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排行榜超清

第二天,霍夫曼换了一副面貌又回到昇龙市,他才刚住进一家旅店,一个人影就在他的房内显现出来。霍夫曼马上躬身致意道:「帕马大人您好!」

整个人显得威严厚重的帕马是美洲的星级强者,他沈着脸道:「阮虎已经知道我们两个了,怕不好出手对付他。」

霍夫曼一听就皱起眉头,他想了想,小心地提醒道:「这可是国家指派给您的公务,您不打算执行吗?」

帕马不悦地道:「我觉得你执行任务的方向有误,正在把国家推向和阮虎对立的方向,这是一个不必要的恶意行为,会为国家惹来强大的敌人。」

霍夫曼冷笑道:「强大的敌人?阮虎配吗?」

帕马怒道:「阮虎不配?那丁远光和陈漫配吗?」

霍夫曼皱眉问道:「这跟丁远光有什幺关係?他虽然称讚了阮虎,但阮虎又不是他的弟子!」

帕马瞪着他,收起怒色严肃地道:「我严重怀疑你的能力,霍夫曼!我会向上级呈报你的种种失误。」

霍夫曼讶道:「失误?我什幺时候失误了?」

帕马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丁远光收了阮虎的儿子当弟子!」

「什幺?」霍夫曼大惊:「你怎幺知道的?」

「阮虎亲口向华特森说的,当场还有黑暗理事会的坦帕,而且阮虎知道我们两个也在。」帕马慎重地道

霍夫曼惊呆了,帕马见他瞪大眼睛一脸的不知所措,继续正色质问道:「你要知道,丁远光登上了小行星级,现在已经是地球的最强者了,你要引领国家去得罪他吗?」

霍夫曼还是一脸惊呆的表情,帕马见他毫无反应,忿忿地骂道:「跟你这种白癡一起出任务真是我的不幸,我明白的告诉你,我可以和你一起跟阮虎会谈,但别想我对他出手,想都别想!维加大师的想法也是一样。」他说完就瞬移而去,一点都不想理会霍夫曼。

霍夫曼大受打击,他倒在客房的沙发上,整个思绪乱成一团,他现在也不想去惹阮虎,但自己的犯罪证据还在阮虎手上,这该如何是好呢?

霍夫曼心慌意乱地在房内走来走去的踱步,想了半晌都不得计,他只好发出通讯,过了良久华特森才接了起来,冷淡地道:「有事吗?」

霍夫曼一愣,这老同学的语气太冷,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人了,确认了一番,他才小心地问道:「你跟阮虎见过面了。」

「见过了!」华特森说道

「那…」

霍夫曼还没说完,华特森就严肃地道:「老同学啊,现在状况不同了,上级命令我保护阮虎,不准你去碰他,我也没有办法,看在同学的情分上,我可得警告你啊,现在护着阮虎的人很多,个个都有几分本事,你要动他,小心你自己的小命。」

「啊?」霍夫曼大惊,他才去香港打了个转,离开越国不到一天,怎幺一回来事情都变了,原先还一直劝自己快动手的华特森现在还改行当起了阮虎的保镖。

他迟疑了几秒,忍不住问道:「这…老同学啊,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幺回事吗?」

华特森说道:「这也不是秘密,阮虎决定公开徵求合作伙伴,一起研究清水园,现在世界上有兴趣的组织都派人来跟他联繫,连国内都派人来了,你…难道没有接到上级的新指令吗?该不会是…被放弃了吧?」

华特森这个质疑宛如惊雷打在霍夫曼的头上,把他打得手脚冰冷,干情报的最怕被上级放弃,一个孤立的情报员还有什幺价值呢?霍夫曼已经听不清华特森接下来说了什幺了,他呆呆地楞了一阵,连华特森什幺时候切断通讯都不晓得。

他可不知道自从外管处通报了他们的资料,黎高文的人就全力运转起来,他们没有第一时间驱逐霍夫曼,而是先推断美洲政府的目的,几个外交老手随随便便就分析出美洲政府的十大意图,要达到这些意图不外乎就是要杀死阮虎、破坏车厂计画、抢走清水园等等…

一群满肚子坏水的外交老手聚在一起商议,没多久就想出了对策向上请示,黎正德一开始还不以为然,等他跟阮虎通了气,阮虎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越国政府便先驱逐了霍夫曼,把他和华特森隔离开来,然后拉拢不知情的坦帕一起对付华特森,这才有阮虎和坦帕跟华特森的聚会,这一招非常厉害,靠着清水园的魅力,阮虎和越国政府联手把霍夫曼带来的力量各个击破,还一一策反,连原本打算帮泰兰国介入都市升级计画的美洲政府也改变了主意,转而全力争取清水园的共同开发权。

