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超清

下午,黑暗理事会的坦帕又来了,阮虎告诉他有事情跟他商议,他便乐呼呼地来了。阮虎带着他的感知进入清水园,让他感受一下清水园的状况后,跟他解释了清水园的麻烦,他不敢跟坦帕说丁远光提供了一根能量晶,只说一个外星友人帮忙,但是代价非常之高,高到阮虎自己都觉得没有开发的价值。

听到阮虎想要耗光能量后就放弃清水园,坦帕非常不捨,他的感觉跟大佬很类似,这个修练场对阮虎是不怎幺样,但却能提供他五倍的修练速度,但价格真的高得离谱,一个人三年的五倍加速修练时间,就要花掉十支核燃料棒的价格,那至少也是十几亿美金。坦帕盘算了一番,对阮虎说道:「我们做生意要有始有终,你既然解开了清水园的秘密,那我们就得让当初愿意帮忙的伙伴知道,不然人家会以为你找到了秘密,却想独吞所有利益而找藉口踢走他们,是不是?」

阮虎有点为难,他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个秘密,但他想了想还是答应道:「好吧,如果他们有兴趣,我可以带他们进去感受一下,但必须保密。」

坦帕笑道:「这个自然,清水园就是我们共同的秘密,不会再有更多人知道了。」他虽然满口答应,心里却想道:「这好东西我研究定了,很贵?筑基贵不贵?登上星级贵不贵?对某些国家来说,花多少钱都值得!」

坦帕离去后,黎文东发来通讯说道:「霍夫曼的事老头们决定了,就依照他的请求,你家多了一个奴僕,我们就当作没有这件事,接下来的事我们会处理,你不用担心,等过两天他回来跟你报到,你就先让他把泰兰国的资料和那些科技资料整理出来,我们会视他的价值给他适当的待遇。」

阮虎对国家怎幺处理霍夫曼没有意见,所以当天晚上,那个叫做帕斯的欧洲商人就从昇龙市搭机回到香港,他入住了一家酒店,整整三天都没有出门,从此人间蒸发,而两天后霍夫曼出现在阮家,已经变了一副模样,越国政府帮他整型,还帮他弄了新的身份,现在他是一个越国混血儿,阮家新雇的佣人。

改名叫做阮平的霍夫曼开始帮阮虎整理清水园中的收藏品,他请阮虎弄出部分封装型态的科技蓝图,整理之后写上自己建议的处理方式,交回给阮虎收藏,他一件件的产出,黎文东很慎重的让不同的人来一件件取走,显示越国政府对这些科技非常重视。

而这几天,阮虎除了修练之外,他还和家人讨论着如何使用清水园,第一晚他们全家高高兴兴的挤进去修练,等到兴奋劲过了,大佬反应了过来,跟阮虎说道:「阿虎啊,我觉得这样太浪费了,这东西不能这幺用。」

阮虎疑惑地问:「那该怎幺用呢?不是用来修练吗?」

大佬摇头道:「绝对不是!用来修练太浪费了,它应该被用来启蒙。」

「启蒙?」阮虎没接受过正规修练,从没听过这个修练名词。

「启蒙就是让一个完全对修练毫无感觉的人,能够感应到能量,并且开始理解修练是什幺。」大佬解释道

阮虎恍然大悟:「喔!我懂了,这些事情不是有师父引导吗?」他知道师父会带着徒弟修练,甚至使用引能诀帮助他们感应到能量。他的妻子文心更努力,她从小就把小志抱着修练,用强大的感知驱动他的能量循环,这才能保住他的小命。

大佬点头道:「一般是这样,但让一个什幺都不懂的小孩懂得能量是怎幺回事,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不只考较孩子本身的体质、悟性,甚至还有运气的成分,这一切的麻烦都是因为能量太过稀薄,很难让孩子有直观的感觉,像可欣和可喜,他们有修练的热情,但资质并没有好到能轻易感受到能量,每天坐着发呆到睡着,这样的热情能支持多久呢?」

他这幺一说阮虎马上懂了,他拍手笑道:「您说得太对了,等他们放学回来,我把他们送进去试试!」

「但事情可不止如此!」大佬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修练有成的人,吸收的能量都很多,如果换上一个不懂修练的小家伙,他在里面感应能量根本就不消耗多少能源,你就算放进一百个小孩,也比不上我们一个人进去的消耗大,所以这个环境应该用来训练我们越国的新希望,只要能感应到能量的小孩多了,未来他们之中一定会诞生强者。」

阮虎击节讚叹道:「正是!师父您真是太聪明了!就这幺办!先让可欣可喜试试,看看状况是不是我们想的那幺好!」

当天晚上两个小朋友在家教的带领下做完功课后,就被阮虎送进了清水园,他们依照阮虎夫妇的指示开始盘坐修练,一开始还是没什幺头绪,等他们夫妻俩开始对两个孩子使用引能诀,两个孩子的身上同时注入能量,他们惊叫一声,在父母的导引下开始自己的第一次自主运转,阮虎不断的提醒鼓励他们,过了两个小时,两个孩子总算正确地完成了生命中头一次的週天循环。

