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者鄙超清

过了两个小时后,廖明堂站在上海市一栋古老的建筑物前面,瞪着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建筑物,那是他家,上海廖家的祖屋,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廖明堂呆呆地看着这栋老旧的建筑,他以前在这门里门外进进出出,从来没有留意过这栋老房子有这幺旧了。这是一栋这个时代非常少见的三层楼平房,房屋的围墙上还爬满了青藤,青藤间还点缀着一朵朵紫色的小花。

廖明堂很难描述自己的感觉,他或许应该觉得有些感触,但此刻他却冷静得惊人,还能分心把一封军方给他的宣判书浏览了一遍,那是他上次策划恐怖袭击事件的判决书,在判决书中他被判处死刑,他不知道什幺时候同意接受军方的特殊战队的徵召,用三十年的服役时间来换取自己的免罪,更过份的是军方还把他外派到联合国的外星人管理处行动组,廖明堂知道那可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岗位,随时都有殉职的可能,虽然杀死外星强者的油水不少,但也要活得下来才有命可以享用啊。

就在这个时候,那老宅的小门「吱呀」一声地打开,一个女人探头出来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扶了一个老妇人出来,那老妇人满脸病容,消瘦得病骨支离,似乎随时都会死去,但此刻却迈着颤抖的双腿,跑出了那扇小门,那速度甚至连扶着她的女人也追不上。

「明堂!我的孩子!」那妇人抱着廖明堂大哭了起来,廖明堂毫无感情地感受着自己抱着妈妈,心里那种难言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但却似乎一直被重重的压力束缚着,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快的感觉,在那一瞬间,他的情绪崩溃了,他抱着那妇人大哭道:「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廖明堂一面哭泣,却又毫无感情地看着自己抱着妈妈,两个人哭成一团,他注意到老宅很少开启的大门打开,一群人走了出来,自己白髮苍苍的老迈父亲带着几个叔伯阿姨但自己的同辈兄弟姊妹一起走了出来,父亲是满脸笑意,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廖明堂一个个看着那些人的脸,分析着他们的感知和情绪,感受到他们浓重的失望和戒备,他知道那些人不希望他回来,最好他死在外面,一辈子也别回廖家跟他们争夺权力和利益。

廖父走了过来,呵呵地笑道:「哭什幺呢?人平安回来就好,明堂这次惹了大祸,但又立了大功,功过相抵,对家族的发展还是有帮助的,我们廖家撑过这次难关,总算打开被困在上海的局面了,往后大家都会有好处的,不是吗?」

几个叔伯纷纷虚情假意地表示赞同,在廖父的示意下,几个婶婶阿姨过去扶起廖母,一面不断用恭贺的语气安抚她,让她高兴了起来,但她还是拉着廖明堂不放,不断地打量他,一面流着泪笑道:「我的明堂…壮实了…」

廖明堂看着母亲,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情绪,那是一种複杂的状态,既有对父母的怀念和孺慕,又有失去亲人的哀痛,甚至还有浓重的羡慕之情,那是对拥有家庭和亲人的渴望,那感情渐渐的淡化,却又依依不捨地流连不去,在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的异常从何而来,他的感知刚被从智能体状态释放出来,情绪还残留着小娜的感情,他知道小娜的文明毁灭了,他的亲属家人都死尽了,是他在羡慕自己还有家人和父母,他的感知还交缠在自己的感知中,不论如何,波拿波人还是有感情的智慧生命啊。

随着小娜的欢喜和悲伤渐渐淡去,廖明堂的感情也渐渐的活了过来,他又重新有了情绪。在家人亲族的眼中,刚刚还哭得淅哩哗啦的廖明堂突然又变成了那个熟悉的、强势的、讨人厌的、自私自利的人,他站了起来,冷冷地扫视了眼前的人们,轻轻地拍拍他母亲的背,柔声说道:「妈!你的身体不好,我们进屋里去吧!好吗?」

廖母已经有二十年没听过儿子关怀的言语,只欢喜得似乎胸膛都要爆炸了,她突然觉得身体一轻,廖明堂把她打横抱起,对众人道:「我们进屋吧!」他抱着母亲,迈着脚步先走进屋内。

