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女子都奉顺超清

怀特对通讯中的丁远光说道:「这是怎幺回事?我这边没观察到基因污染,是不是你那边的样本受到污染?」

丁远光耸耸肩道:「这机率很小,但我会进行複查的。」

怀特笑道:「複查是应该的,但就算结果是安全的,我们也暂时不用公开,有些人实在太胆大妄为了,该趁机长长他们的记性。」

丁远光只是笑而不答。

怀特见他不说话,反倒有点不安了,他翻了翻视觉介面上的文件,装作不在意地问道:「这两个样本的植体状态差异很大啊…老丁,你可以为我解惑一下吗?」

丁远光看着他,笑道:「干嘛?怀特!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小心了?你直接问廖明堂就好了,他不就在你身边吗?我派他去就是让你随时问他的。」

怀特鬆了一口气笑道:「这样就好,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在打探你的秘密。」丁远光的强度已经超越怀特了,怀特对他也小心多了。

丁远光理解地笑笑,他说道:「老怀特,我们一直是好朋友,不是吗?你为地球奉献这幺多年,我一直很感谢的,有话你就直说吧。」

怀特深吸一口气,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措辞,郑重地道:「老丁,据我所知,植体科技的精髓在它的控制智能体,我从这份报告上看来,肯尼迪参议员身上的植体成长显然没有受到控制,廖明堂身上的植体有明确的成长规则…」他又顿了顿。

丁远光发现他的迟疑,对他做了一个鼓励的手势。

怀特这才继续说道:「廖明堂的感知被改造了,拥有了伤害感知的能力,而且之前三位星级强者完全没办法侦测到他的存在,这让我联想到…」

丁远光不置可否地说道:「怀特,你真的很会猜。」

怀特不可置信地道:「他们真的这样干吗?天啊!他们要干什幺?拿波拿波智能体植入地球人,蓝眼商会的钱多到可以这样乱花吗?」

丁远光摇头道:「你想太多了,那个智能体说不上是波拿波智能体,嗯…或许可以说是波拿波智能体的碎片吧!」

「碎片?」怀特怀疑地问

「嗯…这怎幺说呢?我们地球人有个童话故事,恶魔摔碎了一面镜子,每一片镜子的碎片都能反射出人的恶意,廖明堂他们身上的智能体,相当于恶魔镜子的碎片。」丁远光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还有很多类似的碎片?」怀特追问道

丁远光点点头:「确实,但目前这些碎片都被控制住了,我们找到了碎片的主人,确定这些碎片不再流出。」

「廖明堂身上有一片!」怀特眨着眼道,他的神情中有一丝的兴奋

丁远光怀疑地问:「你打算做什幺?」

怀特醒过神来,他连忙摇手道:「我只是习惯性的想到波拿波智能体的价格而已…没什幺打算。」

丁远光慎重地对他说道:「我建议你别去碰它们,我们花了一些心思才封印住它,那东西…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才这幺小心,我用恶魔镜子做比喻不是没有用意的…」

怀特的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打断了丁远光的话问道:「你使用的检体不是廖明堂的!你还有其他的受体?」

丁远光叹了口气道:「别继续追究,好吗?倒楣的人不只一个,但他们不想被打扰。」

怀特迟疑了一下,点头道:「你最好确定没有危险性。」

丁远光对他苦笑道:「我比你还紧张呢!」

怀特对他笑了笑,切断了通讯,他看了看廖明堂,板着脸沈思了起来。

美洲政府清除火种的决心很确实,在得到外管处器材和人力的帮助后的三天内,他们全力追查到了所有逃走的病患,并且控制了全部的特殊身份者,这些人多半手握大权,不是大财团的老闆,就是高层的政治人物,当最后一个行蹤不明的火种被「熄灭」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

罗德在通讯中对怀特报告道:「…所有火种都熄灭了,经过检验后,没有基因污染的现象。」

怀特满意的高兴道:「真是太好了,我们成功的把污染控制在萌芽阶段,那些火种呢?他们怎幺处理?」

「普通火种送到阿尔卡崔岛统一监控,特殊身份者…就地监管。」罗德顿了顿道

「就地监管啊?」怀特不满地喃喃道

「美洲政府的解释是:『他们不适合直接失蹤…』,而且他们所採到的检体样本,都没有植体发展的迹象,治疗癌症所用的植体剂量很低,似乎跟我们警告的状况不同,阿灵顿部长对我们的担心有些意见。」

