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智能足球超清

在全世界医学界一片兴奋的混乱中,俄罗斯圣彼得堡郊区的一所破落的小医院的地下室,一个鬚髮偕白的老人从冰冷的沈眠中醒了过来,他迷惑地眨着眼睛,无力地看着周围忙碌的人们,一个中年医师靠近他道:「尊敬的朱可夫元帅,我是您的专属医生彼得。加甫利洛维奇。门科诺夫的孙子尼古拉。加甫利洛维奇。门科诺夫,现在是宇元206年,您已经在冷冻中沈眠了四十七年了,现在您还好吗?」

朱可夫感受到面罩中流动着的纯氧带给他一丝力量,他沙哑地问道:「我的癌症治好了吗?」

门科诺夫说道:「还没,但我们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了,正準备治疗您,您同意吗?」

「来吧!谢谢!」朱可夫沈声道

门科诺夫兴奋地抬起头来,拍手叫道:「快,準备血清,六倍剂量。」

他的助手靠在他耳畔说道:「院长,元帅大人的病体沈重,癌细胞早就转移到全身各处了,六倍剂量足够一次消灭所有癌细胞吗?如果不够,我担心元帅大人现在的身体状况撑不到第二次治疗了,万一失败,我们…」

那医生一听,沈思了一下问道:「有听到剂量过高后遗症的相关回报吗?」

「网络上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似乎从没有人遭遇这方面的问题。」

门科诺夫想了想,又调出朱可夫元帅的病历,他估算了一下,对助手说道:「改用二十倍剂量。」

「是!」他的助手应了,去採了朱可夫的血液样本转身去準备血清。

朱可夫缓了过来,深吸了几口纯氧,问道:「果戈理总统还好吗?」

门科诺夫医师楞了一下,过了半晌才想起朱可夫的意思,他低声对朱可夫道:「元帅大人,这些问题等我们治好您之后,您再去想好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您的健康,其他的事别想太多。」

朱可夫点点头,不再说话,任由门科诺夫指挥着医疗人员把他泡进医疗槽,他的身体解冻之后,还需要进行一连串的调整来激发他的生命力,但这个过程中癌细胞同时也会恢复活动,医疗人员正在跟癌细胞赛跑。

过了二十分钟,朱可夫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差,连纯氧和医疗仪也不能让他继续保持清醒,幸好血清已经準备好了,他们从注射口把血清注入,看着血红色的液体慢慢流过注射器,一丝丝流入朱可夫的身体,所有的医疗人员全都握着双手,向心中的神祇祈祷。

朱可夫元帅是俄罗斯的第一个星级强者,守护他的国家近百年,他的英勇和无私获得了全民的热爱,但像他这样的超级英雄也敌不过癌症的攻击,药石罔效之际,在国民的要求下,俄罗斯政府冷冻了他,等待未来癌症医疗方法成熟,于是他陷入沈睡,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朱可夫虽然渐渐昏沈,但他也感受到气氛沈重,他本身是修练高手,感知非常强,癌症损伤了他的肉体,但却伤害不了他的感知,他感受到所有人的期望,深深的吸一口气,全身停滞不动的能量顿时流转起来,经过了这幺多年,他身上的能量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但在他的感知推动下,他还是慢慢的从外界吸入能量。

门科诺夫医师见机器开始不稳,叫道:「元帅大人,请不要动用能量,那会加快您的癌细胞成长!」

「或许吧,但我现在需要一点能量…」朱可夫淡淡地道,他不断的深呼吸,医疗仪的管线中流动着各种不同颜色的液体和气体,朱可夫感受到两种力量在拔河,一种提供活力,一种不断的把活力吸走,他知道那是他熟悉的老伙伴癌细胞,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是他的兄弟,但却想要拉着他一起死,朱可夫喃喃地咒骂着,一面加紧能量循环。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感觉,他如果想要活下去就需要更多的能量,他不断的呼吸,不断的运转能量,经过一番努力后,他感知中的能量密度渐渐提升,吸取来的能量也渐渐增加,他感受到身体的改变,一股力量从他的体内升起,均匀地作用在他身体的每一处,每次他吸取能量,那股力量就截留了大部分,并且让它自己变得更强,它压制了流失的活力,让他的精力渐渐恢复。

过了一阵子,朱可夫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饥饿感,他忍不住叫道:「放我出来,我饿了!」

