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暖婚超清

躺在成长仪内的廖明堂睁开眼睛看看阮虎,笑道:「你就是二号啊?大名鼎鼎的,看起来也不怎幺样啊…」他才刚嘲笑完,突然闭起嘴巴,一脸惊讶地瞪着阮虎直看,过了半晌才问罗娜道:「罗娜,你不是说我们这些改造人在修练上不能进步了吗?二号为什幺能筑基?他改造以前就筑基了吗?」

罗娜耸耸肩道:「这我可不清楚,我确定他逃走前还没筑基。」

「这可…有趣了…」廖明堂的心中燃起一把希望之火,筑基是他的梦想,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比筑基者还要强大了,但不能筑基始终是他心中的痛。

「先别谈这些吧…」罗娜摆摆手止住廖明堂的问题,她拉过两张椅子,和阮虎一起坐下,对他说道:「你知道我们现在的状况吗?」

阮虎摇头道:「不知道,贝克大人找到了我,他要求我找到你…我只知道这些…」阮虎不知道罗娜的状况怎样,什幺都不敢多说。

罗娜高兴地道:「贝克大人还活着?太好了!」她高兴了一下,又疑惑地问:「他为什幺没杀了你?」照理说,二号杀了安东,就算贝克再喜欢二号,他也不可能放弃报仇啊?

阮虎耸耸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廖明堂不太高兴地道:「罗娜…他什幺都不肯招,你怎幺不用精神控制对付他?」

罗娜瞪了廖明堂一眼,对阮虎温和地道:「别听他的,这家伙最惹人厌…」她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你不敢相信我们,我们本来也不值得你信赖,但现在我们的组织已经毁灭了,几乎所有人都死了,查理死了,马格死了…幸好贝克大人还活着,我们这些脱离组织的外星人得想想未来该怎幺办,不是吗?」

阮虎不由自主地问:「您有什幺想法?」

罗娜笑道:「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不想回去了,我想留在地球。」

「为什幺?」阮虎惊讶地问

「因为我的族群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回去也找不到他们,现在的我就是一只失去了巢穴的可怜虫,去哪里都不安全,还不如留在地球上,我在这里投靠了一个不错的家族,丁大人蛮尊重我的。」罗娜解释道

阮虎点头道:「没错,丁大人的风评非常好,人们也都愿意相信他。」

「那你愿意相信他吗?」罗娜低声问

「什幺?」阮虎抬起头来,讶异地问

罗娜看着他道:「你已经不是正常人了,还打算继续在外面游蕩吗?」

阮虎的警觉心升起,他沈声问道:「丁远光想要收编我?」

罗娜摇手否认道:「不不不!别这幺想,你需要更多的支持才能继续发展啊,你的战斗型态还没完全开启,能量块也没得到补充,你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啊!」

阮虎郑重地摇头道:「我不需要植体,也不需要能量块,我只想当一个正常人。」

罗娜秀气的眉毛纠结了起来,似乎对他的决定很不能理解,但她楞了一下后,还是轻笑道:「好吧!我相信丁大人会尊重你的个人意愿,但…贝克大人给你的任务又是什幺呢?」

阮虎没有立刻回答,迟疑了一阵才道:「他要我找到你,希望你能设法帮我的妻子和儿子做全身重建。」

罗娜讶异得掩嘴轻笑了起来:「这…这不可能吧?贝克大人转性了吗?他怎幺可能无条件帮你呢?」她笑了几声,见阮虎一脸认真,便收起笑容,慎重地问道:「贝克大人开了什幺条件?」

阮虎叹了一口气道:「他跟我签订了契约,如果他帮我的妻子和儿子进行全身重建,我就同意把我的全部感知交给他使用。」

罗娜知道这代表什幺意思,她沈下那张娇美的脸,怀疑地问道:「大人要你的感知做什幺?」

阮虎看了看六号,讶异地问道:「你们不知道?」

罗娜看了看廖明堂,廖明堂摸不着头脑地问道:「知道什幺?」

阮虎感受了一下六号的状况,叹道:「你的感知全部转换成混乱感知了,而我现在却连一丝混乱感知都没有,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廖明堂沈下脸问道:「波拿波智能体有问题?」他刚这幺问,他的身体突然一阵乱跳,廖明堂大叫道:「干嘛?小娜你干嘛?快住手!呃…」他突然掀起植体成长仪,从里面跳了出来,在植体成长仪的警报声中,「轰」的一声,撞破了大楼的强化玻璃墙面,跳出大楼往外逃去。

