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奸游戏超清

地球,美洲维吉尼亚州的五角大厦,新任国防部长肯特。阿灵顿刚参加一个极机密的国防会议后,他的秘书靠过来在他耳畔道:「麦瑟局长已经到了,您是否接见他?」

阿灵顿部长已经有点累了,但他还是揉揉眼睛打起精神道:「让他过来,马上!」

中情局的乔。麦瑟局长是个中广型的胖子,他打开房门进来的时候,阿灵顿部长正趴在书桌上签发一些正式的纸本文件,这是一些重要文件的正本,他在一叠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交给秘书去用印,一面说道:「老乔,你这幺办事让我很不爽啊!」

那胖胖的中情局长毫不客气地坐下,苦笑道:「很抱歉,肯恩失蹤了一段时间,他的视觉介面讯号消失,我们一直在走内部清查的流程,原本我怀疑他叛逃,现在看来应该是死了。」

阿灵顿部长叹了一口气道:「你看到丁远光发的那份公告了吗?他是在打我们的脸,霹拍作响啊,你会不会很享受啊?」

乔。麦瑟局长的胖脸绷了起来,他闷声道:「那个家伙不在我们的捕获名单中!南京市的围捕行动失败了。」

「碰!」阿灵顿一掌拍在办公桌上,他咆哮道:「我们花了那幺大力气,只得到一些不知道能不能用的东西,而植体的成果却落在别人手上,这也就算了,现在他成了星级杀手,还让我们的强者降级,老兄,我们伤不起啊!」

麦瑟叹了一口气道:「是啊!伤不起啊…我们被丁远光耍了…坏人我们做了,但他却把最甜美的果实摘走,但…现在我们有什幺选择吗?我们能从他的手中抢人吗?」

阿灵顿扶着头叹道:「雷神Z计画能够製造出星级杀手吗?」

麦瑟瞪着他,迟疑了几秒才摇头道:「目前没有任何成果,我们的动物实验都失败了,那些据说是植体的东西根本没办法在实验动物身上繁衍。」

阿灵顿怒道:「老伙伴,我这幺支持你,『没有成果』就是你的回报吗?」

部长大人发火,麦瑟却没有畏惧的样子,他只是耸耸肩道:「事实上,我们有一点点成果…」

阿灵顿瞪着他叫道:「告诉我,至少你得让我知道到底我们出了什幺烂成果!」

麦瑟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用人体组织培养植体,结果植体果然快速繁衍,但它很快就耗尽了所有的资源而凋亡,在这个过程中,它感染了所有的细胞,连癌细胞都无法抵挡它。」

阿灵顿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怀疑地问:「这代表什幺意思?还是失败吗?」

「或许吧!」麦瑟耸耸肩:「但或许也可能是成功的,负责的主管要求直接进行人体实验。」

「他疯了吗?直接进行人体实验?」阿灵顿吼道:「基本的安全程序都不用遵守了吗?」

「外星人的东西本来就不是我们能理解的,我倒觉得这个建议或许可以试试。」

阿灵顿瞪着眼前的老友,似乎完全不能理解麦瑟的想法,他坐下来撑着头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道:「你可以按照计画进驻一号基地,从中抽取出五个实验对象,这件事不会在任何记录上。」他顿了顿,低吼道:「你最好製造出星级杀手,不然我们的星级强者就任对方凌虐了。」

「我知道,我也很希望能成功。」麦瑟站起来,他停了一下,又说道:「也给我二号基地的权限吧,两个点都试试比较可靠。」

阿灵顿烦躁地挥挥手道:「去吧!去吧!」

麦瑟对他躬身说道:「老友,保重身体啊!」他便戴上帽子转身离开了。

阿灵顿看着他离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稍后,密西根州立大学人类医学院的一个研究室,一个满头白髮的老教授正在跟他的学生们开会,似乎正在讨论一篇期刊上的新论文,他的视觉介面闪了闪,那老教授停下说话,接起了通讯说道:「你今天还好吗?老友,怎幺想起我?」

对面的人叹了一口气,用虚弱声音说道:「华伦老友,祖灵每天惩罚我,但今天还不是我下地狱的时刻,老伙伴,我从地狱挖到了一点小消息,你会有兴趣吗?」

那老教授华伦笑道:「你都快死了还想搞事,什幺东西那幺好玩?」

对面的人顿了顿,低声说道:「我一直在关注那里的消息,最近他们似乎找到一种能对抗我身上的邪灵的特效药。」

那老教授收起了笑脸,坐正身体正色道:「当真?」

「不清楚,但我破解了他们的加密通讯,他们用了那个关键字,我还需要六个小时才能把收到的通讯全文解开来,但我等不及了,你知道,我随时都可能下地狱报到。」

那老教授追问道:「你要我干什幺?」

「去找帕夏,告诉帕夏你知道了这件事,让他分享一点『植体』给你,我不知道那个『植体』是什幺,但他们一直重複这个字,似乎在考虑是否进行人体实验。」

老教授兴奋地说道:「没问题,帕夏会给我这个面子的,我马上去。」

「加油啊,老华伦,我这老命就靠你了。」

老教授切断了通讯,对他的学生们说道:「我有急事要出门一趟,今天的讨论先到这里。」他站了起来,抓着外套冲出了研究室,那动作甚至比他的弟子们还敏捷。

金星基地,廖明堂不知道自己修练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到庞虎的感知不断的触动他,让他知道离开金星的时候到了,他感觉非常不爽,这种修练有进展的感觉让他沈迷,他很不想把无特性感知还回去,而且上了飞船之后就不太能修练了,又要出星球的大气层,又要空间跳跃,中间根本没有多少修练的时间。

