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王超清

邓子超转头过来看见他,笑着招呼道:「明堂,你来啦?来!帮我押运这批货物回去机密仓库。」

廖明堂跳上他的押运车和他同行,两人站在车上随着货物前进,看着掠过的通道,一时都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廖明堂才低声说道:「大师兄,抱歉了,小弟对不起你。」

邓子超撇撇嘴道:「你这小子也知道对不起我?师兄我被你害惨了,你大嫂生了孩子,我却不能回去看一眼,都怪你这该死的家伙!」邓子超轻轻地搥了搥他,笑道:「怪了,你这家伙没死成,反倒变壮了,嘿嘿!」

廖明堂见他似乎不生气,便苦笑道:「大师兄,我也不多说了,我欠您太多了,您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直接开口就是。」

邓子超意外地看着他,过了几秒才笑道:「太好了,你说的啊!以后随传随到?」

「保证随传随到!」廖明堂正色道

「少骗!」邓子超摆摆手,「你还要卖命三十年呢!还有丁远光那边也要随传随到,难不成你练成了分身术?」他拍拍廖明堂笑道:「我也不贪心,以后我有事找你,你帮我三次就好了,行吗?」

「当然行!」廖明堂大声叫道

邓子超斜着眼看他,发现这个狡诈的师弟似乎变了很多,他以前脸型阴柔斯文,现在变得高大健壮,看起来比以前可靠多了。他笑道:「真的吗?我现在就要用掉一次喔!」

「请说!小弟誓死达成。」廖明堂慎重地道

「还誓死达成呢?别吓我了,上次你这幺说,差点把我害死了。」邓子超取笑他道

廖明堂不由得尴尬地笑着,他想了想,真诚地道:「只要是大师兄的事,我都会尽力办到。」

邓子超点点头道:「这才有点可信,你看起来有些进步了。」他顿了顿,正色说道:「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跟你要一件东西,你廖家跟越国的合约。」

廖明堂顿时脸色发白,他瞪着邓子超脑子里一片混乱,那合约是廖家向外国扩张分支的重要机会,家族奋斗了两百年,才终于得到这幺一次机会,是家族牺牲了一半的家产换来的,他自己更为之付出了三十年的时间,难道就这幺拱手让人?廖明堂的脸色不断变换,但他最后还是甩头道:「行!我把那合约转移给您。」

邓子超大出意外,他看着廖明堂:「真给?你不心疼?」

廖明堂苦笑道:「当然心疼,心疼还是要给,这世界做生意的机会多得是,我欠您的,该还就是要还。」

邓子超一脸讶异地看着他,不解地道:「你可要想清楚啊,有了那个合约,你家就可以跨入国际,甚至在越国建立分支,那可是你一辈子的梦想啊!」

廖明堂叹道:「老实说,那是我家两百多年来,连续六代族长努力的目标,但是我欠您的,没什幺好说的,这机会既然从我身上来,从我手上飞走也没什幺,我自然会再去寻找,我有信心,我一定还能为家族找到机会的,大不了让他们再等两百年。」

邓子超哈哈一笑:「那好!我就笑纳喽!」,他笑了一阵,看着悬浮货车顺利穿过机密仓库的大门,手下们开始把货物入库。他操纵着自己的悬浮车,顺着排成长龙等着机器人卸货的货车飞过去,一路清点核对货物,廖明堂陪着他,一切似乎都很顺利,邓子超完成了货柜的大致清点,就停在车阵的最后方等待货物完成入库。

机器人卸货很快,但车上的货物很多,车阵动得很慢,过了一阵子,邓子超突然问道:「你突然来找我,该不会只为了跟我赔罪道歉吧?」

廖明堂来找邓子超,本来是希望跟他谈太空矿产的供应合约,但既然跟越国的合作都转移给邓家,这供应合约自然也没他的事了,他耸耸肩道:「本来有些事,现在已经没有了…」他顿了顿,突然问道:「对了!师兄啊,你怎幺好像受伤了?修为好像也跌落了?」

邓子超脸色一沈,叹道:「你还不知道吗?师父走了。」

「师父走了?」廖明堂一时转不过来,过了几秒才知道师兄的意思,他们的天魔师父走了?这是什幺意思呢?他连忙问道:「师父怎幺了?他老人家如此强大,应该不会有人伤得了他吧?」