在修练室中,阮家的大人们高兴地互相庆贺,这样算起来,他们一家子全都是修练者了,这在越国的各大世家中是前所未有的,每个家族都希望每个孩子都能修练,但修练的起步很艰难,就算以世家优秀的条件,也不过十中取一而已,现在阮家靠着清水园,就让两个本来不能修练的孩子开始修练,这确实是了不起的成就。

阮虎和大佬讨论了一下,把这个状况回报给黎文东,过了不久,黎正德亲自来访,他带来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那是他的嫡曾孙,从小个性坚毅,虽然刻苦修练,武术拳脚什幺都学,但就是没办法感应到能量,黎家能找到的偏方灵药都试过了,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黎正德一听有这种好事,连忙带着曾孙来尝试。

阮虎先把这个叫做黎明理的男孩送进清水园,然后引导着黎正德和黎文东的感知进入,让他们用引能诀帮助男孩修练,黎正德和黎文东轮流试了一整晚,完全没有效果,他们两个看着一旁瞑目修练的姊弟,心里充满了无奈,他们都知道这对姊弟之前是什幺德行,现在他们都修练起来了,为什幺自家的孩子就是雷打不动呢?

阮虎见他们失望,劝道:「欲速则不达,让孩子休息吧,我们再想想办法。」

黎正德叹道:「还有什幺办法呢?能试的都试过了…」

阮虎想了想,突然记起丁远光曾经告诉过他修练的两个大关卡,一种是天生经络不畅,不适合能量修练,另一个就是天生感知特性不佳。清水园提升了能量密度,让修练者有较高的机会感应到能量,但如果感知的资质实在太差,怎幺样也无法感应到,那该怎幺办呢?

阮虎伸出感知测试了黎明理的感知,他的感知果然在体内缩成一团,根本没有放出来感应能量。阮虎便问黎正德道:「他有加入学习服务器去上感知课程吗?」

黎正德苦笑道:「上不去,他一去测试就被刷掉了,服务器根本不给他上修练方面的课程。」

「喔!」阮虎无奈,看来这孩子感知资质真的很差,他不知道丁远光那边的研究作得怎幺样了,他虽然连续送了几次药品过去,但总是尽量避开丁远光,就算见到了,也只是丁远光查问他的状况,他根本不敢询问丁远光的研究进度。

不过他现在发现了清水园的真正用途,觉得应该跟丁远光回报一下,顺便问问他有没有办法克服感知的问题。他看了看时间,众人刚努力了一整夜,现在正是清晨,阮虎觉得这时候不适合打扰丁远光,便收起了视觉介面,一旁正瞪着他的黎正德问道:「怎样?还是没办法吗?」

阮虎见他透着焦急,知道他很想让曾孙修练,黎家是大家族,嫡曾孙非常重要,万一他不能修练,未来家主的人选可能就要换人,但这样一来,该换谁好呢?免不了又是一场争夺,但不论争夺的结果怎样都会有人不满,肯定会弄得家宅不宁甚至流血内斗,所以就算黎正德这种久居高位的人遇上这种问题也不免紧张兮兮的。

阮虎吶吶地解释道:「现在时间太早,我不好意思去吵丁大师。」

黎正德眼光一亮:「丁远光吗?太好了,他老人家肯定有办法的!你快帮我问问吧!我都快急死了。」

阮虎被他这幺一催,只好打开视觉介面,他想了想,给罗娜发出通讯,罗娜听了他的问题,娇笑道:「你究竟是找丁大师还是找我?」

阮虎被她笑得不好意思,只好实话道:「这…应该是找丁大师…可是我怕吵了他老人家。」

罗娜笑道:「丁大师随时都在修练,也随时都在处理事情,根本不怕吵,你等等啊…」

过了一会儿,阮虎的视觉介面亮起,丁远光发来通讯道:「说吧,什幺事情?」

阮虎把他们对清水园的新发现和黎明理的状况都描述了一遍,丁远光点头道:「照你这幺说来,他的感知收束凝合,乃是天生专心致志之人,这并非是天生驽钝,只是过度专注,虽然对感兴趣的项目学习起来很快,但偏偏对其他事物感受性很差,简单的说,就是严重的偏科。他或许喜欢武术,但却对武术之外的其他东西视而不见,所以才会无法感应能量。」

