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春宫图超清

阮虎苦笑着一闪,那军人格斗技很扎实,移动的速度也很快,根本不给阮虎纠缠的机会,他出刺如风,一下下闪电般向阮虎的身体扎来,阮虎实在很难防御,只好不断退后闪躲,他手无寸铁,只能在那柄锋利军刺的逼迫下不断变着方向后退,两人绕起了圈子。

阮虎躲了几下,那军人不耐烦起来,他扑向阮虎,不再给他绕圈的机会,阮虎逃了半圈,实在逃不过了,只好冲上去和那军人撞在一起,两人同时闷哼一声,那军人一手发出能量格档阮虎,一手运起能量猛挥军刺,阮虎被他在手臂上扎了一刀,「嘿」的一声猛退,那军人狞笑着舔了舔军刺上的鲜血,又加快脚步趁胜追击,阮虎无法动用能量,退了几步后就被追上,两人又撞在一起,这次阮虎抓住了对方持刀的手,把那柄即将穿透他的咽喉的军刺卡住,两人扭成一团,那军人哈哈大笑,开口骂了一句。

阮虎讶道:「你是泰兰人?」

一直沈默观战的强者突然喝道:「快点解决!」

那军人知道自己失误了,他大喝一声,扭住了阮虎的手,爆发着能量把军刺往阮虎的脖子捅去,阮虎被那军刺逼近,却呵呵一笑,他突然发力,顺着这一刺之势把那军人整个拉了起来向后摔去,他这一轮闪躲,位置已经靠近两个观战者,那观战的强者一直戒备着,他立刻迅速退开,但站在他身旁的手下却没那幺幸运,他一时不防,被那军人强壮的身体撞到,整个人跌了开去,阮虎趁着对方这一摔夺下了军刺,他一甩手,那军刺正中跌倒者的头颅,把他钉在地上。

飞退的强者大吼一声,他一掌向阮虎轰来,阮虎转过军人的身体挡住了这一击,只听「轰」的一声,两人同时被这蕴含能量的重击打得飞了出去,那强者丝毫不停,脚下一点,又闪身往阮虎他们扑过来,继续往跌成一团的两人杀去,掌上的能量不断的发出,在飞身而进的短短瞬间,至少打出了六记酝满能量的重击。

阮虎落地就跳开来,那军人被连续的重击打得筋催骨折,用奇怪的姿态瘫在地上不知死活,那人见阮虎速度飞快,有点讶异地道:「电铐对你没用?」

阮虎看看自己身上缭绕的电铐,笑道:「你这电铐哪里买的?品质没问题吗?该不会是伪劣品吧?」

那强者自然知道这电铐品质如何,他冷哼一声,又向阮虎扑来,但冲到一半又退了回去,阮虎一愣,突然一个翻滚叫道:「靠!又来这招?」只见他滚过之处扬起一条条的沙尘柱,那些狙击手又发威了,但这次显然没有命中目标。

阮虎上过当,当然不敢认为对方的狙击手已经打完收工回家了,他其实没有感应到子弹破空的能量震荡,只是见对方行蹤诡异就急忙闪开,这下果然逃过一劫,在狙击手的威胁下,他顾不得和对方交战,一路窜进了矮树丛中。

「可恶!为什幺电铐没效呢?」那强者急追而去,他表面沈静,但其实正在视觉介面上对手下大吼。

他的手下迟疑了一下,问道:「电铐的能量输出是稳定的,应该没有问题,大人,对方的状况非常诡异,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您是否考虑先离开?」

「不急!我至少也要亲手试他几招!」那强者破入矮树丛中,他的感知却完全找不到阮虎,但他之前派出的杀手小组也遭遇过这种状况,他手一挥,能量席捲而过,那些矮树如同被狂风刮过,一下子就被毁得乾乾净净,阮虎果然从残破的枝叶中向他冲过来,却被他的外张的护罩弹了开去,那强者一愣,他感受到阮虎的冲击不带有任何能量,显然他是靠着蛮力作战,假如他被加上电铐后就一直用蛮力作战,那他得要有多大的蛮力啊?