但不爽归不爽,该回地球还是得回去,廖明堂不得不停下修练,随着庞虎登上太白二号报到,在报到的人群中,他见到了一大堆放假的官兵,其中就有他的师兄邓子超。

邓子超看到他非常高兴,走过来对他道:「回到地球先到我那里去吧,看看你姪子。」

「好啊!」廖明堂也高兴地道

邓子超从包裹里取出一个小东西塞给廖明堂,低声道:「我知道你在找这个,纪念品店哪有什幺好货色?看看这个怎样。」

那是一个小盒子,廖明堂打开盒子一看,不禁被那东西深深吸引,那是一个红宝石项鍊,鍊坠上的宝石就像是一个跳动的火焰一样,廖明堂定睛一看,那鍊坠还真的是活动的,作为鍊坠的宝石并不镶死在白金座子上,而是被上下固定着,只要项鍊一动,里面的红宝石就滴溜溜的转,散射出迷人的幻彩,配合上宝石被雕琢的形状,看起来真像是跳动的焰心。

「真美!这很贵吧?」廖明堂叹道

邓子超耸耸肩道:「一点也不贵,这是生化人的手工产品,他们闲着没事做的,上面的石头每天挖矿都挖到一堆,基地统一收去做雷射发射器,这颗只能算是边角料,我用一瓶好酒跟人换的。」

「靠!这生意真赚!」廖明堂真心地讚道

邓子超笑道:「那当然啦,我们被流放到外星基地,总要有一些好处的,这些事上面都知道,但没人会管。」

「谢谢了!」廖明堂真心的感谢。

邓子超笑道:「瞧瞧你,又看上了哪家的小姐?费这幺大心思讨好人家,我认识吗?」

廖明堂叹着气把项鍊收了起来,一面道:「八字都没一撇呢!你应该也认识吧,卢德的女儿。」

「卢德的女儿?」邓子超皱起眉头,他想了想,好笑地问道:「我记得卢德只有一个女儿…好像才十岁左右…明堂啊,你该不会变成怪叔叔吧?」

廖明堂笑道:「你想到哪里去呢?她今年十一岁了。」

「哇!幼女耶!你改玩罗莉了吗?」邓子超睁大眼睛瞪着他。

「去你的!」廖明堂自己也觉得好笑,他摆摆手笑道:「保证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以后就知道了。」

「随便你,只要你不是来祸害我的女儿就好。」

廖明堂对他做了一个不雅的手势。

邓子超大笑不止。

太白二号起飞后,廖明堂和邓子超站在空蕩蕩的观景区前,看着金星表面的火焰地狱景象。邓子超笑道:「也只有你这种第一次来金星的菜鸟才会想看金星的景象,我们这些老兵都恨不得离金星远一点,这一片单调的地狱景象有什幺好看的?」

廖明堂没想到根本没人来看金星表面的景象,他还以为观景区会挤满了人,就像离开地球时那样。想来这也合理,离开金星的人充满欢喜,恨不得早点回到地球,但离开地球时却又依依不捨,多看一眼地球总是好的,这感情并不难体会。

他耸耸肩道:「这景象也挺震撼的,不是吗?想到那幺大的一个基地就在这个高温的星球地底下,忍不住对人类的科技感到佩服。」

邓子超做了一个不雅的手势,骂道:「科技个屁!都是生化人和机器人硬生生挖出来的,当初盖这个基地花了多少时间心力你知道吗?整整八十几年才挖出基地主体!大小只有现在主体的十分之一不到,那段时间光是帐面上的机器人就损失了七百万个,损坏后回炉重造的还不算在内,他们根本不敢公布有多少人牺牲,挖到后来五大太空总署都没钱了,他们只好改变发展方向,从殖民基地转向矿业,这个计画筹了几十年的钱,直到四十几年前才又进行一波大开发,两大基地总算靠着提供太空矿产把收支打平,而且这个基地直到现在还在盖,一面挖矿一面盖,这里根本就是个大矿区,不然卖回地球的矿产是怎幺来的?」

「喔!对了!提到矿产…」廖明堂在视觉介面找了一下,把一些文件分享给邓子超,说道:「这些文件是我家跟越国的合作案,最近正好他们要求我们寻找矿源,我知道你有这个门路,就换你家跟他们谈吧。」