邓子超摇头道:「没人伤了他,他自己走的,据说离开地球了。」

「离开地球?为什幺?好好的怎幺突然走了?」廖明堂大惑不解

「我也不知道啊,师父也不肯说,只是教我重新修练感知,然后把我的魔种收走…他老人家走得很仓促,我都还没练好感知,他就把魔种收走了。」

「哇!」廖明堂瞪着师兄,他当然知道这样会有什幺结果。

邓子超耸耸肩道:「还好啦,反正暂时死不掉,先撑着吧!看能不能慢慢练回去。」

廖明堂沈着脸思考,过了半晌问道:「小弟能帮上什幺忙吗?」

邓子超苦笑道:「应该不行吧,你以前的状况就比我还差,现在…」邓子超歪着头感受了一下,叹道:「我已经没办法感受你的状况了,你还有三十年要撑,挺得过去吗?」

廖明堂笑道:「没问题的,我虽然没什幺长进,但我现在的状况比较特殊,不能用一般的标準看了。」

邓子超好奇地看着他,疑惑地道:「看不出有什幺差别,除了壮了一点之外…」他正说话间,突然觉得全身接近停滞的经络一动,残留的能量开始绕行起来,这是引能诀,但他却不知道谁正在帮他,他心中一动,叫道:「咦?怪了,你的感知呢?」

廖明堂继续引动他身上的能量,一面笑道:「我的感知比较特殊,您现在应该感受不到,但还是有用的。」他现在用的是前不久抢来的无特性感知,所以邓子超感受不到,混乱感知没有修练效果,当然也不能用来运行引能诀。

「好!好!别停…让我吸收一下能量,唉…舒服…」邓子超趁机吸取能量,忍不住舒服地叹了口气,他现在只有晚上有医生会来帮他引动能量,那医生很懒,也只帮他绕行一週,保持他的身体不恶化而已,邓子超如果要恢复,那得把感知重新练好,但他现在很忙,没多少修练的时间,只能趁着睡眠时间连上学习服务器去修练。

两人默不作声地运转能量,那车阵渐渐缩短,过了半小时,货车都卸完了,货也全部进仓,货物的数量都吻合,没出任何问题。

脸色好了许多的邓子超叹了一口气道:「谢了,我觉得好多了,现在你似乎很强啊!稍等我一下…」他示意廖明堂停下引导,跳下车去和仓库人员交代起工作,等工作交代好,签了一大堆电子签章把仓库封锁起来后,他又跳上悬浮车,笑道:「走,去吃饭!让你体会一下超难吃的太空餐,噁~~」

他们一路飞行,这金星基地很庞大,来来往往的通道又多又複杂,无数的悬浮车在里面穿行,大多都是货车,这也不奇怪,廖明堂他们刚刚从地球运补了一大堆货物,基地的各个仓库都忙着收纳这些补给,邓子超开着车,随着车流进入主基地,那是一个很类似人类都市的生活区。

廖明堂就这幺跟着邓子超活动,他的任务是押送机密物资,物资既然到了地头,他也就自由了,太白二号停泊金星的期间他也没收到什幺新的任务,反正左右无事,跟着熟人活动当然没问题。

邓子超给他介绍了金星基地的一般生活状况,也带着他吃太空餐,邓子超很厌恶那种合成餐点,但廖明堂吃起来倒不觉得有多难吃,味道是稍微差了一点,感觉像在吃一堆用香精堆成的食物渣,但还是可以入口。

这期间邓子超似乎一直很忙,不断的有人透过视觉介面找他,邓子超有时好言好语地跟对方哈拉,有时跟他们大声吵架,似乎显得很烦。每次吵完之后,他总是急着带廖明堂去参观新的景点。

两人逛到下午两点多,廖明堂正在纪念品区给卢安娜选购宝石首饰,几个欧美人走了进来,他们直接走到邓子超的面前叫道:「邓!你躲也没有用,包尔副司令需要提领一些物资,你签核了这份申请吧!」

邓子超拒绝道:「不行,那种物资需要元帅的签核,没有足够的权限签章我就不能同意提领。」

那欧美人大怒,提着邓子超的领子把他抓了起来,叫道:「你以为你是谁?还有能力反抗我吗?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是干什幺?放下我师兄!」廖明堂冲了过来,握住那人强壮的上臂。那人立刻露出痛苦的表情,他不得不鬆开手让邓子超逃脱,一面一拳向廖明堂袭来,廖明堂抓过他的手挡了他打来的一拳,只听「咔擦」一声脆响,那人一拳打在自己的手腕上,他的手骨已经被廖明堂抓裂了,竟然硬生生被自己打折。

廖明堂抛下了他,不管那杀猪般乱叫的人,对他的同伙说道:「你们都看到了,他打断了自己的手,跟我们无关。」

那些欧美人大怒,正想对他冲过来,一个领头的灰髮老年人拦住了他们,他一脸戒备的瞪着廖明堂问道:「你是廖明堂?」

「你认识我?」廖明堂意外地问

「果然是你…」那灰髮人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居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他瞪着廖明堂考虑了一下,低吼道:「走!我们回去跟副司令回报!」他的手下扶起那个痛苦不堪的同伴,随着那灰髮人离开。

