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选举巧克力超清

阮虎在护罩打开的那瞬间被强大的能量刺激得醒了过来,只听到一阵阵厮杀和爆炸的声音不断传来,战斗剧烈到整栋酒店不时震动,就好像地震一样。他皱着眉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幺事,他的辅助智能体拉米回报道:「您开始休息后不久就发生战斗了,至少百余个强者互相作战,军方也出手攻击,战况相当激烈呢…」

「谁会来攻打我的酒店啊?」阮虎正怀疑间,一股强大的威压降临,让他顿时觉得好像背上压了两座大山一样,他听见那强者的感知传音,又听见军队介入拘捕,心中忐忑不安,深怕那强者也来拘捕自己,还好他们很快地完成拘捕,直到那强者撤去威压离去,都没人来烦他。

过了没多久,一些人靠近他的房间,阮虎感知一触,收起循环跳下床来把门打开,大佬、黎文东、黎正德和一大堆看起来像护卫一样的人正站在门外瞪着他。阮虎喃喃地解释道:「我受了点伤,正疗伤呢!」

黎正德的老脸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笑道:「进去再说!」

他们几个进了房间各自坐下,大佬立刻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吗?伤得很重的样子。」

阮虎外表看起来很可怕,全身到处都是乾涸的血渍,身上还有爆炸、灼伤和弹痕,肩胛处有明显的枪伤,身上还有几处刀伤,这些外伤已经在他强大的植体下修复了,他真正麻烦的伤势是中了那强者的一拳,经络受损不轻,幸好那一拳的能量没有全部爆发出来,不然他现在可能动弹不得了。

阮虎低头看看自己,苦笑地道:「外伤还好,内伤比较麻烦,中了对方一拳。」

大佬走过来为他把脉,感知在阮虎的体内绕了一圈,鬆了一口气道:「还好!伤得不重!」

「伤得不重?」阮虎讶异地道,他刚到的时候连站都站不稳了,那时连循环都差点运转不起来,这伤势怎幺不算重呢?他赶紧检查了自己的经络状况,发现虽然感知损伤还在,但经络的伤势大为缓和,确实已经好多了,他记得自己才没休息多久,怎幺伤势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见他伤势不重,黎正德笑容更盛,他笑道:「今天是怎幺回事?你怎幺会杀了蓬功?」

「蓬功?您说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超过三十岁,长相挺端正却摆着一副棺材脸的强者吗?」阮虎怀疑地问

「没错!就是他!」黎正德点头道

「他是谁?」阮虎问道

「泰兰国的地震级强者,号称泰兰国最有机会进入星级的人。」黎正德正色道

「这…不可能吧…」阮虎瞠目结舌地道

「为什幺不可能?」

「我今天白天才刚刚跟泰兰人谈合作,他们说想要入股车厂,还逼我带他们去找潘天庆呢!怎幺会一下子就回过头来杀我?」阮虎不解地道

「喔?」黎正德对这件事似乎很感兴趣,但他却问道:「那你拿了蓬功的项鍊吗?」

阮虎眨眨眼,过了几秒才想起自己的战利品,他掏出一条不起眼的项鍊说道:「我是拿到一条项鍊…」

黎正德整张老脸都放出光芒,他伸手拿过那条项鍊,兴奋地摩挲着道:「清水园啊!果然是清水园!有这东西在手上,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哈哈~~」

大佬和黎文东同时伸头过来好奇地看着这条着名的项鍊,黎正德便把项鍊交给大佬,大佬翻来覆去看了一下,又交给黎文东,黎文东用感知扫瞄这条项鍊,但似乎没什幺效果,便把它还给了阮虎。

「这…这是怎幺回事?」阮虎接过项鍊问道。

黎正德笑道:「说来话长,你先说说对方刺杀你的状况吧!」

阮虎便把被刺杀的过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等他说完,黎正德又要求他说起了和普生在南京的交谈过程,阮虎说完后,黎正德看着那平平无奇的项鍊道:「难怪他会突然出手…」

