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夜超清

阮虎修练了两天的感知扩增,却连一点感知都没扩增到,他原先的感知受损有些严重,努力锤鍊了两天,也只是把状况稍稍改善而已,他一面锤鍊感知,一面稍稍转换出一些混乱感知,但量还是很少,只能弥补消耗掉的量。

他以前不太敢使用混乱感知,是因为要面对波拿波智能体的威胁。但波拿波智能体被重新调製后,他的危机解除了,他还是习惯性的不想碰混乱感知,但一开始为了对抗六号,逼不得已转换了一些出来应急,发现保有少许的混乱感知不会让感知统合率掉到不能修练感知,这才把混乱感知留了下来,要不是靠着这些混乱感知,他还真的暗算不了蓬功,而且混乱感知太少,连能控制的无特性感知也很少,这次自己放弃了大量的无特性感知,想想都觉得浪费,那些可不是自己去杀去抢的,都是欺到自己头上的强者啊。

阮虎虽然心急,但还是不敢违背拉米的建议,他一点点的补满目前能转换的混乱感知,然后继续努力锤鍊感知。他心里觉得这样糟透了,每次练出一些感知,就又会被混乱冲击消耗掉,一来一往,感知的发展一直原地踏步,他得设法摆脱这个困境。

他努力修练感知的同时,越国的各大家族已经开了两天的分赃大会了,他们这次都出了人,阵亡的人少受伤的人多,区区五千万美金分开来也没多少,这些家族都不看在眼里,他们都已经决议把五千万美金投入计画中的车厂,当作是共同的份额,除了这个之外,他们争论的要点有两个,第一是清水园该如何运用,第二是车厂的股份该如何分摊。

车厂的股份好说,一股股拆散开来,照价认股,这个大家都不皱眉头,可问题是究竟分做多少股,每个人都想多切一点,谁也不想对方多分一些,光这个话题就吵了两天,把黎正德气得上火,他心里清楚,这个议题只是大家拿来试探彼此态度的,这幺多项庄出来舞剑,其实都是志在清水园,但那宝贝现在是阮虎的财产,大家都不好明说。

黎正德急归急怒归怒,但反正这些议题本来就该釐清,不让这些家族吵出个子丑寅卯来是不行的,他索性来个闭门不理,他们想试探他的态度,他就当个缩头乌龟,反正他和潘绍云还没把事情谈完,再怎幺吵也没用。

他在官邸躲到第三天,一个怪消息却在东协诸国间开始流传,有消息人士指出美洲政府跟泰兰国正在协商都市升级方案,打算和越国的计画打对台。这消息一出,越国的外交人员就大为被动了,他们这些日子忙着说动东协诸国加入车厂的投资,被这不明消息横插一槓,东协诸国都犹豫起来,有些还摆起架子,打算在越国和泰兰国之间游走,以便寻找最大的利益。

黎正德却知道这消息八成是烟幕,因为泰兰国损失了蓬功之后,虽然不乏地震级以下的强者,但距离登上星级却遥不可及,这种差距可不是美洲政府能弭平的,就算是他们对泰兰国开放「雷神计画」,泰兰强者也不一定有本事登上星级,更何况他们根本不可能这幺做。

但这幺一来,究竟是谁释放了这种烟幕,他的目的是什幺呢?黎正德让幕僚去分析这个消息背后的目的,他们还没回报成果,外交部却接到了美洲政府的一份正式通知,说他们会派人前来「友好访问」,却没说是什幺议题。

平常的时候,这种事会直接交外交部接待处理,黎正德这个总书记是不管的,但在这个节骨眼上,美洲政府派人来,用意应该很明确,那就是清水园。黎正德不敢轻忽,他派了家族中一个在外交部工作的得力子弟黎高文去负责接待美洲的来客,盯住了这件事。

美洲的客人来得很快,外交部的黎高文司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黎高文司长大约五十来岁,长得高大儒雅,给人的印象非常良好。他亲切地和美洲客人们交谈,客人说了几句外交套话后,开始提出他们的来意。这几位美洲外交部人员声称他们受到南洲半岛各国的委託,前来协商入股悬浮车厂一事,还愿意协调越国与泰兰国的关係,以促进两国和平发展云云。

黎高文司长听得肚里好笑,他想道:「车厂的议题就算要提,也是我们东协诸国自己内部的事,什幺时候轮到你美洲人来指手划脚?大家都已经说好年会的时候好好谈,你倒是说说你代表了谁?至于泰兰国,应该是他们来求我们才对,凭你们美洲人说几句话我们就得让路给泰兰人走?真是岂有此理!」。但和他保持通讯的家主什幺都没说,他只好打起太极迷蹤拳,和对方一来一往的推了起来。

