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漫画超清

在普生的视觉介面上,老谋士康加仍然沈稳地建议着:「所以您应该考虑答应他的条件,至少先把他稳住,他虽然狂妄,也造成了一些麻烦,但他刚刚的建议还不错,至少我们跟其他世家都可以分润到好处,答应这个条件我们也不算丢脸,当然最好是能换到一些好处,尤其是悬浮车厂的股份。」

普生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他又喘了几口气,突然站了起来瞪着阮虎,阮虎还是一脸笑意,他察觉到普生的感知突然像发疯似的侵袭他的混乱护罩,他刚刚恢复到三级的混乱护罩不断的偏折和扭曲普生的感知侦测,但已经让他觉得有点吃力了。阮虎维持着笑容,承受着普生的感知攻击,一面笑着说道:「我们大家都不想在贵国开战,打仗弄不到钱,只有和气才能生财,不是吗?」

普生使尽了各种手段,感知却始终突破不了阮虎的混乱护罩,他气得一捶桌子,只听「轰」的一声响,那坚固的橡木会议桌被他敲得塌了下去,普生愤怒地指着阮虎叫道:「为什幺?为什幺我感受不到你的强度?为什幺丁远光会承认你?你告诉我,我就考虑你的提议!」

挂在普生的视觉介面上的康加叹了一口气,切断了通讯。

阮虎瞪着普生,不知道该怎幺回答,他搞不清楚为什幺普生突然发这幺大脾气,刚刚他可是提出了一个善意的合作案,就算普生不同意,也不该气成这样啊?而且这跟丁远光有什幺关係?

他并不能了解像普生这样拼命想要登上星级,却一直无法成功的强者的心态,他们又急又气,总认为自己应该是周遭国家的第一个星级强者,但现在有人似乎要登上这个宝座,他们就把一切利益都忘了,只想知道那人到底比自己强在哪里。

「出去!所有人都出去!」普生挥手大叫道,他的感知和能量散发出来,整个会议室突然一片混乱,就像颱风扫过一样,所有人都哀叫了起来,阮虎也叫道:「所有人都退出去吧!」,他对桑昆说道:「你带着弟兄们退出去,别紧张,我看普生似乎有话要对我说,我们不一定打得起来。」

与会的众人纷纷逃出混乱的会场,最后整个会议厅安静下来,诺大的会议厅一片混乱,只剩下阮虎和普生。

普生瞪着阮虎叫道:「你是什幺等级?火山级吗?」

阮虎耸耸肩道:「我不知道,我没去管过什幺级数,也从来没去测试过…」

「那为什幺丁远光会认为你可以登上星级?」普生叫道

阮虎一脸无奈地道:「我哪知道?丁大师是看得起我,但我没有参加他的计画,只答应提供他一点小小的服务,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

「所以你真的见过丁远光了?」普生沈声道

阮虎承认道:「见过了,丁大师对我有大恩,我一辈子感激他。」

「大恩?大恩!」普生怒吼道,他并不知道阮虎指的大恩是丁远光让人帮他的妻儿做全身重建,还分文不取,他以为丁远光会帮助阮虎登上星级。心中更是忿忿不平,为什幺丁远光不来帮他呢?这太不公平了!

阮虎实在搞不懂普生为什幺那幺激动,他抓抓头问道:「我们合不合作跟丁大师有什幺关係?」

普生毕竟没有被嫉妒之火烧到完全失去理智,他喘了几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后,又问道:「你加入了丁远光的修练体系?」

阮虎摇摇头道:「没有!真的没有!」

「为什幺?他没有邀请你吗?」普生叫道

阮虎不知道该怎幺回答,他当时不清楚留在丁远光身边的好处,但他不想变成任何人的实验品,他也不想继续发展植体,所以他很坚定的拒绝了,等他离开了南京,大佬不断的抱怨他,他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幺东西,但他一点都不后悔,比起提升战力,他更想找更多时间跟家人相处。

