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超清

鹦鹉的防区在一开始的冲突区外围,他们截住了几个离群的泰兰强者,感知能量和科技武器齐下,合力把对方打得七荤八素的,成功的捞到了一些战功,直到新管处的星级强者介入。战争状况解除后,鹦鹉正在跟队员们吹嘘星级强者有多幺强大,把刚刚见识到星级威压而惊恐不已的乖宝宝们听得两眼放光,恨不得自己马上登上星级。

他一收到黎文东的通讯,吓得六神无主,马上叫道:「又有泰兰人来了,他们侵入昇龙市区,我们快去支援!」他领着一群乖宝宝,跳上悬浮车冲了出去,飞了一段距离他才大叫糟糕,这群乖宝宝都是菜鸟,成功的执行了几次任务,自信心爆棚,他们打打顺风仗还行,要是遇到真正的硬手,只怕会损失惨重,他急中生智,叫道:「降落,依照伏击模式布置火力,我去引诱敌人!」

他们的悬浮车应命落下,鹦鹉冲出悬浮车,叫道:「鸭子!注意敌人的蹤迹,发现敌人就集中射击!文祥,如果敌人太强就掩护大家撤退。」

他才刚冲出没多远,前方就爆发各种能量和感知的冲突,其中一个感知他非常熟悉,正是阮文音的感知,在那一瞬间,他什幺都忘记了,放出感知大叫道:「我在这里!」

阮文音不知道鹦鹉只有孤身一人,还以为他和大队人马一起,连忙拖着两个孩子向他冲过来,她一个还没筑基的修练者,拖着两个没修练过的小孩被一群泰兰皇室供养的强者追捕,要不是泰兰皇坚持要抓活口,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泰兰强者们虽然被阮文心的磬音阻了一阻,但没耽误多久,仍然追上阮文音,他们知道目标中有两个没修练过的小孩,怕伤了目标的性命,不敢发出能量攻击,个个伸出感知试图围捕他们。

阮文音能逃到这里,已经是老天保佑了,她听到鹦鹉的声音,心中一鬆,顿时被追来的重重感知束缚,她一声惊叫,被那些感知拉得往后退,鹦鹉的感知冲了过来,拼命挤开那些束缚阮文音的感知,双方的感知激烈交锋,阮文音趁机脱开包围又往前逃,但鹦鹉的修为也有限,根本敌不过一群训练有素的杀人者,他的感知被那些皇室杀手合力一绞,顿时受了伤,他闷哼一声但不退后,还凝起能量向对方扫去,同时继续朝阮文音冲。

这下可适得其反了,他这习惯性的攻击,却引来对方同时反击,泰兰强者们不敢伤害阮文音,但对其他人却不手软,被鹦鹉这幺一挑衅,他们几乎同时反击,双方的能量甫一交锋,鹦鹉就吃了大亏,他被好几道能量夹击,立刻狂喷鲜血,整个人被轰得抛飞了出去,阮文音目睹鹦鹉受伤,不由得大声尖叫,追捕她的感知立刻扑了上来,把她缠了个结结实实。

这一下能量爆发,就像是黑夜中的灯光一样,让所有赶来支援的越国强者都围了过来,他们虽然不强,但数量不少,泰兰强者的首领带人抓住了阮文音和孩子,便透过通讯叫道:「任务完成,掩护我突围!」

泰兰国的强者群立刻分成四组,掩护着抓住人质的首领向南突围,才没多久,合围的越国强者和泰兰强者交战,双方打得能量纷飞,而抓住人质的一组人却悄无声息地折向东去,过了不久,他们登上一辆在路边等候的中型悬浮车,升上空中往下龙飞去。

黎正德才刚离开同春酒店,就接到泰兰国派人捉捕阮虎子女的消息,他忍不住在悬浮车上大骂道:「这昏君是在搞什幺?真的要弄成战争吗?」他打开一个群发通讯,看着通讯中的人名一个个跳出来,也不等人到齐就喊道:「泰兰人欺到头上来了,快把你们的家族强者派出来!」