黎高文和他们胡侃了一阵,就知道对方是在拖时间,他可是老政治人,知道这些人是假的,只怕对方另有行动。便透过视觉介面吩咐手下道:「查查和美洲客人同班飞碟来的还有哪些人,看看他们在做些什幺,派人盯他们几天,顺便清查这两天入境的外国旅客,有没有也可疑的。」看对方也摆出美式太极的架势,黎高文知道对方必有所图,在这个时间点可不容许犯错误,他不敢大意,立刻安排各种清查动作。

黎高文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已经晚了,霍夫曼和华特森用伪造的身份从香港搭飞碟入境后就直奔同春酒店,由华特森出面,以银三角的名义求见阮虎,但阮虎还在修练,阮文心告诉两人阮虎正在疗养,便把两人安排住在酒店中,由于银三角的人不适合曝光,所以也没有上报两个人的行蹤。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他们两个刚住进酒店,阮虎的欧洲朋友坦帕也乐呵呵地跑来了,坦帕上次立了大功,他的上级摩尔子爵非常高兴,给他提升了等级,他现在升上了男爵,虽然还不算强者,但总算是符合了吸血鬼的名号了。这次阮虎得了清水园,黑暗理事会的几个大佬很是艳羡,但他们知道阮虎有人保护,不敢动手硬抢,便派坦帕来打感情牌,看看能不能参与清水园的研究。

华特森感受到坦帕入住,忧心地对霍夫曼道:「有变数了,黑暗理事会也派了人,虽然不强,但他背后的势力很麻烦。」

霍夫曼本来就不打算和黑暗理事会对干,他只是逼不得已来保命的,念头一转,便问道:「有机会跟他们合作吗?」

华特森讶异地看着他,问道:「他们的目的肯定是清水园,你打算让给他们吗?」

霍夫曼心里暗道:「老子只要过过手,设法把清水园里的东西清一清就好,至于跟黑暗理事会抢东西,老子可没这个兴致。」,但他嘴上还是道:「先把东西弄出来,接着东西归谁就要各凭本事了。」

他这句话讲得很好听,华特森不想再得罪黑暗理事会,当然不可能出手帮他抢清水园,便点点头不再多问。

他们本来并不打算在酒店等阮虎「接见」,而打算立刻主动出击,去把阮虎揪出来「友好会谈」,但他们的计画一下子就化为泡影,原因居然是他们太过强大。这次霍夫曼申请了两位星级强者随他而来,加上银三角的两位供奉,一共四位星级强者潜入越国,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如果他们不顾一切,绝对有能力把昇龙市这个越国首府毁灭,所以他们几个一动,联合国的新人类管理处立刻向越国政府通报了这个事实,同时也向这四位强者提出警告,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行为在「掌握之中」。

霍夫曼没料到筹码太重反而砸了自己的脚,在他的计画中,只要这四位星级强者一摆出来,阮虎肯定要双手奉上清水园,没想到阮虎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新管处盯上了。在新管处的干预下,他只好改变计画,让华特森他们跟新管处打商量,希望能在新管处的监督下和阮虎会谈,但这个要求遭到新管处的拒绝,华特森知道会有这种结果,新管处可不是美洲政府养的狗,不负责这种拉皮条的小事。

霍夫曼无奈,只好焦急地在酒店等候,他透过华特森的掩护求见阮虎,一面让进驻的外交人员尝试用各种手段对越国政府施加压力,但越国政府和阮虎都没有反应,就像突然都睡着了一样。一天之后,霍夫曼的身份首先曝光,为了避免麻烦,他用了假身份入境,还稍稍改变了外观,但还是瞒不过拿着放大镜的越国情报老手,霍夫曼可是个搞情报的,个人资料在各大国家都有,虽然称不上劣迹斑斑,但也不受各国欢迎,黎高文在黎文东的陪同下来拜访他,两人开始了一段不友善的会谈。

黎高文开门见山地道:「霍夫曼先生,针对您持伪造护照进入敝国一事,敝国保留法律追诉权,敝国不欢迎您,请您立刻离境。」

霍夫曼摇头道:「我这次是以私人身份来访,身上有着朋友的委託,没完成委託前不便就此离去,请见谅。」

黎高文不悦地道:「敝国政府没有允许您入境,对您的私人事务也没有支持的义务,如果您不愿意离开,我只好请警方强制你出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闹下去只怕会被递解出境,霍夫曼皱着眉头,他心中大为不满,在新管处的压力下,调查局指派来协助他的两个星级强者不愿意直接出手对付阮虎,他们坚持霍夫曼先跟阮虎谈过,若阮虎拒绝配合,他们才愿意出面跟阮虎「谈谈」,没有其他星级强者撑腰,华特森畏惧阮虎背后的彗星级强者,也不肯出手对付阮虎,偏偏阮虎一直避不见面,整个计画就这幺卡住了。