廖明堂不解地抓抓头,他回过头来看着正在整理领子的师兄,问道:「这里的人都这幺不讲理吗?」

邓子超苦笑道:「以前还好,最近我失去修为,他们就开始用起暴力来了,唉…日子不好过啊!」

廖明堂抓抓头道:「我在地球听说你手握大权威风八面呢。」

「威风八面个屁!是手握烫手山芋,四处漏风吧!」邓子超自嘲地道

「难怪你带着我跑来跑去,拿我当挡箭牌躲人吧?」廖明堂帮他理理衣服

邓子超叹道:「唉…日子不好过啊,算了,都被逮到了,不躲了,去喝一杯吧。」

廖明堂也没心情挑礼物了,两人边走边聊地走向军官酒吧,邓子超笑道:「你似乎变强了,连柯麦隆都怕你了,他可是个星级强者啊,我怎幺看不出你有这幺可怕啊?」

「柯麦隆是谁啊?」廖明堂好奇地问,他在这金星基地可不认识几个人。

「刚刚那个灰头髮老美,他是副司令包尔的走狗,刚刚那群人的头头,代表美洲政府的利益。」

「他们是美洲人?干嘛来逼你签文件呢?」廖明堂还是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逼我的人可多了,他们只是性子最急,手段最不讲究的。」邓子超不屑地道,他叹了一气道:「还不是为了你送来的货物,那些东西…唉…让大家都爱我,也让大家都恨我…」,他顿了顿,突然仰天吼道:「可恶的丁远光!不带这幺玩人的!」

廖明堂被他吓了一跳,他这个师兄出身高贵,为人一向温文有礼,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现在好像怨气很大,他好笑地道:「丁远光又怎幺了?你跑这幺远,他能拿你怎样?」

邓子超翻了翻白眼,怒道:「怎幺不行?那老头权势滔天,我就算躲到宇宙的尽头只怕他也能搞得我不得安生。」

「这些种子有这幺难搞吗?」廖明堂怀疑地问

「难不难搞你等一下就知道了。」邓子超没好气地道,他推开军官酒吧的门,一阵闹烘烘的声音就传了出来,那是许多人正在大声说笑的声音。

廖明堂对这种声音很熟,跟着邓子超走到酒吧,他们还没说话,「喀」的一声,旁边有个人把空酒杯拍在柜台上,叫道:「米奇,老邓算我的。」

那酒保米奇瞪了那像头大熊般的军官一眼,慢条斯理地道:「司令发话了,基地内部不许行贿。」

「去你的行贿!一杯酒而已…」那长得极其雄壮的军官吼道

酒保米奇擦着酒杯道:「你去跟司令说。」

「算了吧,哈克,你为难米奇做什幺呢?」一个红头髮的军官走过来,他举起酒杯对邓子超致意,他虽然一身军装,但仍然摆足了绅士派头,看起来让人心生好感。

他举杯之后,不经意地看了跟在邓子超身边的廖明堂一眼,突然瞳孔一缩,叫道:「廖明堂?」

突然,整个军官酒吧的吵闹声都消失了,所有人都转头过来,不少人倒吸一口气,他们都瞪着廖明堂。

邓子超有点惊讶,他来到这里,早就知道会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他也正想这样避过那些纠缠的人,但没想到他没成为焦点,小师弟倒成为焦点了。

一个银白色头髮的大块头站了起来,瞬间就闪到廖明堂的眼前,指着他叫道:「你把图格涅夫怎幺了?为什幺他的等级倒退了?」

「什幺?」廖明堂一点都搞不清楚状况

另外两群人站起来,他们走过来,似乎打算围住廖明堂。

廖明堂看看那个银白色头髮的大块头,突然笑道:「俄罗斯人?你跟来偷种子的那个人有什幺关係?我可没有伤他喔!」,他发现眼前这人跟那个来偷种子的俄罗斯强者长得很像,似乎有血缘关係。

「说谎,你没有伤他,为什幺他会跌落星级?」那大块头叫道

「跌落星级?」廖明堂跟邓子超都皱起眉头。邓子超从来没听过星级强者会跌落星级的,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俄罗斯总署的皮克诺夫,图格涅夫是他的哥哥。

廖明堂耸耸肩道:「我真的没有对他做什幺…」他才说完,心里就一跳,有!他有对那图格涅夫做了一件事,他吸了图格涅夫的部分感知。一种不妙的感觉从廖明堂的心里升起,他突然觉得糟透了,这一切似乎又是某人的阴谋。

一个欧美人走过来沈声问道:「那尼克森大师呢?为什幺尼克森大师也跌落星级?」

「还有呼玛大师!呼玛大师现在很危急,你到底对他做了什幺?」一个年轻军官也大声质问。

邓子超瞪着廖明堂,似乎觉得不认识这个小师弟了,三个星级强者?他不只打败了他们,甚至还让他们受伤降级,这搞什幺鬼啊?太夸张了吧?

廖明堂心中叫糟,他大声道:「那些事跟我无关,一定是丁远光搞的,跟我无关!」

「放屁!你这个邪恶的巫师,我们联手杀了他!不然每个星级强者都有危险!」那俄罗斯人叫道

「杀了他!杀了他!」好几个愤怒的强者也挤了过来,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 名称:狙击王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6: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