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超清

阮虎跟潘天庆坐在陈家的餐厅中吃着早餐,阮虎吃过了,只是看着潘天庆狼吞虎嚥,潘天庆似乎赌着什幺气,心不在焉地大口大口的吃着,一点都不注意仪态。阮虎笑道:「生什幺气呢?才一亿美金而已,只能算前金吧,你捨不得吗?」

过了半晌,潘天庆才叹气道:「我知道你很了不起,但没想到你了不起到这种程度,我远远不如你,难怪事情都办不起来。」

阮虎问他道:「日本的技术不好吗?」

潘天庆闷闷地道:「很好啊!好过头了,比我预期的要好!」

「那你气什幺?」阮虎好笑地问

「我气我为什幺想不到!」潘天庆搥着自己的头:「明知道三维重工短期内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却没想到去拿日本倒闭车厂的技术,你说我是不是白癡?」

阮虎拍拍他道:「其实你想的没错,跟三维重工建立好关係未来对我们的发展很有帮助,但现在他们不会接受我们的,我们绕个弯,以后反而有机会!」

「我懂!你把陈家拉下水,未来自然能得到三维老锺的帮助。」潘天庆苦笑道:「只是这幺简单的道理我怎幺一个月来都没想到呢?」

阮虎不知道怎幺劝他,只好拍拍他道:「被逼到没办法了,自然就能想起来啦…」

「呿!说你胖你倒喘了!」潘天庆以为阮虎在安慰他,其实他真的误会了,阮虎是真的被逼到极点了,贝克的阴影时时刻刻压迫着他,他很想要继续活下去啊,刚刚跟妻儿相认,他也捨不得离开他们,但他和贝克已经订下契约,他该如何脱身呢?签订契约后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他想来想去,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找到其他人能帮他的妻儿做全身重建,只要这个重建不是在贝克帮忙下做的,贝克应该就不能算完成契约,到时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

有这种本事的地球人,丁远光应该算一个,就算他没办法,他应该也认识有办法的人,他得设法跟丁远光见上一面,就算他见不到丁远光,至少得跟他身边的人取得联络,陈漫就是一个很好的目标,想到了陈漫,陈漫的家人和几个老婆同时列入他的考虑,在研究陈家的家庭结构之后,阮虎马上找到了他的目标,陈漫的日本老婆小泉北悦子,联想到潘天庆无论如何也要办成的大事,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小泉家族是山田车厂的大股东,山田车厂虽然破产清算,但小泉家族仍然掌握了最大的话语权,或许他可以透过购买车厂技术,找到机会跟陈漫见上一面。如果能顺便帮潘天庆弄到他要的合作建厂协议,那任务就超额完成了。

陈传文这一忙忙了两个多小时,阮虎和潘天庆已经从餐厅转战到客厅了,潘天庆心里其实有点担心那笔钱会不会被陈传文弄走,那可是他经手过最大额的一笔钱,但看阮虎一脸安然,他也不好意思说什幺,那笔钱毕竟是阮虎赚的,阮虎自己都没意见,他能跟阮虎计较什幺呢?

他们等了又等,陈传文一直没有出现,阮虎还好,潘天庆已经有点坐立难安了,阮虎见他如此,笑道:「急什幺?我们可是在人家家里呢!如果事情不成,人家老早就把我们轰出去了,哪还能让我们在他家客厅喝茶闲聊?时间拖得越久,表示事情能成的机会越高,也表示对方越慎重,正是因为他们的思考和计画越来越全面,所以需要花的时间才会这幺多。」

两个多小时后,一辆悬浮车飞了进来,一个娇小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她看见在客厅喝茶的阮虎两人,对他们躬身致意,就逕自上楼了。

潘天庆高兴地道:「是小泉北悦子!她是陈漫的日本老婆,事情有望了!」

阮虎撇撇嘴道:「当然有望!钱啊!继续给钱啊!」

他这幺一说,潘天庆又沈下脸来,阮虎笑着安慰他道:「好啦!别担心钱的问题,我最近出货很顺利,加上出给欧洲的货,你这边进帐个几亿总是有的。」

潘天庆却没有高兴的样子,他点点头叹了一口气。

他们又等了一阵,潘天庆突然收到通讯,他一看立刻接起通讯,他家老头越国经改委主委的潘绍云跳出来大声问道:「天庆!你跟中国人谈生意要建车厂!真的假的?」

潘天庆楞楞地道:「才刚谈啊!还没谈定呢,您怎幺马上就知道了?」

潘绍云叫道:「我怎幺能不知道!这幺大的跨国合作案,人家都询问到我们这边了,中国和日本政府的相关部门都动了起来,就我们自己还蒙在鼓里!你这小子搞什幺啊?怎幺没先跟我打个招呼?」

