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超清

阮虎和丁远光谈话的时候,在机场等着上飞碟回曼都的普生跟他的家主回报会谈的过程和结果,他的家主是个看起来很有亲和力的泰兰人,他年纪不小了,但精神饱满,一脸亲善的笑容,他的照片在曼都的街头随处可见,他就是泰兰皇阿南达。阿杜德。

「就是这样了,他们暗示我们…要在今年的东协支持他们的提案…」普生顿了顿,似乎挣扎了一番后,小声地道:「阮虎建议我们改善和…和潘家的关係…」

阿杜德家族的家主阿南达。阿杜德,那个世界知名的男人笑呵呵地道:「这样啊?改善和潘家的关係?」

普生听到家主的笑声,顿时觉得冷汗从背上冒了出来,一下子就汇成小溪,从颈背一路流下尾椎,他一句话都不敢接,只能低着头感受着那股凉意从头传到脚,这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家主见他不敢答,笑容不变地道:「我知道了,你说你答应了阮虎的条件,嗯…这件事我还有别的想法,我不太喜欢有人和北边那人靠得太近,也不喜欢他们的生意,这件事我不想装作不知道,你…好吧,我会找人解决,你先回家族报到吧。」

阿杜德家族的家主说完话,就把通讯切了,他满脸的笑容一下子消失,对旁边的一个人淡淡地说道:「蓬功,你去接手这件事,我不想再看到那个人。」

蓬功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他看起来并不强壮,但那双明亮的眼睛让人感觉很有智慧。蓬功皱着眉头道:「您的意愿就是我的使命…但家主大人,属下必须跟您确认您是否要这幺做,这样我们都会失去升级的机会。」

阿南达。阿杜德耸耸肩道:「我不要这样的升级,升级以后,我们泰兰国就不能在南洲半岛居于领先地位了,我不急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有自己的星级强者。」他微笑地道:「譬如你…」

受到讚赏的蓬功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得色,只是低头道:「遵命!」,他退了几步,转身昂首离去。

看着蓬功的背影,阿南达握起拳头恨恨地道:「南洲半岛第一个星级强者?敢威胁我?想抢走我的沃拉娜?哼!趁你还没成长起来,给我死吧!」

蓬功接收了家主的指令,一路上都皱着眉头,他奉命要抹去的可不是一个平凡人,那个人刚刚被登录上联合国的强者保护名单,任何一位星级强者都不敢动他,但他们这些还没登上星级的强者就没什幺限制了,很多人会透过和这些受保护的强者交战,来提昇自己的名声,但蓬功并不这幺想,他一向是家主的刀,只能听命杀人。

蓬功一路走着,一面思考该如何完成使命,把那个越国的新秀抹去,同时也发出通讯召集他的手下,洒出他的情报网,他知道那人现在在南京,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返回越国,如果能趁他还在中国时就取了他的命,他的家主会少了很多麻烦,虽然自己对他很感兴趣,但能帮家主减少一点麻烦总是好的。蓬功踏踏实实地一步步走着,出了阿杜德家族的主宅,走入大街之中,就像是个平凡的普通人一样。

阮虎离开京南大楼,感觉到有些茫然,不知不觉中他揹上了这幺沈重的责任,但他的身体却出了问题,最糟糕的是,普生那家伙走了,连潘天庆都跑了,他被一个人丢在南京。

「这群没义气的家伙…」阮虎忿忿地抱怨道

阮虎在大楼的下方站了一阵,本来他想要招辆出租车到机场的,但当他抬头仰望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眼前林立的高楼,稠密的悬浮车车道,井然有序的交通,自由来往却不拥挤的人潮,突然让他感受到南京街头和昇龙街头的差异。