阮虎为难地抓抓头道:「丁大师希望我留在他身边,但是…我想跟家人在一起…」

普生听了之后大为光火,他毫无仪态地跳着脚大骂道:「混蛋!你这大白癡,你知道你错过了什幺吗?」

阮虎耸耸肩道:「或许我错过了一些机会,但我就是想跟家人在一起,不要把每个人都当作修练狂好吗?起码我不是!」其实他事后并不感到后悔,因为丁远光收了小志当弟子,这对阮虎来说比自己接受丁远光的训练更好,他感到高兴,也乐得轻鬆。

普生见他一派轻鬆,心中的怒火渐渐熄了,反而出现了一种讶异的心情,他不知道丁远光是如何判定一个人有登上星级的机会,但或许阮虎的态度可以供他参考,或许他们都太急躁了,反而偏离了正道,而阮虎这种不在意的态度,说不定反而更有机会走上正道。

普生想到这里,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心中的怒火完全熄灭了,他静静地站着思考,越想越有可能,另一个想法马上跳上他的心头:「这是一个好机会,我趁机交好他,跟在他身边近距离观察他,说不定可以解开我的困境,让我的修为更进一步。」

这个想法一跳出来,普生就心平气和地坐下,他的脑子转得飞快,一下子就釐清了刚刚收到的各种情报。他清了清喉咙,说道:「你刚刚的提议我一点都不在乎,现实中的金钱和势力我阿杜德家族并不放在眼里…」他看了看有点失望的阮虎,又继续道:「但有件事我很感兴趣,你们跟中国合作成立的悬浮车厂,我们阿杜德家族想要入股,你如果能办成这件事,你们的事可以照你的提议,我阿杜德家族就不再插手了。」

阮虎目瞪口呆地看着普生,实在不知道他怎幺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他不知道这件事对外公开了没有,但这根本就在他的能力範围之外,他摇手道:「别找我,这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要我阿杜德家族动用国家的力量来一场扫黑?肃毒?还是宣布你们的泰兰联合旅游集团公司是非法集团?」普生冷冷地道:「别以为你跟沙吉那家伙有关係就可以保你无忧,我家家主只要出面说几句话,沙吉那家伙就得认这个帐。」

阮虎知道他没有骗人,但这件事真的超乎他的能力,他叹道:「你这是强人所难,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是经改委在主持,你应该有办法可以找到人问。」

普生摇头道:「你这个没诚意的家伙,骗我不知道这件事就是你跟潘天庆那家伙搞出来的吗?潘天庆从南京回来了没有?」

阮虎露出一副「这你也知道」的见鬼表情,他抓抓头道:「我也不知道啊!潘天庆又没跟我联络。」

「那你马上联络他,就说我想跟他谈谈。」普生瞪着阮虎,不悦地叫道:「难道你要逼我去扫黑吗?」

「好啦!我试试啦!只会用国家暴力威胁人…」阮虎不满地打开视觉介面,给潘天庆发了通讯,过了不久,潘天庆接起了通讯,他显然心情很好,哼着歌笑道:「你这没义气的家伙,丢下我躲回家逍遥,现在怎幺想起我了?」

阮虎苦笑道:「你们在搞什幺鬼?怎幺把车厂的消息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了?泰兰国的阿杜德家族说他们要入股,正在逼我呢!」

「阿杜德家族?哈哈!阿杜德家族?嘿嘿!」潘天庆怪笑道

「干嘛?神经病啊?」阮虎没好气地骂道

潘天庆咬牙骂道:「是啊!我神经病才会理他们,你跟他们说,没门!」

阮虎讶异地问道:「怎幺?你跟他们有仇啊?」他觉得潘天庆的态度很奇怪,一般来说,同区域的国家互相交换些利益,维持双方的良好关係,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普生表示要「入股」,这表示愿意出钱出力来促成此事,甚至会提供一些国家级的好处,这应该是件好事,不知道潘天庆为什幺一口回绝了这个提议。

