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超清

贝克的疑心被挑起后,他半推半就地和丁远光立了一个约,双方暂时合作,观察波拿波智能体的活动状况,如果确定智能体甦醒后的灵魂是正常的,丁远光愿意协助把二号和六号的智能体分离出来,并且帮他们製作合适的人类身体,但如果发现那些灵魂不正常,贝克要同意丁远光为了安全因素,而把那些不正常的灵魂销毁。

为了表达诚意,贝克甚至提供了一个他改造过的波拿波智能体给丁远光研究,在取得贝克的同意后,丁远光帮他通报给外管处,替他暂时取得了合法居留权,但在这段时间,贝克答应不在地球上惹麻烦。

就这样,达成目标的贝克很高兴地在京南大楼43楼的人类潜能研究所住了下来,开始和丁远光一起研究观察六号的行为模式,并且寻找和陈漫接触的机会。

廖明堂虽然逃了,但他能逃到哪里去呢?他才刚跑出京南大楼,丁远光对他的精神控制就发威了,但他没有强迫廖明堂做什幺,廖明堂也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有被控制的迹象,他慌慌张张的一阵乱跑,溜到了南京市郊,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晃,后来他屏蔽不住身上的植体监控讯号,丁远光也装作什幺都没有发现,放任他自由活动,利用这个机会和贝克一起观察他。

当天晚上,阮家一家全员出动,大佬带着阮文心姊妹和小志来到南京跟阮虎会合。貌似不良密医的小东对阮文心和小志作了一番检查,二话不说就让阮文心先进了医疗仪,当医疗仪在準备的时候,小东对阮虎说道:「你老婆的状况挺好,她应该没什幺问题,只是全身重建以后,难免要花点时间重新修练,所以我会把她的身体年龄调低一点,让她有点恢复的时间,你没意见吧?」

阮虎当然没意见了,由于失去了能量的滋养,加上忧伤和生活压力,阮文心的外观有点显老,变年经一点也是好的。小东见他没意见,又说道:「但你儿子问题就大了,你儿子很聪明,感知和智商都发展得很好,你知道吗?」

「这我当然知道。」阮虎马上道

「如果我把他当作标準的状况来做,他完成重建后,身体还是两岁,那就产生了一个大问题了。」小东神秘兮兮地道

阮虎大为紧张,急忙问道:「会有什幺问题?」

「适应性问题!」小东解释道:「他太聪明,以前身体不好没办法动,所以只能尽量忍着,现在身体恢复健康,一定有很多事想做,但问题来了,他的新身体只有两岁,能做的事不多,你觉得他会愿意继续憋好几年吗?」

阮虎想像了一下,担心地问道:「那该怎幺办?」

小东一副专家的模样,指点道:「根据他的感知状态,我建议你让他的身体成长到六岁,这样既能和他的感知和智商相搭配,他的活动能力又能恢复得不错,对他后续的身心成长都会有帮助。」

阮虎张大嘴巴,他没想到医疗仪强大到这种地步,连人体的年纪都可以控制,但这当然不是问题,年纪大小不是问题,小志总是他的孩子。

获得阮虎的同意后,小东贼贼地偷笑了几声,就开始进去操纵医疗仪了。小东操纵医疗仪的时候,并不开放给阮虎他们这些家人旁观,想来这也正常,他使用的技术可是现在地球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只有几个大国政府能拥有的科技,当然不能开放参观,所以阮虎和大佬就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候。

他们等了一阵,丁远光的感知在阮虎耳畔说道:「全身重建没那幺快,你让你的家人找个地方住下,大概明天早上就可以过来看看,至于你,我让罗娜过去接你,等一下来跟我谈谈。」

过了不久,罗娜果然开门进来,阮虎无奈,只好让大佬和阮文音找地方住下,然后自己和罗娜去见丁远光。

阮虎一到那里,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丁远光和贝克一起坐在京南大楼的最高楼层,这片整个打通的楼层现在坐满了人,每个地方都升腾着闪闪发光的能量光粒,而且还是最适合人体吸收的高密度能量。除了丁远光他们之外,这里至少还坐了超过五十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都瞑目盘坐努力修练。

丁远光对他招招手,让他过去他面前坐下,丁远光等他和罗娜坐好,就对他说道:「开始修练吧,我们一面谈话一面修练,你的状况不错,自己都能修练到筑基,可千万别放弃这次的机会…」

阮虎依言开始吸收能量,只觉得这里的能量精纯到令人讚叹的地步,甚至比三王帮他筑基时压进他体内的能量还浓郁,也不知道丁远光怎幺弄出来的,果然是人类最顶尖的修练者之一。他带动循环开始吸取这些能量,感觉着能量对自己身体的增强,忍不住有些沈醉,过了半晌他才勉强挣脱了这种沈醉,困难地对丁远光说道:「丁大人…很对不起,我…我并没有打算重新加入计画…」