门科诺夫大吃一惊,说道:「元帅大人,可是…」

「没什幺可是的,我命令你放我出来,我需要食物!」朱可夫低吼

助手靠过来道:「可能是血清生效了,元帅大人的精神变好了,或许他不需要医疗仪的支持了,现在他的数值看起来挺好,而且正在往正向发展。」

门科诺夫迟疑了一番,最后点点头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就依照元帅大人的意愿吧!」

他指挥着医疗人员把朱可夫从医疗仪中放了出来,朱可夫喘了几下,自己把医疗面罩拔掉,说道:「我饿了,给我食物和酒!快!来一瓶最好的伏特加!」

医疗人员们被他吓坏了,朱可夫怒骂道:「给我麵包、牛肉馅饼和伏特加!快点,你们这群白癡,老子饿死了。」

医疗人员们大惊,门科诺夫连忙叫道:「快去拿食物来!快!」

就这样,朱可夫在简陋的病房内敞开了吃,一面吃一面运转能量,随着各种食物下肚,他的精神越来越好,乾瘦的身体也渐渐复原,他觉得身上的致命疾病渐渐退去,力量又回到身上,他放量的吃了两个多小时,足足吃掉了十多人份的食物,连烈酒都喝了四瓶,只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幺爽快过。

他吃到后来,不知道为什幺突然产生了一种茫然的感觉,好像应该有很重要的任务,但却怎幺都想不起来,他停下吃饭,看了看手上品质不怎幺好的餐点,抬头发呆了一阵,突然抓住旁边的一个医疗人员问道:「普斯科夫计画后来怎样了?」,那医疗人员根本听不懂这乱七八糟的计画,他只是茫然地摇摇头,朱可夫看了看周围,对门科诺夫叫道:「你过来,告诉我这几年发生了什幺事。」

门科诺夫慢慢的走过来,问道:「元帅大人,您的身体状况如何?我们帮您做个检查好吗?」

朱可夫怒道:「检查个屁,我的身体我知道,告诉我这几年发生了什幺事!」

在老医师的陈述下,朱可夫总算知道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当年他沈眠前,世界五大国家正在争夺两座宇宙基地的权力,朱可夫和当时担任总统的好友果戈理共同制订了普斯科夫计画,这个计画抽调了当时俄罗斯国内的资源去支持行星基地开发计画,希望能获得火星基地的最大股份,但俄罗斯国内的反对势力一直反对发展这个计画,认为这个计画会把资源扔进水里,在这个争议时刻,朱可夫病情加重,他动用能量压制病情,结果反而使得癌细胞扩张得更快,果戈理为了他试图向美洲政府购买全身重建技术,美洲政府怎幺可能卖给他们呢?于是果戈理总统只好把他冷冻起来,希望日后癌症治疗技术出现后再把他救醒,结果朱可夫这一睡,就睡过了悠悠四十余年。

朱可夫沈眠的时间中,俄罗斯政局发生了强烈的变化,普斯科夫计画消耗了太多资源,又受到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国内民生凋敝,反对派势力抬头,发动流血革命把果戈理政府推翻,宣布停止执行普斯科夫计画,在这个过程中,亲近朱可夫的世家大族被清洗,新政府夺取他们的家产试图拯救经济,但却敌不过新政府内部的蛀虫,经济重整计画失败,家族势力反扑,整个俄罗斯的政治势力分裂,这四十几年来,没有出现强而有力的领导者,俄罗斯的政局一直在动荡不安中循环,对世界的影响力也逐渐衰微。

「元帅大人,果戈理总统过世后,反对派试图杀死您,我的祖父当时是您的医护员,他誓死保护了您,把您藏到这一座郊区医院,反对派找不到您,宣称您已经死了,这些年我和我的父亲一直在执行祖父的责任,直到我们终于获得治疗您的方法。」那门科诺夫沈声道

朱可夫沈默了一会儿,问道:「果戈理总统的家人…」

「全死了,反对派对相关的大家族执行大清洗,他们对外宣称这些家族都被流放西伯利亚,但事实上,他们全在路上被枪毙,一个都不剩了。」

朱可夫一面恢复身体,一面透过老医师为他準备的黑市视觉介面确认老医师告诉他的事,结果发现大致不差,他「死」了之后,在各种因素的夹击下,俄罗斯内部一阵政治经济动荡,普斯科夫计画大失败,不仅原先的投入完全落空,连朱可夫力争的外星基地元帅的大位也被中国的苟柏林抢了去,一场四十余年的大梦过去,几十年的计画落空,老友家破人亡,国内民生凋蔽,再也没有人记得他这个曾经的元帅大人。

这样说也不準确,俄罗斯人民中,还是有一群人记得他,他们自称为朱可夫党,以恢复朱可夫时代光荣为目标,老医师门科诺夫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他们祖孙三代忠诚地守护了朱可夫的生命,但他却不是朱可夫党的一员,反而离朱可夫党人远远的,生怕暴露了朱可夫元帅还存在的秘密。

门科诺夫一家耗尽家财,靠着经营这一家郊区医院维持着各种守护朱可夫的机器的运转,如果没有取得治疗癌症的方法,再过几年,一辈子没有结婚的门科诺夫过世,他的接班人还会继续守护朱可夫吗?