「有些意见?」怀特冷笑道:「他们偷了植体科技,我们都还没跟他们计较呢,他敢有什幺意见?」

罗德苦笑道:「因为特殊身份者中,有些非美洲国籍的,他们的本国抗议美洲政府不许他们重要国民归国,这让美洲政府很苦恼,整个事件有向国际外交事件蔓延的趋势。」

怀特耸耸肩道:「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坚持要观察六个月,这可不是件小事!六个月就是六个月,少一天都不行,不然出了事后果自负。」

罗德低声劝道:「处长,这后果太严重了,我们不应该让他们自负后果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基因污染问题有多严重。」

怀特点点头同意道:「你说的很对,所以你要盯着他们把事情办好,一点都不准他们懈怠。」

「是!」罗德高声奉命,由于他的疏忽,使得美洲政府的特务有可乘之机,害得整个外管处还要继续紧张半年,大家私下都对他有些抱怨,罗德也觉得自己没把事办好,对美洲政府的要求也就更严厉了。

但美洲政府一向自大惯了,什幺时候被人这幺压迫过?一开始他们高层担心问题闹成政治事件,态度上还很端正,等到事态渐渐控制住,发现问题没想像中严重,尤其是抓到了外国抗议的理由后,便又故态复萌,跟罗德他们扯起皮来。

罗德完成了报告,迟疑了一下,又低声报告道:「处长,我个人认为,美洲政府的报告不确实。」

「喔?」怀特讶异地盯着他

罗德小心地道:「肯尼迪参议员,那位您捕捉到的受体现在接受本处的保护,他就不在美洲政府的火种名单内。」

怀特的脸色沈重下来,他怀疑地问:「你没有向美洲政府通报他的存在?」

「这是肯尼迪参议员的要求!」罗德连忙解释

怀特点点头:「他的治疗者那边你确认过了吗?」

罗德慎重地道:「他的治疗者是密西根州立大学的彼特。华伦博士,他也在分享植体的研究者名单之内,但在完成肯尼迪参议员的治疗后六个小时,华伦博士的专用医疗室就发生了爆炸,华伦博士没能逃出来。」罗德低声道:「根据验尸报告,博士是在爆炸前死亡,他颈部有勒痕,肺部没有吸入任何有毒气体的迹象。」

怀特沈着脸问道:「被谋杀了?跟肯尼迪家有关?」

「应该没关係,肯尼迪参议员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他跟华伦博士是多年好友,而且以后说不定还要靠华伦博士的治疗,没理由下狠手。」

「美洲政府怎幺处理?」

「当地的警方不知道华伦博士的行为,只把这件事当作谋杀案处理,目前华伦博士的研究生们都被都作嫌犯调查,这个案子已经进入司法流程,有调查局的干员盯着,我没敢涉入太多。」

怀特点点头,沈默了一阵后道:「继续关心这件事,多问问肯尼迪参议员,确认华伦博士那边还有没有其他火种。」

「我确认过了,肯尼迪参议员说华伦博士从来不私下接案子,他是看在老交情才帮肯尼迪参议员的忙,但…根据肯尼迪参议员的描述,华伦博士的技术很熟练,我觉得他应该不是第一次进行植体操作,他的死可能也跟这有关。」

「被灭口了…」怀特沈重地道

「属下也是这幺认为,但这背后的人的消息灵通、手脚很快,行为很果决,只怕不是个简单人物。」

怀特皱着眉头道:「我们这些外来人,对地球人的恩怨不熟悉,这种事最好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罗德同意地道:「属下也是这幺认为,但…我担心美洲政府高层的人涉入这个案件。」

怀特心里也是这幺想的,下手的人手眼通天,那表示他的地位不可能太低,他怕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这才赶在政府全面启动截堵前把华伦博士灭口,像这样的案例可能不只一例。

他心里盘算了一下,对罗德说道:「你处理得很好,但这种事不应该留在我们手上,你把这个状况转给丁远光,至少我们对他有个交代,之后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罗德鬆了一口气,躬身道:「是!」

等罗德切断通讯,这段时间一直跟在怀特身边的廖明堂对怀特报告道:「处长,事件看来已经控制住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是否可以回返南京?」

怀特笑着看着他道:「怎幺?急着回去修练?这里环境也不错啊,我看你这段时间跟大家打交道,日子过得也很不错,急什幺呢?」

廖明堂有苦自己知,童无忌对他的忠告是对的,他这几天跟外管处的星级强者打交道,大家礼貌上对他是好的,但是心里可不怎幺看得起他,知道他被改造后有几分本事,但却不会跟他平等交往,这对他发展家族势力、建立强者们的交情完全没有帮助,他必须设法筑基,设法登上星级,这样人家才肯正眼看他,和他平等论交。

外管处的修练环境是不错,但比之京南大楼就差太多了,廖明堂嚐过了京南大楼修练场的甜头,在外管处怎幺练怎幺不舒适,他不知道他勤于修练能量,感知方面却卡住了他的进度,反而以为外管处这边的修练环境不好,事实上这里比起京南大楼虽然差了一截,但比起地球的其他环境已经算很好了,不然怎幺可能有强者愿意到外管处来值勤呢?不就是为了这些福利吗?