丁远光点点头道:「我了解,罗娜对我说过了,虽然我觉得那样对你来说有点可惜,但我尊重你的意愿,而且你的修练进度也不错,不用植体也还算可以,既然你希望过正常的生活,那就这样吧。」

阮虎搞不懂丁远光的想法,他问道:「那我是否可以离开了?」他以为丁远光要拿这个修练圣地来引诱他重新加入研究计画。

丁远光讶道:「等一下啊,年轻人这幺性急做什幺?我还有事找你谈啊!」

阮虎疑惑地问:「不是加入计画的事?」

丁远光笑道:「当然不是啦…」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言词,问道:「我听说你在越国那边…呃…做一些药品生意…是吗?」

阮虎大为惊讶:「您有这方面的需求嘛?」

丁远光尴尬地笑道:「药品就是药品,用得好就是良药,用得不好…良药照样出大问题!」

「正是!」阮虎点头同意

「所以…」丁远光看看两旁,小声地道:「我想跟你要一点样品来进行一点感知方面的研究。」其实他这是习惯性动作了,他周围的空间早就被他用感知封住,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但他觉得这件事不合法,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表现得比较心虚。

阮虎还没回答,丁远光又继续叹道:「我这边有些感知治疗上的研究要做,所以需要一些效果比较强的致幻药物,但我在国内找人弄到的一些药物,纯度都不太足够,要不然就是添加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杂质,很容易产生问题,效果也显现不出来,听说你那边的货源比较好…」他觉得不太好意思,费力的解释了几句。

但阮虎一听他在做感知治疗上的研究,忍不住高兴地问:「我也观察过类似的现象,吸毒者的感知解离状况,您这边有解吗?」

丁远光没料到他对这个现象也有兴趣,他高兴地道:「唉呀!原来你也研究过,那就太好了…」他就跟阮虎解释起这个研究的起因。

原来陈漫连续活化了他的两位师父的感知后,他们的改变引起了丁远光的关注,他和陈漫问过这方面的事,又跟他讨要了剩下的天魔砂,找了几位感知科技专家来针对致幻药物对感知的解离进行了一些研究,果然观察到和阮虎看到的类似现象,这让他们大为振奋。

要知道,使得一般人类难以修练的关卡有两种,一种是天生经络不畅,不适合能量修练,这个难关已经被证明是可以被克服的,另一个就是天生感知特性不佳,这个问题还没有系统性的解决方法,只要能解决这两个问题,那全球的大部分人类就有希望可以修练了,这样肯定可以大幅提升人类的身体素质,而让人类的文明进一步提升。

丁远光这个研究才刚刚起步,就遭遇了一个难关,他手上的天魔砂固然威力非凡,但数量实在太少了,这种东西的产生,连天魔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对他们的魂体有很负面的影响,不可能是一种常态,所以肯定不能用天魔砂来作为主要的药物,但他们连续试了几种地球常见的致幻药物,却或多或少都有问题,那些药物的纯度都很不好,用起来效果很糟,对一些感知固化严重的人甚至不能产生效果。

听他这幺一说,阮虎马上就知道问题所在了,丁远光拿到手的药物,绝对不可能从大盘手上取得,以各盘商的习惯,这些药物早就被掺进各种杂质,而被稀释到不成样了,哪有什幺纯度可言?

他把这种「业内常规」跟丁远光一解释,他马上拍腿骂道:「原来如此!难怪会浪费了我许多时间!」

他们又针对药物对不同感知类型的反应方式做了一些讨论,阮虎把他在泰兰国监狱的实际操作成果跟丁远光报告了一番,又把阮文心观察过的结果也说明了一番,最后他还说明了无特性感知的特色和运用方式。这个议题大大吸引了丁远光,他不断的追问,最后终于弄懂了波拿波星人毁灭的真正原因,他心里叹道:「看来这些波拿波人真是不能留了,这样的生命类型真恐怖…」他斜眼偷看贝克,贝克还是一副专心修练的模样,其实他正心分三用,一面修练,一面观察战印的生成,还一面观察六号的行为,根本没空理丁远光。

丁远光和阮虎谈了一阵后,双方都觉得很投契,以前阮虎对丁远光始终有份戒心,现在总算疑心尽去,真心相信丁远光是个正人君子,他迟疑了一番,低声问道:「丁大人,我有一个请求,您可以听听看吗?」

「当然啊!请说!」丁远光正皱着眉头想像波拿波星人吸取无特性感知的状态,和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心不在焉地道