这个发现反而让那强者平静下来,他不理又躲入树丛的阮虎,对着视觉介面问道:「还有多少时间?」

他的手下回报道:「电铐的能量还可以维持十七分钟,但对方的强者动了,正往这方向赶来,大约六分钟后会抵达,我们的人手不太够,遇上会有点麻烦。」

「你先把人手都撤了,现场也清除乾净,我来收拾阮虎。」

他的手下劝道:「大人,阮虎的状况实在太诡异了,有我们无法掌握的变数,我建议您一同撤退…」

那强者平静地道:「我心里有数,你快执行命令,不准留下任何线索。」他不理那通讯,专心感受着渐渐平息的能量。夜风轻轻把扬起的烟尘草屑吹开,他细心地散发感知,但还是找不到阮虎。

那强者定了定神,沈声问道:「你是怎幺躲起来的?真是有趣啊!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呢!」他举步往阮虎消失的地方走去,才走了几步,他突然站定,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还是没什幺发现,他摇头道:「诡异…」

只见他双手连挥,洒出了无数小小的能量弹,那些能量弹漫无目的地炸开,他感应到自己的能量弹爆发的状况,果然发现有一片区域没有能量回应,他突然朝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却挥手向另一个方向发出能量,只听「轰」的一声,那片树丛又被打碎,阮虎从爆炸中跳了出来,他还是纵跳如飞,但嘴角喷血,显然被这击所伤。

那强者冷冷一笑,追着阮虎冲去,阮虎只要一躲,他的能量就轰了过去,阮虎不断的闪避他的能量,始终没办法脱离他的视线,那强者摸清了阮虎的本领,也没心思跟他瞎耗了,他的感知聚合,把阮虎围困起来,阮虎顿时觉得自己彷彿陷入泥淖中一般,连逃跑都举步维艰,他只好停下逃跑,转过身来面对这个高他不知道多少级的强者。

那强者看着狼狈不堪的阮虎,冷冷地道:「你们的人快来了,我可不能再跟你玩,你的本事很有趣,但还不足以让你活命。」他一面说话,一面举起手来,準备给阮虎最后一击。

阮虎苦笑道:「还是不準备告诉我是谁要杀我吗?」

那强者迟疑了一下,还是摇头道:「抱歉了,你下地狱去问吧!」他的手掌推出,带着强烈的能量轰向阮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他眼前的地面整个炸开来,出现了一个五六米大的大坑,但却没有阮虎。

那强者一转头,阮虎正从侧面向他袭来,那强者冷笑道:「还真诡异啊!」他手一挥,无数能量球同时形成,乱纷纷的往阮虎袭去。就在这个时候,那强者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撞击,那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精神层面的,那撞击是如此强烈,几乎把他打了个跟头,也让他的护罩出现了一丝隙缝,那强者一晃,还没回过神来,阮虎已经抓住机会冲了上去,只见银光一闪,阮虎包覆着银色结晶的一拳打上他的脸,这一拳力量异常的可怕,就算是修练者的强大肉体也承受不了,只听「喀吱」一声,那强着的脸被打歪,牙齿乱纷纷地飞出了他的牙槽,接着又一拳打中他的丹田,把他打得飞了起来。

那强者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儘管遭到这样致命的连续痛击也没让他乱了手脚,他反射性的在半空中收缩身体,手脚内缩护住了丹田,整个人顺势向后抛去,同时试图聚起能量。但阮虎不打算放过他,像影子似的急贴上去,手脚并用地追着他打,那强者虽然被混乱冲击打得神智不清,但战力仍然很强,他拼命的聚集能量,重新形成护罩护住自己的肉体,同时尽力释放出多余的能量形成无数的能量弹四散乱射,阮虎顿时被能量弹一阵乱打,但他不敢退后,咬着牙不断追击。

