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的逆袭超清

「你觉得这次应该吃下多少?」邓子超跳过阮虎的话题,又问起了份额的事。

「我们这边的股份是国内分出来的,根据协议,我国这边要佔四成的股份,日本佔一成五,越国自己控制四成五成,卢德给我的份额是我国份额的两成,算是总股份的百分之八,主要负责金属材料的供应和合金冶炼以及相关的加工技术。」

「你家全吃得下吗?这量可不小啊!」邓子超怀疑地问

「吃不下,我家挤一挤可以吃下一成,但如果有原料来源充足,还可以多吃下一成。」

邓子超看了看他,笑道:「所以你才来找我?要是我可以帮你弄到长期原料供应合约,你就可以多吃下一成?」

廖明堂耸耸肩道:「现在不关我的事喽。」

邓子超笑着搥了他一拳:「你真的打算把这生意让给我?」

廖明堂正色道:「真的,只要能得到大师兄你的谅解,这生意算什幺?我欠大师兄您一条命,您的一条命可不是这笔生意能换来的!」

邓子超收起了笑脸,严肃地看着廖明堂,他啧啧称奇地道:「天啊!明堂啊!你真的变了…完全变了!」

廖明堂不解地看着师兄。

邓子超正色道:「你自己想一想,以前你为了跨出中国,使了多少骯髒手段?光是为了追求丁泊月,你害了多少人?为了进三一协会,甚至还去拍铃木顺一的马屁,最后连我都坑害了,现在你的梦想就在眼前,你却把它放弃了,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廖明堂被这幺一问,自己似乎也有点迷茫,他看着观景区外面的景象,沈默了一会儿才耸耸肩道:「或许是我看到更辽阔的世界,眼界不像以前那幺狭隘了,我知道我变强了,我可以跟世界上的强者们比肩,所以我觉得未来我有能力可以达成自己的愿望,不需要靠任何人。」

邓子超瞪着他,良久都没再说话。

廖明堂推推他笑道:「怎幺?觉得我太狂妄?」

邓子超醒过神来,笑道:「不!我相信你办得到!而且你已经办到了。」

「办到了?」廖明堂不解地问

邓子超发了一份文件给廖明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廖明堂狐疑地打开那份文件,顿时大吃一惊,那也是一份合约,跟廖明堂的合约类似,都是和越国联合开发悬浮车厂的合约。

「这是丁远光给我家的补偿,我家也拥有一成的份额。」邓子超轻声道

「我的是卢德…」廖明堂反射式的反驳,但话才刚出口,他就理解了,这个好处根本就是丁远光给自己的补偿,他只是藉口自己照顾了卢安娜,所以透过卢德给自己这个好处。他忍不住吶吶地道:「他为什幺要这样做?」

邓子超苦笑道:「在他的眼里,或许我们就是一群顽皮的孩子,顽皮又吵闹,互相打来打去的,有时还很没规矩,但总是他的孩子。」

廖明堂沈默不语,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感动,他在骷髅会的引诱下犯下大错,袭击了丁远光保护的两座大楼,害了一直照顾自己的大师兄,他总以为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邪恶的坏人,但陈漫没有报复他,甚至丁远光也没有怪他,不仅帮他摆平了军方的审判,甚至还给了他家族补偿,同样的,他显然也如此对待师兄,这是什幺样的胸怀?

邓子超淡淡地道:「这次我见到司令,才知道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前一阵子被压迫得很厉害,一直以为丁远光在害我,直到司令告诉我,我才知道他们的安排,没错!我扛这个责任看起来很不讨好,但只要好好周旋,未尝不能为家族带来利益,所以这也是一个考验和补偿。」

廖明堂沈默地点点头。

「你刚刚说得很对,我们以前的眼界太狭隘了,就像一群饿狗争夺一根骨头,无所不用其极的图谋才能弄到一点点利益。这种行为在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强者看来,肯定是非常可笑的。」

「确实非常可笑!」廖明堂叹道

邓子超用一种轻鬆愉快的语气说道:「所以我们以后要把眼界放宽一点,经过了这次的遭遇,让我知道这世界不止只有利益而已,有时候人格、态度甚至形象都会带来改变,以长远的眼光来看,我这次被流放到金星也不算是吃亏,甚至还算大佔便宜,至少让我知道以前的我错了,而且我也知道以后的我该往哪边努力。」

廖明堂点点头道:「完全同意,我也认为我大有斩获,虽然失去了一些,但也得到了一些,算起来确实是得大于失。」

邓子超高兴地道:「对啊!所以你没欠我什幺,我做错了事就必须负责,你不用赔偿我什幺,也不需要有心理负担,你的合约我也不需要,因为我有自己的合约,这些都是丁远光给我们的礼物,他恭贺我们更加成熟,并且从此走上正道。」