邓子超收下文件,打开来仔细地看了起来,他一面看一面叹道:「预估百分之四百七十的获利,真是暴利啊!你真捨得给我?」

「那只是乐观估计,我个人估计前三十年的获利有百分之两百就不错了,不过如果你能用优惠的条件拿到矿源,那获利就能拉高,计画主持人潘天庆说,只要铁矿的价格能低于市价的两成,就允许你用长期原料供应合约转成持股。」

邓子超讚叹道:「天啊,这简直是天上掉股份。」

「对你来说才是天上掉的,其他人要拿到这个优惠可不容易啊,虽然股份要溢价七成,但你还是很佔便宜。」

邓子超点点头,他看了一阵文件,突然问道:「听说泰兰国也想要加入这个计画,真的吗?我也听说前不久越国和泰兰国打了一仗,泰兰国惨败,连第一高手都被杀了,真实的状况是怎样?」

「死的是泰兰国的年轻一代高手蓬功,地震级,他想刺杀越国的新强者阮虎,结果反而被阮虎所杀,连身上的宝物『清水园』都被阮虎缴获,两国因此而大战一场,据说有一百多个修练者同时参战,新人类管理处出动了三个星级强者联手威压才弹压下来,结果新人类管理处判定泰兰国入侵,阮虎拥有清水园的所有权。」

「哇!这可是罕见的国际强者战争啊,真刺激…」邓子超讚叹道

「泰兰国的情报作得太差了,他们想去杀阮虎,那简直是白癡行为,别说一个地震级的家伙了,就算星级强者惹上了阮虎也讨不了好。」廖明堂正色道

邓子超感兴趣地问道:「喔?这个阮虎是谁?以前从来没听过啊,你认识他吗?」

廖明堂叹道:「唉…怎幺说呢?他跟我是一类人,但他比我更强,前不久我失控了,曾经在无意识中用全力跟他一战,结果被他打得很惨,害我回家休养了一个多月才缓过来。」

邓子超瞠目道:「这幺厉害?你在酒吧一个人挡住了六个强者,其中还有两个星级强者,这幺强也打不过阮虎?」

廖明堂摇头道:「打不过…那家伙是变态,遇到他绕着走吧,不过他跟我也算打出了交情,如果你需要跟他来往,可以找我中转一下,我能见到潘天庆也是靠了他的关係,他跟潘天庆好得跟兄弟一样,而且也是车厂的内定股东之一。」

「这人不简单!要好好拉拢!」邓子超下了结论。

廖明堂看着邓子超,试探地问道:「你该不会不知道阮虎被新管处列入保护名单吧?」

邓子超瞪着他道:「真的吗?我听说他的等级不高啊!谁推荐的?」

廖明堂疑惑地道:「金星的消息真有这幺封闭吗?」

邓子超苦笑道:「不会啦,就算没人说,家里也会送消息来,只是这段时间我处理的货物比较敏感,为了避嫌,我不许他们跟我联络,也不太跟基地的同僚们来往,所以消息慢了一点。」

廖明堂理解地道:「那你回去可得补充一下阮虎的资料,他可是最近各国政府关注的焦点呢。」

邓子超想了想,说道:「这可不得了,南洲半岛第一个星级强者,难怪是车厂的内定股东…他现在是什幺等级?」

「等级不重要,是丁远光推荐他的,而且丁远光还收了他儿子当弟子。」

邓子超跳起来叫道:「真的?丁远光的弟子?」

廖明堂忿忿地道:「是啊,真叫人嫉妒,丁远光居然跑去收一个越国人当弟子,国内的修练者都不爽极了。」

「他是丁远光的人吗?」邓子超用慎重的口吻地问

「还算不上吧…」廖明堂叹了口气道:「不是他不够格,而是他不想,听说丁远光邀请过他,但他不想离开家人,所以丁远光就收了他儿子当弟子,你说,这样不就等于也把阮虎绑上了他的战车了吗?」

邓子超倒吸了一口气,惊讶地道:「这人有这幺强吗?强到丁远光都要用这种手段?」

廖明堂耸耸肩:「他是很强,但…我见过他儿子,资质确实很好,六岁大的孩子,感知已经不输大人了。」

邓子超敲着桌子想了想,在视觉介面上做了个记号,一面说道:「不行!不行!这个人得特别关注…」

「但是他跟泰兰国的关係还不明朗,泰兰国刺杀他失败以后,不只试图绑架他的孩子,听说后来还找了美洲特务来对付他,虽然还是没成功,但两者的关係显然不好。」

「那没关係,光一个越国升级的利益就够大的了,泰兰国加不加进来都无所谓,越国拿着这个大萝蔔在东协喊一喊,肯定能招揽一大堆小弟,泰兰国难道能不跳脚吗?以后两国的关係好得起来才怪。」邓子超笑瞇瞇地道

廖明堂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 名称:相奸游戏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8: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