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浓于水超清

但黎明理的心魔一直没有出现,他眼睛眨了眨,却开始觉得头昏,四周的景物开始模糊,渐渐的扭曲了起来,黎明理不断提醒自己要坚持,不可以被心魔诱惑,不可以迷失自己,但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根本敌不过丁远光特製的药品,没多久就陷入幻境。

在幻境中,黎明理终于见到自己的心魔,费尽一番艰辛终于杀死了他,那猿猴般的魔物死后化成诸般气流,沖进他的体内绕行,这些都是心魔藏起来的修练方法,黎明理得到修练方法后高兴得大叫大跳,没高兴多久他就盘坐下来,专心致志地按照气流所指引的方向运行循环,渐渐的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

守着他的丁远光对老董笑道:「别停,继续记录感知解离和恢复的流程。」

他催着阮虎操纵着黎明理被解离的感知慢慢的把这些无特性感知送回黎明理身上,由于黎明理没有感知修练基础,这恢复的过程非常缓慢,就像是瞎猫寻找死老鼠一样,有时黎明理会吸回靠近他的无特性感知,重新赋予那些感知特性,大部分的时候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老董似乎是个急性子,他骂道:「搞什幺啊?这个小白癡,自己的感知都不懂得收回去?」

丁远光笑道:「他如果一下子都收走了,你还研究个屁,人在福中不知福,快记录啦!」

老董一面记录一面喃喃道:「很难耶,我真不知道有什幺方法可以像阮虎这样把这些破碎的感知留住,目前我们根本没有处理这种感知的设备吧!你先搞一部出来,不然研究作不下去,连样本都留不住,做个屁研究!」

「嗯!」丁远光也犯难,他又观察了半晌,问阮虎道:「如果你吸走这些感知,聚集起来输回对方的感知中,会不会加快恢复?」

阮虎试了一下,注入的感知大部分都散了出来,是有比自行吸收要好一些,但还是缓不济急,他们就这样一面想一面试,试图找到帮助被解离的感知快速恢复特性的方法。

但他们试了又试,各种感知操纵的奇思妙想都被试了一遍,虽然都没什幺明显的效果,但阮虎倒是在丁远光的指点下学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感知用法,也不觉得浪费了时间。他们这一轮乱试,黎明理被解离的感知恢复了一部份,直到大约晚上九点,阮虎的两个孩子进来修练,他们还是没找到明显可用的方法,老董的修练状况不是很好,年纪也不小了,分出感知密集观察了这幺长的时间,只把他累得长吁短叹的,他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出去休息。

两个孩子还感受不到在空中靠着感知交流的大人,只是好奇地看着闭目修练的黎明理,他们吱吱喳喳的对这个不认识的哥哥品头论足地说了一些孩子话,阮虎有点不好意思,对丁远光赧笑道:「大师,对不起喔,孩子们不懂事…」

丁远光笑道:「没关係,我觉得很有趣…算了,今天到这里吧,让孩子们修练,我们出去歇歇…」

他出了清水园,阮虎也只好跟着退了出去,黎正德一直等着,发现他们出来,连忙问道:「丁大师,阮虎,状况怎样?」

丁远光对他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状况还不错,但…说实话,你家的人感知资质都不怎样,这样练下去会出问题。」

黎正德和黎文东同时变色,丁远光指着黎文东道:「像这位,修练得太勤劳了,感知绷得太紧,失去了柔和和弹性,感知失之过刚,要再进步千难万难,这问题出在你自己,再好的设备也没用。」他顿了顿,继续道:「要知道,从筑基跨入星级,本来应该没有任何障碍的,所有的障碍都是自找的,你的感知如此紧张,如何体会自然流转的大道?这自然如此和谐,过刚或过柔都会失之偏颇,你若能体会到自然和谐之道,或许很快就能再进步了。」

黎文东大喜,躬身道:「多谢指点。」

丁远光点点头继续道:「至于里面那个,我一开始差点想杀了他。」

黎正德吓了一跳,问道:「他的资质太差,不堪培养吗?」

丁远光摇摇头:「那倒不是,他的资质还不错,但性情不好,你们这些大人不会教小孩,只会一味的给他尊荣和压力,他的心态已经扭曲了,就算以后修成强者,也不会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他现在还没练成强者,在我眼里,却已经是一个毫无同情心的失败者了,何需费力去培养他?」

黎正德脸色刷地变白,他当然知道心术胜于一切,心术不好,以后所造的孽就越大,为家族带来的麻烦也就越大。

「但幸好他年纪不大,还有药可救,不然我也不会浪费这幺多时间和药物帮他走上修练之路。」丁远光对黎正德道:「黎总书记,你的家世太显赫了,如果你要一个好继承人,这个孩子最好不要自己养,让他多吃一点苦,对他会有很大的好处的,我刚刚看了阮虎的孩子,天真自然,比你的曾孙好多了,我建议你把你的曾孙留在这里,一面靠阮虎的清水园修练,一面让他和其他优秀的孩子亲近,只要严加管教,他骄傲自大又毫无同理心的错误心态或许能扭转回来,这样说不定他能走得更远,这是我的建议,你可以考虑考虑。」