那强者感应到阮虎的位置,聚起能量一拳向阮虎打去,只要阮虎退后,就有机会躲开这拳,但阮虎怕失去这小小的优势,不然等他克服了混乱,自己的死期就到了。他转换出来的混乱感知太少,已经没有发动第二次混乱冲击的能力了

阮虎毫无选择,只好趁那强者还没完全发力之际,主动凑上前去挨打,那强者一拳打在阮虎招架的左手臂上,强大的能量透过机体手臂灌入阮虎的体内中,把阮虎打得鲜血狂喷,机体手臂虽然一阵电光乱闪,但却没被打断,在这同时,阮虎右拳挥舞,一阵银光飞舞中,只听「咖拉」一声脆响,阮虎连续三拳都打在那强者的左上臂,变形成刃状的银色晶体长刺终于破开他的护罩,把他的手臂硬生生打断,阮虎扭住那条断臂一甩,那强者「轰」的一声重重地摔落地面,强烈的疼痛让他昏乱的神智醒来,他的感知乱成一团,但他仍然拼命的聚集能量,重新形成护罩护住自己的肉体,阮虎接下来的连续几拳,都被他坚韧的能量挡住,虽然仍然会让他受伤,但却不至于致命。

阮虎发现对方仍然清醒,知道不能让他有时间恢复战力,他急切间破不掉对方的能量护罩,只好扯着对方的断臂把他像条鞭子不断的在地面抽打,这是他跟贝克学来的狠招,也是专属于他们这类暴力狂的超级杀招,果然,他甩了几下后,那强者受不了连续重击,他的能量护罩溃散,脊椎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拉扯,只听咖拉连响,那人痛得大叫,他的脊髓被扯得吋吋断裂,失去了行动能力。

但阮虎还不敢放过他,抓着他的断臂又把他拉回来不断击打他的丹田,他连打了几拳,那强者失去了能量护罩的保护,已经折断的手臂终于撑不住了,从他的身体被撕了下来,那人也被打得远远飞出。

阮虎这一阵狂殴,也把自己累得不断喘气,他向那惨兮兮的强者跑过去,发现那强者已经陷入昏迷了,他中了阮虎的混乱冲击,随着时间过去,感知不断的被解离,控制力大减,又被阮虎毫无人道的殴打,脊髓和手臂都断裂了,丹田也被破坏,整个人像个破烂不堪的布娃娃。

阮虎喘着气把那强者提起来,发现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感知受到重创,丹田也被破坏,脊髓受损,完全失去行动能力,还断了一臂,他这才鬆了一口气,这个敌人又强又聪明,他的隐藏能力骗不了他,靠着最后的杀招才暗算成功。

阮虎见对方已经完全昏迷了,便毫不客气地吸取他被混乱化的无特性感知,他现在正担心修练速度不够快,多点感知都是好的,但阮虎这次转换的混乱感知只有百分之三点七,总量不多,刚刚又被混乱冲击消耗了一些,他才吸收了一些无特性感知,就开始感受到无特性感知的承受量到达上限,这固然是他的承载量有限,但对方实在太强,提供的无特性感知很浓郁。

阮虎考量了一下,他问智能体拉米道:「我还能转换多少混乱感知?」

拉米答道:「不建议您这样做,您的感知量本来就偏低,再转换感知就会失去统合性,请设法增强感知。」

阮虎叹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远处有强大的能量震荡,显然有强者正在高速赶来,他担心对方又有援军,不敢再停留,便抓着那烂泥般的强者,迈开步伐往无人处开溜,他跑了一阵,远离了拘锁环发射器的範围,身上的电铐才渐渐黯淡消失,他虽然重获自由,但他怕引起即将到来的强者们的注意,还是不敢使用能量,便继续靠着体力狂奔而去。