霍夫曼叹了一口气道:「何必呢?黎大人,我只是在这里等着和阮虎谈谈,没有其他不良的企图,您请阮虎跟我谈谈,不论我的任务完成与否,我就立刻离去,这样可好?」

黎高文严肃地道:「老实说,我个人一点都不相信你没有不良企图,我们不可能让你和阮虎见面,至于华特森大人,我们知道他的身份,倒没什幺顾虑。」

霍夫曼无奈地看着华特森,华特森这时可不跟他讲义气了,耸耸肩对黎高文道:「那我可以跟阮虎碰个面吗?我只是有些生意上的事要跟他谈。」

黎高文只是淡淡地道:「这我可以帮您转达。」他转头对霍夫曼严肃地道:「至于你,霍夫曼先生,希望你今天日落前离境,以免我们双方难看。」

看着黎高文离去,霍夫曼无奈地道:「看来我得出去转转了,你先跟阮虎见个面吧,我去去就回。」

华特森皱眉道:「你的人可以先留下来吗?」

霍夫曼苦笑道:「他们当然会留下,反正越国政府也不敢对付他们,只是你能指挥得动他们吗?」他顿了顿,又苦笑道:「你可以跟他们谈谈,但我不认为他们会愿意为你或你的上级出手,你得想别的办法。」

当天下午,霍夫曼就收拾行李离境了,他一走,华特森就被请阮家大宅和阮虎会谈。老实说,阮虎休养只是藉口,他感知修练稳定后,就可以分心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了,但黎高文发现美洲政府这套组合拳似乎有点複杂,对方甚至带了星级强者过来,他可不敢拿阮虎冒险,直到确认霍夫曼离境,他才肯让阮虎和华特森碰面。

华特森并不是一个人见到阮虎,他进了阮家大宅正厅,阮虎正在跟坦帕聊天,两人似乎相谈甚欢。

阮虎一见华特森,就问道:「华特森先生,您能让曼特先生和那两位美洲强者也过来谈谈吗?他们没有表明身份,政府方面不好出面接待,但这毕竟是我的地头,不出面招待诸位前辈实在说不过去。」

华特森尴尬地一笑,他笑道:「曼特不会怪你的,至于其他两位,我们的上级不同,他们不一定会听我的,我只能转达你的善意。」他顿了顿,发出了通讯,过了不久,他一面关闭视觉介面,一面装作不经意地笑道:「两位大人知道你的心意了,他们要你放心。喔!对了…上次那位前辈呢?还住在你这里吗?」

阮虎摇头道:「当然不,我哪有资格留住大人,他和丁大师一见如故,两人相谈甚欢,一起搞了一个研究课题,现在在南京做研究呢。」

「丁远光?」华特森挑挑眉头问

阮虎点点头笑道:「对啊,丁大师真是的了不起的强者,他的风範我非常仰慕呢。」

坦帕插嘴道:「我刚刚跟阮虎聊起丁大师,都觉得佩服得不得了,丁大师还有一位弟子叫做陈漫,也是个了不起的强者,我黑暗理事会上下都非常景仰,前不久亚德里安侯爵大人还通令所有族人,务必给予陈漫大人最高的礼遇呢。」

「陈漫?」华特森知道这个人,是个了不起的科学家,他主导的旋风引擎和太空机甲最近都掀起了科学界的旋风,他本身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强者,甚至曾经开着机甲击落外星人的战舰。

听到了这些名字,华特森心里有些打鼓,他想起了传闻,忍不住问道:「阮虎你跟他们两位也有交情吗?」

阮虎微笑道:「不敢说有交情,蒙丁大师看得起,他收了我儿子当记名弟子,至于陈漫大师,我还没有荣幸当面接受他的指点,只是见过了他的父亲,和他老人家有些合作关係。」

华特森心中大震,他不知道丁远光居然收了阮虎的儿子当弟子,两人关係深到这种地步,组织如果对阮虎动手,丁远光会坐视不理吗?他心中忐忑,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讚道:「能被丁大师看上,你儿子的资质一定非常优秀。」

「哪有?只是略讨人喜欢一点而已。」阮虎果然满心欢欣地笑了起来,两个客人也陪着他笑着。

坦帕趁阮虎高兴,对华特森笑道:「华特森大人,您也有意参与清水园的研究吗?」

华特森一愣,他的上级要求他取回欧洲的部分份额,并不要求他介入清水园的事情,他还没决定自己的态度,心情很好的阮虎已经笑道:「是啊!已经很多人跟我询问过了,清水园的秘密对我们人类是很重要的,您想想,清水园虽然只有一个,但如果我们人类能解开这其中的秘密,说不定我们就可以複製出更多的清水园,到时我们地球的各个国家说不定就可以量产强者了,这样该有多好?」