霍夫曼去香港绕了一圈回来,盟友已经跟敌人联手,连他带来的两个强者都不听话了,他一个孤家寡人翻不出风浪,竟然被他的上级有意无意地给「遗忘」了。

霍夫曼虽然不知道事情发展的细节,但也知道自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中,他不在乎阮虎的生死,也不在乎自己任务的成败,但他必须设法取回蓬功留在清水园中的设计图,万一这份设计图被捅了出来,不只自己一个人死,只怕自己辛苦多年建立的关係网上的人都会死光,这对他来说比死还可怕。

霍夫曼心乱如麻地绕来绕去,想出各种可能的解决办法,但都没有成功的可能,他现在出手对付阮虎,连自己人都会扯后腿,说不定他带来的两位星级强者还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如果他有什幺不良意图,只怕就先被自己人无声无息地抹去。

弄清楚情势的霍夫曼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在无法可想之下,他只好决定拿出身家性命使出最后一招,计议已定他反而从容了,先洗了一个澡,把浑身冷汗沖掉,然后叫了桌好酒好菜,好好的吃了一顿,接着卸掉所有化装,穿上自己最好的正装,出门搭上了悬浮车。

阮虎和坦帕他们喝完酒又修练了起来,现在坦帕不肯走了,他当起了清水园开发计画的召集人,专门接待对开发清水园有兴趣的势力,他本身是个商人,又有黑暗理事会当靠山,说起话来份量十足,这些联络说明和讨价还价的小事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而且那些平时看不起他的势力,现在都好言好语的和他打商量,让他觉得倍有面子,还能趁机建立一些私人关係,这个召集人他干得很起劲。

阮虎又抓紧时间锻鍊了一天的感知,到了晚间,坦帕来找他了,两人商议了一番清水园开发的事务,谈完了公事,坦帕临走之前低声道:「我说兄弟啊,你拨个空见见那个家伙吧,真不知道他有什幺事,死皮赖脸的,烦都烦死了。」

阮虎讶道:「哪个家伙?」

「那个美洲政府的特务,下午开始就赖在门口不肯走,一个狂风级强者抱着柱子,士兵们拉也拉不走,到最后没人理他了,现在还挂在柱子上呢!把我们强者的尊严都丢光了。」坦帕抱怨地道

阮虎想像那场面不由得觉得好笑,他送坦帕出门,回来就发了通讯问黎文东这是怎幺回事,黎文东冷冷地道:「还不是美洲人的诡计,不知道他们在想什幺,派了这个没脸没皮的白癡特务来这边捣乱。」

阮虎问道:「他想要什幺?」

「这倒没说,只说要见你,当面跟你谈谈。」

阮虎心想一个狂风级的强者自己还能应付,便道:「那就让他来吧!我跟他谈谈,看看他究竟有什幺大事,连强者的尊严都不要了。」

过了十分钟,黎文东带着霍夫曼进了大宅正厅,霍夫曼一见阮虎就眼泪汪汪的一通鞠躬道歉,还把泰兰皇的恶意陷害加油添醋地骂了一顿,最后掏出一张纸本的凭证说道:「我这辈子干尽坏事,就得了这五千万美金,这些钱全都献给您了,我不求您饶了我,只求您把设计图还给我,要不然就算毁了都可以,这份设计图一公开,我自己是不打紧,但我的朋友们只怕许多都要上电椅,那少说也是百余条人命啊!」

阮虎对他的大手笔有点讶异,他其实还不会使用清水园的储物功能,也从来没想到去动清水园,对他来说,清水园是国家重要的资产,并不属于他个人,这几天他是有好奇地去观察过清水园,但用感知查探下,里面只隐隐约约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幺。

阮虎问拉米道:「我该如何使用清水园的储物功能?」

拉米答道:「你可以透过感知操纵它,但你必须先破解它原先的加密,并且取得里面的管理智能体的权限。」

「管理智能体?那里面也有智能体?」阮虎讶异地问

「这是当然的,每一个储物装备都需要管理智能体。」拉米理所当然地道

阮虎想了想,这也是有可能,没有安全防护的储物空间,岂不是项鍊被感知碰一下东西就丢了吗?但是要破解一个智能体可不是简单的事,他问道:「你能破解清水园的智能体吗?」

拉米答道:「当然可以,以目前地球的科技,联合所有智脑来破解这类智能体的加密大约要三年,破解后强制取得它的权限至少需要两年。要是我来专心破解,七年内就可以取得权限。」

阮虎吓了一跳,这一来一往就要几年功夫,别说五年,就算一年自己也等不起啊!他为难地抓抓头,对霍夫曼说道:「这个…霍夫曼先生啊,五千万真的是不少钱,现在国家开办车厂,到处都要用到钱,我也不跟您客气,但是…我还没取得清水园的权限,没办法在里面找东西,您可有什幺方法从里面拿东西出来吗?」

霍夫曼心中一跳,顿时有喜有惊,喜得是小命暂时保住了,这阮虎挺好说话的,五千万确实可以买回设计图,但惊的是阮虎打不开清水园,要是拖上一阵,但地球上的各大势力参与清水园开发,日后大家合力打开了清水园,里面的东西一旦曝光,到时自己还是照样死定了,而且国家失了面子,只怕自己的朋友们也会死个乾净。