阮虎开始殴打那强者的同时,一直和那强者保持联繫的任务监控者被吓得面无人色,他很了解自己的主人有多强,但这幺强的主人能不能承受这种程度的凌虐,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张着嘴巴,双手握着拳头,心里一直喊着「大人!快反击!快反击!」,但他的主人毫无反应,过了没多久,通讯断去,他眼前的影像消失,他楞楞地看着视觉介面上变成灰色的主人名字,不知道楞了多久以后,他发出一声惨叫,跳了起来向外冲去。

泰兰皇阿南达。阿杜德正躺在躺椅上休息,经过一天繁忙的事务后,现在是他放鬆的时间,用餐后,他总喜欢在享受小妾按摩的时候听小女儿念诗,他最宠爱的小女儿每天远从德国发来通讯,念诗给自己伟大的父亲听。

阿南达正觉得身心一片安宁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女儿柔柔的声音,阿南达皱起眉头,对着视觉介面问道:「怎幺回事?」

他的手下面容严肃地道:「蓬功的任务失败,刚刚失去联络。」他迟疑了一下,低声道:「照对方下手的兇狠,蓬功可能凶多吉少!」

阿南达跳了起来,把正在帮他温柔按摩的小妾弹开,那小妾「碰」的一声撞上了浴室的墙,晕倒在装饰华丽的墙下。

阿南达柔声对还在念诗的女儿说道:「我突然有些事,今天就先到这里了…」他切断了和女儿的通讯,神色转沈道:「有人跟着蓬功吗?」

「有!但是对方的强者来了,双方激烈交手,我方的人还没有空去夺取那件东西。」

「混帐!快把东西拿回来!把蓬功给我处理掉!不论死活!」阿南达吼叫道

「是!」他的手下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们在对方的境内,要安全脱离可能有点困难,您是否…请奔克罗大人协助,大人如果能出手,我们的人就可以让大人瞬移带回。」

阿南达迟疑了一下,奔克罗是住在曼都的天魔,拥有瞬移的能力,如果他能出手,确实可以把己方的强者带回来,但奔克罗出手的价格可不便宜,他脑子一转,暗道:「多少代价也认了,只要那件东西能回来那就值了!」,他马上说道:「好!你继续控制状况,务必要得到那东西,至少要阻止对方拿走那件东西,我去请奔克罗大人。」   他站起身来,但周围服侍的人都被遣走,连唯一留下的小妾也晕倒了,他只好自己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跑出了浴室。

阮虎尽力远离那个伏击点,过了不久,突然发现那个方向爆发强烈的能量,有强者出手战斗了,那战斗一开始就停不下来,能量爆发持续不断,显示双方碰撞得很剧烈,阮虎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只是拼命的跑,他的辅助智能体拉米建议道:「主人,您带着俘虏也没用,您已经无法吸收更多无特性感知了,而且说不定他身上有追蹤器材,我建议您放弃他…放弃前请确定他已经死亡。」

阮虎知道拉米的建议是对的,但他捨不得这幺多的无特性感知,他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把那昏迷的强者丢下,变成刺状的一拳刺穿了他的心脏,确定他死亡后,阮虎把他大致搜了一遍,这强者除了一条项鍊之外什幺都没带,阮虎正感失望的时候,拉米提醒道:「主人!请用感知查探那条项鍊…」

阮虎一探,果然发现那项鍊大有玄机,那项鍊有感知反应,竟然是个法器,虽然不知道有什幺用途,但绝对不简单。他不敢浪费时间,拿走那项鍊,把那具尸体草草地藏了起来,又继续飞奔逃走,现在整片荒野乱战成一团,根本没人能感受到开着混乱护罩的他。阮虎避开战团,在荒野绕了一大圈,等他辨明方位,发现他距离同春酒店还不算远,他现在浑身是伤,衣服也破破烂烂,不敢回家吓老婆孩子,便向同春酒店而去。

(庆祝   Popo   恢复正常~~)

  • 名称:日本春宫图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1: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