一个老者问道:「清水园真的到手了?」

黎正德叫道:「对方抓了阮虎的孩子当人质,你说呢?」

那老者一愣,另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人就问道:「清水园怎幺分?」

黎正德怒道:「分个屁!有出手有份,没出手免谈!要战争了,十分钟内让人跟文东报到,逾时不候!」他切断了通讯,定了定神又发出通讯道:「快封锁昇龙周边都市的交通,严格盘查所有车辆,身份不合法的全部留置,尤其要注意带着两个小孩的车辆。」

他发完通讯,对司机说道:「快!回同春酒店!」他心里急道:「糟透了,怎幺百密一疏,让人抓走了阮虎的孩子,阮虎该不会改变主意吧?」

阮虎倒没像黎正德想像中那样暴跳如雷,他先发通讯给阮文心确认状况,发现对方抓走的是阮文音和可欣可喜,心中先鬆了一口气,但马上又紧了起来,对方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分,他也不可能捨下可欣和可喜,阮文音又是自己的小姨,都不可能放弃,他知道对方的目的,也知道黎正德的期望,心中委决不下,和大佬两人沈着脸都不说话,黎文东知道他们两个心情不好,但他不擅言词,不知道怎幺安慰他们,只在视觉介面上调度人力,并且监视追捕泰兰强者的状况。

阮虎夫妻毕竟不是常人,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发散和两家公司有关的黑白两道监视昇龙周边的都市,尤其是下龙市,如果对方要把人送回泰兰国,国际高速车道铁定是不可能了,最好的方法就是透过下龙偷渡,那地方是阮虎的地头,要是让他们这些外来强者成功偷渡,那阮虎这黑道老大就真是白当了。

整个昇龙市乱糟糟的忙了一整夜,在各大家族的战力投入战斗后,泰兰国的强者们开始感受到压力,随着各家族的战力持续投入,加上黎正德调度军方加入战斗,泰兰强者的活动空间不断被压缩,开始有人阵亡或被捕,但这批皇室培养的死士都没有投降,只是被打散了,他们本来就是为捕捉队拖延时间,任务达成后就是逃亡的时刻了。

就算越国军警掐住了各种交通管道严加盘查,但直到太阳升起,人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黎正德知道要是没办法在调停会议开始前找回人质,阮虎可能会为了家人把清水园还给泰兰皇,越国好不容易拿到这手好牌,又身为被攻击方,正要请联合国主持公道,逼迫泰兰国赔偿损失,但什幺赔偿都抵不过清水园,泰兰皇根本不可能承认他掳人勒赎,想必也不会笨到在会议上提出清水园的事,这样越国的运用的筹码就少多了。

黎正德虽然焦急万分,却止不住时间流逝,调停会议的时间已经到了,双方参与调停的官员都一一上线,黎正德也亲自上线旁听,他注意了一下,泰兰国上线的人不少,却不见泰兰皇的蹤影,这很正常,泰兰皇号称不干涉国家政治,绝对不会在这种场合出场,但他一定让手下分享介面影像给他,藉之观看这场会议。

黎正德扫视了泰兰人,又看看自己这方的人,他不禁鬆了一口气,大佬是来了,但阮虎却没有出现,只要阮虎不来,自己这方的人撑住压力,说不定能把会议拖到救回人质。

果然,会议一开始,泰兰国代表就先控诉越国人谋杀本国皇室亲族蓬功,并且抢夺他的财产,还阻止蓬功的随行人员追捕兇手,双方为了蓬功的死因争执不下。在新管处的强者提议下,泰兰国代表出示了蓬功的尸体照片和验尸报告,顿时引起一片譁然,大家都知道蓬功死了,但没人想到蓬功死得如此之惨,他的脸受了重击,整个下巴都打歪了,那力量甚至让他的眼珠突了出来,一条手臂被整个撕下来,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整个人软趴趴的,脊椎骨全部断裂,胸腹之间整个被打烂,下半身骨头碎裂鲜血淋漓,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蹂躏了千百遍的破布娃娃。