华特森张大了嘴,他指着阮虎叫道:「你…你打算公开这个秘密?」

阮虎对他的惊愕似乎有点讶异,他眨眨眼道:「我可不认为我个人或是我们越国有能力揭开这个秘密,泰兰国的强者努力了三十年似乎一无所获,我们又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呢?如果能集合地球上各个势力的聪明才智之士,又能找丁大师这样的强者来主持,说不定不需要多久就可以解开这个秘密了,不是吗?」

华特森惊讶万分,泰兰国花了大价钱买下清水园,一直当作国家机密守护着,从来也没想过跟别人分享这个秘密,阮虎一拿到这个宝物,想到的居然是公开来,这种态度的反差一时让他难以接受。

阮虎似乎对他的反应不太在意,继续说道:「只是这样的研究要投入的资源一定很多,而且不知道要努力多久才能有成果,这个研究可能马上得到丰富的成果,但也可能是个无底洞,要找到人加入可不容易呢。」

「我黑暗理事会第一个加入!」坦帕笑瞇瞇地道,这本来就是他的上级赋予他的使命,他很乐意能这幺轻鬆达成任务。

华特森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算这次他成功的说服阮虎让出欧洲的份额,如果上级知道他错过了这个好机会,说不定会怪他捡了芝麻却丢掉西瓜。他赶紧表态道:「我个人佩服阮虎你的胸襟,这个研究对人类真的很有帮助,我帮你问问我的上级,说不定他们也会想要加入呢!」

阮虎欣喜地道:「这真是太好了,对了!上次我们谈话时气氛不太好,又被前辈搅局,有些话来不及说,趁着坦帕大人也在,我先表个态啊…」

他看看好奇的两人,笑道:「我觉得欧洲市场很大,坦帕大人和摩尔大人给我面子,让我吃下了这个市场,我一直觉得对同业们很过意不去,我觉得做生意嘛!和气生财才是最重要的,不要为了一点份额吵来吵去的,所以想问问银三角这边有没有意思谈谈份额的问题,我刚刚问过坦帕大人…」他对坦帕笑笑,坦帕大笑道:「我没有意见,像你这样的人真少见,别人拉生意都来不及了,你居然把生意往外推,哈哈~~不过我很欣赏你的度量。」

阮虎笑着像老朋友一样拍拍他,又对华特森笑笑道:「这是我的想法,生意嘛!都是谈出来的,对不对?」

华特森好像被雷打到一样,楞楞地看着阮虎,他没想到任务居然可以这样完成,赶紧问道:「你想怎幺谈?」

阮虎耸耸肩道:「这我可没有预设的想法,什幺都好谈,主要是我们双方都觉得能因此获得好处,不是吗?」

华特森点点头,思考了一番后正色道:「这个提议我很有兴趣,我想我的上级会更有兴趣,我跟他回报一下,再来跟你讨论,可以吗?」

阮虎笑道:「当然可以!但不一定要想着钱啊,任何好处都可以,钱这东西…我们都不少了,不是吗?」

听阮虎这幺提议,华特森更加高兴了,他上级手上的好处多到不可胜数,随便拨出一点来就可以换回欧洲市场的部分份额,这个合作肯定有得谈了。他高兴地站了起来,笑道:「正是!那我就先告辞了…」

阮虎讶异地看着他道:「华特森先生,您还没有告诉我这次来找我有什幺事呢!」

华特森张了张嘴巴,他抓抓头迟疑地道:「呃…这个…其实也没什幺,我听说你被袭击了,想来关切一下,就这幺简单…哈哈~~」

「那也不急着走啊,难得您来看我,一起喝一杯吧!就算你不看我的薄面,至少也陪坦帕大人喝一杯吧?」阮虎哈哈大笑地拉着两人去喝酒了。

(这次和泰兰国的冲突大致就这样了,从蓬功暗算到抢人的这段我个人很喜欢,但其实我很少写这幺密集的战斗,这段之所以非写不可,其实是为了展示国家间的强者战,百余人的修练者战斗规模,在强度上已经不输给一般的万人等级战争了,未来的世界如果真有超人强者,大家可以想像这群人打群架的状况。)

(我个人比较欣赏的冲突处理方式是比较偏向本章这种暗战模式。遭遇状况、分析状况,并且试图用非冲突手段解决麻烦,避免非必要的直面碰撞,这这也是一般国家外交人员的行为準则,所以在本章中,越国之所以为这样分化、个别解决霍夫曼和华特森,也是基于这种习惯,强硬的态度和激烈的战斗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只是小说里写起来打打杀杀刀光剑影的,看起来精彩而已,现实的世界是不太有人这幺蛮干的。我不写这样的战斗,不写阮虎如何艰苦地击败华特森,也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有时智力的暗战其实更有趣,只是有些隐晦而不易察觉而已。)

  • 名称:月黑风高夜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6: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