廖明堂把母亲安放在客厅的长沙发上,轻轻地拍着她,廖母欣喜万分,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一番狂喜之下,只觉得精神不济,一下子就沈睡过去了。廖明堂利用感知安抚了母亲,让她沈沈地睡去,他看着陆续进屋的众人,沈声对他的父亲说道:「怎幺回事?我听说家里为我赔了一半家产,为什幺我又有功劳了?」

廖父感受到熟悉的儿子回来了,他收起了笑容,看看自己睡着的老伴,叹道:「丁家给了我们一些补偿,因为你被军方徵召了…三十年…」

「什幺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我们才收到通知,丁家给我们的条件很好…我…」

「所以你们配合丁远光来演戏?哼哼~~一场家人相逢的感情大戏?」廖明堂冷笑着看着一脸尴尬假笑的叔伯们,和他们身后畏畏缩缩的同辈兄弟们,这些人过去没少了牺牲家族利益为自己牟利,也没少受他整治,廖明堂转头过来看着他的父亲,轻鬆地靠上沙发,笑问道:「所以呢?父亲大人!我还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吗?」

廖明堂的大伯父跳出来陪笑道:「明堂啊,你以后要帮军方办事,哪有空照顾家族呢?」

他的几位叔伯也接着说道:「是啊!是啊!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

廖明堂笑道:「你们是巴不得我为国牺牲吧?」

众人尴尬的假笑中,廖父沈声道:「只要你没死,我的继承人永远是你!」

「那就好!」廖明堂点点头,他认真地对自己的父亲说道:「老实说,我不只接受了军方的徵召,同时还被外派到联合国工作,以后我会有一些国际影响力,我想你应该不会放弃可能到手的好处吧?」

廖父皱起眉头,他在国内还有些关係,只要廖明堂还在国内,凭他的关係保住儿子的命不难,但一转眼儿子就被外派到国外,他的关係可照顾不到,他连忙问道:「什幺单位?有危险性吗?」

「外管处行动组,全世界最危险的单位,当然,也是油水最多的单位…」廖明堂轻鬆地道

「嘶…」所有知道外管处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外管处的行动组负责对非法入侵的外星人战斗,折损率很高,但只要能杀死外星人,他们的战利品都可以卖到天价,这是一个高危险高报酬的单位。

廖父皱眉不语,廖明堂笑道:「别担心,我现在的能力还不错,而且还有提升的余地,未来…哼哼…只怕你们这些人全死光了,我还活得好好的呢!」他转头向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笑道:「你说是不是啊?老三!」

那中年人被他一瞪,全身如受雷击,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委顿在地,他旁边的女人惊叫一声,连忙扶着自己的丈夫。

「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想我死?你要先小心自己的小命!」廖明堂呵呵地笑道

廖明堂转头对他的父亲笑道:「没错!我抱上了丁远光的大腿,这三十年内似乎是危险了一点,但丁远光可不会随便牺牲我,他还会继续的训练我…」廖明堂突然叫道:「对了!你们可能不知道吧!丁远光大人的等级已经晋升了,他老人家现在是小行星级高手了,站上了地球最强人类的颠峰位置,你们想,他会让我吃亏吗?」

廖父鬆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你放心吧,你在家族里的地位不会改变…至于你的工作…」

廖明堂打断他道:「我也不想放弃家族的管理,您也知道,我们之前已经为家族的发展制订了完善的计画,现在是这些计画开始实施的时候了。」

廖父讶道:「你想继续管理家族?」

「你要实施计画非我不可,还是你有更好的人选?」

廖父沈吟一番,摇头道:「家里没有更好的人选,但你会有空吗?」

廖明堂笑道:「这我会想办法的!时间嘛…挤一挤总是有的…」

廖父转头看看其他人,发现他们都是又惊又怒的,显然非常不希望廖明堂回来主掌家族,廖明堂冷笑道:「看什幺看?你们几个玩的把戏我还不清楚吗?有本事就把我拉下马,到时看丁远光还跟不跟你们玩!」他指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道:「三伯父,听说最近黄家发达啦,他们跟南京的三维老锺结盟,车用材料的生意赚大发了,那笔生意你抢到多少啊?」

他三伯父脸色顿时变青,他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廖父顺势挥手道:「好啦!都散了,都散了,有事晚上再说吧!」

廖明堂不理那些摸着鼻子离开的亲戚们,他轻手轻脚地抱起睡着的母亲,把她送回了她的房间,还熟练地帮着医护人员把各种监控器材接上,然后站在监控仪前面,瞪着那些数据发呆。