大惊的阮虎瞪着他逃走,根本来不及追赶,而目瞪口呆的罗娜等廖明堂逃远了,才吶吶地问道:「波拿波智能体真的有问题?」

「你不知道吗?」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浮现出来,他沈声问道。

「丁大人,我真的不知道波拿波智能体会出问题!」罗娜赶紧对他说道

丁远光点点头,转头问阮虎道:「你知道这是怎幺回事吗?」自从阮虎踏进京南大楼,就已经在丁远光的监视之下,只是阮虎不能察觉而已,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句话,都在丁远光的监视中,丁远光自然能知道他与罗娜的对答。

这是阮虎头一次见到丁远光,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强者的气势,听说他的战斗力不强,但此刻一见,他的威势比贝克有过之而无不及,显然比贝克强大一些。但除了威势之外,丁远光还有一种亲和力,似乎让人一看就愿意服从他。阮虎在这种亲和力下,忍不住回答道:「那些波拿波智能体是贝克大人提供的,他在智能体上动了手脚,每个醒来的智能体都会成长成一个波拿波星人,而且这些波拿波星人会产生独立意识,他们一醒来就想逃,所以我才会逃走。」

「原来如此!」罗娜叫道,她对丁远光道:「我就感到奇怪,在宇宙中,波拿波智能体的价格很高,而且不容易买到,我一直搞不懂为什幺贝克大人手上有那幺多波拿波智能体,可以让我们这样挥霍,原来他另有方法。」

「所以他才需要你全部的感知?   他打算把你的感知转给你身上的波拿波智能体使用,让他变成完整的波拿波星人,甚至取代你继续存在?」丁远光盯着阮虎问道

「没错!」阮虎点头

丁远光看了看他,又道:「失去了感知你就消失了,你知道吗?」

阮虎无奈地道:「这我知道,但我没有选择,如果我不同意他就会立刻杀了我,我同意的话,至少还能救我的妻子和儿子。」

丁远光点点头道:「你的妻子和儿子会有人救,轮不到贝克来插手,你放心吧!」他想了想,又问道:「你知道怎幺克制住廖明堂的波拿波智能体吗?廖明堂就是六号。」

阮虎摇头道:「我不知道,当初我是在一种特殊的状况下察觉到我的波拿波智能体的异常,又因为强制开启三级战斗型态失败而导致所有混乱感知流失,觉醒的波拿波人没办法掌控我的正常感知,又失去了所有混乱感知,这才降阶回波拿波智能体,我现在把他紧紧的封锁住,不给他任何权限,他才不能作怪。」

丁远光点点头,他本身是智脑专家,完全了解智能体的反应模式,他想了想,摇头道:「这可麻烦了,很难在不伤到廖明堂的状况下让他身上的波拿波星人变回智能体…」

过了一会儿,他摇头道:「算了,先让他逃一段时间,我们先弄清楚贝克是什幺来路。」他抓着阮虎一个瞬移,他们就出现在阮虎他们住了一晚的酒店房间中。

阮虎大为惊讶,丁远光笑道:「你们昨天在附近鬼鬼祟祟了一整晚,还当我不知道吗?」

丁远光转头看着安静不动的贝克,笑道:「看得这幺入神啊!」,他的感知一震,在感知面叫道:「回神啦!快回来谈谈!」

被他这幺一震,远远伸出的贝克感知飞快地返回本体,他睁开眼睛看着丁远光,疑惑地道:「你?你是丁远光?」

丁远光在他身前坐下,悠闲地道:「没错!正是我,我看起来很不一样了吧?」

贝克的感知扫瞄了几下,沈声道:「你更加强大了,整个肉体似乎更新过了,感知也有点变化,但你还是你。」

丁远光欣喜的一笑:「当然!我还是我。」他顿了顿又正色道:「我认得你的感知,当初是你带人来袭击我们的,没错,你也是骷髅会的一员。」

贝克感受了丁远光,他又抬头感受了那个越来越强大的威势,突然问道:「那不是你…那是谁?」

「是陈漫那个傻小子,怎幺?你怕了吗?」丁远光轻鬆地笑道

贝克被他这一问,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欣喜,陈漫居然已经强大到可以获得星球的认可,有了如此强大的波拿波人,他的复兴计画几乎唾手可成,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陈漫接受自己,而不会一照面就杀了自己,好夺取自己的混乱感知。