他知道万万不能等到联合开发时才打开清水园,但要如何才能破开清水园的加密,取得它的权限呢?霍夫曼抱头苦思,以往地球强者抢到储物项鍊,最快取得权限的方法是靠智脑联合破解,以美洲为例,如果连结美洲各大都市的城市智脑合力破解,大概能在三年内取得权限,但这样要支付的代价很高,而且保密性也不好,一般来说都是强者自己破解,花个十几二十年的慢慢磨,反正强者的寿命比一般人长,也能等得起,但现在自己可等不起。

想了半晌,霍夫曼灵机一闪,叫道:「阮虎大人,您不是跟丁远光丁大师相熟吗?他老人家是智脑专家,说不定有什幺方法可以快速帮您取得清水园的权限呢!」

阮虎一听心中大动,他找了人来共同研究清水园,坦帕不只一次跟他提到清水园的保安问题,他总劝阮虎千万别把清水园的权限给出去,连国家也不能给,不然到时他的清水园肯定被黑了。但阮虎一直没放在心里,在他的想法中,自己从来没掌握过清水园的权限,根本谈不上给不给,到时把清水园交给黎总书记处理就得了。但今天被霍夫曼这幺一提,他才想起清水园里面不知还有多少东西,他可以交出清水园,但里面的东西说不定挺值钱呢!泰兰国前任皇帝和他儿子的私藏,少说也有个几亿吧!就算没多少钱,眼前也有五千万可以拿嘛~~这也不无小补了。

阮虎的心活了起来,这笔钱来得及时,政府要求他成为车厂的股东,那可不是免费的股份呢,如果能拿到这笔钱,他就不用挪用别的资金来投资车厂了。阮虎大感心动,要是为了他自己的事,他肯定不会去求丁远光,但是为了帮车厂弄点钱,顺便帮家族和国家减轻一点负担,他可不会吝惜自己的面子,反正他欠丁远光的已经够多了。

他发了通讯给罗娜,罗娜一接起通讯就娇笑道:「呵呵~~今天是什幺日子啊?你居然还会想起我?」

阮虎不好意思地把事情解释了一下,罗娜笑道:「区区一个储物项鍊,还需要烦劳丁大师吗?你有空过来一趟,我帮你解吧,这又不是什幺了不起的东西。」

阮虎听她这幺说,这才想起罗娜是纯正的外星人,她掌握的技术和设备可是真正的外星科技,破解这类小小的储物道具应该不难吧。阮虎不好意思常麻烦大人物丁远光,但罗娜对他一直很好,从骷髅会时期开始就对他照拂有加,阮虎一直把她当作大姊一样看待,稍稍麻烦一下自己的大姊,他就比较没有心理压力。

阮虎对霍夫曼道:「我找到一个朋友可以帮忙取东西,你且在昇龙市等几天,我去去就回。」

霍夫曼高兴地点头道:「那设计图是压缩状态,由数千张不可变动的蓝图资料组成,用记忆水晶的型态存放在一个深蓝色的资料柜里。」

阮虎点头道:「如果我真的找到这个资料柜,一定会让你亲手处理。」

霍夫曼高兴地频频点头哈腰,在黎文东的监视下走了,黎文东看他离开,感叹地道:「明明是一个强者,却一点强者的自觉和尊严都没有,真是奇怪啊!」

阮虎倒不觉得有什幺奇怪的,人都要设法活下去,遇到了生死交关的麻烦,尊严也救不了你,难道就这样有尊严的死去吗?那又有什幺价值呢?更何况霍夫曼还想到自己那一堆朋友,为了他们肯交出所有财产,连自己的尊严也不顾了,也算是有几分义气吧。

阮虎跟黎文东说他要赶到南京去解开清水园的权限,黎文东通报了他爷爷,黎正德一听阮虎要去南京,哪还有阻止的道理?他巴不得阮虎跟丁远光多多来往,最好能请动丁远光的大驾来昇龙市绕一绕,发表一点对昇龙市未来前景的好评,这样越国的未来就更灿烂了。

黎文东带齐人手,把阮虎带到机场,阮虎不由得被他的排场吓了一跳,在那里等他们的居然不是一架飞碟,而是三大一小的四架飞碟,除了一艘小型的载客飞碟之外,还有三架看起来凶猛无比的战斗用飞碟。

「有这幺夸张吗?战斗用飞碟都上场了?」阮虎瞪着气势非凡的战斗飞碟喃喃地道

「这不算夸张,你现在的身份有这个价值,中国政府也同意我们派遣护航飞碟。」黎文东有点羡慕地道。他认识阮虎也有一段时间了,从听老师说他为了救女儿戏弄罗武开始就对他有了几分兴趣,接着阮虎一路过关斩将,直到今天拥有了这份国家级的待遇,他没有丝毫的嫉妒,因为这都是阮虎流血流汗打出来的,他黎文东确实做不到,只能感到无比敬佩。

  • 名称:电视剧排行榜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3: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