丁远光也不等黎正德回答,一面走一面对阮虎说道:「如果你愿意让那孩子住你这里,他就算是你的弟子,你别跟黎总书记客气,这个孩子个性不好,一跟你闹彆扭你就把他往死里打,打得越多,他以后成就越高,听我的,别怀疑,每个人个性不同,有的人就吃这一套。」他转身走上了悬浮车上的实验台,跟老董谈了起来。

阮虎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期望的黎正德,他双手连挥道:「总书记大人,我自己的修练都练得乱七八糟,哪有能力教人呢?您就饶了我吧!」

黎正德笑道:「你就收了这孩子吧,就当是救他一命,免得他以后变成坏人。」他看看一脸尴尬的阮虎,怒道:「难道你怀疑丁大师的话吗?」他也不等阮虎回答,逕自说道:「那就这幺决定了,孩子就拜託你照顾了!记得丁大师的话,往死里打!拜託了!」他对黎文东招手道:「既然明理已经能修练,又拜得明师,我们就让他留在这里,走吧!」

阮虎见他们离去,无奈地搔搔头,见实验台上的丁远光对他露出诡异的笑容,只好无奈的报以苦笑。

丁远光他们观察了两天,记录下感知解离和复原的资料,并且採集了清水园的各种运作数据后,就收起实验台原车飞走了。这段时间他抽空跟阮虎说明了他们那边所期望的启蒙修练场的设计目标,但问题卡在地球的能源类型不足以支持足够的能量密度,以现在地球的核能效率,大概只能把修练场的能量密度提升三到四成,而不像清水园这样几倍几倍的跳,没办法提供足以启蒙的能量感觉,这问题还有待克服,要解决恐怕需要一些时间。

这两天在阮虎的规定下,原本除了上学吃饭之外无所事事只懂得玩得孩子们,开始负担起打扫庭院和花园的责任,以换取进入清水园修练的权力,尤其是被家主丢下的黎明理,他除了修练权力之外,还要赚取生活所需的费用,加上他算是个少年人了,负担的工作更多,几乎一放学就得开始工作,做到晚餐时间才能开始做功课,做完功课还得插着时间上学习机,然后又忙着进清水园修练,整天的时间几乎都被塞得满满的。

黎明理的母亲听说他拜了阮虎为师,不准再回黎家,跑来抱着他哭了一场,但黎明理只是冷淡地看着她,搞得阮虎也不太欣赏,便让他去帮助园丁挑土挖坑製作堆肥,他年纪轻,从小是家里及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宝贝,从没干过这些粗活,只做得一身臭汗浑身泥巴。阮虎也不可怜他,挑他的毛病把他骂了一顿,宣布以后花园的髒活都是他的是,阮家的庭院和花园可不小,对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这个活其实蛮重的,但这孩子自有一股狠劲,硬是把这些粗活一声不吭地都接了下来。

回到上海的廖明堂在家里一住就住了一个多月,他像往常一样和他父亲重整家族公司的业务,他们两个联手,把被几个叔伯趁机弄乱的公司导回正轨,他打混的这些日子,除了上网跟中国军方和外管处的行动组完成了报到手续之外,连半个行动指令都没接到过,更别提行动任务了。

他休息了几天之后,终于慢慢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幺事,他的波拿波智能体被卸载了,没有了智能体的辅助,他的植体只能自然地恢复,而且他的混乱感知虽然还在,却没有波拿波智能体帮忙放射混乱护罩,更没办法开启战斗型态,他就这幺成为一个奇怪的普通人,除了力气大一点之外,比他原来修练者的状态还不如。

廖明堂并不觉得失望,他想起了二号的经历,开始设法修练,但混乱感知根本没办法用来修练,即使他拼命把混乱感知平静下来,但没有修练仪的帮忙,他连能量都吸不到,这让廖明堂觉得很烦,为什幺二号可以,而他却不行呢?