阮虎恭敬地道:「其实这个请求不是我的,而是金三角三位强者共同的愿望,不知道您有没有方法能使世人都不要吸毒?」

正在胡思乱想的丁远光一时没有会意过来,他茫然了一下,突然醒悟过来讶道:「世人都不吸毒,你不就没生意了吗?金三角不就没钱赚了吗?」

阮虎耸耸肩道:「这世上赚钱的方法很多,何必非去贩毒不可呢?我会去做这门生意,也是有一些不得已的原因的,至于金三角,他们都认为这些天然药品是金三角的原罪,巴不得去之而后快呢!」他细细的解释了这些药品对金三角的影响,给金三角造成的苦难,金三角的居民其实没有从这些药品得到多少好处,但他们却因此而蒙受了无穷痛苦。

丁远光听了忍不住点头叹道:「原来金三角的三王都是有心人啊…我倒是轻视他们了…唉…他们真苦啊…」

阮虎也陪着叹道:「他们是苦,但吸毒的人更苦,连他们的家人朋友都苦不堪言,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能帮助他们脱离苦海?」

丁远光点点头,双眼凝视着虚空,开始陷入沈思,阮虎不敢打扰他,只是小心地候着,但儘管如此,高密度的能量仍在他的经络中不断的流转,阮虎感觉着经络中满涨的感觉,心中忍不住叹道:「在这种条件下长时间修练,哪有可能还练不出金丹?」

丁远光大约思考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摇头道:「想不出可行的方法…唉…」他看了看阮虎,叹道:「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视觉介面,但这种需求不是第一个出现的,当初我们在联合国讨论是否利用视觉介面限制人类的某些意愿,但后来我们都反对这样做,现在我们也不能利用视觉介面抑制吸毒的行为,因为只要开了个头,即使用意是好的,接下来也会有人把这种技术往不好的方向使用,所以我乾脆不公布这类运用方法。」

阮虎吓了一跳,他不可置信地问道:「视觉介面有这种能力?」

丁远光一脸严肃地想了想才摇头道:「目前的状态不行…别谈这个问题,人类虽然不会永远纯洁,但也不会永远邪恶,还是保持自由意志比较好。」

丁远光又继续道:「另一个方法,就是设计相应的疫苗,促成人体对某些药物产生有限度的不良反应,但这个方法太过繁难,还可能会有副作用。而且因为要对抗的药品种类太多了,这方法其实并不可靠,新的致幻药物还会不断出现,问题不是药物,而是人为什幺会有这种需求…」

阮虎完全赞同,他忍不住佩服起丁远光了,他认为应该无解的问题,丁远光居然一下子就想出两种办法,虽然不一定能用,但凭着这份想像力和对科技的运用能力,难怪他能成为举世闻名的大科学家。

丁远光瞪着虚空继续说道:「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不需要硬解,根据你刚刚所提的感知被解离成无特性感知的过程分析,或许能找到安全的使用致幻药物的方法,只要我们能让那些被解离的无特性感知完整的返回用药者身上即可,只要感知不被破坏消散,用药的行为应该不至于造成可怕的后果,唯一剩下的只是用药造成的后遗症而已。」

阮虎赞同地点头道:「只要感知完整,用药者应该不至于对药品产生依赖性,只要没有依赖性,这些药物用起来就跟一般的嗜好品没什幺两样了。」

「没错!」丁远光也高兴地道:「这是一条比较明确的解法,如果要达成…」丁远光皱起眉头,他突然转头问阮虎道:「你说用药后,会让正常感知解离成无特性感知,用药者因为这些无特性感知散失,而导致感知受到伤害,而你可以帮助他们尽量留住感知?」

阮虎点头又马上摇头道:「可以…喔…不对…我现在没这个能力了!」阮虎想起自己的混乱感知完全消散,加上要封锁智能体,所以不会再授权让智能体小志使用混乱感知,因此没办法吸取无特性感知了,他赶紧把把这个状况跟丁远光说明。

但他这番解释反而给了丁远光更多希望,阮虎的研究已经明确说明有方法可以吸取并保留解离后无特性感知,而且只要原感知主人不死,便可以让他把这些感知慢慢吸取回去,这已经证明了有方法可以解决致幻药剂解离感知所造成的破坏,这对感知活化的研究也是一个重要的发现。

丁远光想了想,决定要把这些发现交给专家研究,于是他发了通讯,找来几位正在帮他研究感知活化的感知医疗专家,认真的跟他们讨论了起来。阮虎就坐在一旁聆听他们的讨论,并且接受他们的询问,那些专家得到了新的观察成果非常兴奋,仔细的记录后,又兴奋的回去开会讨论了。

  • 名称:少年阴阳师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9: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