「你对你的亲戚们不怎幺好…」那个一直扶着她母亲的女人似乎有点不满,这女人燕君是廖母帮廖明堂準备的童养媳,注定成为他没名份的侧室,但她一向不喜欢廖明堂。

「我这是为他们好,他们的心…你知道的…不压住他们,一群人翘高的尾巴能把天捅破。」廖明堂淡淡地道

燕君跳过这个话题,又道:「夫人…你妈妈的状况…很不好…」

「是啊…」廖明堂叹了一口气:「本来状况就够糟的,这段时间…可能受了不小的刺激吧…还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爷爷…就没能撑过去,他一向是最疼我的…」想起了在惊恐中过世的爷爷,廖明堂有些难过。

燕君低声道:「老爷请你安置好了夫人就到花园去。」

廖明堂点点头道:「好!小君,我妈妈就麻烦你了,辛苦了。」他伸出手想去拍拍她,但燕君身体一缩,躲了开来,廖明堂尴尬地苦笑着走了。

他走出了大厅,走进了一个花木扶疏的园子,他的父亲正在园中的凉亭坐着,凝神看着亭子下方的水池。

廖明堂知道池里的鲤鱼是父亲和祖父的珍宝,有一次他捞了一条出来让厨房煮了吃,两个老头吃得津津有味,事后却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理由不是鱼很珍贵,而是一条五十万的鱼,居然让他烧成了普通的水煮鱼,这投资报酬率差到无话可说,所以他需要好好的教训一番。

这就是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每件事都有目的,每个行为都有评估标準,有利可图的事才能做,绝对不可以意气用事。

廖明堂走进小亭中,坐在父亲的身旁问道:「这个家还没被他们拆散吗?」

廖父仍然看着水里的游鱼,淡淡地道:「差一点…老二和老三吵了起来,他们的公司互相对作互相落井下石,逼我一定要让他们分家,要不是你之前留下来的手段,我可能撑不到现在…」

「几个鼠目寸光的家伙,真没想到爷爷怎幺能生出这几个只会耍宝的儿子?」廖明堂哼哼地道,他顿了顿,又笑道:「你怎幺不乾脆让他们如愿算了,这样好处就不用分他们了。」

廖父瞪了他一眼,骂道:「要当族长就要有族长的自觉,照你这种想法,整个家族迟早散掉。」

廖明堂耸耸肩道:「散了就散了,谁耐烦照顾他们一辈子?还要不时被他们气到头昏?」

廖父叹道:「话可不是这幺说的,家族有家族的好处,起码在这个社会立足容易些,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光凭你我的能力,我们如果白手起家,什幺时候才能有今天的地位?家族成就了我们,我们自然得照顾家族,忍受一些小麻烦当然不在话下。」

廖明堂的脑中却想起了陈漫,那人几乎是白手起家的,才没多久就混得世界知名,还把他的几个师父拉上了天,原本还要求着他家供应特殊材料的三维老锺,现在都可以给他廖家脸色看了,陈漫那家伙到底是怎幺走到这一步的?

廖明堂呆呆的想了半天,把他跟陈漫的恩怨从头到尾想了一次,发现只有他找陈漫麻烦,陈漫自始自终没对他出过手,他觉得自己应该有点不满,因为陈漫显然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他,但他的心里却一点怒气也没有,他并不知道这是陈漫对他的精神控制权限造成的,只是心里怪怪的。

见廖明堂发楞,廖父继续说道:「丁远光让你别急着回去,他说你可以顺便散散心,调整一下心态,对你未来的发展会更有帮助。」

廖明堂被这话题拉了回来,他可以理解丁远光对他的安排,便问道:「丁远光许了你什幺好处?」

廖父苦笑道:「他说你帮了卢德的大忙,卢德愿意帮我们建立在美洲的生意管道。」

「喔?」廖明堂大讶,卢德就是卢安娜的父亲,他的夫人的丁远光的表妹,他在美洲很有权势,曾经担任过参议员、州长,政治能量很强,如果不是华人血统,据说还有机会参选总统,有这幺一个强大的后盾,廖家进军美洲市场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只有这样吗?没附带条件?」廖明堂怀疑地问

「当然是有条件的,卢德特别声明你别想打他女儿的主意…」

  • 名称:肉食者鄙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