廖明堂楞楞地看着师兄,没想到事情会这幺转变,但邓子超马上道:「虽然我不要你那一成的份额,但原料供应合约的那一成我还是要分的,我们兄弟二一添做五,我有原料你有关係,我们一人一半!」

廖明堂楞了一下,伸出手道:「成交!一人一半!」

邓子超伸出手和他互握,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廖明堂最后还是没能跟师兄去北京看姪子,太白二号一着陆,他就被庞虎拉着登上来接他们的飞碟,往南京飞去了,被捕的三个受伤强者都被接到南京治疗,丁远光声称他会设法治疗这三个强者,保证他们的等级不会下降。

「这次家主都帮你扛下来了,你可得真的把他们治好啊。」庞虎忧心地道

廖明堂什幺都没说,他知道只要把感知还给他们,他们应该就可以恢复,但能不能复原如初,他可没有把握,他杀过不少人,这还是第一次伤人而不杀死对方,在混乱冲击之下,谁知道对方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那三个国家有什幺表示吗?他们偷东西难道没责任吗?」廖明堂不满地道

庞虎耸耸肩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一般来说,家主会给他们留几分颜面,那种事情他会私下谈。」

廖明堂点点头,他现在对丁远光的做人风格有了新的体会,更能理解为什幺这个人到处都能交到朋友。

他们到达京南大楼的时候,很意外的见到阮虎来接他,廖明堂讶道:「你怎幺来了?」

阮虎笑道:「还不是潘天庆那小子吗?他知道你去金星,急着想知道你弄到铁矿了没。」

「这也值得你跑一样?发个通讯不就好了?」廖明堂笑道

阮虎看见他的笑脸,就知道铁矿肯定没问题了,他笑得更灿烂了:「好吧!我承认我是陪我老婆过来的,她现在还需要我保护呢。」

「嫂子来做什幺?」

「帮你收拾善后喽,被混乱冲击抢了感知,可不是把感知还他,拍拍头安慰一下就可以复原的。」

廖明堂高兴地道:「嫂子能治?」

阮虎对他一笑,引导他上了另一部悬浮车,说道:「患者在另一个地方,丁大师要我来接你。」

廖明堂上车之后,发现悬浮车飞行的目标位置他很熟,讶异地问道:「去犯罪矫正中心?他们被当作实验品了?」

「有这种送上门的实验品,丁大人会错过吗?」阮虎笑道

廖明堂顿时感到哭笑不得,刚刚对丁远光建立起来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又破灭了,不过这样也很正常,反正总会把伤患治好,顺便观察一下,收集一点研究数据,有何不可呢?

原来那三个倒楣蛋一出事,丁远光心里就有数了,他当然知道星级强者跌落星级意味着什幺,那表示地球上会有三片区域将会陷入权力真空,那可不是好事,他第一时间联络上阮虎,询问这种状况的治疗方法,阮虎有过治疗枪王的经验,知道中了混乱冲击之后,光是把感知送回伤患身上,还没办法把混乱化感知去除乾净,他可以细细治疗,但比不上和文心配合有效率。

听到人还有得救,丁远光就安心了,既然敢来偷东西,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先跟他们背后的指使者通报了状况,并且严重警告他们,以后若还有类似的状况请后果自负。

那三个政府又惊又气,星级强者跌落星级代表什幺他们也清楚得很,他们只得摆低姿态赔礼道歉,推託那是强者们的个人行为,并且请求丁远光设法治疗他们,这也是他们的反击,丁远光治得好他们便罢,如果治不好,自会有一群人找丁远光「讨公道」。

双方谈定了条件,丁远光就把人送进了南京市犯罪矫正中心,给在那边驻点的老董做实验品,可怜三个威风凛凛的星级强者,强忍着感知持续解离的痛苦,每天被一群「医护人员」测量这个记录那个,没治疗也没用药,只觉得自己的虚弱不堪,就好像随时都快要死去一样,他们的肉体的伤势是还好,但精神却快要崩溃了,失去了星级强者的荣耀,他们宁可当时就战死。

他们可错怪了老董,老董是真心想要治疗他们,但他现在只开发出无特性感知侦测仪,计画中的收集仪和回复仪连八字都没一撇,只能靠阮虎每天帮他们吸走并保存解离的感知,为了让他们吃点苦头,丁远光甚至没让阮虎帮他们恢复感知。