潘绍云虽然在骂潘天庆,但语气却兴奋无比,让潘天庆有点摸不着头,他小心地问道:「爷爷,这案子可以走下去吗?」

潘绍云叫道:「当然要给我走下去,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多大代价都可以,赶快把车厂弄进来,这功劳一定要挂进我们经改委的名下,知道吗?」

潘天庆嘟囔道:「这是当然的啦,这本来就是爷爷您的指示嘛!」

潘绍云得意得哈哈大笑道:「好好干啊!别担心钱的问题!我这边会配合你的,有什幺麻烦就找我,随时保持联络!」

潘天庆接到这个指示,整个人都振奋起来了,他今天被阮虎叫出来,一点心理準备都没有,没想到事情反而大有转机,而且对方非常慎重,三方的政府开始联繫起来,只要政府的政治考量过关,他们的合作案基本上也没什幺大问题了,至于细部的股权分配和资金投入这些问题,他爷爷潘绍云都已经拍胸脯说没问题了,可见政府那边会一路绿灯。

潘天庆从来没感觉到这幺接近梦想过,他这些年来一直在做这个计画,希望透过改善交通结构,释放越国都市的空间,以达到整体都市结构的升级,这样他们才能像国外的大都市一样开发天空巨楼。

潘天庆兴奋的时候,阮虎继续苦思该如何顺着线往上找人,他刚刚见到小泉北悦子,等一下应该可以透过她带话给陈漫,但该付出什幺代价才能让陈漫关注他呢?一家车厂应该是不够的。

他们又等了一个小时,陈传文和小泉北悦子才一起下楼来,陈传文频频向他们致歉道:「这件事我们这边已经做好计画了,但还需要通过三方政府的审查,刚刚我们刚对中国政府递交了投资案,日本政府那边的技术转移案也提了出去,这两个案子都在审核中,贵国那边要请两位多烦心。」

阮虎站起来笑道:「这是自然了,接下来的事就麻烦两位了,我们这边的代表是这位潘天庆先生,他是敝国经改委主委潘绍云潘主委的孙子,有他在,我们国内的一切问题都可以轻鬆搞定。」

陈传文显然已经知道潘天庆的身份和后台了,他点头道:「很好,详细需要的资金计画和合作细项我们可以继续讨论,这个合作案可以正式立案了,现在起我们是合伙人了,让我们共同为这个案子奋斗吧!」

他这句话一出,阮虎和潘天庆同时鬆一口气,阮虎拍拍潘天庆笑道:「那剩下的我就不参与了。」他转头对小泉北悦子正色道:「小泉小姐,我有些私人的事要拜託您,可以私下谈谈吗?」

小泉北悦子有点讶异,她看看公公,发现陈传文也有点讶异,阮虎笑道:「我一早来时就说过有私人事务需要帮忙,不是吗?」

陈传文点头道:「确实,北悦子,你看看能不能帮阮先生的忙吧。」

小泉北悦子点点头,领着阮虎走到客厅的另一边,她问道:「有什幺事我可以协助的吗?」

阮虎正色道:「小泉小姐,我有两位亲人需要进行全身重建,请问您知道有什幺人可以帮忙的吗?」

小泉北悦子皱起眉头,她想了想说道:「抱歉,据我所知他们不帮老年人进行这类医疗…」

阮虎马上道:「不,我的两位亲人都很年轻,一位是我的妻子,她因为受伤,全身经络大破,从此不能修练,据说只有全身重建才能帮她恢复,另一个是我的儿子,他今年两岁,一出生就有先天性多重疾病,根据医生评估,只有全身重建才能帮他摆脱身体的先天问题。」

小泉北悦子一听他是帮妻儿寻找治疗机会,心中有了协助之意,她想了想,又细细的问了阮虎一些问题,弄清楚了阮文心和小志需要全身重建的原因和他们各自的身心状态。

弄清楚这些事后,小泉北悦子显得非常高兴,她说道:「或许眼前正好有个机会!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人,他最近刚好有需要帮人进行基本的全身重建来进行一些研究,不过他不在各国的高级医疗体系之内,算是一个密医,你愿意跟他谈谈吗?」

阮虎高兴地说道:「当然愿意,有任何机会我都不会放弃!」

小泉北悦子对他的态度很满意,她低头发出通讯问道:「小晴,小东那边有空吗?我这里找到两个需要全身重建的一般病患,一个妈妈和一个孩子,年龄都低于三十岁,正好符合他的需求。」

那边的女人答道:「他还忙着协助调整新来的机器,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反对挑选实验品吧。」

