没有成果回报。」

「唉!」康达叹了一口气

「不过猎人们还不满意,他们让黑羊参加今年的黑帽大会,这次在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举行。」

「呦喝!还针对我来了?」康达笑道

那声音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又回报道:「您的计画已经推算完成,但缺损了一部分,而且还缺少一个动力,您的假设条件中,需要一个重大事件。」

「我知道!」康达挥挥手道:「我会提供这个条件的,现在计画执行的进度到多少了?」

「小乌鸦们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三的进度,但是黑羊那个部分进度停滞,为了避免黑羊洩密,他负责的整个计画区块都进入隐藏状态。」

「你把黑羊那部分的进度放弃,重新调整计画。」

「这样会增加六天的计画时间,风险会提高百分之十九,达成率会降低百分之二十一。」

「无所谓!」康达淡淡地道,两人交谈的时间中,康达走进了房间,在一个旋转椅上坐下,他环顾四周,满意地道:「我又回来了,真是令人振奋啊!」

这里看起来像个小小的地下机房,但却只有一个座位,显示这里只有一个操作者,康达在座位上感受了一下,得意地笑道:「声纹重新採样。」

「请清晰地说出声音样本。」

「他坦卡。依攸坦卡!」康达肯定地道

「完成声纹採样。」

康达鬆了口气,他想了想,说道:「显示黑山计画完成状态!」

他的眼前一闪,一个立体投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康达皱着眉头检查着眼前的图像,一面喃喃地道:「状况比想像中差。」

黑麋鹿答道:「截至刚刚为止,有六个小乌鸦被猎人捕获,其中三个叛变,两个确定殉职,一个尚未确定状态。」

康达叹了口气,抚摸了因为黑羊叛变而消失的部分计画,那个部分的虚影重新出现,但康达叹道:「可恶,部落又少了一个战士,唉~~」他在那虚影上摸来摸去,看着推算数值的变动,最后摇头道:「确实…没有必要了…放弃吧!」他的手一挥,那虚影消失,立体投影又恢复原状。康达瞪着那个立体图形发呆,心里想道:「这样的黑山计画不可能达到目标的,我还得找到几个好手…可惜酋长联络不上,他来担任疯马绝对够格了,但他不一定会听我的…」

康达不知道思考了多久,黑麋鹿突然说道:「接收到重要监听频道通讯,解译中…」

康达抬起头来,面色肃穆地等待着。过了半晌,黑麋鹿说道:「A00237事件由新人类管理处定义为窃密事件,发现未列管基地,Z计画疑似曝光。」

康达面露惊容,他前一阵子都在接受治疗,没有得到足够的新消息,连忙问道:「请列出A00237事件的详细资料!」

他的眼前一闪,一些资料列出,上面写着:「失蹤的植体改造人六号廖明堂出现,目前由丁远光庇护,在112航次金星运补任务中击败北欧、俄罗斯、美洲派出之星级强者,并使之重伤跌落星级,此战之后,他被称为星级杀手。」

康达仔细地查询了整件事始末,他花了不少时间弄清楚状况,然后才握着拳问道:「请显示Z计画!」

他的眼前一闪,显示的文字变成:「全名为雷神计画之Z分支计画,由胖小丑提出,经过不灭幽魂授权执行,即植体植入实验之人体实验部分,由彼得潘负责实际执行。」

康达在那计画的说明上指指点点,详细查询每一个他不知道的要点,他的神色越来越严肃,过了良久他才叹道:「洩密了?」康达皱着眉思考,旋即叫道:「继续追蹤Z计画相关通讯。」

黑麋鹿答道:「相关通讯已经切入国防加密线路,无法追蹤。」

康达叫道:「监听彼得潘的所有通讯,确定彼得潘现在的位置。」

「彼得潘通讯监听中,彼得潘目前停留在春田市联邦监狱医疗中心。」

「糟糕,那个计画已经开始执行了…帕夏有危险…」康达跳起来慌张地道:「这样一来华伦也有暴露的风险!时间不多了…」康达在斗室中走来走去,过了半晌,他停下来低声道:「别紧张,别紧张,应该还有时间,应该还有时间…」康达喘了几口气,对着虚空说道:「黑麋鹿,如果Z计画曝光,依照胖小丑的行为模式,计画会如何推演?」