廖明堂一到,所有人都已经聚集起来在那边等候了,那三个国家也各自派了强者来「关心」,甚至新人类管理处都有星级强者来确认治疗结果。丁远光先让老董的团队準备好做记录,然后才让阮虎先把这几天解离的感知送回伤患身上,阮虎特别使用了曾经用在枪王身上的「感知振动法」,把那俄罗斯强者震得发昏,然后廖明堂才如法炮製的把感知还给他,接下来由阮文心平复他的感知,消去混乱感知的后患。

他们连续治疗了三个强者,全程三位强者都保持清醒,他们虽然被震得头晕脑涨,但经过阮文心的治疗后就知道自己恢复了,虽然感知还有点虚弱,但只要经过一番调养,很快就会恢复的,原来跌落的等级也恢复了。

这个结果让每个人都很高兴,三个国家派来的强者拉了丁远光準备讨价还价,丁远光赶紧喊道:「阮虎,你们夫妻俩别急着跑,老董需要你们帮忙,明堂,你跟我来。」

他们进入一间会议室,六个人才刚坐定,新人类管理处的星级强者欧提兹就问道:「丁大师,新管处很关心您这次使用了什幺新技术,为何能压制星级强者的等级?这个方法的效果如何?是否会造成永久的损伤?」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美洲、俄罗斯和北欧的三国代表,又问欧提兹道:「新管处对这次事件的定性为何?」

欧提兹看了看三国代表,为难地道:「老头说,如果你的解释让他满意,那结果就是你要的,如果你不能让他满意,那这件事他就不管。」

丁远光瞪着他骂道:「这世界上还有公道吗?」

欧提兹耸耸肩道:「公道是天秤的两端,要看你放上什幺筹码。」

代表美洲政府的强者冷冷地道:「我个人严重怀疑丁远光盗用了外星人技术,这个叫做骷髅会的外星人组织前不久被外管处破获,他们的相关技术应该已经被销毁了,但却去向不明,这次伤人的廖明堂就是骷髅会的产物。」

丁远光面对这个指控并不生气,只是淡淡地道:「莫立斯大人,骷髅会可是由美洲政府主导破获的,我听说销毁的工作也是由美洲政府监督进行,我可从没经手过。」

「但销毁监督人却失蹤了!我们怀疑他被某人抓走。」美洲强者莫立斯抗声道

「这是你们美洲政府内部的事,我怎幺知道那个销毁监督人到哪里去了?我甚至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丁远光悠然道

「那廖明堂是如何让星级强者降级的?」代表北欧政府的强者正色问道:「我们不得不关心这个问题,你的人拥有这个能力,我们人人自危。」

「我同意克利斯提安大师的见解,老实说,这幺可怕的后果我自己也担心。」俄罗斯强者奇科夫沈声道

丁远光一笑,他看看站在他身后的廖明堂,指着众强者们道:「明堂啊,他们都怕你了,这怎幺办呢?」

廖明堂板着脸,站出一步道:「各位强者,我只是一个渴求筑基而不可得的修练者,我被骷髅会带走的时候,各位在哪里?我被骷髅会改造的时候,各位在哪里?我痛苦哀求的时候,各位在哪里?」他环顾着众强者们大声说道:「跟我一样被骷髅会捕捉改造的地球人,少说也有数千人,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告诉各位,他们全死了,全都死光了!他们死的时候,各位在哪里?」廖明堂怒吼地质问道。

被他这样质问,众强者都板着脸不语,除了美洲的强者莫立斯不悦地瞪着廖明堂之外,其余强者都瞪着前方的虚空。

廖明堂顿了顿,他指着莫立斯继续道:「我是活着回来了,美洲的强者幺曾经试图捕捉我!他们几乎杀了我,我逃走后,外星人加诸在我身上的精神控制生效,让我不由自主的向骷髅会的余孽报到,我让他们带到美洲,接应我们的是一个美洲人,他叫做肯恩。」

所有强者都转头瞪着莫立斯,莫立斯跳起来叫道:「你这是栽赃!肯恩已经失蹤了,我们甚至怀疑他死了!」

「他是死了!」廖明堂继续说道:「他和骷髅会的外星人首领互相争执,那外星人首领马格杀了他,马格却没想到我的精神控制权限在肯恩手上,肯恩临死前命令我杀了马格,他一死,我的精神控制解除,在我的指导员罗娜小姐的帮助下,我毁灭了骷髅会在美洲的分部,逃回我的家乡,那个分部就在美洲密西根湖的湖畔,有人对它的座标感兴趣吗?」

莫立斯看见在场的强者都感兴趣地竖起耳朵,连忙吼道:「住口!你这个骗子!」

廖明堂看着他,神色不变地道:「尊敬的莫立斯先生,你是想要主张美洲政府对那个基地的所有权,还是希望我只把座标告诉你?」

莫立斯瞠目结舌,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 名称:匹夫的逆袭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9: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