潘天庆哼哼地道:「跟你接头的人是谁啊?该不会是个叫做普生的泰兰人吧?我跟他有仇。」

阮虎无奈地抓抓头,他转头跟普生说道:「潘天庆说跟你有仇,不想跟你谈。」

普生低声骂道:「这不识大体的混帐!」他显得有点无奈,想了想说道:「他在哪里?南京还是昇龙?」

阮虎问了一下,对他说道:「还在南京,还要忙几天才回昇龙。」

「那我们去找他!」普生说道:「现在就去!」

阮虎莫名其妙的被普生拉着到了泰兰国际机场,普生带着一群随从,招来家族的飞碟,匆匆忙忙的往南京飞去,阮虎根本来不及交代桑昆什幺,只来得及把留在机场泡妞的胡荣找来同行。

私家飞碟果然方便,普生才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降落在南京机场,他一落地,就有几部中型悬浮车等着他,带着他和他的随从杀到之前阮虎和贝克下榻过的酒店,阮虎和潘天庆约在那里。

他们到达的时候,潘天庆已经到了,开了间包厢等着他们,见到阮虎和普生进来,潘天庆抱怨道:「我都说过没什幺好谈的!你们还跑来做什幺?我一秒钟几亿上下,哪有时间陪你们浪费?」他话是这幺说,但满脸得意之情怎幺也掩不住,就像是个考了一百分的小学生,正举着自己满分的考卷到处摆显。

普生坐下,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乾,他沈声说道:「沃拉娜在德国。」

潘天庆本来似乎要开口讽刺他,但听到这个名字,他的表情冻结起来,原本得意的情绪也一下子冷了下来,他哼了一声,过了半晌才说道:「你叫沃拉娜来也没用,这事是我爷爷亲自出手的,你想进来,要越国的所有家族同意才行。」

普生一听就知道这管道还没堵死,他鬆了一口气笑道:「我要评估评估,给我点资料吗?」

潘天庆摇头拒绝道:「我没这个权力,你去找我爷爷!」

普生笑道:「你们越国需要升级,我们泰兰国也需要升级啊!我们的市场也不小,有钱一起赚多好啊!」

阮虎目瞪口呆,这好像是他不久前才说过的话。

但潘天庆摇头道:「到了你我这个层级,钱已经没什幺意义了,你也知道,这件事关係到国家间的国力竞争和基础工业的全面升级,不是几十亿几百亿的事情,更别说城市升级申请了,这东西根本无价,现在我们拥有这个机会,多少钱都不能卖,如果你的家族真心想要,得拿点有趣的东西来换。」

普生知道他说得没错,他摸摸下巴,沈着脸问道:「有提示吗?」

「没有,你直接去问我爷爷,我没权力决定这种事情!」潘天庆一脸嘲弄的表情道:「就算你问到也没用,你也没有权力决定这种事情。」

普生笑道:「至少我们的管道是建立起来了,你的意思是说代价可能很大,但有机会谈,是吧?」

潘天庆耸耸肩道:「这世界每件事都有价格,但这件事我们都没权力决定。」

普生看着始终不肯表态的潘天庆,低声道:「沃拉娜不肯跟那个人结婚。」

潘天庆冰冷的神色忍不住崩解,他流露出一个短暂的哀戚苦笑后,又板起脸紧抿着嘴摇头道:「一切都过去了,我不想提过去的事。」

普生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他对阮虎使了个眼色,说道:「我先回车上等,如果你要一起回曼都,一小时内过来搭车。」他转身走了。

阮虎看着他离去,心里有点好笑,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要搭船,没想到后来搭上飞机,目标是曼都,结果现在坐在南京,本来要谈黑道的事,没想到涉入了国家间的较量,真是一场奇怪的旅程。他理解普生那个眼色的意思,普生希望他帮忙敲敲边鼓,如果这事情谈得下来,他就不为难桑昆的小生意。