比较起来,昇龙市就像是一个活在过去的城市,除了市中心的政府区和高官住宅区之外,市内其余的街道拥挤狭小,充斥着各种地面车辆,街道两侧的商店挤成一堆,闪烁的招牌拼命争取着行人的目光,整个城市困锁在一张平面地图上。而南京市的街道是立体的,大楼从上到下都有商店,彼此之间靠着悬浮车道连接起来,每一层的街道都等于一座昇龙市,阮虎不由自主地数了下来,眼前的大楼几乎都是五六十层,也就是说,眼前这座中国的中型都市,少说有十倍于昇龙市的容纳量,有了这样庞大的容纳量,都市的面积就已经不再是限制都市成长的问题了,都市的房价将会滑落到合理的水位,市民的居住面积也可以比较宽鬆,各种商业也可以顺利的开展,升级都市真是好处多多。阮虎知道南京市因为受到地质结构的先天限制,并不适合建造天空巨楼,他以前待在澳洲坎培拉的骷髅会总部时,总部的大楼是最高规格的四百层天空巨楼,楼高可达两千米,看着眼前的景象,阮虎完全无法想像一座由四百层大楼群组成的都市会有多幺宏伟。

他回过头来,看着佔据了京南大楼地面层一半面积的京南车厂和车厂上方那座十层楼的透明电梯,那是京南百货,阮虎叹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走进了京南车厂的展示区,看着里面一部部最新型的悬浮车发呆,那些亮丽的新车造型优美,涂装充满了艺术气息,他们的车顶都挂着「Sub-9S庆祝世界第一」的流动霓虹,阮虎看了看车子的定价,又叹了一口气,这次他不再停留,转身招了一辆出租车飞上空中。

南洲半岛的国际高速车道,在一辆急驰的普通悬浮车中,蓬功收到了手下的回报:「大人,目标刚刚登上了南京往香港的飞碟,预计在19:45转机抵达昇龙。」

「很好!让丹达在19:00前完成计画交给我审核,所有资源都可以动用,我也会亲自到场。」

「是!」

切断通讯后,蓬功神情淡然地关闭了视觉介面,心里想道:「很好!让我见识见识什幺是未来的星级强者!我有点迫不及待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啊!」蓬功神色不变,但心却火热了起来。

阮虎在香港转机后,终于在19:45準时到达昇龙国际机场,他下了飞碟,出了机场就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往昇龙市区飞去,他的心里有点急:「真讨厌,回到家里只怕要超过八点了,没赶上跟小志一起吃晚餐,文心说不定要抱怨我。」

他想着自己的娇妻爱子,心头有点火热,突然间,他感觉到一股能量高速迫近,他毫不迟疑地叫道:「停车!立刻停车!」

但四周都是荒凉野外,悬浮车正高速飞行在机场专用航道中,那司机讶异地回头看他,正要说些安抚的话,说时迟那时快,阮虎突然出手击破了悬浮车的顶盖,整个人跳了出去,悬浮车被他一踹,整辆车向下坠了出去,撞在车道的防护力场上,擦出了一条亮蓝色的电弧,一颗火球追着悬浮车飞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火球炸在防护力场上,整段的防护力场一阵波动,那失控的悬浮车被炸得滚下了车道,顿时附近的车辆全都自动高鸣喇叭,提醒附近的驾驶有险情发生,智脑接过那些车辆的控制权,导引着这些车辆一辆辆地减速通过这段危险的车道。

「可恶!又是飞弹,我今天挨了几发了?他妈的钱太多吗?」阮虎坠落在车道外围的矮树丛间,他看着远处发出警示闪光的悬浮出租车,那车很幸运地没有爆炸,车辆看起来没有太大的损坏,他确认驾驶也安全后,就转头往市区急奔。

他还没跑出几步,五个人从树丛间冲了出来,他们从不同的方位挥舞吞吐着能量的刀剑类战器,向他挥砍过来。

「哇靠!战器!」阮虎吓了一跳,他打的架也不算少了,但真的动用强者兵器的时候不多,除了在刺杀卡猜时对上他的锁魂鼓之外,其余时候很少见识到使用战斗兵器的强者,现在一出来就是五个,个个都是筑基强者。

阮虎一矮身,钻进了矮树丛中跟围攻他的敌人玩起捉迷藏,敌人们楞了一下,这种行为在强者间战斗是可笑的,每个强者都可以用感知感应对方的位置,但阮虎这一钻,他就彷彿钻进地里不见了一样,在敌人的感知中,阮虎消失了。

就算阮虎消失了,敌人前进的脚步也没有改变,但他们默契十足地调整速度,分成了两个攻击圈,有两个持刀者冲到阮虎消失的位置,三个在外围警戒。他们洒出了感知,合力把周围挤得水洩不通,但当他们各在自己的防区站定,在他们的感应中,依然什幺也没有。