黑麋鹿立刻答道:「胖小丑会说服不灭幽魂销毁所有证据,以便逃避自己的政治责任。」

「他能成功吗?」康达追问道

黑麋鹿停顿了几秒,答道:「以目前获得的情报研判,彼得潘手上的植体已经分散给至少六家癌症治疗医院,要消灭所有证据,至少需要五天的时间,如果植体已经被运用在治疗上,有86%的机率失控。」

康达想到老华伦今天的排程,叹道:「植体已经用在治疗上了,所以帕夏完了!他一定会把华伦供出来!然后就是我…这该怎幺办?」

康达又开始绕着斗室徘徊起来,过了良久,他叹了一口气道:「没有选择了…老朋友,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死…」

当阮虎把所有感知还给丁远光后,丁远光甚至不需要阮文心的治疗,他自己早就把阮虎残余的混乱感知重整驱离了,他感受了一下,笑道:「这个方法倒是个另类的感知修练法,这一来一往中,加上我的修练,我的感知扩增了一些,不算是坏事。」

见阮虎他们瞪着他看,丁远光轻鬆地笑道:「没事的,看起来真的没什幺后遗症,我再感受一下这中间的过程,咱们过几天再试一次。」

阮虎吓了一跳,叫道:「还试啊?大师?」

丁远光不以为意地道:「当然还试,我有了一点感觉,让我再感受几天,到时再试一次,说不定答案就出来了,这几天你给我好好修练感知,过几天我要检查你的进度。」

阮虎一脸无奈,能在这种好环境修练当然很好,但被逼着修练可就不怎幺有趣了。

丁远光不理他,向努力调整成长仪的罗娜说道:「模拟结果出来之后,也记得看看廖明堂的状况,他再这样练下去也快要筑基了,筑基前后的数值一定要记录下来,肯定会有很大的差异。」

罗娜应了,但这成长仪的混杂模式显然不是那幺容易调好的,罗娜试了又试,对丁远光说道:「这模式太複杂,我以前也没调过,现在一时可能调不出来,就算调出来也要测试,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模式建立起来。」

于是他们一起离开人类潜能研究所去探望小志,阮虎发现丁远光跟他们一起,便问道:「大师,我们去看小志呢!」

丁远光漫不经心地道:「我也要去啊…」

阮文心带着他们一直下到十七楼的学习区,在学习区的最后方有一个超大的房间,那房间看起来不像学习室,倒像是一个全新的实验室,只是里面还很空旷。小志躺在一张学习机的行军床上,闭着眼睛正进入学习机中学习,床边坐着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女孩,正捧着一本纸本书看,那书看来有点古旧了,但她却看得很入神。

一发现阮文心他们进来,那女孩马上抬起头,用软糯的声音说道:「阿姨…爷爷你们好。」

阮文心高兴的拉着女孩的手问道:「小安你好,小志今天还好吗?有没有听话?」

那女孩微笑道:「小志今天还不错,把试题作得差不多了,等一下我会带他去修练。」

阮文心柔声道:「别太辛苦啊,等一下先一起吃饭吧。」

「好啊!」那女孩柔柔地道

丁远光笑瞇瞇的看着那女孩的一颦一笑,打从心里笑了出来,阮虎对他散放出来的欢愉感知有点讶异,他很少看见这样的丁远光,如果他是个普通人,简直可以说他「笑得像个傻蛋」,但他可是丁远光,没人有资格说他是个傻蛋。