阮虎疑惑地道:「我哪里做错了吗?」

黎正德一面思考一面道:「也没什幺啦,你不该把潘天庆和沃拉娜的事扯进来,沃拉娜是他的逆鳞,谁都碰不得,不过这也影响不大,他应该早就有心除掉你,好破坏我们跟中国的合作,因为只要我们达成了城市的升级,泰兰国就会失去在南洲半岛的领导地位。」

阮虎问道:「现在大家不是差不多吗?」

黎正德摇头道:「实际上差很多,泰兰国有美洲政府的支持,他们的军事力量很强,各种战争器械很精良,我国的士兵虽然单兵素质比较高,但打不起现代化战争。我们两个国家没有接壤,曾经在其他国家的领地私下交锋了几次…我们并不佔优势。」

阮虎想起了自己遭遇的各种飞行平台,那种可怕的火力倾洩,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也无计可施,除非是强者,不然对付不了那种高科技战争器械。

他指指那项鍊,问道:「这项鍊有什幺特别吗?」

黎正德笑道:「这是阿杜德家族的宝物,他们三十年前透过关係,花了大钱买下的,泰兰皇一直想把这件宝物收归己有,但他哥哥唯一的儿子蓬功却不肯献上,所以蓬功才会被指派来负责干这些杀人的髒事,不过他也一直很喜欢杀人和战斗,这对他来说不算坏事。」

他这幺解释,阮虎一点都听不懂,他问道:「这东西叫做『清水园』?好奇怪的名字喔~~」

黎正德笑道:「一点也不奇怪,这可是一条有秘密的项鍊呢,如果你解开它的秘密,就会知道它为什幺叫这个名字了。」他呵呵笑了几声。

「这东西有什幺特别吗?」阮虎问道

「一般来说,这东西就是个储物项鍊,里面的空间不小,应该放了不少财富,但这不是它被重视的原因…」黎正德看着阮虎手上的项鍊道:「它是地球上少见的灵器,据说项鍊中有个器灵,只要获得器灵的承认,它便会打开一个独特的空间协助主人修练,那个空间据说叫做『清水园』,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

「据说?没有人能证实吗?」阮虎疑惑地问

黎正德摇摇头道:「据说这个器灵很挑选主人,而且它也不怎幺好相处,泰兰皇阿南达的哥哥穷家族之力从外星人手中买了这件灵器,研究了一辈子,始终没能进入清水园,后来他急于登上星级,修练过度走火入魔而死,阿南达才能接下族长之位,成为泰兰皇,也有人说,他害死了自己的哥哥…就为了清水园。」

阮虎瞪大眼睛,没想到这条项鍊还牵涉到泰兰国皇族内部的权力斗争。黎文东再次试着用感知扫瞄这条不起眼的项鍊,但那项鍊还是毫无回应。

阮虎看着手上的项鍊,突然不安地道:「这岂不是麻烦了吗?我抢了这条项鍊,泰兰皇会放过我吗?」

黎正德笑瞇瞇地看着他道:「你现在才知道不妙啊?哈哈!今晚打了一整晚,死了不少强者,靠新管处的强者出手才安静了下来,不就是为了这条项鍊吗?」他笑了一阵,才说道:「放心吧,如果你杀了蓬功,为了家族的颜面,泰兰皇可能会找人来杀你,但你拿到了『清水园』,明天他就要来求你了。」

「为什幺?」阮虎讶道

「因为这是你的战利品啊!」黎正德笑道:「他们来刺杀你,死在你的手上,你并没有任何责任,你透过战斗获得的物品就是你的战利品,这是强者间的公约,泰兰皇没有任何权力要求你返还『清水园』,他最多只能要求换回。但他显然不想付出代价,所以才会让他的手下试图找到你、杀了你,好抢回清水园,但他没料到我们反应这幺快,也全力投入强者和他周旋,等我们终于拖到新管处的星级强者出手,他就只好认帐了。」他看了看阮虎,笑问道:「如果他愿意任你开价,你会想要把清水园还给他吗?」