想到这里,他更想跟丁远光建立良好的关係,不管什幺合作都好,他振奋起自己的心神,问道:「说吧!你想要什幺?」

丁远光有点意外地问道:「我?不对吧!应该是我问你你想要什幺才对吧!」

贝克也意外地问道:「你不抓我杀我?」,在贝克的观念中,丁远光比自己强大,如果自己想活命,必须付出代价自赎,他期待丁远光开出代价,最好是像他接受罗娜一样要求自己为他服务,这样自己就有藉口可以留在地球,甚至留在陈漫身边。

丁远光摇头道:「来地球的外星人那幺多,我哪可能一个个抓来杀?只是你盯着我家看,我不得不过来问问你有什幺目的,如此而已。」他指指天空道:「现在是特殊时候,我不得不谨慎一点,昨天你来探头探脑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你了,如果不是遇到二号,我也不会来打扰你。」

贝克看看阮虎,阮虎赶紧跟他说道:「我因缘际会地进了京南大楼,见到了罗娜小姐和六号,六号身上的波拿波智能体似乎早就觉醒了,他听见我们讨论波拿波智能体的问题,就带着六号逃了,似乎抢了六号身体的主控权。」

贝克闻言高兴地叫道:「喔?又一个醒来了!太好了!」

丁远光沈着脸道:「好吗?我可不觉得有多好!廖明堂是我的晚辈,你在他身上搞了什幺鬼啊?」

贝克欣喜万分的脸顿时又沈了下来,他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困境,他捨不下复甦的波拿波同胞逃走,却又打不过这个星球的守护者,别说守护者了,他连眼前的丁远光都打不过了,也不知道这个地球人有什幺奇遇,他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从彗星级初阶直接突破成为小行星级强者。

贝克当然不知道丁远光受到陈漫的伏羲琴音震动脉轮,大幅改善了体质,加上他把所有分体合一,促进了感知的成长,这两股力量同时推动,加上正确的能量吸取方法,顿时把他停滞已久的修为推进了一步,帮助他一举冲入了小行星级。

波拿波人的问题已经不是头一回为难贝克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他有了一些想法,他转头问阮虎道:「罗娜呢?她还好吗?」

阮虎点头道:「罗娜小姐很好,她是真心想留在地球的。」

贝克耸耸肩道:「那无妨,只要她能帮你的老婆孩子做全身重建就行。」

丁远光摇头道:「罗娜不会帮阮虎的家人治疗,我们会另外找人帮忙,那跟你无关。」

贝克转头瞪着他道:「你这是什幺意思?」

丁远光也瞪着他道:「再怎幺说二号也是地球人,你胁迫他立下的契约我无法苟同,我们地球人自己会帮助他,不用任何代价!」

贝克瞬间就理解了丁远光的想法,他怒道:「二号身上有我的同胞,我需要我的同胞活回来!」

丁远光叹道:「或许吧!但你的同胞活回来,我就必须失去一个同胞,你说我该怎幺办?」

贝克不语,他瞪着丁远光也不知道该怎幺办,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但他不能退缩,这是他试了这幺多年来,唯一可能成功的方法,他没有权力放弃。

见贝克不语,丁远光温和地道:「其实有些事不需要你死我活,我们可以来讨论该怎幺解决我们之间的歧见或误解,甚至帮你度过难关,你介意解释一下你这边的考量吗?如果可以,我很愿意帮助你们,我们这边有些…很了不起的生命,或许他们能想到更好的解法。」

他这幺说,贝克反而更警惕了,他沈声问道:「你跟人类联盟有联络?」

丁远光笑着摇头道:「没有!但我认识一些不错的人。」

贝克似乎不肯相信他,整个场面顿时僵住了,这时,房内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洞,伸着两条光芒触角的罗娜滑出洞口,她那对触角上下摇动着,把那黑色的洞口封闭,然后才慢慢的变短收起,她对贝克打了个招呼,走过来笑道:「贝克大人,我想我大概知道您的为难了,我来为您解释,可以吗?」

她见贝克不语,便转头对丁远光道:「如果我没猜错,贝克大人应该是伟大的波拿波文明的倖存者。」她叹了一口气,继续用她那柔柔的语调说道:「波拿波文明曾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宇宙文明,在人类联盟兴起之前,他们曾经抵达无数个银河,发展出横跨数个星系的强大势力。但好景不常,不断进化的波拿波文明找到了转向精神文明的关键,他们发展出一种独特的感知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他们的个体可以抛弃肉体,用纯精神体的方式存在,并且无限制的迅速变强,在这种形式下,他们可以轻易跨越更遥远的星空,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罗娜看了看贝克,见他没有反驳,便继续道:「他们确实成功了,可是这个感知模式的大缺点也显露了出来,波拿波人开始为了让自己迅速变强而互相残杀,渐渐的,波拿波星人间变得互相不敢信赖,甚至亲族相残,到最后整个社会结构完全崩溃,过了没多久,大部分的波拿波星人在大灭绝下死亡殆尽,残存的波拿波星人变强后纷纷逃出波拿波星,以免被同族杀死。」