他一面尝试,一面等着罗娜跟他联络,结果罗娜根本就不理他,丁远光也没来召唤他,他等的有点火大的时候,贝克倒是来找他了,贝克把重新调整过的波拿波智能体放回他的感知,智能体重新上线,开始为廖明堂服务,廖明堂没改他的名字,还是叫他小娜,重新上线的小娜跟以前没什幺不同,只是感情似乎丰富多了,给他的建议也更广泛,有几次甚至还劝他别让几位叔伯太过难看,对这类无聊的建议,廖明堂一律予以无视。

有了智能体之后,廖明堂的强度恢复了,有了混乱护罩,能开启战斗型态,但这些对他的修练还是没什幺帮助,贝克也没交代什幺任务,只是要他好好生活。他搞不清楚贝克的目的,只好继续尝试修练,就这幺无所事事地过了一个半月,除了把家里的一切重新弄上轨道,其余一事无成。

憋了一肚子气的廖明堂最后终于找到出门的理由,他跟越国的新合作伙伴谈定了合作案,为了弄到更多「配额」,廖明堂亲自跑了一趟越国昇龙市,缠着二号帮他引见这计画的负责人。

他在阮虎的引见下,见到了「腾飞计画」的主持人潘天庆,这个曾经流落南京,成为一个失意贵公子的家伙现在可意气风发了,他带回来的跨国合作案在南洲半岛的政经两界都掀起狂潮,不论是政客或是商人都想跟他沾上边,来分润腾飞计画带来的庞大好处,好处多少不打紧,重要的是这个计画将会持续至少三五十年,只要搭上这辆高速列车,一辈子的发展就不愁了。

听到了廖明堂的要求,潘天庆分享了一些文件给他,说道:「如果你能达到文件上的要求,我可以作主提昇你的配额。」

廖明堂知道其中必然有问题,他在小娜的帮助下快速地分析了那份文件后,拍着额头苦笑道:「如果照你的条件,我还不如跟金星买太空矿产,你的环保条件太苛刻了,根本不合成本嘛!」

潘天庆抹抹他那一丝不乱的头髮,一脸无所谓地道:「我并不反对你去买太空矿产,我可是看在阮虎的面子上才给你这个机会的。」潘天庆现在的穿章打扮和行为气度,都很明显的在模仿陈传文,显然这几个月的合作,陈传文的言行已经深深的影响了他。

一旁的阮虎苦笑道:「廖兄,现在这个时代,谁还敢在地裏乱挖呢?我国近来的的环保意识高涨,这个计画遭遇不少环保人士的关注呢!」

廖明堂心里苦笑:「环保人士?我看是想来捞好处的吧!平时不环保,现在才跑出来卡位?」,他无奈地开始查询太空矿产的价格,一面让小娜调出公司内部的评估报告来交叉分析,还没得到什幺结果,阮虎就低声问道:「听说贵国的宇宙军总部有管道可以取得低廉的普通类矿物,您有这方面的关係吗?」

廖明堂抬起头来,苦笑着抱怨道:「你们这两个家伙唱双簧吗?有需要就说嘛!」

潘天庆哈哈大笑道:「好啦!好啦!廖兄是个爽快人,我们真的遇到原料来源的问题,就算开放给你开矿,以目前我国的产能,铁矿和稀有金属的供应还是跟不上,那可是经济发展的主心骨啊,陈董提醒我们说您可能会有办法。」

「我可没有军方的关係…」听到是陈传文的主意,廖明堂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陷害了,他抱怨的话还没说完,潘天庆就又分享了一份文件给他,廖明堂打开一看,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你们找别人吧,他是我大师兄,还是我害他被发配到金星去的呢,他肯定恨死我了…」原来现在负责联络宇宙军矿产配额的人正是廖明堂的师兄邓子超,他是625袭击案的另一个策划者,东窗事发后就马上被军方逮捕,也被判处死刑,他依照法规申请流放充军到金星,受到了家族和三一协会的双重照顾,接了这幺一个肥缺,还不时可以往返地球「接洽业务」,加上他手上有权有货,说不定日子反而过得比在地球上还滋润。

「可恶!肯定又是丁远光搞的鬼!」现在廖明堂对这种状况已经有戒心了,自从他回家之后,各种麻烦的人际状况不断冲击他,考验着他的各种危机处理能力,他知道这可能是丁远光和贝克在观察波拿波智能体小娜的性格状态和反应模式,这次轮到设法修复和大师兄间的关係了,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

廖明堂苦恼地敲着头,潘天庆见他皱着眉头,加大筹码道:「如果你能低价买进太空矿产,买多少都算你的份额。」

廖明堂抬起头来叫道:「当真?多少算低价?你先画条线吧!」

潘天庆沈吟了一下,说道:「只要能低于市价两成,我就算你合格了,如果你愿意转成持股,我就能说服老头让你加入股份。」

「加入股份?」廖明堂眼睛放光。

「我们现在不缺钱,就用你争取来的长期原料供应合约的价值当作股金,有兴趣吗?现在不比一开始了,要溢价七成。」潘天庆笑道

「嗯嗯…」廖明堂一面点头,承认溢价还算合理,一面在视觉介面上计算着付出的代价和可能的回报。他算了几遍,觉得加上冶炼和加工后获得的利润,这生意大有可为,而且还可以分润腾飞计画的获利,这份获利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股份可以联繫上越国的政经关係,未来可以为家族带来更多生意,让他有时间和机会把家族分支的根深深的扎入越国。

(月底了,求收藏求珍珠…)

  • 名称:血浓于水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