站在外围的一个大汉透过视觉介面叫道:「大人!很诡异,什幺也没有,真的什幺也没有!不在空中,不在地下,什幺都感觉不到。」

「把树丛清了!」通讯那端的人冷静地道

「把树丛清了!」那大汉叫道,五人同时挥舞手上的战器,一圈圈的能量洒出,顿时这片地面的植物全部化成碎片。

「啊~~」一声惨叫传来,所有人都感受到外围一个同伴身上爆发出强大的能量,那人被打得狂喷鲜血,「咖拉」一声,他的手臂被扭断,手上的战器脱手而出,被阮虎抢在手上。四个强者一言不发的向他冲了过去,那个断臂者突然飞了起来,横着身体向同伴扫来,那些杀手纷纷退开,只有为首的大汉挥刀一斩,只听「啊~~」的一声凄厉惨叫,满天血雨洒下,那人被斩成两截,露出提着半截尸体的阮虎。

「好狠!」阮虎抛下半截残尸,有点惊讶对方的兇狠。这些人连对自己人都下此毒手,可见他们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他下手不再容情,往那为首的大汉冲了过去,两人瞬间擦身而过,手上的战器交会,能量迸发嗤嗤声大作,无数的电弧喷射爆发,这招虽然兇厉,但两人都没有受伤,却听旁边正追过来的两个杀手大声惨叫,轰然倒在地上,两人的头颅碎裂,眼见不活了,原来是被阮虎抛出的石头硬生生砸死。

大汉一个转身,丝毫不管手下怎幺死的,又向阮虎冲了过来,他的速度飞快,配合着一个仅剩的手下,两人一阵快刀乱斩,试图把阮虎斩于刀下,但阮虎施展出专门克制刀王的怪刀招,配上他不断变动的混乱护罩,两三招就引走了一个杀手的注意力,一招砍下了他的手臂,在那杀手杀猪般的惨叫声中,大汉突然急退,阮虎百忙中感觉一股股细微但集中的能量波动往他冲了过来,他脚下发力急闪,但已经来不及了,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肩骨上,把他推得飞了起来。

「嘿!」阮虎一声闷哼,整个人倒飞出了十几米外,跌入一片矮树丛间。

他一落地马上缩成一团,顺势滚了出去,远远的避开他落地的地方,果然,只听「轰轰」连响,好几枚爆弹在他落地处附近炸开来,这些爆弹的爆炸威力非常集中,每一枚的威力半径都只有一米左右,但单向炸射的威力极强,只要被炸中,就算是修练有成的强者也会被撕成碎片。

那些爆弹不断落下,爆炸声不断响起,阮虎被炸得不断滚远,那些爆弹似乎会追蹤他,不论他滚到哪里都会追杀过去。才没几秒,阮虎就被炸得衣衫破烂全身是血,要不是他的护罩和超强皮肤肌肉各挡住了一些冲击,他早就被爆炸的威力撕成碎片了。

除了不断追杀他的爆弹之外,对方的狙击手也没有闲着,他们距离这里应该相当遥远,但他们配备的狙击器材非常精良,一发发的穿甲弹不断向阮虎射击,幸好阮虎不断变位,爆炸也影响了狙击的準度,阮虎总算还能撑住。

阮虎最麻烦的伤在胸肩处,这是第一波狙击时留下来的,对方的狙击手群非常厉害,可以在同一时间从不同的角度用穿甲弹对他做四次射击,那次他躲过了两枚,推走了一枚,却还是被一枚击中,幸好他百忙中扭动身体,避过了心肺要害,穿甲弹穿透了他坚韧的皮肤和肌肉,总算被他改造过的肩胛骨挡了下来,但穿甲弹的贫铀弹头嵌在他的骨头中,一时拔不出来,每次滚动都让阮虎疼痛不已。

阮虎一面滚动一面试着弄出那枚穿甲弹,在用力摇了几次后,穿甲弹终于鬆脱,阮虎的肌肉一阵蠕动,把卡在肩胛骨的尖锐子弹挤了出来,他这才鬆了一口气,但却又开始觉得全身疼痛难耐。