阮虎连忙问道:「那该怎幺办呢?」

丁远光笑道:「他这种状况你也是研究过的,他的感知收束凝合,你必须找到发法化散他的感知,你想想,有什幺方法化散感知?」

阮虎想了想,怀疑地道:「使用药品?」

丁远光哈哈大笑:「对啊!这正是我们合作研究的题目,不是吗?你提供优质药品,我们研究测试。」

「有成果了吗?」阮虎问道

丁远光叹道:「还差得远呢!现在我们研究出来的药品,虽然没有成瘾的问题,但还是会解离感知的,你也知道,把感知化散又无法吸回,感知自然会解离消散,这对试用者会造成伤害,如果试用失败,必须静心等待一年以上,等感知重新恢复稳定才能再试,我们都觉得这样效率太差了,人生适合修练的黄金时期就这幺短短几年,有多少个一年可以浪费?」

阮虎想了想,问道:「如果加上我呢?我帮他保留感知,一步步帮他恢复感知,能不能缩短等待的时间?」

丁远光诡异地笑笑,彷彿他一直在等阮虎自告奋勇做这个实验,他笑道:「可能很烦喔,这可不是一两天的事。」

阮虎知道他的想法,也笑道:「如果要帮的人很多,那我可能帮不来,但一两个嘛…我应该有这个耐心的。」

丁远光点点头道:「很好!我这边準备準备,最晚下午就到你那边试试,我也顺便看看清水园的能量消耗状况,你想到的方法是正解,我这边正在模拟清水园的环境,有了一些特别的想法,到了我们再讨论。」

丁远光切断通讯后,阮虎跟黎正德说道:「丁大师认为或许还有机会,他今天下午会过来看看状况。」他不敢把话说得太满,连丁远光会用药的事情都不敢提,但黎正德听了大喜,人类的最强者要来帮他曾孙修练,如果这样还不行,那还有什幺可怨的呢?

几个人让孩子们出来休息,修练了一整晚的姊弟精神正好,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準备上学,黎明理羡慕地看着他们,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他熬了一个晚上,根本没有进入修练状态,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阮虎连忙对他说道:「丁大师下午就会来帮你,你快去休息睡觉,保持最好的状态去见丁大师。」

「是!」黎明理行了一礼,让佣人带着去客房睡了。看着这个严肃的小大人,阮虎彷彿又看到另一个黎文东,便对黎文东笑道:「文东啊,我看明理很像你啊,你小时候是怎幺修练起来的啊?」

他随口这一问,本来是随便聊聊天,但黎文东却脸色大变,他突然把头扭到另一个方向,似乎根本不想接这个话题,阮虎抓抓头不解地道:「干嘛呢?不分享一下修练的经验吗?」

黎文东闷闷地道:「没什幺好说的…我的方法是笨方法,明理试过了。」

阮虎大感疑惑,他感觉黎正德拉拉他的衣角,示意他别再问,知道这其中可能有隐情,便笑道:「走吧!去吃早餐喽,不吃早餐可不健康呢!」他一马当先的走进餐厅。

黎正德也不回官邸,整个早上也不办事,他吃饭梳洗过后,就这幺留在阮宅静心等候丁远光,他们一直等到下午三点,丁远光才姗姗来迟,他带着一大车的人,还有两大车的设备,悬浮车一停下,他就指挥着那些人展开仪器,把阮家的停车场当做了自家的实验室。

阮虎、大佬和黎家祖孙站在停车场边欢迎他,丁远光跟几人致意后,说道:「这些设备没办法搬进去,等一下我们就在这里研究,影像和感知记录会由我传到外面来,由研究人员进行分析,你等一下把我跟老董带进去,感知状态就可以了。」

等他们设备展开测试完成,阮虎把强迫自己睡了一觉的黎明理送入清水园,把自己和丁、董两人的感知送了进去,其他人都留在外面,透过仪器看状况。

丁远光和老董不断的和外部的研究人员校调仪器,直到一切都没有问题,老董是个学者模样的老人,他到了之后一直忙着对研究人员吆喝下令,似乎是这群研究人员的主管。

丁远光让黎明理平躺在清水园中唯一的一张硬床上,对他正色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丁远光,小行星级,目前地球的最强者。我看了你的状况,觉得你非常容易感受到能量,你之所以不能感受到,是因为你突破不了你自己的心魔,这心魔限制了你,让你不得自由,如果你想要修练,你就必须斩杀你的心魔,懂吗?」

黎明理显然知道丁远光,他很用力的点头道:「我懂得!丁爷爷,我会杀了他,不管是谁,只要阻止我修练,我就要杀了他!」

丁远光眉头微皱,他觉得这孩子杀性太重,未来的发展可能受到限制,他用心魔一说,只是为了解除对方的心防,让他自然地接受幻象,但没想到对方的外魔真的颇重,看来他求道多年一直不可得,只怕心思已经扭曲了。

但现在他没办法为对方化解,只好拿出一颗金色的丹药说道:「好!你很有勇气,我也肯帮助你,你把这无上金丹吞了,它会让你明心见性,直指你的心魔,找到他、斩杀他,你就可以跨出修练的第一步!」

黎明理抢过那丹药,一口把丹药吞下,瞪着眼睛等待着,似乎要等他的心魔跳出来,瞬间把那魔头撕成碎片。

  • 名称:已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6: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