泰兰国代表指着验尸报告上那一条条的伤势愤怒地道:「这绝对不是一个人能造成的伤势,这是一场有计画的谋杀,蓬功大人本身就是地震级强者,越国根本还没有相应等级的强者,如何能把蓬功大人杀死?各位星级强者,这一定是越国人布下陷阱联手谋杀了蓬功大人,为的就是抢夺他的财产。」

几个新管处的星级强者互相交头接耳,他们有专人关注阮虎,知道阮虎和蓬功的战斗过程,但阮虎如何越级杀死高他两级的蓬功,又如何把他打得如此之惨,所有强者都很好奇,他们分享了当时的战斗视频,确定当时只有阮虎和蓬功战斗,而这他们交手之前,阮虎甚至被五个筑基杀手刺杀、被爆弹轰击、被拘锁光环拘锁,最后才以可怕的手段杀死蓬功。强者们看完视频,纷纷心中打鼓,要是自己面对这幺多重的刺杀,有可能像阮虎一样逃过一劫吗?难怪丁远光一见到阮虎,就断定他肯定能登上星级。

看见新管处强者们严肃又若有所思的表情,越国一方的代表大急,他紧急调出了越国强者的出勤记录,又出示了越国参战强者的证词,但这些资料跟蓬功的尸体比较起来,显得格外的苍白无力。

双方又吵了一阵,负责处理这个状况的新管处星级强者阿克斯。罗司特朗忍不住问他的同僚道:「欧提兹,这整个过程我有两点疑问,第一,阮虎为何能在拘锁之下战斗?第二,为什幺蓬功到战斗后期会突然失去战力?」

另一个强者也问道:「我也有一个疑问,整个战斗过程中,那些参战的强者似乎都无法感受到阮虎,这是为什幺?」

那个负责监看并保护阮虎的强者欧提兹说道:「阮虎有一种能力,可以突然在感知下消失,各位在视频中可以发现,他似乎可以欺骗或扭转对手的感知,让对手失去他的蹤迹,但他的位置其实没变,他的对手通过清除视野内的障碍物重新找到他,蓬功也利用多点能量爆发的能量回波来感受他的位置。」

强者们点点头,欧提兹又继续道:「至于阮虎在拘锁下的战斗方式,各位通过视频是感受不出来的,我当时很惊讶,因为阮虎那段时间的战斗,完全没有使用能量的迹象。」

阿克斯。罗司特朗怀疑地道:「不使用能量?他如何拥有这幺强大的破坏力?」

欧提兹苦笑道:「很难相信…他完全凭藉蛮力…纯粹而又可怕的蛮力…至于蓬功,我完全没察觉到他为何突然失去战力,那状况确实很诡异。」

强者们大哗,他们纷纷倒回视频,又把阮虎发威的那段看了一遍,只是他们看来看去,始终找不出阮虎的秘密,阿克斯。罗司特朗看看吵得不可开交的两国代表,提议道:「我们无权追问阮虎的秘密,但是否应该问问丁远光的意见?」

一个强者摇头道:「丁远光不在地球,他到金星基地去了。」

欧提兹疑惑地问:「丁远光去金星做什幺?」

那强者耸耸肩道:「我怎幺知道?我听说他们要去测试奥兹新发明的空间跳跃技术。」

众强者又关注起吵架的双方,他们知道了战斗的真相,却不愿插手两国的争端,可笑的是,双方真正的争执要点「清水园」却从头到尾都没人提起,双方都刻意的在争执外围的一些问题上打转,明显地拖延着时间,似乎在等待着什幺事情发生。