阮虎饶有兴致地看看心情似乎变得不好的潘天庆,用八卦的语气问道:「你跟沃拉娜有一腿?」

潘天庆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干嘛帮泰兰人当说客?」

阮虎无奈地道:「我也不想啊!莫名其妙的被拉来,一个小时前,我还代表着泰兰国的黑道跟普生谈判呢!不知道为什幺突然间猪羊变色,就跑到这里来了!你们这些世家大族的贵人办事,有时还真令人难以预料啊!」

潘天庆没好气地道:「你现在也是我们的一员,咱们大哥别笑二哥。」

阮虎一愣,这才想起阮家要重登世家的事,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回答,便呵呵地傻笑了起来。他笑了一阵,问道:「事情办得怎样?没事我回去喽?」

潘天庆摇头道:「有些麻烦,事情多如牛毛,我真没想到这事情麻烦到这样,各种政商关係错综複杂,几乎所有没想到的人都要往里头钻。」

阮虎理解地点点头:「所以你爷爷才要把事情揽过去,你专心经营好跟陈家的关係就好了,赶快把事情办好,躲回国内去,万事自有老前辈们出手,对啦!我介绍你认识个人,或许会对你有帮助。」

阮虎站了起来,走出包厢去叫胡荣,把他拉进来对潘天庆道:「这是胡荣,我公司的人,前不久在山田车队当陪练,有几分本事,像他这样待过山田车厂的人还不少,回到国内现在都失业中,你找人把这些人聚一聚,顺藤摸瓜应该可以找到不少有用的人才和公司,甚至可以从日本拉些人过来,或许会对建立车厂的实务工作有帮助,你总不能没有自己的技术班底吧。」

潘天庆怀疑地看看阮虎,阮虎对胡荣道:「你面前这个帅哥是经改委主委潘绍云的孙子,他在经改委的授权下,正在忙着建立属于我国的悬浮车厂,你态度端正点,如果能入了他的法眼,说不定以后也可以当个技术官僚。」

胡荣瞪着眼睛,阮虎又对他笑道:「从现在起,你就外派到潘大少的手下办事,如果你干得不好,就给我回下龙去开飞机玩走私,知道了吗?」

胡荣楞楞地问道:「您…您是…?」

阮虎拍拍他道:「我就是你的老闆阮虎,好好干!别让我失望,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如果你被丢回下龙,少说也要打断你两条腿!要是你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我让人把你灌上水泥沈进下龙湾当人工鱼礁,知道吗?」

阮虎不理呆住的胡荣,对潘天庆挥挥手正要离开,潘天庆在他身后叫道:「你跟普生说,要他注意东协今年的议题!」

阮虎对他挥挥手,出了包厢,逕自走出酒店,果然有普生的人在等他,阮虎经过引导,见到了正在品嚐中国美食的普生,普生似乎吃得甚是满意,头也不抬地挥挥手,他的手下又端了一份炖得甚是清香的粥过来。

阮虎也不跟他客气,唏哩呼噜地喝起了粥,他跟普生针锋相对了几个小时,体力脑力都消耗得不小,能吃的时候就尽量吃。才过了没多久,阮虎就把粥喝光了,这一份粥份量不小,但只是一人份,像阮虎这种被植入植体的改造人,肉体需要的养分可比一般人多,他的智能体恢复后,又打开了植体成长的限制,更是需要养分,这一点食物根本不够,阮虎毫不客气地又挑着种类点了许多美食,秋风扫落叶似的吃了起来。

普生有点讶异地看着他据案大嚼,想不通他为什幺要吃这幺多,照理来说,像他们这种修练者对食物的依赖应该越来越低,越强的修练者可以越久不进食,有时禁食也是一种修练手法,像阮虎这样大吃大喝的强者还真是少见。

  • 名称:排球少年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2: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