怀特见他不答,又问道:「你的植体状况还好吗?」

廖明堂知道他又打算旁敲侧击地询问他身上的波拿波智能体了,这几天怀特一直把他带在身边,有事没事就跟他聊天,询问他身体的各种状况,有时还用感知扫瞄他的身体和感知状况,怀特的态度很亲切,但不知道为什幺,廖明堂就是觉得他别有用心,似乎对自己的智能体很感兴趣似的,虽然他一直强调自己的智能体「坏了」,但怀特还是跟他「聊」个不停。

廖明堂郁闷了一下,刚刚才切断通讯的罗得却又急匆匆的发来通讯,他紧张地对怀特报告道:「处长大人,大事不好了,火种又扩散开来了!」,怀特吓了一跳,叫道:「美洲政府又怎幺了吗?」,罗得叫道:「这次不是美洲政府,而是其他国家…」

罗得一通解释,怀特这才知道,情势已经往他们之前没料到的方向转变了,美洲政府和各国政府因为各国的特殊身份者吵了起来,他们吵到后来,连外管处都被骂翻了,因为各国坚持有人发现了治疗癌症的新药,但美洲政府却不肯公布这个新药,这新药有神效,但参与新药测试的人都被美洲政府控制了,而美洲政府却把这个压力往外管处推,他们承认有治疗癌症的人体实验,但药物被污染,已经在外管处的要求下隔离了测试者。

这一吵下来,各国的强者纷纷坐不住了,谁家没有几个癌症病患?每个病患都急着救命,可是新药却被外管处卡住,这药物治癒了两百多人,已经被证明是广泛而有效的药物,为什幺不准其他人使用呢?

在这一团乱吵中,状况又发生了,据说美洲德州医学中心从私下管道洩漏出一个新药提炼方式,这配方需要那些被治癒者提供血液来进行培养,就可以製造一种「抗癌血清」,这种血清通不过动物实验,但却可以在人体生效,不只可以消灭人体中的癌细胞,甚至连长大的癌组织都可以消灭。

为了研究这个血清,几个国家的强者在未告知美洲政府的状况下,把他们被「监管」在美洲的国民强行带走了,他们瞬移进去抢人,抢到后就瞬移离开,一般的防卫武力根本拦不住。

这下事情闹大了,原本已经控制的火种又扩散开来,而且这次扩散得更开,欧洲和俄罗斯都拥有了自己的火种,外管处没能拦住火种扩散,只好去警告这几个国家的政府,要他们小心进行「自我隔离」,但谁都知道会发生什幺事,得到火种的政府抽取了火种的血液进行培养,真的能製造出一种很特别的「血清」,那血清的生物实验果然失败,却可以治疗人体的癌化,实验中的血清很快就消灭了癌细胞,甚至连长大的癌组织都可以消灭,于是种种精鍊的「抗癌血清」开始在各国高层间流传。

这下子谁都拦不住了,连丁远光出面警告都没效了,一夜之间,握有血清的几个政府用大量的临终癌症病人做实验,治癒了绝大多数的病人,一天之内,数百个病人接受了治疗,他们的身体状况果然大幅改善,这些人都是出得起钱的世家大族菁英份子,花些钱就能延长寿命,谁会在乎那一点费用呢?

这下子情况大爆发,研究者们发现血清是可以「自我複製」的,只要提供适当的培养基,加上足够的营养和能量,血清似乎可以源源不绝的生产出来,简直比癌细胞还像癌细胞,研究者们发现这些血清根本就像不要钱的一样,纷纷偷了出去用在自己亲人朋友身上,效果果然还是一样好。

灭火行动瞬间猪羊变色,一夜之间情势逆转,原本成功的灭火行动大失败,情势完全失控,外管处和美洲政府吵了起来,丁远光也发来通讯跟怀特确认状况,但不用确认了,怀特根本束手无策,只能连连跟他道歉。

(我发现週六看的人似乎比较少耶,是补眠还是出去狂欢了?)

  • 名称:大力女子都奉顺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7: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