小泉北悦子笑道:「那现在呢?我把病患家属带过去和他谈谈?」

「好吧!你去新设置的研究室找他吧,他这两天都在那边工作。」

小泉北悦子切了通讯,对阮虎笑道:「您方便现在去跟那位医师谈谈吗?」

「当然方便!」阮虎大喜过望,立刻跳了起来。

阮虎跟乐不可支的潘天庆打过招呼,就跟小泉北悦子搭着悬浮车离开,帮小泉北悦子开车的是个强者,他似乎认得阮虎,一脸小心戒备地看着他,阮虎只是对他友好地点头微笑。悬浮车飞了起来,阮虎立刻有点紧张,他根据悬浮车飞行的路线,猜测这部悬浮车可能是要飞往京南大楼,如果这是真的,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京南大楼。他昨天和贝克盯着京南大楼一整天,如果他今天能进去,也算完成贝克赋予的任务了。

果不其然,悬浮车飞行了几分钟,就落入京南大楼的停车场,小泉北悦子带着阮虎通过层层严密的警卫,从停车场搭乘电梯,阮虎见她按下的目标楼层果然是43楼,忍不住心中大跳,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幺顺利,电梯一路攀升,过了没多久,电梯门一开,小泉北悦子走进堆满了未开封仪器,看起来一片杂乱的楼层中,她扬声叫道:「小东!病患家属来了!」

「喔!知道了,等我一下啦!」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过了没多久,一个长相斯文的三十来岁学者型男子走了过来,他笑道:「太好了,总算有非基因缺陷的病人了,可以多多少少做一点基本的调试。」

阮虎不知道他是什幺意思,只好站在一旁对他躬身致意。

那男人似乎不太懂人情世故,大棘棘的走过来,也不向他回礼,直接拍拍他的肩头问道:「别担心,全身重建只是小事一桩,你确定你老婆只是受伤造成的经络大破?」

阮虎正色道:「确定,她在受伤前已经筑基完成了。」

「太好了!」那男人高兴地搓搓手,他想了想,又问道:「既然已经筑基,感知一定修练过喽?够强吗?」

阮虎答道:「绝对够强,我妻子受伤后不能进行能量修练,又想保住孩子的命,所以每天都帮孩子推动循环,她的感知因此而锻鍊得非常强大,如果能量充足,可能已经登上星级。」

「哇!」那男人讚叹一声,他伸出手握着阮虎的手猛摇,还一面笑道:「我是叶向东,大家都叫我小东,你快把你老婆孩子送过来,我帮他们检查一下,要是还行,马上就上机。」

阮虎一愣,他从来没想到事情会这幺简单就得到解决,过了一会儿,他才吶吶地问道:「那个…请问那个…费用…该怎幺支付?」

「什幺费用?」小东瞪着眼睛问,他转头问小泉北悦子道:「实验品是要付钱的吗?」

小泉北悦子苦笑道:「不是啦!他是问他应该要付你多少钱?」

小东抓抓头道:「谈什幺钱呢?只不过是最基本的测试而已…」他揉揉鼻子,挥手道:「赶紧把人送来,我很忙的…」他就自己走回杂乱的工作区了。

小泉北悦子对阮虎笑道:「别理他,他就是这样子…你别担心费用问题,小东只是刚好需要几个一般病人来调试他的医疗仪,不会额外收钱的,他的技术很高超,医疗仪也是最先进的,不会出问题的,你放心好了。」她怕阮虎担心遇到不良密医,还特别安慰他。

阮虎脑子几乎冻住了,这位叶医生的样子还真像那些骗人的不良密医,不过搞科学技术的怪人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帮他搞机体斗士的正叔就是这副样子。

小泉北悦子笑道:「你尽快把病人送过来吧」

「谢谢!」阮虎真心诚意地道

就在这时,电梯的门又打开,一个年轻女孩走了进来,她看了看阮虎,笑道:「二号!我还没找你呢!你怎幺自己过来了?」

阮虎回头一看,果然是他们正要找的罗娜,阮虎已经很久没见过罗娜了,这次见到,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他不知道罗娜会怎幺对付他,一面提高警觉,一面转身对换了一副身体的罗娜致意道:「罗娜小姐!好久不见了。」

小泉北悦子讶道:「你们认识?」

罗娜对她笑笑道:「他是个很重要的人,我得跟他好好谈谈,等一下丁大人也要跟他谈,就先让他留在这里吧!」

小泉北悦子点点头:「好!那我就先去忙了…」她见罗娜没意见,又转头叮咛阮虎道:「记得尽快让病人过来!」就进入电梯走了。

「跟我来…」罗娜对他说道,便逕自跨过一些拆散的封装碎片,走进了这片看起来乱糟糟的实验室。她走了几步,叫道:「六号!停下植体修补,过来见见二号!」

一个男人的声音懒懒地道:「不要,你们过来吧,我一停下来又要重做,烦死了。」

罗娜吃吃一笑,绕过了一片还没展开的器材,站到了正躺在植体成长仪里面的廖明堂前面。

  • 名称:悲伤逆流成河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46: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