在越国和泰兰国的代表们互相咬着对方的尾巴争论的时候,阮虎变了一个样子,像个平凡人一样缓缓走在下龙市的街道上,在他的视觉介面上,阮文心正小心的提醒道:「这批可疑的人一共有八位,搭乘一辆悬浮车,在今天凌晨住进了晴碧旅店,他们避过了所有的查核,导航智脑上没有任何检查纪录,非常可疑。」

「知道车上有哪些人吗?」阮虎问道

「不知道,晴碧旅店是汽车旅馆,他们可以开着车进入,我让人派了服务人员几次前去服务,都被他们挡了下来,没办法知道里面的状况。」

阮虎叹道:「这是第八个点了,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时间可不太多了呢!」他查了一整晚,直到早上已经盘查了七组可疑人士,除了被通缉的罪犯之外,还找到间谍和卧底的警察,就是没有想要找的泰兰绑匪。

阮文心沈重地道:「别急,对方也在拖时间,会议没什幺进展,新管处的强者们也没有立刻介入协调的样子。」

阮虎走进一条混合着海洋和鱼腥味的潮湿小巷,敲了敲一扇门,那门打开来,一个猥琐的中年人伸出头来看看阮虎,递了一些衣服给他,接过了阮虎给他的钱,小声说道:「客人很小心,你别惹事,我这里还要做生意呢!」

阮虎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跟他们是朋友,私下见一面而已。」

那中年人根本不相信他,但反正钱到手了,他也不想逗留在这里,便挥挥手道:「我十五分钟后回来。」他便溜出小巷,跑得不见人影了。

阮虎望着他的背影笑笑,走进门内关上门,开始换上那人给的服务员制服,同时他的脸部和身上的肌肉一阵蠕动,渐渐的变成了那个中年人的猥琐模样,等他换好了衣服,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阮虎绕过大箱小箱的食材,穿过这个专门卸货的后院进入旅店内部,一面跟旅店的其他员工打招呼,不时讨讨女性员工口头上的便宜,还发出猥琐的笑声。他耍宝的行为被一直跟他保持通讯的阮文心看见,不满地唸了他几句,但阮虎坚持扮谁就要像谁,他也没办法。

过了不久,他推着一辆清洁车走到331室的门口,按下了门铃,过了许久都没人过来应门,他便又按了一次,这次有了回应了,一个愤怒的声音骂道:「什幺事情?不是说不准来吵闹吗?」

阮虎用猥琐的语气低声笑道:「先生,您需要一点『特别』的服务吗?」

「滚!」门内的人低吼道

阮虎又用谄媚的笑容道:「已经九点半了,您还没吃早餐吧?需不需要为您送点早餐过来?」

那人正要怒骂,突然一个声音传音给他说道:「小孩饿了,你让他弄点早餐过来。」

那人一愣,他们都是修练者,几餐不吃没问题,但两个小孩可撑不住,早早就开始吵闹了,他们只好把小孩弄晕扔在床上,但这样下去可不好,确实该弄点食物。

想到这里,那人便粗声说道:「来八份早餐,份量足一点。」

「是!是!」阮虎鞠躬哈腰地道,他推着车转头离去,心里想道:「果然是修练者,看他手上的老茧,应该是练过泰兰拳的高手,这组大有可能。」阮虎认识了桑昆之后,对于泰兰拳有了深入的了解,他虽然不敢用感知去探测门后的人,但稍稍观察一下他四肢的模样还是可以的,他用混乱感知做掩护,靠着无特性感知快速一扫,对方根本没有察觉,他也只能观察到对方大略的样子,但这样已经够了。在泰兰国几乎每个修练者都会修练泰兰拳,而练过泰兰拳的人手脚都会比较发达,某些手脚部位因为用得比较频繁,更会长出茧来,明眼人一看就知。

阮虎心中大定,如果这批人确实是被重重检查困住的泰兰国强者,扣除一大两小的人质,他们可能有五到六人,他考虑的房间内的面积和配置,假设了人质可能被放置的位置,心里面有了个底,一面通报顾客的需求,一面向厨房走过去。

  • 名称:墓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