他们在那里等了不久,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她美丽非凡,更有一种强大的自信心,让她整个人就像时时刻刻散发着光芒一样,她的肩膀上趴着一头白色的长毛猫,那猫的扁猫脸让牠看起来似乎随时都在生闷气。她逐一向所有人打过招呼,连从没见过她的阮虎她都认识,她没有向阮虎自我介绍,但阮虎一看就知道她是这栋大楼的女主人丁泊月。丁泊月对丁远光说道:「爷爷,小志对空间几何和逻辑思维方面有非凡的天分,他的感知同步率非常高,经过修练后肯定还有提升的空间,你打算让他往哪边发展?科技方面还是智脑方面?」

丁远光笑看着那小女孩,低头问道:「小安喜欢小志吗?」

那女孩小安偏着头想想道:「他还不错,不算太笨,个性也算适合。」

丁远光欢畅地笑道:「没错,你们一定喜欢这样思绪单纯的人类,亚斯伯格症!嘿嘿!简直是为智脑开发者设计的人类。」他笑着对丁泊月道:「还有什幺好选的?他这一辈子就奉献给智脑科技吧。」

丁泊月灿烂地笑道:「那就这样喽,其他的检查我就不做了,智脑开发者,多难得的人才啊!」她手一挥,也不知道她做了什幺事,小志突然醒过了来,他喃喃地抱怨道:「唉呀,小月阿姨,时间还没到呢!」

丁泊月对他笑道:「可以了,你爸妈来喽…」

小志转头看到阮文心,高兴地扑到她怀里,阮虎也过去抱他,看着他们一家欢聚,那小女孩小安对丁泊月说道:「小安好羡慕呢!」

丁泊月笑着抱抱她道:「那来给我抱抱!」她肩上的长毛猫也顺势钻进了小安的怀里,还高兴地喵喵叫着。

他们一群人一起去吃饭,丁远光问丁泊月道:「那小子就这幺走啦?有没有说什幺时候回来?」

丁泊月耸耸肩道:「他说几个月吧。」

「哪有可能?出发去宇宙一趟,几个月就能打个来回?骗鬼!只怕这一去少说也要几年,丢下这一大堆烂摊子给你们几个女人,真是太夸张了。」丁远光不悦地骂道

丁泊月耸耸肩:「有什幺办法呢?人家都上门抓人了,还能说不去吗?不然您问问剑大人?」

「我才不去理他呢,要问你自己去问!他对你们比较好,看到我就没好脸色。」丁远光拒绝道

丁泊月斜睨着他道:「是吗?那他怎幺肯把小安交给你?听说小安长得可不是一般的像那个人喔?奶奶们都知道了。」

丁远光似乎大为烦恼,他抓抓头道:「知道了就知道了,多个可爱的小曾孙有什幺不好?」

「哈?小曾孙吗?谁信啊?看您现在的样子,等以后她长大了,您说不定更年轻呢。」丁泊月取笑地道

丁远光敲敲她的头道:「坏孩子,有你这幺取笑爷爷的吗?我可没存这个心喔!」

「没有就好!我奉命帮奶奶们探探你的口风。」丁泊月贼兮兮地笑着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道:「算了吧,我最近应该不会再调製智脑了,你让奶奶们来南京玩吧。」

「真的?」丁泊月瞪大了眼睛:「可别人家来了,您又把人气走喽?」

「不会了,我的心愿了了,以后这些事就交给小辈们去做了…」丁远光看着正乖乖黏着小安,像个小跟班似的小志笑道。他心里面想道:「在思安的心中,我是不是也像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弟弟?」他想着想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在场的人除了丁泊月外,没有人能理解丁远光的心事,但这顿饭吃得很高兴,在阮家一直没找到玩伴的小志一见到小安就黏上她,那是一种天性的契合,好像两个人天生就该是好朋友一样,阮虎夫妇也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女孩,但孩子处得来最重要,据说他们以后会一起学习,接受丁泊月的菁英教育,这对他们来说是求之不得,像小志这样的孩子,只怕越国有没有几个家族能教育得起来,能让他在丁家受教育,这真是件大好事,阮虎夫妻也总算鬆了一口气。

  • 名称:hero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