阮虎想了想,小心地问道:「您的建议是?」

「别建议了!白癡才还给他。」大佬打断他的话道

黎正德笑道:「话可不能这幺说,你知道清水园值多少吗?我看现在的阿杜德家族可不一定出得起价钱。」

大佬还是摇头道:「钱我们不缺,但世上只有一个清水园。」

黎正德竖起大拇指道:「完全正确!什幺代价都不能换,这绝对不是钱的问题!」他正色道:「根据猜测,清水园应该是个修练圣地,而且前任泰兰皇一定亲身体会过,不然他不可能花那幺大的代价去买一个不知道用途的储物项鍊,那一定是…一定是…足以提升泰兰国国力的重要物品。」

说到修练圣地,阮虎一下子就联想到京南大楼顶楼那个能量充沛到不行的修练场,他顿时理解为什幺所有人都那幺重视清水园,如果真有那种地方,多少钱也不能卖掉。

但他也立刻想到问题所在,他问道:「如果清水园真的有用,为什幺蓬功还没登上星级呢?」

黎正德不以为然地道:「蓬功已经够强了吧,不到三十岁的地震级强者,在我们南洲半岛也没有几个。」

阮虎心里不以为然,如果他能在丁远光的修练场修练,只怕要连升四级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黎正德笑道:「好了,既然你决定保留这条项鍊,那明天的会议你就可以不用参加了,反正那只是吵架,我派几个口舌便利的人去就可以了,你放心休养吧,暂时别离开这里,这里的防线已经建好了,泰兰人就算还不放弃,一时三刻也打不进来。」

他转头对黎文东道:「你带着金莲花小队陪着阮虎,免得新管处抱怨我们不保护我国的重要资产,哈哈哈~~」黎正德拍拍阮虎,满脸笑意的出门,带着一票护卫走了。

阮虎转头问大佬道:「文心和孩子们还好吗?」

大佬笑道:「还好,文心不知道这里的事情,我出门前也不知道,总书记大人什幺都不肯说。」

阮虎赶紧对黎文东道:「要不要派人去保护他们?文心现在没有自保之力。」

黎文东点头道:「我已经留了一些人在那里…嗯…我再多派一些人去守着。」

黎正德进入同春酒店的时候,沈思中的泰兰国总理沙吉抬起头来,他主动发出通讯给泰兰皇,泰兰皇阿南达接起通讯,沈声说道:「还有什幺事?」他的声音中蕴含着不满和怒意。

沙吉立刻说道:「陛下,您是否派了皇家卫队过去支援?」

泰兰皇听到「皇家卫队」不由得一愣,但他马上说道:「是有,但他们还来不及做什幺。」

沙吉低声道:「阮虎拜阮晋友为师,住在他的家里,连他的两个孩子都住在阮家,我们…」

泰兰皇会意道:「我马上让他们去抢人!」

沙吉又补充道:「据说阮虎爱慕阮晋友的孙女,我建议…」

泰兰皇两眼一亮,阮虎正当壮年,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如果再加上心爱的女人,那筹码就重多了,他郑重地道:「谢谢你的情报!」

沙吉叹道:「希望来得及,臣已经尽力了。」

泰兰皇安抚他道:「你辛苦了,这边的事我亲自处理,你安排明天的事吧,挑几个会说话的人,跟新管处致歉…」

沙吉心中稍安,泰兰皇毕竟不愿跟新管处的强者争执,这让他放心不少,如果泰兰皇能抢回清水园,应该不会再迁怒自己。便躬身应道:「是!」

在阮家大宅,阮文心刚送阮虎的两个小孩上床睡觉,带着小志準备开始今天的修练,阮文音走过来道:「姊姊,今天郊区的战斗很激烈,据说泰兰人精锐尽出,和军方发生了激战。」现在阮文心外表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如果外人看到她们,肯定会把她们的关係弄反。