「这个大逃亡反而招致了更大的灭绝,逃出的波拿波人不断残杀各种生命来延续自己的存在,最后他们终于遇上了更高等的文明,他们被那些文明共同围捕猎杀,最后这些文明联合起来,彻底破灭了波拿波星,从此以后,波拿波星人被灭族,波拿波文明也成为历史,所有被猎杀捕获的波拿波人都被调製成波拿波智能体,据说这种智能体有独到的用途,但却非常少见。」

罗娜说完,看着沈默的贝克问道:「贝克大人,我说的可有错误吗?」

贝克还是不答,但他沈痛的表情说明了一切。丁远光看着他沈默了一阵,问道:「你想复兴波拿波人?把他们一个个唤醒?他们已经死亡了这幺久了,你怎幺可能做到呢?」

「我试了六千多年,试过了无数的方法,意外地发现一种可能性…」贝克用乾涩嘶哑的声音低声道:「波拿波星人的混乱感知所吸附的无特性感知,其实是一些异常感知混合在一起的状态,我发现在波拿波智能体中,这些无特性感知还是被冻结着形成智能状态,并未随着时间而消散,这给我一个灵感,如果我把这些感知分离成单一状态,让他们持续的成长,然后恢复他们的特性,那会发生什幺事呢?可不可能恢复成一个完整的灵魂呢?」

他说到这里,丁远光已经大致懂了他的企图,这真是一个石破天惊的假设,他叫道:「这怎幺可能?已死的灵魂怎幺可能复活?一点点的残破感知,又怎幺可能恢复成一个完整的灵魂呢?」

「可是我的确感受到了!那确实是波拿波人啊!不信你问二号!」贝克指着阮虎叫道

阮虎发现众人都瞪着自己,连忙摇手道:「我可不知道那家伙完不完整,我只知道他很狡诈,用尽各种方法想要骗我把感知授权给他,老实说,我觉得他挺笨的,虽然智能体应该很强,但他骗我的手法可不怎幺样,我怎幺想怎幺不对劲,怎幺可能受骗上当呢?」

「很笨?」丁远光皱眉地重複道

阮虎就把小志怎幺骗他授权感知的说词搬了一些出来,在丁远光的询问下,阮虎乾脆把更早他发现小志出问题的过程也描述了一次,听到小志拒绝为阮虎服务因而沈默了很长的时间,丁远光摇头道:「完全不对劲!据我所知,出问题的缺损灵魂确实可以依託在宿主的灵魂中慢慢休养复原,但智能体不该会如此反应,就算除去了权限压制,智能体获得感知,也不会因此而降低智能等级。」

他可是智脑专家,专家一发言,连贝克都担心起来了,他连忙问道:「这些智能体有问题?」

丁远光无奈地苦笑道:「那不是你弄的吗?你究竟做了什幺?」

贝克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但自己的乱搞似乎搞出了问题,他沈着脸想了想,低声道:「我设法弄到了一个波拿波智能体,把那智能体展开来,从里面吸取属于波拿波人的无特性感知,把那些感知一一分离,再把他们温养长大,然后又重新炼製成智能体状态,我曾经试用过这些智能体,如果不提供感知权限,他们的活动状况一切正常。」

「但只要提供感知,就会变得很不正常,甚至会做出一些…很蠢的事…例如鼓动主人逃走,制订不完善的计画,甚至忽略主人可能遭遇的危险?」丁远光沈声道

罗娜赶紧补充道:「没错!六号的智能体就有这种反应,他鼓动六号逃走,但制订的计画根本就不可行,就好像故意要害死六号一样。」

贝克叫道:「这怎幺可能?他害死六号,他自己也死了,这对他有什幺好处?」

阮虎叹道:「贝克大人…说实话,我的智能体也是这样,他鼓动我逃走时,用的方法也是错的,要不是发狠砍下自己的手臂,我早就被你们抓回去了…」

贝克张大嘴巴,一股不安从他的心中升起,这段时间他一直因为有希望唤醒波拿波同胞而兴奋,但现在所有人都在质疑他到底唤醒了什幺?真的是波拿波星人吗?还是某种…不可预知的怪物?

(说频还是挂点状态…可怜喔…)

  • 名称:入骨暖婚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7: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