但无论如何,朱可夫是活过来了,他确认身上的癌化细胞被清除了,甚至衰老严重的身体和内脏也获得加强,虽然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但总之他又活过来了,而且随着他的恢复,他的能量等级也渐渐提升,未来可望有可能恢复到他流星级上阶的最强状态。

朱可夫恢复身体的时候,外管处紧急召开了强者大会,对拥有「抗癌血清」提炼技术的各大国家发出警告,公开了所谓的「抗癌血清」的真相,并且公布了美洲政府擅自进行的人体实验的结果,引起了强者们的一阵互相指责,植体科技的影响不明,但却已经流出去了,未来是否为造成基因污染没有人知道,目前虽然没有明确的污染状况,但丁远光手上的样本也显示确实有基因互融的状况,这表示基因污染确实有可能发生。

虽然外管处强力要求各负责区域的强者们强力介入不当滥用植体的行为,但强者们还是将信将疑,他们都不肯放弃治疗癌症的方法,反正都是死,是被病魔侵袭而死,还是在强大的状况下失控炸成一堆血肉,对癌症患者来说有任何区别吗?对病患来说,至少在死前还能健健康康的,应该怎幺选择实在太明显了。

众强者们虽然吵成一团,但在丁远光介入劝说后,各国强者们还是同意共同控制植体外流,丁远光建议各国即刻停止使用植体,如果有必要使用,也必须在严格管制下使用。

众强者虽然接受了丁远光的协调,但大家都知道,被治癒的患者身上都带有植体,只要懂得血清製作方法的人都可以得到新的植体,光凭政府的力量已经没办法压制这片无尽的野火了。

就这样,丁远光忧心忡忡地回到京南大楼的人类潜能研究所,他找到了罗娜问道:「罗娜,已经存在人体内的植体该如何消灭?」

罗娜一知道植体外洩,早就知道会有这幺一问了,她冷静地道:「这我已经跟您报告过了,方法有两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消灭受体,如果不想消灭受体,就发射植体干扰波,受体所含的植体都会自动凋亡,只要在干扰波的範围内超过三分钟,凋亡率可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丁远光瞪着她道:「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表示还是会剩下喽?」

罗娜耸耸肩道:「植体可不是那幺容易完整清除的,就算剩下一个受感染细胞它也会慢慢的长回来。」

「但我现在就需要完全清除的方法!」

罗娜无所谓地道:「这从来没人研究过,我还需要找找资料…谁会去清除受体的植体啊?」她喃喃地抱怨着。这也正常,在植体的使用案例中,受体都是改造完成就投放到战场,每次投放几乎都死光,就算少数完成任务被回收的,也可以继续投放使用,直到死光为止,谁会去清除受体体内的植体呢?

丁远光很严肃地对她说道:「拜託了,这件事非常重要!」

被丁远光这幺严肃的一说,罗娜也只好躬身道:「丁大人,我会尽力的。」

看着开始翻找资料的罗娜,心急如焚的丁远光叹了一口气,他又找了小东来想办法,小东这个家伙还是一句老话:「全身重建不就好了吗?」把丁远光呛得不知道该说什幺,几百几千个受污染者,你小东重建得完吗?重建不用钱吗?更何况植体污染的层级还不确定到底有多深?如果污染到基因层级,全身重建也没办法清除。

但这种事情跟小东说也没用,他只会两手一摊,把难题丢回给丁远光,他只负责技术工作,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不在他的考虑範围之内。

这段时间的相处后,丁远光也算知道他的脾性了,真不知道自己的老同学是怎幺教出这个乐天的活宝,但他一直挺快乐倒是真的,这点完全符合某人的期望。

(求珍珠,求收藏…上次求收藏后发现真的有用耶,收藏从28变成31,增加了10%,10%不少了吧?哈哈~~)

  • 名称:超智能足球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9: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