阮文心关心地问:「鹦鹉他们有参战吗?」

阮文音看了姊姊一眼,低声道:「当然有,但他们还是照例在外围打混,应该不会有什幺危险…」鹦鹉带的是乖宝宝团,专门给世家弟子们历练赚战功的,有功劳先捞,遇到硬点子先跑,照理不会有什幺危险。

阮文音看着姊姊,欲言又止的似乎要说什幺,但她还来不及说,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世界震动起来,到处都是能量爆发和惨叫的声音,刚刚上床还躺在各自的小床上斗嘴的两个小朋友尖声惊叫,接着轰隆连响,好几团能量爆发,阮家大宅被许多强者侵入,他们瞬间解决了留守的强者,从各个不同的位置破墙而入,那些当作摆设的岗哨和士兵根本挡不住。

阮文心对阮文音叫道:「快把孩子们带走!」

「姊姊~你跟小志?」阮文音迟疑了一下

「我们会照顾自己,你带着孩子快走!」阮文心叫道,她拉着小志退入修练室。

阮文音从小佩服姊姊,丝毫没怀疑姊姊的命令,她冲入两个小朋友的房间,一手一个,抱着吓坏了的姊弟俩跳出窗户,冲入了庭院中。

那些入侵的强者其实不知道目标在哪里,他们正散发感知寻找目标,这时阮文音带着孩子逃走,强者们立刻围了过去,正当他们要出手活捉阮文音时,一个清脆的磬音响起,只听「叮」的一声,在场的强者都感觉到心神一乱,对能量的控制也出现一丝空隙。没受到影响的阮文音趁机加速冲出包围。

「这什幺法器?」入侵的强者们大吃一惊,泰兰国的强者都知道卡猜手上有面锁魂鼓,能发出类似的音波攻击,但他们千万也想不到这面鼓居然会变了一个模样落在越国人手中,他们从磬音中察觉持磬者的感知强大,带头的强者叫道:「专心执行任务!」,他怕有人想要去抢夺那件法器,而去攻击那个击磬的强者,那强者显然不弱,但他们却没那幺多时间可耗,所以他命令手下执行任务,别去和那击磬者硬碰。

那磬声连续响起,干扰泰兰强者们的行动,但击磬者却一直没有露面,泰兰强者联手破开磬音的束缚,纷纷脱围而去,让準备死战的阮文心大愕,她和小志修为还没恢复,根本逃不走,她靠着强大的感知驱动白玉磬,一点点的建立磬音的感知场,準备死守待援,没想到感知场都还没建立起来,对方就退走了,这是怎幺回事呢?

她当然不知道白玉磬的感知场镇住了对方,而对方自以为找到目标,便以任务为重,放弃和白玉磬对撼,追着目标去了。

阮文心楞了几秒,发现对方确实离开了,赶紧发通讯通知大佬,她一直以为阮虎去泰兰国处理那边地盘的事,还不知道他已经回到越国。

大佬接到阮文心的求援,不由得大惊失色,他向正準备加强阮家防御的黎文东叫道:「来不及了,泰兰人袭击了我家,文音带着可欣可喜逃走,对方追过去了。」

阮虎叫道:「文心和小志呢?」

大佬一脸讶异地道:「他们躲在修练室,对方似乎没打算抓他们。」

阮虎放下心来,顿时理解了对方的想法,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还以为自己真的是阮虎,既然要抓自己的家人,当然先瞄準阮虎的一对儿女。

黎文东已经发出通讯,调度附近的强者前往支援,并且堵截对方的强者,但之前的一场大混战中,所有参战的强者都被新管处暂时拘捕,剩下的都是一些还在受训的新手,他脑子一转,发出通讯叫道:「鹦鹉,阮家被泰兰强者袭击,阮文音逃了出来,对方正在追捕她,你快调度附近的队员去保护她!」

  • 名称:恋爱选举巧克力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