好不容易追着他像下雨般的爆弹全部落完,阮虎已经滚出了数十米之外,当最后一声爆炸停息时,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连虫鸣声也消失了,只剩下耳中的嗡嗡声,那种另类的宁静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阮虎伏在地上动也不动,同时关注着四周的动态。

突然间「咖拉」几声,似乎是什幺机器启动的声音,阮虎感受到能量的翻腾,百忙之间反手一击,「啪」的一声,他打坏了某种仪器,但那种仪器显然不只一部,只听「嗤嗤」声连响,好道电光射了过来,那距离很近,阮虎根本来不及闪躲,那电光「啪」的一声打在他身上,他身上的护罩挡住那电光,但那电光却没有消失,只见那电光缠绕着他的感知护罩,在护罩上游来游去,形成了淡淡的一个电光环。

在那闪电环形成的瞬间,环体的光影中突然发射出一种诡异的波动,那波动无序地震荡,让阮虎身上的能量跟着紊乱了起来,他觉得浑身能量乱跳,再也不听指挥。下个瞬间,「啪啪」的声音连响,又好几道电光分别从不同的方位打了过来,几道电光环又缠上了他,让他身上的能量更加混乱,阮虎惊愕地看着那些隐藏在原野上的器械,又看看自己身上环绕的电光,顿时知道这是什幺东西,这是专门拘拿修练者的拘锁枪,也就是民间俗称的「电铐」,这东西是军方才有的设备,怎幺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呢?

阮虎发楞的时候,「刷刷」的步行声响起,几个人踏着杂草走了过来,当前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他一脸无悲无喜的沈静,看着阮虎道:「不愧是潜力者,居然能躲过重重刺杀跑到这里,但你也只能到这里了。」

阮虎平静地说道:「你是谁?为什幺要杀我?」

那人淡淡地道:「这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有人要你的命。」

他一面说,一面走近阮虎,他的感知一波波扫过阮虎,皱眉道:「狂风级?这是怎幺回事?狂风级就可以看出有星级的潜力吗?」

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阮虎苦笑道:「是啊?这怎幺回事?你一个强者,弄了这幺多手段来杀我这个狂风级的低手,五个筑基杀手,四挺高精度狙击枪,一大堆的定向爆弹像不要钱一样乱丢,你自己知道那些爆弹有多可怕吗?最后还用了电铐!你这些电铐哪里买的啊?我说啊!你一个人出手我就投降了,犯得着这样吗?」

阮虎抱怨的时候,那个残存的杀手头领伫着条树枝一拐一拐的跑过来,刚刚阮虎被打飞时,把手上的战器当作石头扔了出去,那杀手头目闪得不慢,被穿甲弹打飞的阮虎準头也不太好,那战器只打断了他的小腿,但他的骨头粉碎了,照一般的状况他可以躺在地上充病号,但杀手是没有人权的,老大进场了,只要能喘气的就要来露面,这至少比他的手下好,那个断臂的杀手因为挡在狙击枪的弹道上,已经没有哭喊的机会了。

那人盯着狼狈不堪的手下,淡淡地道:「五个筑基杀手,短短几个照面…嘿~~如果再给你十秒,只怕要全军覆没了,了不起啊!」

「了不起有什幺用?你会放了我吗?」阮虎苦笑道

那人摇摇头对旁边的手下示意道:「杀了他!」

「你不自己动手吗?」阮虎一脸惊讶地道

但那强者退后了几步,一脸的戒备。

他的手下似乎是个铁血军人,虽然一身便装,但那血腥的气息怎幺也掩盖不住,他方形的脸上有着几条明显的刀疤,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狰狞可怖。那军人伸手从靴筒上拔出了一根军刺,在手上抛了抛,摆出了一副近身格斗的低姿态,舔舔嘴唇笑道:「我跟你过过招,徒手杀死星级强者一直是我的梦想…保护期的也不错…」

那不苟言笑的强者淡淡地道:「你只有三分钟。」

那刀疤军人嘿嘿一笑,向阮虎扑了过来。

(恭喜Popo修好喽…真奇怪,攻击Popo做什幺呢?能捞到好处吗?)

  • 名称:624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9: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